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绪大帝 第三卷 施政 第三十八章 敲诈勒索

李梦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150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1504/[/size][/URL] 起初,俾斯麦还和李鸿章信马由缰地大谈了一下自己对治军的看法,但当李鸿章要和他真正探讨清德两国的军事合作的时候,俾斯麦沉静的眼神中开始流露出奸诈和阴险,当然这一切也都被一向善于察言观色的李鸿章看在眼里。他明白俾斯麦作为德国的铁血宰相,除了拥有超人的外交能力之外,他还有一颗贪得无厌的心,这从他把德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504/


起初,俾斯麦还和李鸿章信马由缰地大谈了一下自己对治军的看法,但当李鸿章要和他真正探讨清德两国的军事合作的时候,俾斯麦沉静的眼神中开始流露出奸诈和阴险,当然这一切也都被一向善于察言观色的李鸿章看在眼里。他明白俾斯麦作为德国的铁血宰相,除了拥有超人的外交能力之外,他还有一颗贪得无厌的心,这从他把德国逐渐引向军国主义的道路上,就可以清晰地看出来。

作为一个新兴的帝国主义国家,俾斯麦不愿意看到不断沉沦的英国和法国继续霸占着欧洲霸主的位子以及在海外拥有那么多的市场。统一后,随着德国经济的发展和军事实力的陡增,俾斯麦也开始在多种场合向英法叫板。但英法虽然堕落,实力犹存,还不至于被崛起的新贵威慑倒!由此面对德国组建的三国同盟集团。虽然法国有点恐慌,想试图拉拢俄国,但英国仍然冷冰冰地矗立一旁,没有任何反应。再加上德国的陆军虽强,但海军还和英国差一个档次,因此俾斯麦纵有天大的贪欲,也不敢惘然撩拨英法这两只老虎的屁股,只是一再地等待。这也是为什么后来登基的威廉二世对其不满的主要原因,认为他不敢放手一搏,已经非昔日的铁血宰相了,事态演变的结果也就是他被威廉二世无情地辞退了。

可正当俾斯麦忧虑自己的相位不保的时候,他遇到了李鸿章――一位主动邀请他染指东亚的清国宰相。一向善于洞察世事的俾斯麦非常明白进军清国的意义,他明白清国是每一个列强都想上去狠狠地咬上一口的肥肉,她拥有世界上最广袤的土地,拥有世界上最多的人口,拥有世界上最丰富的矿产资源,总之她是世界上最大的市场。如果这样一个国家能成为德国的原料产地和商品倾销市场,如果这个国家能成为德国的工业加工厂,如果这个国家能成为德国进军亚洲的前沿阵地,那么德国成为世界的霸主为期还会远吗,俾斯麦在心里慢慢地盘算着。

他明白李鸿章提出的这些要求都是可以轻而易举就能办到的,德国军事人才大清多的是,只要李鸿章不向他要毛奇将军,相信俾斯麦都可以给他!另外克虏伯兵工厂和伏尔铿造船厂都是在世界上倒卖军火生意的,它们早就希望能打入亚洲市场了!即使李鸿章不要求,它们也许会想方设法介入进去的。

俾斯麦心想,既然李鸿章这么急着有求于我,我也就不能和他们客气了,现在不狮子不大开口,还等待何时?这可是我德意志帝国百年不遇的良机啊。

狡诈的俾斯麦一面衡量着李鸿章的要求,一面思量着自己的对策。待李鸿章将自己的想法一股脑地摊盘给俾斯麦之后。俾斯麦笑呵呵地对李鸿章说道:“中堂大人还有别的要求吗。”

“首相大人,这只是在下的一些不成熟的想法,现今世界上,我们大清最崇拜的就是德意志帝国的陆军和海军,如果大清仿效贵国一二就已经很知足了,适才这些无理要求还望首相大人仔细考虑一下。”毕竟有求于人,向李鸿章这样的三朝元老也只能毕恭毕敬地屈尊求人了。

“呵呵。中堂大人过奖了,我德意志的军事在世界上还不入流呢。贵国如此低姿态求教,实在令老夫羞愧难当。”俾斯麦弦外有音地说道。

“贵国陆军世界一流,贵国海军扬帆天下,世界瞩目,万众敬仰,这一切都是仰仗首相大人的魄力啊。”李鸿章耐心地给俾斯麦吹着风。

“中堂大人,在下仔细思量了一下您所提出的那三点请求……”俾斯麦欲言又止。

“首相大人,难道有什么不可吗?”

“这倒不是,只是这些要求都事关我国的技术机密,不方便泄露,万一引起国人的不满,老夫也担当不起啊。”李鸿章明白俾斯麦又在和他打马虎眼呢,要说建设兵工厂和造船厂,还设计一点军事机密的话,协助培养军官和训练士兵又能有什么机密呢,分明是想从中敲诈。

“但不知首相大人以为怎样才可顺利合作呢?”

“中堂大人,实不相瞒我们一向只对盟国输出军事技术。中堂大人别见怪,我们此举也是出于保护军事技术的需要。”

“首相大人,莫非贵国要求我们也加入贵国组织的三国同盟吗?”

“在下非常希望贵国能成为我们组织的一员,如果贵国也是三国同盟的一员的话,一切先进的技术我们都可以共享,别说训练军队,就是把我德意志的军队送给贵国也可以商量。贵国以后定造的一切舰船,我们都以最优惠的价格出售给你们。现在贵国正遭受千年未有之大变局,英法俄一直觊觎贵国的边疆,甚至日本这个蕞尔小邦也敢在它昔日的宗主国头上撒野,贵国的形势不妙啊。中堂大人,如果贵国有我们这个军事强国做后盾,相信那些流氓国家就不敢再对贵国有什么非分之想了。”

李鸿章一听就觉得好笑,俾斯麦口口声声说英法俄是强盗国家,说它们恃强凌弱,但它们德国现在敲诈勒索似的的举动,和它们又有什么区别呢?你们一再拉我们入伙,帮助我们是假,觊觎我们的疆土是真,你们这些列强都是一样的嘴脸,都是吃屎的狗没什么两样。

再说了,加入三国同盟,就意味着投入了战争的怀抱。我们大清虽然正处在历史的衰落期,但是还不至于沦落到要由别国来庇护呢?皇上临行前交待的清楚,只和德国建立伙伴合作关系,经济的同盟可以加入。唯独军事同盟不可加入,依大清现在的国力根本经不起战争的打击。再说了,我刚才提出的那些要求对你们德国也是大大有益啊,为你们在东方开辟了一个新的阵地,你们不但不感谢,反而还要趁火打劫?真是贪得无厌地要死。李鸿章仔细思量了一下,决定打消俾斯麦那个天真的念头。

“首相大人的好意在下心领了,只是我们中华民族一向以和为贵,不愿意和其他国家大动干戈,更无意在是世界上称雄称霸。现如今,我们之所以要大力发展军事,也是列强逼迫所致。在我们中国有句话: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我们现在举国兴兵,也只是为了保家卫国而已。希望首相大人能明白在下的意思。我们此番之所以选择访问贵国,一是因为贵国先进的军事技术和工业技术吸引了我们;二是因为贵国不像英法俄那样对我们虎视眈眈。我们的皇帝陛下认为贵国是一个可以进行各方面合作的国家。当然贵国也可以就我们的请求提出自己的要求,只有大家都满意,才可能合作成功啊。如果真谈不陇,也不会影响清德两国万世友好的关系。首相大人,在下说的没错吧。”

俾斯麦一听,知道李鸿章是铁了心不参加三国同盟了,心里不免为自己的如意算盘落空而烦恼。但他也明白,把李鸿章惹急了,以后的合作也可能会泡汤了。因此俾斯麦强忍住心中的怒火,笑呵呵地对李鸿章说:“中堂大人,中华民族真不愧是世界上最优越的民族,在下实在钦佩之至。但在当今这个豺狼世界里,即使贵国有意与其他国家和平共处,也未必能换来它们的信任。在下认为当今世界,唯有兵强马壮者才可以真正保家卫国!英法俄可以称雄,我们德意志也可以,你们大清国同样也可以。”

“呵呵。对于贵国的雄心大志,看来我们只有仰慕的份了。”

“中堂大人,既然贵国不愿意加入我们的组织,那我只好提出别的要求了,还请中堂不要责怪。”

“首相大人但说不妨,只要能有利于两国未来的合作,在下一定尽力答应首相的条件。”

俾斯麦沉思了一会,缓缓说到:“中堂,其实我们德国也是一个讲道理的国家,绝没有恃强凌弱的意思。第一,根据贵国与其他国家签订的有关最惠国待遇的条款,对我们德国也应继续有效。”

“这个自然是应该的。”李鸿章明白最惠国待遇条款是列强强加给中国最为有害的条款,它是把两国的关系建立在一种不平等的基础之上。光绪执政后,也想尽快把这个卑鄙的条款给废掉,但大清现在的实力还不能够和列强对抗,只能先暂且忍让一下,待时机成熟了,再伺机把这个条款和不平等的关税条款废除掉。现在德国也要再次确认最惠国条款,李鸿章也不好拒绝,之能答应之。

“这第二条吗,在下希望贵国能租借给我们几个港口,也好让我们的舰船能有个补给和维修的地方,不知中堂以为如何?”

“如果贵国能协助我大清把四个海军基地顺利建成,对于贵国的轮船在我大清的港口进行补给或维修,我们都会热情招待的。”李鸿章含糊地把租借港口的事给掩盖了过去。

“中堂大人不要闪烁其词啊,在下也不希望贵国能为我们开辟几个港口,那就只开一处好了,在下听说贵国的青岛港不错,不知中堂愿不愿意将其租借给我们呢。”

“这……”李鸿章显得有点为难的样子。

“怎么?中堂有什么难处吗?你不是贵国皇上任命的全权大臣吗,这点小事应该能做的了主吧。”

“虽然在下是皇上授予的全权谈判大臣,但在事关国家主权的问题上,在下也需慎思才可啊。”

“中堂大人真不愧是贵国的中流砥柱啊,不知中堂如何才肯将青岛港租借给我们呢?”

“在下认为,青岛港可以租借给贵国,但贵国应主要将其用作商业,不应在港口建筑炮台等工事,如果贵国的兵船需要补给,也要事先禀知大清的有关衙门。另外,大清沿海其余各港口只负责接待贵国的商船,兵船一律不准进入港内。”

俾斯麦一听,心想李鸿章还真够狡猾的,看来骁勇善战的日尔曼民族是很难踏上东亚的土地啊。也罢,反正现在我们的用兵方向主要是欧洲和非洲,未来几十年不会用兵东亚的,让东亚作个商品补给地也不错。

“好吧,那就依中堂大人了。既然中堂大人规定了那么多条条框框,那这租借期限该由我们德国说了算吧。”

“呵呵,首相大人,咱们还是谈判桌上说话吧。依在下看,先暂且租借给贵国三十年如何,如果日后我们合作愉快的话,还可以再商量延期。”

“三十年期限太短了吧,国际上租借地的期限大多是九十九年,在下也不奢望能租借九十九年,咱们来个折中,就租借五十年吧。”

李鸿章心一横、牙一咬:“好吧,那就依首相大人了。在此在下在重申一次,贵国在青岛可以兴办一切商业和民用设施,万不可设置防御工事和炮台等军事设施。”

俾斯麦没有理会李鸿章的警告,继续说自己的条件:“这第三条吗,在下希望我们德国在贵国有优先的铁路修筑权和矿藏开采权。”

“至于铁路的修筑权和矿藏的开采权,我们可以优先考虑与贵国合作,但在下希望两国的合作应该建立在公正、平等的基础上,决不允许贵国私自在我大清开采矿山和修筑铁路。只有经过我大清的授权之后才可以,望首相大人谅解。在下相信德国的工业技术这么先进,我们的合作机会一定很多。”

看到李鸿章如此维护大清的主权,俾斯麦也不奢望能从大清攫取完全的铁路修筑权和矿藏开采权,能取得优先权已经不错了。因此,俾斯麦也就没有再争执。而是接着讨价还价。

“至于这第四条要求吧,在下希望我们德国的企业能在贵国有优先开办权,并应享受税收上的优惠。并且我们德国的银行有向贵国提供贷款的优先权。”

“我们热烈欢迎贵国的企业到我大清投资兴业,我们大清的资源也可以优惠的价格供贵国企业使用,同时我们也会切实保障贵国企业在华的利益。但贵国的公司必须尊重我大清的主权,否则应按照大清的律法论处。”

看者俾斯麦滔滔不绝地大讲自己的条件,李鸿章听的头都有点大了,真不知道接下去还有什么苛刻的条件。预知后事如何,我们下章接着分析。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