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绪大帝 第三卷 施政 第四十二章 仿夷超夷

李梦 收藏 1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150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1504/[/size][/URL] 李鸿章和克虏伯两人经过一番推心置腹的谈判,加上两人都有共同的利益追求,很快就敲定了合作意向――在大清设立克虏伯兵工厂的分厂。签完协议书之后,李鸿章显得比较兴奋,他觉得自己摸爬滚打搞了那么多洋务,工厂没少开、企业没少建,但由于缺少技术,工厂都很不景气,一个个都几近破产了。这次来到德国,在认真执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504/


李鸿章和克虏伯两人经过一番推心置腹的谈判,加上两人都有共同的利益追求,很快就敲定了合作意向――在大清设立克虏伯兵工厂的分厂。签完协议书之后,李鸿章显得比较兴奋,他觉得自己摸爬滚打搞了那么多洋务,工厂没少开、企业没少建,但由于缺少技术,工厂都很不景气,一个个都几近破产了。这次来到德国,在认真执行光绪皇上的实现“国际科技转移”方针下,真是收益匪浅,不仅把德国知名的公司都给拉到了大清,甚至还把世界一流的克虏伯兵工厂也给请到了过去,看来以后只要大清人认真学习,就一定能把它们先进的技术掌握到手,并能超过它们。

和克虏伯告别之后,李鸿章又率队前往德国的坦特伯雷度去参观伏尔铿造船厂。李鸿章当初之所以会选择这家工厂,主要得力于徐建寅的推荐。当初在购买定远和致远两艘铁甲舰之前,徐建寅先后奔赴英、德两国仔细考察了基尔、朴次茅斯、克虏伯、西门子、伏尔铿等工厂和海军基地。当时,世界上最为杰出的铁甲舰有英国的“英弗来息白号”和德国的“萨克森号”。他通过反复比较、研究,又根据中国的实际港口、地形和水位决定打造的“定远”、“镇远”两舰的设计就是要仿英德两舰之长而去其弊,最终选定了伏尔铿造船厂。据徐建寅说:此厂做工比较精细,用料较好,而且价格较英国和德国其他造船厂便宜。待后来两艘铁甲舰建成之后,其雄伟度、其质量绝对堪称世界一流。因此,光绪和李鸿章对伏尔铿造船厂都比较有好感。另外在李鸿章访问德国之前,徐建寅就奉光绪之命率领一批水师学堂的学员前来德国学习造船技术,徐建寅选的地点就是伏尔铿船厂。因此李鸿章在与造船厂的合作方面也就首选了伏尔铿。

从克虏伯兵工厂回到寓所之后,李鸿章稍事整顿了一下,除了留下李凤苞继续和克虏伯就细节问题谈判之外,就又率领大队人马前去坦特伯雷度了。经过一番劳途奔波之后,李鸿章终于顺利抵达伏尔铿造船厂,只见这座船厂临海而建,气势恢弘。放眼海面一个个巨无霸悠闲地躺在那里接受专家的检修。不时间,还有几艘建成的巡洋舰或铁甲舰船在海面上试航。

徐建寅等人早就接到李鸿章即将来此参观的信息,因此他一大早就率领众弟子在此等候了。当看到李鸿章的车队顺利抵达后,徐建寅就率领众人忽地一下疯跑了过去,很快就把李鸿章等人围了起来。“卑职拜见中堂大人,中堂大人一路辛苦了。”

“仲虎(徐建寅的字)啊,这段日子也辛苦你了,在这还住的惯吗,这帮孩子没有偷懒吧。”

“多谢中堂关心,卑职在这不辛苦。这帮孩子在这学的都很认真、也很刻苦,对新技术掌握的也比较快,很多人一学就会,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他们一定会成为中国舰船事业挑大梁的人。”

“这就好,咱们大清是弱国,只有不断发愤图强才能挽救国家于危亡之中啊。临行前,皇上还让我给你带话说,一定要对他们严加督教,要培养他们在异国他乡对国家的热爱情绪,千万不要被国外的纸醉金迷给迷惑了,外国虽好,但那不是自己的家,唯有怏怏中华才是我们华夏子民的家。现在在列强的逼迫下我们不得已忍辱,但我们也要因此而负重,发扬中华民族不屈的精神,尽快成材,以建设自己的国家。”

听着李鸿章的话,徐建寅明白表面上好像有训斥之意,而实际上则包含了皇上和老中堂对他们的殷殷期待,在国家面临危亡的关头,任何一个华夏民族的子孙都不应作缩头乌龟,都应昂起头、挺起胸挑战困难,学习科学文化知识,报效祖国!

“中堂大人教诲的是,卑职时时刻刻都会告诫他们要牢记民族大义的。卑职决不会让他们辜负皇上和中堂的期望。”

在两人谈话的时候,伏尔铿造船厂的厂长施泰望率人迎了上来。众人又是一阵寒暄。接着施泰望就引领着李鸿章在造船厂仔细考察了一番,由于徐建寅对这家船厂比较熟悉,李鸿章也就没有向考察克虏伯兵工厂那样花费大量时间参观。而是重点参观了一下他们的设备和最新研制的铁甲舰以及巡洋舰的情况。李鸿章发现不到一年抵达时间,大清购置的定远和致远两艘铁甲舰就有点落伍了,因为随着造船技术的发展,万吨级的舰艇都已经出现了,而定远和致远却只有7500吨级,可见科技的发展真是日新月异啊。若要只是一味地购买舰艇,不只要砸多少银子才跟上科技前进的步伐啊,再说大清当今的财政,也实在无力支撑啊。所以大清的海军要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强大,仅仅依靠吨位和数量的堆积是不足取的,唯有拥有潜在的科技含量才能真正实现称王称霸,才能在与其他国家的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

当看到海面上一艘艘轮船等待出港,当看到一张张货单不断交到施泰望手里的时候,李鸿章真的很羡慕。他多么希望大清也能成为舰船的输出国啊,虽然大清也有很多造船厂,像福州船政局等等,另外大清也有很多优秀的造船人才像徐建寅等,依靠中国人的聪睿,用个几十年的时间,大清也能造出世界一流的舰船来,这点李鸿章也是很有信心的,他和其他人一样也相信中国人完全有自主能力从事一切科研活动,并且这样也能体现出中国人的骨气。

但依据当今的世界形势,科技的变化日新月异,仅仅依靠自己的蛮干是很难超赶其他国家的,如果能用一笔费用或一些利益而把那些技术交换到手,对国家的发展绝对是大有裨益的。因此有时候国人也必须学的变通一下,绝对不能因为不必要的骨气而放弃和国际接轨的机会。

如果能靠牺牲一点微不足道的利益而换来靠几十年拼搏才能获得的技术,这点牺牲还是值得的。毕竟时间不等人啊,再说新科技对经济、对军事带来的推动力以及在缩短赶超列强的时间上,绝对是任何损失都可以弥补的。

可是对于这种捷径在朝中却没有人明白这一道理,反而把这种做法称为崇洋媚外,是对国家主权的侵犯,并一味地宣称要讲民族骨气,害得李鸿章的行动一直受到羁绊。自从光绪执掌大清争权,竭力支持他的想法后,舆论的压力才稍微有所减轻,但背地里戳他的脊梁骨的人还大有人在。为此光绪还特地安慰他说:“李中堂,不要管别人的言论如何,他们都是一帮凡夫俗子,根本不了解时事的,你只管把自己的事作好就可以了,对你的成就历史总会有公允的评断的,朕此次任命你为处理对德事宜的全权大臣,只要你认为是合理的,只要不违反大清的主权和利益,你就可以放手去做,不要管别人在背后说什么,朕都会一如既往地支持你的。”以最短的时间,最便捷的路径获得世界一流的技术也一只是光绪大力倡导的,生活于现代的光绪对这点有着很深的体会,建国后,中国人大力倡导独立自主的精神,把自己封闭起来搞科研,但是邻国小日本却采取了以资金换技术的手段,把别国最新的技术很快就搞到了国内,并把他们变成自己的,因此小日本就像脚底抹了油似的跑得飞快,而中国辛辛苦苦搞出来一项技术之后,和别国一比,已经落后好几十年了或者别国都已经把这项技术给淘汰了,中国人也只是做了一项重复活动而已。所以有时候骨气很可贵,但也不能因此把任何学习外国的东西都看成是有损骨气和民族大义的事,对于别国先进的技术改出手时就应该出手,尽快把别人的东西变成自己的。

在得到光绪的支持后,李鸿章在对外事务上,也少了很多忧虑,凡事都比较放的开。这也是为什么他在和俾斯麦以及克虏伯谈判的时候,宁肯牺牲一定的利益也要促成合作的原因了。因为李鸿章明白,大清吃亏只是暂时的,如果能因此迅速学到列强先进的技术并借机培养一大批优秀的人才,那么大清的崛起也就指日可待了。因此在看到伏尔铿先进的造船技术时,李鸿章并没有为大清已经建设了那么多造船厂而放弃与之合作,而是决定效仿与克虏伯兵工厂的合作模式,要么在大清建设分厂,要么邀请伏尔铿技术投资大清国内的某家造船厂,并给予伏尔铿优厚的报酬。

中午在宴席上,李鸿章就把希望与之合作的绣球抛给了施泰望。施泰望起初对李鸿章对于那么多的造船厂而单单选择考察伏尔铿时,就倍感庆幸。因为他明白现在伏尔铿的实力虽然已是世界一流,但和英国、法国甚至俄国那些老牌的造船厂相比,由于在宣传上的不力,因而还存在一定的差距。所以施泰望也非常希望能有机会把自己的厂子引向世界。因此当徐建寅在购置铁甲舰来此调研时,该厂就表现的特别认真、对大清提出的要求也都一概应允,最终他们的诚心与良好的设计能力赢得了徐建寅的信任,最后也促成了定远和致远两艘铁甲舰的成型。当定远和致远漂泊万里返回大清的时候,沿路受到很多国家的瞩目,大家也因此而记住了一个造船厂的名字――伏尔铿。经此宣传后,伏尔铿的生意一下子火了起来,大批订单纷至沓来,伏尔铿造船厂也一跃成为世界一流的工厂。因此他们非常珍惜与大清的合作,在李鸿章来工厂之前,施泰望也已经得知大清已经和德国的多家企业建立了合作关系,因此他们也不愿意放弃这样一个拓展商机的大好机会。当徐建寅告诉施泰望李鸿章在众多船厂中已经决定选择伏尔铿造船厂做为大清的合作伙伴的时候,施泰望高兴的几乎一夜都没有睡觉,他非常希望能趁此机会把船厂扩建到世界各地。

有此扩张欲望后,当李鸿章把打算合作的绣球抛给他时,施泰望几乎没有犹豫就把绣球接了过去。

“鄙人以前一直都非常仰慕中堂大人在洋务上的成就,今日若能和中堂合作,鄙人实在感到荣幸至极。”

“阁下太谦虚了,老夫之所以选择贵厂,主要是因为贵厂不仅信誉好,而且造船的技术也是世界一流,贵厂为我们设计的定远和致远两艘铁甲舰,服役之后性能良好,深受我们皇上的好评。另外贵厂的价格较为合理,物有所值。就是冲着这几点老夫就决定与贵厂进行长久的合作。”

“中堂大人真是慧眼啊。在下真诚希望贵国以后所有的舰船都由我们来设计,我们一定会以最好的技术、最新的设备为贵国打造世界一流的兵舰。”

“那是自然,不过老夫也非常希望贵厂能在我大清投资建厂,以在远东建设第二个伏尔铿造船厂,这样贵厂的兵舰就可以在亚洲树立自己的招牌了,如果贵厂在那安家落户之后,相信亚洲的大多数国家都会舍远求近而独爱贵厂了。如果贵厂不愿意在我大清设厂,我们也可以以另一种方式合作,就是贵厂出技术和设备扶植我们的一家或几家造船厂,我们每年向贵厂支付丰厚的报酬。不知阁下以为何种合作方式最佳?”

施泰望沉思了一会说道:“鄙人希望采取第二种方式,先由我们向贵国的造船厂提供技术和设备支持,待时机成熟后,我们再以股份的形式参与投资,以合资办厂。不知中堂以为如何?”李鸿章很明白,施泰望对完全放任的合作不是很放心,他想先观望一阵子再作打算。

“阁下的意思,老夫明白。我们一定会合理利用贵厂提供的一切技术和设备,为我们进行更多的合作提供广泛的空间。”

之后两人又经过一番仔细的商讨,决定以伏尔铿的技术和设备重建福州马尾船厂,待船厂初具规模时,再和伏尔铿造船厂合作建设一个合资公司。至此李鸿章的第二大合作项目也大功告成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