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绪大帝 第三卷 施政 第四十五章 英俄挑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504/


从大连归来后,光绪的整个身子骨都快垮了,接连几天的奔波,把他给折腾坏了,本想回到皇宫后能美美地睡上一大觉。但万万也没想到,他用完餐刚想躺下,军机大臣张濯就从外面风风火火地赶过来了,好像有军机要事要禀报似的。光绪一看张濯那架势就知道可能又有什么不祥的事发生了,他的困意也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稍稍整顿了一下衣冠,就急忙来到大厅接见张濯。

“微臣叩见皇上。”“张爱卿不必多礼,你这么急着见朕究竟所为何事?”

“回皇上,是这么回事,在您前往上海迎接李中堂,参加马尾船厂和远东克虏伯兵工厂的剪彩仪式期间,英国新任公使威斯曼和俄国公使喀锡尼曾联袂质询总理衙门,威胁说我大清现今的所作所为严重威胁了两国在大清的利益,是对他们在华特权的侵犯,说大清的作为并没有知会他们。他们扬言说德国在大清获得的这些商业上的权利他们也应享有,他们也可以在大清开设工厂,他们也应成为大清坐上宾等等。最后英国还威胁说既然我们大清如此器重德国的军舰,那么他们将会拒绝把我们在英国阿姆斯特朗公司订造的两艘防护巡洋舰――致远号和靖远号交付给我们。而喀锡尼在威胁说德国在大连建设兵工厂,使他们的国土安全受到了威胁,如果大清任由此事发展下去,将可能会引发战争。如果清俄两国爆发战争,一切后果由我大清负责。”

还没等张濯把话说完,光绪也顾不上自己的皇帝身份了,就气得的骂起娘来。“王八蛋,这不明摆着欺负我大清吗?老子想跟哪国合作就跟哪国合作,犯得上由他们来指手画脚吗。这群豺狼他们是眼馋德国在我大清获得那么多利益,他们是担心他们的企业会被德国挤垮,这群狗娘养的。”骂完就气呼呼地在大厅里走来走去。

“皇上息怒,犯不上跟这些不讲道理的家伙生气。”

“他们实在欺人太甚了,这不明摆着在干涉我大清的朝政吗。张爱卿有什么意见。”

“回皇上,微臣也觉得英俄两国的做法实在欺人太甚了,但微臣认为英俄此番的挑衅好像有点师出无名的味道。”

“怎么说?”

“依微臣之见,英俄两国虽然在我大清占据的利益最大,但他们的利益范围也大都在边疆地区,并没有染指内地。再说以前我大清与列强交涉的时候,他们也没有指手画脚过,此番李中堂远赴德国前,他们也没有提出半点抗议,反而还竞相邀请李中堂造访他们的国家。而中堂归国后,他们的态度却忽然来了个一百二十度大转弯。虽然此番德国的兵工厂、造船厂和企业大肆涌入我大清,从长远看会在一定程度威胁他们的利益,但眼下我大清并未损伤他们丝毫利益,他们没有理由要指责我大清。而他们提出的挑衅理由却都牵强的很,英国以伏尔铿造船厂的介入而拒绝交付我们订造的巡洋舰,俄国因克虏伯入主大连而不惜兵战东北,这样制造事端的理由太让人感到可笑了。所以微臣觉得这些都只不过是他们挑衅的托辞罢了,而真正的原因可能是在某国的邀请下而为之。”

光绪眼睛一转,“你是说他们此番是间接来充当日本的说客的?”

“微臣觉得真正对我们大清现在的行动感到恐惧的应该是小日本。现在小日本可以说和我大清已经是一对死对头了。自皇上您使用武力力挫它们的间谍网之后,它们的士气就受到了极大的震动,喧嚣一时的大陆雄起论也好像在近日销声匿迹了。但依据它们狭隘的民族性格,微臣相信它们绝不会就此善罢甘休。它们一定会处心积虑地思索一些阴险的招数来对付我们。”

“如果真是小日本在其中作梗,朕日后一定放过这个祸害。”

“皇上您想想看,自小日本谍报人员全军覆没之后,它们的野心就遭受了极大地大计,此番您又把德国先进的军事技术移植了过来,这对它们不又是重创吗。微臣相信小日本是有心想把我们的强国大计给扼杀在摇篮之中,而我们和德国的联合,在某种程度上也为了小日本的行动提供了一定口实,为了把英俄拉下水,同时为了自保也为了寻找自己的靠山,它们一定会想方设法把我们的行动和英俄扯上关系,以让它们充当挟制大清的工具,然后它们再借英俄之力来达到武装自己的目的。而英俄两国也不愿看到德国在东方崛起,更不愿看到中国实现自强,这样它们也会积极地蓄积力量以对抗大清。就这样这三个强盗就走到一块去了。”

对于张濯的分析光绪也都全然意料到了,小日本一直都以征服支那作为他们的宏伟目标,而在昏庸的慈禧时代,小日本的伎俩可以畅通无阻地在大清肆虐,可自从自己当政后,小日本的行动却接连碰了钉子,先是渤海湾的挑衅被挫败,接着是强大的间谍网被消灭,而眼下自己地行动更有让小日本从地球上消失的霸气,试想以明治天皇为首的小日本们会善罢甘休吗?这一点光绪很赞同张濯的见解,同时他也知道小日本与英俄结盟是早晚的事,只不过是由于大清的率先行动也使得它们狼狈为奸的时间得以提前了而已。

另外光绪也明白英俄也不仅仅是为充当日本的说客而来的,它们也有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眼下欧洲新贵德国以强劲的态势进驻亚洲,这对它们来说绝对是一个莫大对挑战,它们深知如果德国得以在亚洲扎根对话,这无疑是为它强大对经济实力寻找来一个广阔对市场,这让本来经济上就逐渐处于弱势对英俄更加吃不消,为来不让欧洲乃至世界的霸主之位易手,它们一定会想法设法阻挡德国的行动的。

另一方面,它们也绝不愿意看到一个强大的大清在它们眼皮底下崛起。它们知道大清的崛起也同样意味着它们的利益不断丧失。实际上先前它们百般抵制光绪执政就证明了这一点,它们明白慈禧上它们利益的保护者而光绪则是它们利益的破坏者。为了不使自己经营多年的利益就此打了水漂,同时也为了对大清的发展有所钳制,它们也积极地寻找一切可以联合地力量来对付光绪。在这种情况下英俄面对小日本投来的桃也就会抱之以李。

事实上光绪的猜测一点没错,自小日本神秘的间谍群被更神秘的光绪给诛灭以后,小日本上至天皇下至黎民百姓的士气都遭到了极大的打击,它们一度开始怀疑起自己的决策是否得当起来,更有甚者竟然怀疑决策层里有内奸,使得小日本的决策层一度陷入了混乱之中,好在小日本的明治天皇海有一点威望,为了恢复国民征服中国的信心,他下诏任命伊藤博文为首相、任命西乡隆盛的弟弟西乡从道为陆军司令、任命中将伊东佑亨为海军司令,由它们三人全权负责制定对华的方略和指挥对华的战争,同时明治海还特地向全国人民发布诏书,声称小日本眼下遭受了最为严重的打击,它们的国家正处在亡国的边境上,因为支那人正在竭尽一切力量要对它们诉诸武力,支那人要把它们的祖国从地球上给抹掉。如果它们再不行动起来的话,它们将会成为亡国奴,成为无家可归的流浪汉,成为支那人的奴隶。为此他号召全体国民发扬忠于天皇的武士道精神,积极行动起来投入到保家卫国的行列中去,鼓动它们有人的出人,没人的出钱,以全力配合国家的扩军备战计划。无知的日本人们在它们丧心病狂的统治者们的鼓动下,根本不明白是非,反而还梦想着有朝一日能脚踏黄河两岸、饮马长江边呢。在明治的鼓动下,女人们把自己的脂粉钱,把自己的丈夫、甚至把自己未成年的孩子都送给明治充当炮灰去了,而它们自己觉得还没有为国尽完贡献,有的甘愿到军队充当尉安妇,有到则不惜卖身到妓院,以继续为小日本提供资金支持。看到老百姓们如此积极地支持自己地行动,明治还在伊藤博文的建议下,一边假惺惺地节衣缩食以作天下人地表率,另一边则加紧向百姓们征收苛捐杂税、以借债地名义搜刮百姓的资财。由此在与大清的斗争中,小日本率先走上了扩军备战的不归路。

看到国内反清的形势一片大好后。为了给小日本的发展赢得时间,伊藤博文也开始耍弄起他那不地道的外交手段来,他心想你光绪不是想拿德国来压我吗,那我就拿英国和俄国来对你,咱们倒要看看究竟鹿死谁手。

为了达到自己不可告人但目的,他一方面动用舆论大肆宣扬中国威胁论,以鼓动小日本的士气。一时间小日本的大小报纸都把中国威胁论之类都文章放到了头版头条,里面大都是恶毒到攻击和毫无根据的捏造。另一方面伊藤还花重金在别国的报纸上撰文,以为自己即将开始的外交铺垫气氛。

另外为了能获取英国的同情,伊藤博文不惜以首相的身份而屈尊拜访英国驻日公使普尔,在普尔面前它大肆宣扬光绪是如何不尊重它们在大清的利益,并说如果放任大清和德国联合的话,英国的世界霸主地位将会成为德国的囊中之物,而英国在远东经营的利益将会因此而付诸东流,接着它又厚颜无耻地说:世界上一切文明国家(自小日本效仿西方明治维新以后,它就给自己戴上了文明国家的帽子,以和亚洲其他国家区别开来)都不应坐视野蛮的大清毁了整个世界。而作为文明世界的霸主以及亚洲唯一的文明国家更应联合起来抵制大清的发展。最后伊藤博文还向普尔承诺说,如果英国协助日本击败大清,日本甘做英国拓展势力的先头兵。被伊藤猛灌了一阵迷魂汤后,普尔也觉得大清和德国的联合极大地损害了英国的利益,如果不施加干涉的话,英国在大清的利益将会被德国取而代之。同时也为了扩大自己在亚洲的联盟力量,普尔答应伊藤待与英国当局商量后,可以适当出面充当一次说客,对此伊藤感激涕零。

得到普尔待口头承诺后,伊藤又马不停蹄地拜访了俄国驻日公使索加尔夫。实际上小日本与俄国地关系一直不好,因为以前两者都觊觎东北和朝鲜,互相不服气。就在前些日子,乐善堂的间谍们还为俄国欲修建大西伯利亚铁路而大为不满呢。可现在小日本在俄国面前再也骄傲不起来了,为了能争取俄国帮助自己对付大清,伊藤向索加尔夫保证,日本国承认俄国在中国的一切权益,尊重俄国在大清东北和朝鲜的利益。日后两国若在东北和朝鲜有利益分歧,日俄两国可以采取分而治之的方针,合理分配利益,在任何情况下日本都绝不能独吞其中都任何一个地方。当然俄国若有实力,可以独吞。另外伊藤还答应俄国都舰队可以在日本海附近逗留,也可以停泊长崎等军港补给。最终伊藤的大吐血换来了俄国的承诺,愿意借机恫吓清国,在必要的情况下也可以向日本提供武力支持,但这都是口头承诺,基于种种分歧两国并未签订联盟条约。

以上就是英俄出面充当日本说客的背景。当然这些光绪不知道这些,但他凭感觉知道英国会选择日本作为自己的盟友对抗大清,而一向是死对头的俄国和日本也会尽释前嫌,而把矛头一致对准大清。但即使如此,光绪丝毫没有感到惧怕,他心想先给英俄这两个爪牙一个下马威,然后再好好收拾小日本。

“张爱卿所言不虚,小日本野心勃勃,它们绝对不会轻易放弃侵略中华的目的的,此番看来它们已经和大清在暗中较劲了。但英俄这次也未免不把我大清放在眼里了。我大清建造的两艘巡洋舰已经是付了订金的,我们有合同在身,里面都说说的清清楚楚,如果它拒绝交付,把违约金交还给我们朕也不会和它们算完,它们这是在耍弄我们大清,朕不仅要它们收回它们这些不负责的话,而且还要它们完全遵照合同把我们订造的巡洋舰完工。还有俄国说要在东北开仗,这都是虚的,是在恫吓我们而已。你们回去后马上召见两国公使,向它们表明我大清的态度,据理力争,一定要狠狠地挫挫它们的锐气,让它们知道我大清绝不是可以随意欺负的。如果它们真要对我大清诉诸于武力,朕一定率领所有的大清子民严阵以待,朕还想趁这个机会把它沙俄霸占我们的一百多万平方公里的领土收复过来呢。”

“微臣一定遵照皇上的命令,和它们据理力争,维护我大清的主权和利益。”说完就奉命回去料理此事了。

对于光绪如何构思自己的治国方略咱们暂且不提,返回头来再说一下奕訢和张濯是如何摆平威斯曼和喀锡尼的。自光绪严令他要不惜一切手段挫败英俄两国的锐气后,张濯回到总理衙门之后,就和领班军机奕訢仔细商量了一下对策。奕訢认为英俄两国只不过是虚张声势而已,只要对其晓以利害,据理力争,就一定能挫败它们的阴谋。为此两人商定,不管两国公使如何嚣张,都决不屈服。这样在隐性的硝烟下,奕忻和张濯就开始教训威斯曼和喀锡尼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