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9/


周副主席率领的访M代表团回国后,向中央汇报了此次代表团访M的成果。

“我们先是继承了前国民党政府在联合国的代表席位。前国民政府驻联合国的外交人员中,愿意为新中国效力的都有妥善的安置.另外我们同其他国家在联合国的代表都有广泛的接触。这是其一;


其二是:我们和M国总统有多次非正式的会晤,基本摸清了M国的对华政策.杜鲁门是大力支持我们将S联赶出外蒙古的,而且他还大开空头支票:从经济援助,到武器援助甚至军事援助,还有建立大使级外交关系,废除所有不平等条约等等许诺,胸脯拍的啪啪响,M国军方的叫声就更大了,不值一提;


其三是:我们和M国的各界人士和旅M的一些华人华侨有广泛的接触。我们了解到M国国内的反华反G的政治气氛是很浓的,下任总统的对华政策会有大改变的可能很小.现在主张对我接触利用的民主党的杜鲁门不见得会赢得总统竞选,对华一向强硬的共和党人当选的话,中M关系只会更差.


总结这次访M之行,虽然扩大了中国的影响,交了一些朋友,但实际成果并不大。”


“帝国主义还是想把我们当枪使啊!”陈书记的话,也引起朱总司令的共鸣.


"是的,外蒙古的争端,使帝国主义觉得中S之间的关系可能恶化,有可趁之机.我们不能给帝国主义利用.就算是中S交恶,我们也不能倒向帝国主义那边."毛主席道:"立即给在S联的刘副主席发报."


不久毛主席发表〈〈论人民民主专政〉〉,在文章里正式提出“一边倒”的外交政策以及“学习S联”的总方针。


S联首都莫斯科 中S外交谈判会场

"中国前政府已经承认了外蒙古的独立,现在再以武力攻入外蒙古是非法的,是极端错误的。中国方面必须尽快退出非法侵占的外蒙古领土,回到战争前的边界线上去。”S联首席谈判代表再次表明S联的原则立场。


“外蒙古自古就是中国的领土。前政府曾经错误的承认了外蒙古的独立,但是后来不是否认了吗?难道S联方面不知道吗?中国前政府在广州前不久不是正式声明:不承认了外蒙古的独立了吗?你们S联驻华使馆当时追随正在逃亡的国民党政府由南京迁至广州,不会不知道这件事吧!”中G谈判代表冷静表明中国的立场。


“那有你们中国政府这么出尔反尔的?”S联谈判代表怒极反笑,“一会儿承认人家独立,一会儿又完全否认。你们把国际法律当作什么了?”


“当年S联伟大的领袖列宁斯基在第一次对华声明是怎么说的?不是说要归还前沙皇俄国非法侵占我们中国150万平方公里的领土吗?怎么现在S联方面还没有归还呢?是不是你们S联在出尔反尔呢?你们又把伟大的领袖列宁斯基的话当作什么了?”中S谈判代表针锋相对犀利地反击道。

“你!你!哼!”S联谈判代表十分恼怒,双目一闭,不知道想些什么去了.


中G谈判代表也从鼻子发出“哼!”的一声,两眼望着天花板,不再言语了.

这样的事情已经持续了一个多月了,S联和中G关于外蒙古问题的谈判陷入僵局,如果没有一方肯做出原则性让步的话,一旦其中一方耐心耗尽,外蒙古争端就毫无和平解决的可能。


就在此时,中G毛主席发表〈〈论人民民主专政〉〉一文,S联的立场立刻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

在新一轮谈判现场。


“我方的立场是一贯的也是坚定的:外蒙古是中国神圣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在这个前提下,什么问题都可以谈。”中G首席谈判代表依旧是这个开场白。

“外蒙古的问题,自有外蒙古的同志会和中国的同志谈判的,我方会提供会谈的场所,和其他便利的。”S联谈判代表话锋一转:“今天我们想和中国的同志谈谈两国建交的问题。”


中国的同志精神一振,S联终于让步了,僵局终于打破了。


台北 德福纺织厂

纺织女工的罢工还在持续。工人代表和资本家的谈判僵局还没有打破。双方都在硬挺着咬牙支撑。


以前工人也有过罢工的事情,那时候老板只要给警察局打个招呼,自然会有一大票如狼似虎的警察来镇压工人。

可是G产党一来,警察根本不理睬以前高高在上的老板们.资本家们无奈,只得聚一起去找省长,谁知到G产党高官的态度却是全力支持工人。不少资本家见风使舵,知道现在G产党的天下,胳膊扭不过大腿,也就对罢工的工人让步了。


可也有坚决不让步的人.德福纺织厂的老板就是这样的人.他想:如果这次让步了,那么工人们一定会有第二次,第三次罢工的,所以纺织厂的老板做了一个冒险的决定。


“姐妹们,一直以来,我们女人的社会地位,家庭地位就很低,别说念书识字没有机会,就是结婚嫁人都由不得自己决定,还有三从四德这样封建思想的毒害,这样的社会对我们女人公平吗?”妇联干部吴凤冰每天都在女人多的地方发展妇联成员.今天正好在在德福纺织厂.

“不公平!”女工们大喊道.

“我们女人要不要改变这种不公平的社会?”吴凤冰挥舞着手臂,大声问道.

“要!”

“单个人的力量是不成的,所以我们女人要组织起来,团结起来,只有加入妇女联合会,靠组织的力量才能改变这个女人被压迫的社会,才能得到我们妇女的解放!”

女工正要跟着喊口号,突然一大帮人冲进了厂区。

这些人一幅R本浪人的打扮,有的举着武士刀,有的居然端着三八大盖,步枪上还上了明晃晃的刺刀,见了女的就叫骂“八噶”,冲杀起来,顿时就有女工惨叫着,倒在血泊中。

(台湾因为被R本殖民统治了五十年,一些从小受R本殖民教育毒害的人居然忘记了祖宗,认为自己是R本人,抗战胜利后,中国收回台湾,这些人反倒极端仇恨中国政府,一有风吹草动,就起来闹事,二二八事件中,一些无辜外省人被杀害,就是这些人行的凶。这些人的代表人物就是李登辉。)


吴凤冰见状,挡在女工身前,大声质问到:“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行凶?”

为首的一个五十多岁的壮汉,也不回答,举起武士刀,当头就要劈向吴凤冰。

“啪!”的只听一声枪响,那壮汉脑壳开花,应声倒地。

林黑羽持枪冲了进来。刚才那枪就是他打的。

大批全副武装的警察随后蜂拥而入。将那群浪人围在中间。

“警察杀人啦!”一个浪人扯起喉咙大叫道,“警察杀人啦!”

其他浪人也大叫着附和:“警察杀人啦!”

“啪!啪”林黑羽朝天开了两枪,厉声命令道:“全部抓起来!”

警察开始缴浪人的刀具枪械,一个个带上手铐。

“怎么啦?怎么啦?”纺织厂的老板见势不妙,带着几个保镖不知从那里窜了出来。见了场中的尸体,那老板故做惊讶,不分青红皂白的,手指着林黑羽叫道:“林局长,你怎么到我的厂子里面杀人呢?共产党也搞屠杀?”

“少他吗废话,一起抓走!”林黑羽黑着脸,一挥手,十分强硬。两个警察就要上去铐他.

“共产党怎么随便抓人?”那老板嘴里还不服,旁边的几个保镖也企图动手动脚。

林黑羽的手下冲上去一人给了一枪托,那几个家伙顿时老实下来.所有闹事的人都被抓进了警察局.




听完林黑羽关于纺织厂血案的电话汇报,刘云只是做了一些指示,并没有马上返回台北,而是选择继续南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