光绪大帝 第三卷 施政 第四十六章 力挫英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504/


面对英俄助纣为虐的挑衅,光绪丝毫没有屈服。虽然他明白自己强硬的态度,会把这两个豺狼推倒小日本的阵营中去,但他并没有为自己的决策而后悔,因为他在骨子里知道大清永远都不可能和豺狼同榻而眠的,再者他也不愿意列强继续在中国的大地上撒野,与其继续放纵它们,不如愤而抵抗之,也好挫挫它们嚣张的气焰。为此光绪任命张濯和奕訢为全权谈判大臣,尽最大的努力驳斥英俄的无理要求。

张濯领命回到军机处后,他立即找到恭亲王奕訢,商量对策。

“王爷,您觉得应如何对付这两个豺狼呢。”

“皇上分析的不错,英俄两国现在也只是纸做的老虎而已,无须惧怕。英国现在在我大清的利益已经是树大叶深,再说现在我大清也已经不是软弱的慈禧时代,而是奋发图强的光绪时代,它以前惯用的恫吓伎俩已经不适用了,因此本王断定英国根本不敢和我大清贸然开仗,他现在的挑衅也只是在无端刁难我们而已。另外俄国虽然口头上吓唬我们说会在东北开仗,但它拿什么打呢,它的波罗的海舰队和黑海舰队都远在黑海海域,他的陆军也随时关注着巴尔干地区的举动,此时它根本抽调不出大批的军队来发动战争的,再说自去年皇上下令开放东北以后,已经有一大批山东、河南、河北的百姓移民到东北,虽然数量还不够庞大,但已足以堵截它们一阵子的了。所以只要我们据理力争,就一定能挫败它们的嚣张气焰。”

“王爷所言不错,既然如此,咱们就尽地主之谊,好好给它们灌一壶。”

二人商定好计策后,遂于次日在西花厅召见了威斯曼和喀锡尼两人。大约九时左右,两个家伙腆着大肚子极为傲慢地来到了总理衙门。张濯和奕訢一看它们目中无人的模样,就气不打一处来,心想你们好好傲慢吧,待会就让你们夹着尾巴滚回去。

“两位公使阁下,你们的抗议书我们皇上已经御览了,今天特命我们两人与两位好好谈判一下。”

“这就对了嘛,只要咱们坐下来谈妥了,大清和大英还永远是最好的朋友。我们大英帝国也不会再为难贵国,再者德国为贵国提供的一切帮助,我们大英也可以以高于它们的质量、低于它们的价格来为大清服务。”

“其实,我们俄国也无意在东北巡滋闹事,俄清两国一直是关系甚佳的友邦,只要大清不蓄意在东北布防军事,我们可以永远和平相处下去。其实我们沙皇也深知其中的责任并不在贵国身上,而是在居心叵测的德国人身上,它们一直都在觊觎贵国广袤的市场和丰富的矿产资源,此番它们假惺惺地说要为贵国提供援助,实则是包藏祸心,以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啊。作为贵国的友邦,我们的沙皇实在不忍心贵国被别人鱼肉,这才不得已而恐吓之,还望两位能理解我们的一片苦心。如果贵国能解除与德国在东北的合作,我们沙皇保证全力保护贵国东北地带的安全,看护好贵国的龙兴之地。但是如果不听规劝,再在东北一意孤行下去的话,我们也只能被迫为了保护边境的安全而不惜与贵国兵戎相见,希望贵国能为俄清两国的利益以及贵国东北的生灵考虑。”

奕訢和张濯一听就感到恶心,这两个家伙满嘴仁义道德,口口声声地声称为大清考虑,实则是完全为自己考虑,以达到自己险恶的用心,真是贼喊捉贼。

“两位公使的好意我们心领了,其实我们又何尝不愿意与你们和平共处下去啊,只是贵国一再咄咄逼人的姿态,实在令我们无法忍受。我们大清一丁点的举动都会你们如此兴师动众吗?我们大清在处理内政外交事宜的时候难道必须处处以贵国的态度为转移吗?请你们看清楚,大清现在还是一个完全拥有主权的国家,不是你们控制下的印度,也不是你们控制下的巴尔干。大清有权选择与哪些国家交往和合作,我们和德国的合作只是为了促进大清经济和军事的发展,根本就没有把矛头对准两国,事情闹到如今这个地步,只怕是两国疑心太重了吧。”恭王奕訢愤然地说到。

“当然,我们也希望看到一个经济勃兴的大清,这对我们两国的合作也是大有裨益的。但是根据先前我们与贵国签订的条约中的有关最惠国待遇的条款,别国与贵国签订条约中享有的特权,照理我们大清也应拥有。所以德国享有的在大清开设工厂、优先开采矿山的权利,我们也可以享有。”

“呵呵,阁下所言的最惠国待遇是基于不平等条约基础上勒索和讹诈,而我们大清与德国签订的都是在平等、公正的基础上签订的合作条款,德国根本没有权利在大清享有任何特权,它们这些开设工厂等权利都是有条件的,是有补偿代价的,它们的一切活动都要遵循我大清的律法,服从我大清的调度,就是利益的分配也是两国根据双方的投资而定,这根本就算不上特权,又怎么能以最惠国待遇的条款而直接让渡给贵国呢?”

威斯曼和喀锡尼一听都禁不住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满脸狐疑。但对于清德合作的条款都是商业秘密,它们根本无权阅览,因此也无法找出反驳的理由。虽然初战受挫,但它们仍没有灰心的意思,而是继续向奕訢和张濯发难。

“既然贵国如此推崇德国的军事,那也就别怪我们大英帝国无情了,贵国在我们阿姆斯特朗船厂订造的两艘防护巡洋舰致远号和靖远号,我们决定不卖给贵国了。”

“威斯曼先生你这是单方面撕毁合同啊,难道你不知道违约的后果吗?”

“能有什么后果,大不了把你们交付的订约金还给你们就是了。”

“威斯曼先生,在当初订约的时候,曾明文规定如某一方单方面毁约,将付给另一方双倍的赔偿。既然贵国如此不讲信用,那就把违约金尽快归还给我们。”

“呵呵,什么条约,那都只不过是一纸空文而已,就你们大清还把它当回事儿,我们就要单方面撕毁合同怎么样,我们已经打算把这两艘巡洋舰以最便宜的价格卖给日本国了,难道贵国还要动武不成。希望贵国不要再重演火烧圆明园的历史啊。哈哈,一个软弱不堪的国家还配和我们日不落帝国谈外交,真是可笑。”说完就放荡地笑了起来。

看到威斯曼如此趾高气昂的样子,奕訢和张濯就感到恶心。虽然在当时的环境下强权即公理,弱国无外交,但是现在的大清已经开始从睡梦中苏醒了过来,她已经不是当初人见人欺的睡狮了。因此面对威斯曼可耻的嘴脸,张濯愤而反击之。“呵呵,既然贵国如此没有廉耻而单方面撕毁合同,那也就别怪我们仿效贵国的行径了,既然双方郑重签订的合同都可以撕毁,那我们先前签订的一系列条约也可以单方面宣布作废了,在下马上就进宫面见皇上请求他向全世界宣布废除与英国签订的一切不平等条约,取消英国在大清的一切特权,英国公民不再受大清法律保护,任何肆意违反大清律法的英国人,大清的子民都可以诛之。英国在华经营的一切商业都需按大清规定的税率缴税,英国在华的一切驻兵都必须限期撤出。威斯曼先生这就是单方面撕毁合同的效果。”说完,就要起身离席前往皇宫。威斯曼一听就傻眼了,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强硬姿态竟然会成他人之美,自己搬起的石头反而砸了自己的脚。他深知从军机大臣口中说出的话就和皇上的圣旨没什么区别,如果光绪真的一怒之下向全世界宣布废除英国的一切特权,不知道会成多少人之美呢?虽然英国有实力重新杀过来,但现在付出的代价可要惨重的多啊。为了不让事态在继续恶化下去,威斯曼急忙满脸堆笑地对张濯说:

“张大人严重了,两艘巡洋舰只是一笔小生意,犯不上和国家大政联系起来。再说这也都是阿姆斯特朗公司的意思。”

“呵呵,阁下是不是有点越俎代庖啊,阿姆斯特朗公司的事难道还要劳驾公使先生前来交涉吗,何况我们的作为又丝毫没有损伤阿姆斯特朗公司的利益,公使现在的一切言论都是代表贵国政府的,都是必须负责任的,我们现在的决策也顺其道而行之,有何不妥呢?阁下是继续看着清英两国走上敌对的道路还是维持现状,完全都在公使一念之间啊,还望公使不要因为别人的不良居心而毁了自己国家的利益。”

威斯曼知道张濯这是话里有话,想必他已经知道伊藤博文曾经拜访普尔的事了,只好遮遮掩掩道:“我们完全是出于和大清的友好,才不得已提出这样的要求,大英不忍心看到大清被别国蒙蔽,才出此下策,至于说充当别国的说客,那都是捕风捉影的事,根本不足信。既然清国无意请来德国压制大英,以离间英清两国的关系,那我们就多虑了。在下衷心希望英清两国能世代友好。”

“既然如此,在下也收回刚才不敬的言论,也希望清英两国以后能在平等、公正的基础上在多方面进行合作。如果日后,贵国对我大清有什么意见,可以直接到总理衙门来,咱们开诚布公地好好谈一下。”

“一定,一定。在下也衷心希望大清能一如既往地维护大英在华的利益。”

“这个好说,那巡洋舰致远号和靖远号的事就……”

“一切还按合同办事,我们一定尽快将舰船交付贵国。那在下先告辞了。”“恕不远送。”说完,威斯曼就灰溜溜地夹着尾巴回去了,遭此打击后,英国当局意识到不但它们的军火生意在远东大大受挫,甚至它们在东方造就的一切成绩也将会受到大清崛起的威胁,因此为了不致于处于被动,同时也为了在大清身边的安插一枚棋子,英国的外交政策开始向小日本倾斜,预谋通过全方位扶植小日本以达到对抗大清的目的,在表面上与大清和平的基础上,英国也开始在暗地里与日本谈判交涉,这样英国也就渐渐成了小日本的靠山,这是后话,这里暂不深入探讨。

反回头咱们再说一下隔壁奕訢与喀锡尼的交涉。喀锡尼长的非常肥大,就像一只活生生的俄国熊似的。但此刻坐在清瘦的奕訢面前他却没了半点威风,反倒成了一只泄了气的癞蛤蟆。起初在与奕訢谈判的时候,喀锡尼还非常潇洒地把沙俄的军队一一列举给他,以证明沙俄是多么的强大,但当奕訢详细地将它们的军队分布情况讲给他听的时候,他不禁傻眼了,自己的虚张声势很快就被攻破了,接着反倒是奕訢向他讲述了一个故事,一个昔日康熙亲临前线率众两次击败沙俄的故事,他的用意很明显就是如果沙俄胆敢再向以前一样觊觎大清的土地,大清一定会奋力还击之。现在大清正在时刻关注着俄国即将修建的大西伯利亚铁路的走向,最后奕訢还警告喀锡尼不要一味地相信俄国的军事,其实它并没有想像中的那么强大,否则它也不会经历那么多次俄土战争而不能取胜了。当时奕訢以凌厉的言辞狠狠地将喀锡尼给讽刺了一顿,大大出了一口恶气。当然虽然俄国的军队大都分布在远离东北的地方,但是俄国的实力还是不容小觑的,加之现在的东北还是大清军事防御比较薄弱的地带,能避免战争则力求避免之,待时机成熟后,再伺机杀奔俄国,以夺回昔日被侵吞的一百五十多万平方公里的领土。因此,最后奕訢希望清俄两国保持东北现状,不要滋惹是非,以给两国带来不便。

本身就理亏的喀锡尼也深知真要在东北打起仗来还真不知胜负呢,再说现在俄国国内的现状也无力再支持对外战争,因此恐吓闹剧也就不了了之。但侵略野心极为膨胀的俄国熊它是永远都不会放弃对东北的觊觎的,日后在小日本的鼓动之下,它不断在东北和朝鲜边境闹事,以期联合日本对东北形成三面夹击之势,最后被光绪一举粉碎。(暂先透露一下后来的情节)

痛痛快快地把英俄两国的公使教训了以后,没过多久致远号和靖远号两艘铁甲舰顺利交付,中国的海军又如虎添翼,实力相对小日本更胜一筹,为了在以后的争霸中赢得先机,光绪一面加紧发展生产、一面加紧推动全方位的改革,这样大清也开始迎来一个崭新的春天。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