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绪大帝 第三卷 施政 第三十一章 狼子野心

李梦 收藏 1 3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150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1504/[/size][/URL] 一个“偶然”机缘,董福祥结识了乐善堂的老板岸田吟香,并且两人一见如故,谈的非常投机。两人自报家门之后,岸田对这位新疆来的“商人”产生了莫大的兴趣,当即邀请董福祥晚上到其家赴宴。董福祥满口应承! 虽然岸田吟香是暗道上的人,无论做事还是观察陌生人时,都是异常的谨慎。但由于董福祥被光绪事先告知了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504/


一个“偶然”机缘,董福祥结识了乐善堂的老板岸田吟香,并且两人一见如故,谈的非常投机。两人自报家门之后,岸田对这位新疆来的“商人”产生了莫大的兴趣,当即邀请董福祥晚上到其家赴宴。董福祥满口应承!

虽然岸田吟香是暗道上的人,无论做事还是观察陌生人时,都是异常的谨慎。但由于董福祥被光绪事先告知了天机,使得岸田的一切伎俩都逃不过他的眼睛,因而也就可以尽情地在岸田面前演戏。相反岸田的每一个自作聪明的举动都不经意间变成了向董福祥泄密的机会。

为了防止被人盯哨,从乐善堂回来后,董福祥没有返回到上海道台的府邸,而是选择了附近的一家豪华酒店,以彰显其富商的气派。看来还是董福祥有先见,就当他离开乐善堂不到三分钟,岸田吟香就派人紧紧地盯上他了,一直看他进了酒店,才离去。看来小日本的提防之心相当严重啊。

回到酒店之后,董福祥为了把自己打扮地更专业一点,又派人为自己迅速准备了一套崭新的行头,上佳的丝织长衫,头戴一顶貂皮的地主老财帽,外加一些光彩夺目的珍珠。经过一番装饰,董福祥从一个将军瞬间就变成了一名腰缠万贯的大商人。

虽然董福祥表面上像一个大商人了,但其随从等人大都担心董福祥对经商一窍不通,万一说话的时候露出马脚就惨了。“董大人,从您的穿戴来看,您十足是一个大富商。但小的担心您要是对生意上的那些琐事不熟悉就坏了,万一让那帮小日本给识破了,您的计划可就泡汤了。”

“呵呵,这些你们自然不用担心,想想我老董生活在新疆那么多年,对新疆的和田玉什么的,熟悉的不得了。别的生意我不敢说精通,但对鼓捣玉这点经商之道,我还能应付的了。”

“大人真是既通军机,又明商机啊。”

很快夜幕就降临下来了,董福祥整了整衣冠就驾车出发了。马车在上海宽阔的街道上左拐右拐很快就到了岸田吟香的寓所。此时,岸田吟香已经准备了一桌丰盛的菜肴,正专等董福祥的大驾呢。

见到岸田之后,董福祥首先赠与了他一些贵重的礼物,一个和田玉做的烟斗,一个仿制的纯玉马踏飞燕。接着董福祥还像岸田吟香详细解释了和田玉和其他玉的不同以及和田玉的市场价格等等。听得岸田不住地点头,连忙称赞董福祥深谙经商之道,并对董福祥身份的怀疑减了大半。

两人分宾主落座后,岸田吟香首先向董福祥介绍了陪坐的其他人。听着他们的名字,董福祥就知道是一些卑鄙的间谍,比如什么宗方小太郎、石川伍一等等,这些人光绪都给他们提及过。董福祥一一见识后,宾主就开始边吃边畅谈起来。

“董老板,来首先为我们的相识干杯。”

“来,干杯。董某今天也非常高兴,一来感谢岸田先生治好了我的眼病;二来庆幸我又结交了一个生意上的伙伴。来为我们以后有更多的合作机会干杯。”

“呵呵,董老板太客气了。在下以后一定借董老板这棵大树,把乐善堂的生意做大做强!”

“哎,只可惜我是做玉器生意的,而岸田先生是做药品和书籍生意的,没有合作的空间。如果能有共同的利益那该多好,咱哥俩可以好好合作一番。”

“董老板,虽然咱俩经营的商品不同。但合作的机会还是有的。董老板可以在经营玉器的基础上也尝试着作些类似乐善堂的生意。”

“岸田先生,你还真别说,起初我还打算作些药材生意的,但由于缺少人手,再者对药材也不是很熟悉,就一直未能如愿。眼看着新疆上好的药材都给白白地浪费了。”

“董老板如不嫌弃,在下可以帮助你实现这个愿望。虽然我是经营眼药水的,但对中国的药材也倍感兴趣,中药可以说是中国的一块瑰宝啊,怎能容忍它们被浪费呢。”

“岸田先生也对中药感兴趣,那太好了。来,为我们的合作再干一杯。”说完咕咚喝了一大杯酒。用大杯子连灌几杯之后,董福祥就开始有点“头炫目晕”了。

“在下只是担心……”岸田吟香欲言又止。

“岸田先生有什么顾虑吗,是不是舍不得乐善堂的生意。”

“不是,在下只是担心官府容不得我们日本人在新疆开店啊。”

“我以为是什么大事呢,这点小事包在兄弟身上了。新疆的巡府刘锦棠是我的把兄弟,我们还合伙做了很多大买卖呢,要不是他,小弟也没有今天这么风光。和田玉,是什么?那是专门送给皇上的贡品!别人是不可能倒卖的。但我董大成就可以,咱俩也不是外人,实话告诉你吧,我这些玉都是刘大人保驾护航走私的。他七我三,生意火的很,这年月能把自己的腰包撑大才是本事,管它是进贡的和田玉还是别的什么呢,只许他皇上享用,我们普通老百姓就不能享受啊。”董福祥故意醉醺醺地胡扯到。

“没想到董老板和刘巡府的关系这么铁,看来有董老板出面,乐善堂在新疆又可以开分店了。”

“这小事一桩,只要我在刘巡府面前一句话,别说开一个分店就是开十个八个的也没问题。我实话告诉你,给刘巡府的好处不要少了就可以了。”董福祥故意在岸田耳边嘀咕到。

接着几个人又是一番觥筹交错。“董老板,在下有句话不知道当说不当说。”

“咱兄弟俩有啥不当说的,如这么客气,你就不把我当兄弟看了。”董福祥故意和岸田套近乎。

“刘巡府守着那么大的一个新疆,他都没什么想法吗。依在下看,与其做个受人约束的地方统领,倒不如自己另立中央,做个新疆王什么的。”

董福祥一听,急忙拉住岸田的手说:“岸田先生,这话只可以在咱俩面前说,否则是要杀头的。虽然刘巡府志存高远,但无奈中央对他约束较严,他也不敢有什么举动啊。再说,朝廷待他刘家不薄,他也不忍心做对不起皇上的事。据我了解,前阵子沙皇俄国就暗中企图收买他,都被他严词拒绝了。可恶的俄国熊最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老打新疆的主意,现在整个新疆只剩下刘巡府这一面大清抗俄的旗帜了,朝廷对他厚望有加啊,其实他背地里倒卖和田玉的事,朝廷都有耳闻的,只是不希望因此事而惹恼刘巡府罢了。”也许是董福祥真喝多了,他一股脑地把刘锦棠的“丑事”都给捅出来了,听得岸田吟香一个劲地暗中窃喜。

“董老板,那以后就麻烦你在刘巡府面前多替我美言几句了。我这里有点小礼物不成敬意。”说完递给董福祥一张五万两的大清银票。董福祥顺手往怀里一揣说:“好说,好说。”紧接着扑通一下就栽到在地上,呼呼大睡过去了。

岸田吟香为了更好地接近董福祥,就把他安排在自己的寓馆里休息了。由于董福祥泄了那么多关于刘锦棠的秘密,使得岸田对他的话深信不疑。再说,岸田吟香怎么也不可能想到会有人觉察他的阴谋,更不可能想到一个未来空间的皇帝早已经盯上他了。因此,对董福祥也就没有过于提防。在安排董福祥休息的时候,宗方小太郎有点怀疑地对岸田说:“堂长,这小子不会再耍我们的吧,哪有这么诋毁自己上司的。”

“呵呵,你看他那样就不像个有良心的商人。中国人就这样,见利忘义,为了一点私利,他们才不管国家利益呢。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大和民族能迅速崛起,而他们大清却搞了几十年的洋务还一事无成的主要原因。说到底,就是他们整个民族就像一盘散沙一样缺乏凝聚力。可以说他们中国人就是东亚病夫。像董大成这样的人大清多的是,咱们日本国就是要利用这些所谓的汉奸来实现我们的征服支那人的宏业!”

“堂长,你相信我们能说服刘锦棠在新疆发动兵变吗。”

“即使不能说服刘锦棠,咱们也可以借机把我们的势力发展到西北去,荒尾精不是正打算往甘肃、新疆等地遣派人员吗,咱们就以此为机会,在那里设置我们的营地,我希望中国的各个地方都有我们乐善堂的分店。待我们日后详细掌握了大清各个地方的情况后,征服大清国也就易如反掌了。”

“眼下最主要的就是防止俄国的势力继续在中国发展,如果再任由它们这样下去的话,我们征服支那的梦想恐怕就要落空了。对了,堂长,这是荒尾精先生今天刚传送过来的关于俄国新疆行动的最新动态。”

岸田吟香接过来一看,不禁大吃一惊。“什么?俄国的御前会议可能要决定兴建西伯利亚大铁路的计划。”

“对的,据荒尾精说,这条铁路还要向伊犁方向延伸。看来俄国一直是念念不忘新疆啊。”

“俄国由此举动也在情理之中,大家想想看,俄国先前企图南下夺取巴尔干,后又窥伺印度,但遭到了英国的遏阻。一向丧心病狂地致力于侵略的它们只好把目光瞄向了东亚。如果一旦西伯利亚大铁路建成,俄国将可从中国东北和伊犁两个方面出兵,使中国腹背受敌。届时,中国就犹如一棵空心的参天大树,一经大风便会倒地枯死。如果的俄国的阴谋得逞,我们想要控制四百余州的梦想以及大日本帝国雄兵东亚的梦想就要破灭了。”

“所以,我们决不能让俄国的阴谋得逞。虽然我们和俄国在抵制中国崛起的利益上是一致的,但我们大日本帝国也决不容许四百余州成为别国口中的猎物。我们一定要成为四百余州的新主人。我们一定要给大清的光绪皇帝一点颜色看看,要让他明白只有我们的明治天皇才配做四百余州的主人!”

“依我看,这个刘锦棠也并不是十分忠心于大清,如果我们多给他点好处,帮助他实现新**立也未尝不可!这样也就可以绝了俄国对新疆的觊觎了。”

“对了,荒尾先生决定什么时候在汉口乐善堂集中了吗。相信届时他会仔细商讨新疆的事宜的。”

“荒尾先生在书信中已经提到了,他说在这个月的月末两天也就是1月30和31号,在汉口乐善堂的总部集中。”

“好,你们去的时候把我即将打入新疆的情况详细禀知荒尾先生,让他也尽快派浦敬一等人兵发新疆,尽快和刘锦棠接触一下。”

“对了,堂长,兄弟们的武器是不是该更新了,很多人的子弹都已经打光了。”

“这个好办,等下我去密室给你们更换一些最新的德国造来复枪。以后你们要专找那些对我大日本帝国有威胁的大臣刺杀,别对小知县、知府什么的动手,他们影响不了中央的决策的。对了,那个潜入德国去刺杀李鸿章的小原正子得手了没有?这个丫头太要强了,当初说什么也不要个帮手。”

“堂长,据日本国驻德国的大使馆回电说,小原正子已经潜入到了李鸿章抵达德国的第一站――不来梅市。只可惜之后大使馆人员也没能联系到她。我觉得她可能还没得手。”

“中西正树,等一下你从账房里再拿点银子,火速赶往德国,如果小原正子失败了,你就继承她的遗志,一定要把李鸿章在德国给我解决了,李鸿章一倒,大清就没有顶梁柱了,什么北洋海军、皇家陆军,到时在我们日本宪兵队面前就白扯。还有你们以后也要注意一下奕忻、张濯等人,这可都是光绪非常器重的大臣,最好都把他们给暗杀了。”

“堂长放心,就凭我们遍布在满清精英,处理几个大臣还不是信手拈来。”

“只要不有损我们的大日本武士精神和东亚志士的决心,我们大日本帝国雄霸东亚的愿望就指日可待了。来,你们到密室取一些武器,多准备一些子弹。”隔壁房间的董福祥鼾声如雷,但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他觉得决战的时刻马上就要来临了,因此,又倒头呼呼大睡过去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