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绪大帝 第三卷 施政 第三十章 上海探险

李梦 收藏 1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150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1504/[/size][/URL] 凭着对历史的模糊记忆,光绪总算对乐善堂的情况还有所了解。他深知由于大清的统治者对日本谍报人员的一无所知,已经为大清造成了巨大的损失。先前日本发动侵略台湾的活动,都是由这些间谍打前锋的,他们通过卑鄙的手段窃取了大量关于台湾的信息,这才使得他们在出兵台湾上有恃无恐。十多年过去了,日本先是大谈特谈征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504/


凭着对历史的模糊记忆,光绪总算对乐善堂的情况还有所了解。他深知由于大清的统治者对日本谍报人员的一无所知,已经为大清造成了巨大的损失。先前日本发动侵略台湾的活动,都是由这些间谍打前锋的,他们通过卑鄙的手段窃取了大量关于台湾的信息,这才使得他们在出兵台湾上有恃无恐。十多年过去了,日本先是大谈特谈征韩,继而又把目光瞄准大清。为了能够有把握地侵吞中国,日本的情报人员也大量地涌入大清腹地、甚至大清的海军基地和兵工厂。看来如果不把这股藏在黑暗角落里的秘密敌人清除掉,大清在未来的与日战争中也未必能占得优势。

就在光绪陷入无限遐思的时候,董福祥、石永活两位将军到了。

“皇上,微臣给您请安了。”说完二人急忙下跪施礼。

“两位爱卿不必多礼,以后见朕的时候直接禀报一声就行了,这些大礼就免了,朕不喜欢这些繁文缛节的东西。”

“皇上您叫我们来,是不是有什么新的行动了。我们哥俩都快憋疯了,谭嗣同他们还能跟随李中堂在德国逍遥一阵子,而我们却只能被逼在房里看那些什么兵书、西洋政治,太枯燥了。”董福祥急不可耐地说道。

“呵呵,才刚读了几天,就不耐烦了。朕之所以让你们多看些兵书以及和西洋相关的东西,就是希望你们多长长见识,好充实一下你们的大脑,等以后和西洋交战的时候会有用的。总之,朕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也一定要给我坚持下去!否则,朕就不让你带兵打仗!”

听完光绪的训斥,董福祥的脸一下子变成了苦瓜脸,只得咬牙坚持说:“微臣一定谨尊皇上的教诲,绝不辜负皇上的期望!”

“好了,朕知道你们最近很辛苦,就给你们一点事去做。”

“好啊,终于可以解解馋了,好久没有带兵打仗了。皇上不知道这次要兵指何处!”

“这次要对付的是日本的一个庞大的间谍机构――乐善堂。”

“微臣最喜欢对付小日本了,一个蕞尔小邦整天就知道异想天开,这次微臣一定让他们好好见识一下我们大清的威严。”

“别胡扯,让皇上好好给我们介绍一下情况。”

“这乐善堂名义上是日本的一个商人在我大清开办的商业机构,表面上经营眼药水、书籍等商品。实质上是一个暗中资助日本间谍的场所。据朕了解,日本当局为了实现他们侵吞大清的计划,曾暗中派出了大批间谍在我们大清各个省活动,以为他们将来的侵略搜集情报。其中大部分间谍就以乐善堂为活动基地。李中堂在德国就险遭乐善堂成员的刺杀。”

“什么?竟有人要刺杀李中堂。小日本太可恶了!皇上,微臣请求您拨给我一支军队,让微臣荡平他们的匪窝!”

“日本派出的这批谍报人员都绝非一般的无能之辈,他们各个都精通汉语、行踪诡秘、对大清的情况了解的比较透彻,加上他们的模样又和我们无异,一般又采用化名,所以我们很难将他们清除掉。调集大军的方式绝对不可取,万一处理不慎,打草惊蛇,这帮诡秘的家伙可能就会化整为零了,到时我们想找他们也就难上加难了。”石永活分析到。

“石爱卿所言不差。对这帮家伙,我们不能和他们明斗,先摸清他们的匪穴再说。对于他们的情况,朕现在只知道在上海和汉口设有乐善堂的分店,但具体位置朕也不清楚,所以,朕派给你们两个的任务就是暗中调查清楚乐善堂的具体位置以及他们的主要成员。朕深知日本的间谍有个习惯,就是在每年末和次年初临界点的时候,他们就要进行一次集中,以总结上年的活动,并布置次年的任务。届时,不管是他们的首领还是分布在各个地方的成员都要及时赶回来。现在新年没有几天就要来临了,看来他们也快有所行动了。所以你们在暗中要注意一下他们的人员流动情况,待时机成熟后,咱们再来个一网打尽!彻底荡平他们的匪窝。”

听光绪分析的如此透彻,两人就特别纳闷,心想皇上又没经过调查,怎么会知道这么多内幕,有心要问,又怕挨训,只好忍言不发。

其实光绪这一切都是凭对乐善堂的《堂规》的记忆而推断出来的,按照乐善堂《堂规》的规定,凡是汉口乐善堂的外员都要在每年年末的时候回到本部,一来总结上年调查工作的经验和存在的问题,二来研究并部署次年的侦察活动的目标及人员的分派。光绪对乐善堂的情况掌握的游刃有余也就在情理之中了。但光绪也有失误的时侯,他绞尽脑汁也没想出来乐善堂在上海和汉口的具体位置。其实这点小事让当地的官府查一下就可以了,但光绪担心地方的那些官员做事太轻率,万一有个风吹草动就不划算了。所以光绪还是决定派董福祥和石永活两位得力干将办理此事。

为了慎重起见,光绪又给两人分派了任务,董福祥负责侦察上海乐善堂的活动,最好设法牵制住他们的头子岸田吟香;石永活负责调查汉口乐善堂的情况,最主要的是摸清他们集中的时间。光绪最后又交待,任何人都不可擅自行动,待情况核实清楚后,要加急呈报给他,然后由光绪统一部署具体的行动时间,以好在敌人没有防备的情况下,双箭齐发,将他们一网打尽。

布置好一切后,两人即刻启程奔往各自的目的地,两人先是陆路,后经水陆,经过两天马不停蹄的奔波终于抵达目的地。先说董福祥,他是第一次来到上海这个大都市,相对于北京城的严肃和庄重来说,上海显得相当有活力和宽松,处处都有别具一格的洋楼。初来乍到的董福祥极想好好遛打一下以浏览一下上海的风光。无奈身负重任,容不得他闲庭信步。下来轮船之后,早有上海道台龚照瑗等人恭候其大驾了。

“董大人一路辛苦了,龚某有礼了。”说完拱了拱手。

“有劳龚大人了,对了龚大人怎么知道董某会造访本地呢。”

“哦,昨日在下收到皇上的上谕,说董大人有要事要来上海,皇上要求在下要为全力为董大人提供一切方便。”

董福祥一听,心想皇上考虑的还真周到。二人寒暄了一阵后,就在龚照瑗的引领下来到了道台府邸。上海道台一直是大清的肥职,道台的府邸自然也就豪华无比了。

龚照瑗深知董福祥是光绪面前的大红人,自然也就百倍讨好于他了,先是为他准备了一个上等的客房,接着又盛排夜宴为他接风洗尘。席间,自然是异常地客套。

席毕,董福祥假装喝的酩酊大醉,借机好好休息去了。第二日清早,太阳早已高高悬挂在天空了,但董福祥还未起床。龚照瑗担心发生什么意外,就赶紧派人撞开房门,一看不禁大吃一惊,龚照瑗发现董福祥的双眼肿的竟像两个大灯泡似的(其实是董福祥有意用特制的药水给弄的)。

龚照瑗觉得事情严重,急忙命人寻找大夫。一旁的师爷急忙说道:“大人,董大人好像伤的很严重,依属下看,还是尽快把他送到乐善堂去吧。听说他们对治眼特别有一手。”

“据我了解这些店可是日本人开的啊。”

“大人,现在也不能顾虑这么多了,还是治好董大人的病要紧。”

“好吧,你们千万要对董大人的身份保密,万一董大人有个三长两短,本官绝对不会饶过你们。你们把董大人称为你们的老爷就可以了。”

“属下明白。”

说完,在几个人的搀扶下,就把董福祥驾到一个大马车里,车夫一扬马鞭,马车在宽阔的大街上急驰而去。

约莫跑了两刻钟左右,才抵达目的地。董福祥微微睁开眼发现此地是河南路的英租界。眼前的这幢洋房装饰的异常豪华,正门的匾额上用篆题书写了三个大字:乐善堂。董福祥心想就是这儿了。

几个仆人急忙把董福祥给搀到堂内。乐善堂的伙计一看来了个主顾,又一看董福祥的穿戴绝非寻常百姓,就赶紧跑过来招呼。管家急忙挥挥手说:“快叫你们的老板出来,好好给我们家老爷瞧瞧,只要能治好我们老爷的病,花多少银子我们都愿意。”

“好好,大老爷稍等。我这就去把我们掌柜的叫来。”

功夫不大,从内屋走出来一位富态、祥和的中年人,他仔细看了看董福祥的眼睛,说道:“这位客官不必担忧,你们家老爷只是饮酒过渡、加上疲劳,才使得眼睛红肿异常。待在下为他开几服药就可以了。”说完,随手抄起一支毛笔,刷刷开了一道处方。说实在的,如果不事先知道此人是日本人,董福祥绝对看不出来。此人无论穿着打扮、说话的语态以及写字的方式都和中国人别无二致。看来日本人为了深入中国腹地,真是煞费苦心啊。

就在董福祥思索的当儿,几个年轻人进来了。“老板,我们要的货准备好了吗。”掌柜的一看有客人来,就急忙对管家说:“客官先服侍一下你们的老爷,在下去去就来。”说完,掌柜的就领着几个年轻人进了内屋。不一会儿,几个人就每人提着一个箱子出来了。看他们的眼神,好像有点鬼鬼祟祟的样子。

店里的伙计根据处方抓好药后,掌柜的还亲自为董福祥先滴了几滴药水,也别说,这药水还真灵。刚滴几滴,董福祥的红肿就去了一大半。董福祥急忙坐起来,操着一口浓重的新疆话连忙致谢。掌柜的一听,不禁一震,急忙问道:“难道大老爷是新疆人吗。”

管家一听,急忙替董福祥说道:“我们家大老爷是新疆的一个大商人,经营玉器的。此番来上海是专门洽谈生意的,昨天晚上刚到上海,就和几个好友喝了个通宵。所以把眼睛就搞成这个样子了。”

董福祥虽然是个粗人,但他粗中有细。他发觉这个日本人好像对新疆特别感兴趣,莫非有什么企图不成。

“掌柜的,怎么你也是新疆人吗。如有什么需要的,大可包在我董大成身上。我在新疆的朋友多的是,既然老兄的生意这么火,也可以在我们新疆开个店啊。”

“这也一直是在下的愿望,既然董老爷这么爽快,且大家都是经商的,不如我们交个朋友吧。”

“好啊,但不知阁下尊姓大名如何称呼。”

“实不相瞒,在下是日本人,名岸田吟香。由于在日本不小心犯下了一桩命案,这才逃到大清来。虽然大清和日本政府交恶。但对待我们这些日本老百姓还是比较好的,这也使得我得以在此安心作生意。”

“想不到岸田兄还有一番曲折经历,在下佩服。”董福祥嘴上这么说,心里却不停地骂道:狗日的小日本,还挺会装象的,就你们那点伎俩还嫩点。但董福祥又实在不明白岸田吟香为什么对新疆如此感兴趣。

两人天南海北地胡扯一番后,岸田吟香发现和董福祥谈的特别投机,就邀请董福祥说:“董老爷,不知您今晚能不能赏脸到小宅一叙,咱们再好好畅谈一番。”

看到岸田吟香有意邀请自己,董福祥正求之不得呢。“也好,董某正好借机好好向岸田兄请教一下经商之道。也许咱们有很多可以合作的东西呢。”

“互相学习,互相学习。晚上七点,在下在乐善堂对面的皇家别墅恭候董老爷的大驾!”

老谋深算的岸田吟香究竟要玩什么把戏?董福祥此番深入虎穴能有什么斩获吗?且听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