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绪大帝 第三卷 施政 第三十七章 坐而论道

李梦 收藏 1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150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1504/[/size][/URL] 在不来梅逗留三天后,李鸿章就率众前往柏林了。坐在从不来梅直达柏林的火车上,李鸿章的心久久不能平静,根源就在这火车上。火车是便捷的交通工具,是科技高速发展的表现,是推动经济发展的大动脉,西洋经济的大发展无不源于此。但为什么铁路在中国就这么难产呢,在国门初被列强洞开的时候,“开眼看世界”的第一人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504/


在不来梅逗留三天后,李鸿章就率众前往柏林了。坐在从不来梅直达柏林的火车上,李鸿章的心久久不能平静,根源就在这火车上。火车是便捷的交通工具,是科技高速发展的表现,是推动经济发展的大动脉,西洋经济的大发展无不源于此。但为什么铁路在中国就这么难产呢,在国门初被列强洞开的时候,“开眼看世界”的第一人林则徐在他主持编译的《四洲志》中就开始介绍外国修建铁路的情况了。其后著名的地理学家徐继畲在他编著的《瀛环志略》里,也提到了外国修建铁路的情况。甚至长矛贼洪仁王干在其《资政新篇》一书中,也大力主张制造“如外邦火轮车”,计划“先于21省通21条大路,以为全国之命脉”。但这些真知灼见,却一直未能使清王朝统治集团发聋振聩。他们把修建铁路、应用蒸汽机车视为“奇技淫巧”,认为修铁路会“失我险阻,害我田庐,妨碍我风水”,列出了十大不宜,说什么开铁路会夺了升斗小民的生计,因而顽固地拒绝修建铁路。导致大清丰富的煤矿等资源运不出来。到现在为止大清才只有一小段唐胥铁路,和西洋城城通铁路的现实真的无法相比。感叹之余,唯一令李鸿章比较欣慰的是,当今圣上是一位极为热衷现代科技的开明皇帝,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大清也会有一张密集的铁路和公路交通网。

次日早晨,火车顺利抵达柏林。在德皇威廉一世的皇宫前,早已围观了数不清的群众和记者,大家都翘首以待李鸿章的到来,以亲眼目睹一下“东方俾斯麦”的威严。在不来梅市长施戈那的陪同下,李鸿章、端方、聂士城、谭嗣同、李经方、李凤苞等人下了火车径直向皇宫走来。

此时一张数十米长的红地毯早已铺好,将近九十岁的老皇帝威廉一世也亲自迎了出来,只见他在两名侍卫的搀扶下,红光满面地迎向李鸿章。李鸿章在临来的时候对威廉二世的情况已有所了解,得知他已经八十九岁高龄了。虽然现在他已经老态龙钟了,但他年轻时的威严仍丝毫未减。

对威廉一世,李鸿章也是充满了崇拜之情。但他实在没想到,这位老爷子会亲自迎接自己的大驾。陪在一旁的俾斯麦瞧瞧地对李鸿章说:“中堂大人,我们的皇帝陛下已经将近十年没有这样欢迎客人了。”

李鸿章感动地说:“能受此殊荣,在下真是倍感荣幸啊。”说完,他紧走几步,拉着威廉一世的手,久久没有说话。威廉一世的嘴角不停地嚅动,也显得非常激动。此时此刻,真是无声胜有声啊。接着李鸿章和威廉二世又检阅了皇家仪仗队。

伴随着高昂的音乐和记者们啪啪按动相机快门的声音,李鸿章和威廉一世并肩检阅完了斗志昂扬的皇家卫队。来到皇宫后,在俾斯麦等人的陪同下,威廉一世首先对李鸿章的访问表示了热烈欢迎,最后还委托李鸿章捎去对光绪皇帝的祝福并衷心希望德清两国国能成为世代友好朋友和合作伙伴。

接下来是李鸿章代表光绪皇帝表达对威廉的慰问,并用华丽的辞藻颂扬了威廉的卓越功勋,并对德国的热情招待表示了由衷的感谢,最后李鸿章也代表光绪表达了对清德两国加强合作的美好愿望。

简短的接见仪式结束以后,威廉又委派俾斯麦设宴款待李鸿章等人,并命令他全权负责和李鸿章的谈判事宜。

俾斯麦和威廉一直就是政治上亲密的合作伙伴,出于对俾斯麦政治和外交能力的赏识,威廉几乎事事都离不开威廉的辅佐。常言士为知己者死,深受威廉赏识的俾斯麦也没有辜负德皇的期望,他通过自己的努力最终助威廉实现了统一德国的宏愿。

实际上,铁血宰相俾斯麦之所以能使德国雄起,关键在于他出色的外交能力,俾斯麦在外交上是一个“能一只脚玩七个皮球”的高手。在德意志统一过程中要面对的潜在敌人有法国、奥地利和俄国。俾斯麦能够在与奥地利战争时使法国保持中立,在与法国战争时使奥地利保持中立,而与这两国战争时使俄国都保持中立(他的后辈对此应感到汗颜,德国在两次世界大战中都遭遇围殴的局面)。

李鸿章对俾斯麦的外交能力也早有耳闻,他也深知和俾斯麦谈判的难度,虽然自己也号称“东方俾斯麦”,并且自己也是政治上治谈判桌上的高手,但人家的名是实的,自己的名是虚的,俾斯麦谈判的对手都是欧洲政坛上响当当的人物,而自己只不过是在列强的屈辱下,据理力争以签订一个少损国家主权的屈辱条约,在谈判的层次上自己已经处于下风了。再者自己此番前来是有求于人的,这就更加增加了谈判的难度,俾斯麦表面上非常客气,但老奸巨猾的他绝对不会轻易放过这个染指中国的绝佳机会,他一定会想方设法攫取在中国最大的权益。李鸿章对困难之大,虽然有些担忧,但他并没有就此屈服。他明白,光绪派他来德国,是对他的信任,再说李鸿章也希望能在万里之外的德国扬名立万,让世人明白大清国绝不是任人宰杀的羔羊。由此,李鸿章横下了一条心:一定要以牺牲最少主权的代价,赢取最大的利益,也好趁机向真正的俾斯麦仔细较量一番。

在宴会上,李鸿章与俾斯麦频频举杯,互相讲解双方的好感。“首相大人,在下来德国已经有一段时间了,经过这段时间对德国的了解,才发现首相大人绝对是德意志崛起的顶梁柱啊。您的画像和塑像几乎随处可见,足见德国人对您的敬重,由此也更加增加了鄙人对您的仰慕之情。今天这么近距离的与您畅谈,通过您的眼神,更感觉您的伟大,真是在下学习的榜样。在下还有诸多问题需要向您咨询,希望首相大人不吝赐教。”

看到李鸿章又一次地逢迎自己,俾斯麦也回敬说:“中堂大人太客气了,我们都是老朋友了。在下能在这皇宫接见一个曾经建立过伟大功勋的直隶总督和北洋大臣,实在是在下的荣幸。在下难道没看到吗,我们的皇帝陛下也是对阁下尊重有加啊,可以说中堂大人现在是我们德国最尊贵的客人!再说大人学贯中西,精通古今文化,鄙人还有很多东西需要像李中堂请教呢。”

李鸿章也明白这只不过是俾斯麦给自己戴高帽而已,看来两人都不想随便地谈论国事。

说话间,俾斯麦缓缓地站起身,拉着李鸿章到了一个窗户前。这个宴会大厅是建在六层楼上的,从窗户上往外望,对周围的景象可以一览无余。在观望窗外勃勃生机的同时,李鸿章顺眼瞧了一下俾斯麦,他发现这个老头的双眼比以前更加炯炯有神,胸膛挺的倍直,显得更加骄傲和自信。李鸿章明白,俾斯麦这是向他炫耀成绩呢,于是就顺势恭维到:“20年前普鲁士大战胜奥地利的时候,鄙人就已经仰望首相大人的大名了,缘悭一面,如今总算如愿以偿。”

面对李鸿章的恭维,俾斯麦也就更加神气了:“好汉不提当年勇,这都是已经是过去的事了,再说鄙人这点成就也无法和中堂大人大败太平军的成绩相提并论。”李鸿章一听这话就感到有点恶心,他深知这是俾斯麦故意拿自己屠杀太平军的事开涮呢。他心里想看着这个老头表面上挺和善的,实质上是一个很难缠的主。

“兄弟阋于墙,本不是什么可以大肆张扬的事,鄙人做的和阁下对待贵国工人的态度没什么区别。大家也都是各为其主吗。”

俾斯麦一听心里也一震,他没想到李鸿章会如此反戈一击,心里也不禁对他的应变能力感到佩服。

“哈哈,中堂大人果真能言善辩啊。”

“在下也只是班门弄斧而已。”

俾斯麦受此一击后,也不敢再讽刺李鸿章了,只好转移话题。“哎,不服老不行啊,在下这身子骨真是和中堂大人差远了。”

李鸿章立即关心地问俾斯麦的健康,什么地方不舒服?平日做些什么?

俾斯麦笑着回答说:"什么都不做,不愿再找气受。虽然皇帝陛下一再委托在下处理朝政,但实在有点力不从心,再说王储已经老大不小了,该接掌朝政了,在下也可以趁机退居二线了。”李鸿章明白俾斯麦所言非虚,因为光绪曾对他说过,俾斯麦和后继的皇帝不和,后来不得不下台,看来现在皇储已经开始挑战他的权威了。但作为一个局外人,李鸿章也不好介入此事,因此也就没往下接。

恰在此时,俾斯麦的公子赫伯特和李鸿章的公子李经方拉着手过来了。看两位青年这么快就成为好朋友,两位老人也很开心。

“中堂大人好。”“见过首相大人。”

两位老人询问了一下他们的爱好,得知赫伯特洗好政治,而李经方则喜欢经商,总之各有千秋。

两人信马由缰,胡乱扯了一通之后,逐渐开始进入正题。还是李鸿章以毕恭毕敬的态度向俾斯麦请教。

李鸿章说:“在下此番前来德国,主要是有一个问题想向首相大人您请教。”

“请问是什么问题?”

“怎样才能在中国进行改革?怎样才能使中国尽快自强起来呢,在下经营洋务二十多年来,所费心思也不少,只是一直不能达到预想的目的,在下发现德国经过十多年的发展就一跃成为世界强国,实是我大清学习的榜样。"

“呵呵,对贵国的政治,因为我没有亲历过,在这里我不能断言。”

李鸿章说:“在我们那里,下层群众、商人和士人都在给统治者制造困难,制造障碍,有时候我们的皇上都不知该怎么办?”

俾斯麦回答说:“逆历史而动是不行的,还有不能对百姓约束的太死。如果最高层(指皇帝)能设身处地站在百姓一边,多给他们一些自由的空间,还有不要对士人和商人约束的过于严格,多放任他们去从事自己的职业,不要整天死气沉沉的,在下相信大清的复苏也只是时间问题。“

李鸿章又问:“有时候政令不通该怎么办呢?”

俾斯麦说:“在我们德国,政令的贯通有时候也会遇到很多预想不到的问题,但我们大多时候还是能把上层的旨意切实贯彻下去的,我们让下面服从的法宝就是军队:军队决定一切,只要有军队、有军权就能统领全国。”在这里俾斯麦显然具有强烈的军国主义传统,这点在西方也许盛行,但在东方尤其是在靠儒家思想控制百姓的大清,军权压制的越厉害,反而越会使百姓产生反抗心理,李鸿章明白其中的道理,也就没有驳斥,但李鸿章也深知军队对德国的崛起所起的作用,要不是看上德国先进的陆军,李鸿章也不会到这儿来了。

“但不知要有多少军队为宜呢?”

俾斯麦继续解释说:"兵不在多,哪怕只有5万人,但要精。"

李鸿章回答说:"我们有的是人,就是缺少受过训练的部队。二十年来,经过太平天国造反,军队再也未受到训练,冗员、军纪废驰等等问题多多。现在来到德国,看到了德国优秀的部队后,我才知道什么是世界一流的军队。德国军队的优秀,极大地促进我要立志改造大清军队的愿望。即使以后我不在任上,我仍将在能力范围之内根据阁下的建议施加影响。我们需要聘用普鲁士军官,以普鲁士军队为榜样来训练我们的军队,让全国各地都有优秀的军队。”

俾斯麦说摇摇头说:“仅有一支优秀的军队还是不够的,还有把军队分散在全国各地也是不够的,要使军队发挥应有的作用,唯有这个部队掌握在自己手中,自如地调动他们,使他们很快地从一地到另一地。统帅要让士兵知道服从命令就是天职。我德意志帝国为什么会从一个小邦迅速崛起呢,关键就是拥有一支职业化的军队,贵国人才济济,将精兵多,但为什么面对列强的侵略,却不能发挥应有的作用呢,主要是缺乏一股将他们拧合在一起的力量。我听传闻说,贵国的军队大多是兵为将私有,各地的总督都是拥兵一方,一地有祸端,而另一方却袖手旁观,久而久之则养成了互不信任的坏毛病。现在是豺狼世界,贵国该有所反省了。”李鸿章一听俾斯麦谈论的头头是道,不禁暗暗佩服。

“首相大人一番教诲在下真是受益匪浅,待在下回国后,一定力劝皇上改革军事,破旧立新。在下有个请求不知首相大人可否答应。”

“中堂大人有话尽管说,只要在下能做到,就尽力为之。”

“我们大清有意与贵国建立军事上的合作关系,我们的皇帝陛下深知贵国的军队无论是海军还是陆军在世界上都是一流的,因此,临行前一再嘱托在下,希望贵国能给予技术上的支援。”

“这个……”俾斯麦眼珠子一转,欲言又止。

“当然贵国可以提出一定的条件。”

“但不知贵国要我们如何帮助你们呢?”

“在下初步制定了这样几个方案,一是希望贵国的军事院校能接纳我们的大清的留学生,并派出一流的军事专家到大清负责筹办军校和训练大清的军队。二是希望贵国能派出一些在海军方面有造诣的专家,协助大清建设旅顺、浙江、广州的海军基地。三是希望贵国的克虏伯兵工厂和伏尔铿造船厂,能在我大清建设合资公司。”李鸿章大致向俾斯麦说了一下自己的想法。其实之所以选择这几点,主要是因为李鸿章看中德国的技术,这些都是大清缺少的。实际上,如果真正执行的话,大清也要吃很大的亏的,但为了技术,也只能如此了。

俾斯麦静静地听李鸿章陈述自己的请求,面对他的狮子大开口,他却没有一点惊愕之色,反而有时还露出奸诈的笑容。这些细节李鸿章也都看在眼里,他明白一场艰苦的谈判很快就要来临了。眼前这位“一只脚能玩七个皮球”的谈判高手究竟要玩什么伎俩呢?李鸿章也静静地等待着暴风雨的来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