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绪大帝 第三卷 施政 第二十九章 乐善堂(二)

李梦 收藏 2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150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1504/[/size][/URL] 光绪明白,对中国安全构成最大威胁的,并非是岸田吟香而是荒尾精,这个小日本安插在大清的谍报人员的头子,就像一颗炸弹似的,随时都有可能爆炸。他深知荒尾精是一个十足的军国主义分子,他神出鬼没地游荡在大清的任何一个角落,从事间谍活动。如再不尽快将其在华势力铲除的话,后果真不堪设想! 无论在国人的眼里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504/


光绪明白,对中国安全构成最大威胁的,并非是岸田吟香而是荒尾精,这个小日本安插在大清的谍报人员的头子,就像一颗炸弹似的,随时都有可能爆炸。他深知荒尾精是一个十足的军国主义分子,他神出鬼没地游荡在大清的任何一个角落,从事间谍活动。如再不尽快将其在华势力铲除的话,后果真不堪设想!

无论在国人的眼里,还是在小日本人眼里,荒尾精可算是一个十分神秘的人物,其人之所以神秘,是因为他在中国进行了大量卓有成效的秘密侦查活动,推动了日本侵华谋略谍报工作的发展,作出了甚至比日本军部还要大的贡献。以此,荒尾精之受到朝野特别的推崇,称之为“东方问题兴亚大策之中枢人物”、“东方志士中之泰山北斗”。以鼓吹“绝对主义天皇制论”而闻名的日本浪人组织玄洋社头目头山满,曾誉其为“西乡隆盛之后之一大人杰”,甚至夸之为“每五百年才降世的一大伟人”,可见丑陋的日本人对他是多么的推崇。

事实上,荒尾精论地位并不高,连将军都沾不上边。最终也不过一个陆军大尉,但这样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物,之所以能够成为日本享誉一时的风云人物,必有其不同凡响之处。

荒尾精是日本名古屋藩士荒尾义济的长男,于1858年生于尾州琵琶岛。荒尾精乳名一太郎,名善十郎,又改名精,号耕云,到晚年专以东方斋为号。其父于明治维新后归还食禄,举家迁之东京,经营小本杂货生意,然入不敷出,生计艰难。1873年,荒尾年届16岁,为住在同区的鹿儿岛人、时任东京鞫町警察署警部的菅井诚美所抚育。菅井将荒尾送入鞫町的私立学校学习汉学、英语、数学等课程。当时,“征韩论”在日本兴起。“征韩论”的实质,是以中国为主要侵略目标的海外扩张论,以实现光大日本-皇国的目的。当时,日本对征韩论的纷争可谓是喧嚣一时。几乎稍有点名望的人都大肆鼓吹征韩之说。把个小日本国都给吹到天上去了。如久留米藩士佐田白茅建白所说:“全皇国为一大城,则若虾夷、吕宋、台湾、满清、朝鲜,皆皇国之屏藩也。”时任外务大臣的柳原前光说的更清楚:“皇国乃是绝海之一大孤岛,此后纵令拥有相应之兵备,而保周围环海之大地于万世始终,与各国并立,弘张国威,乃最大难事。然朝鲜国为备脸满洲、西连鞑清之地,使之绥服,实乃保全皇国之基础,将来经略进取万服中国,然后与西方列强抗衡,争霸世界。光绪如今想起小日本这些言论,就感觉好笑。一个蕞尔小邦还奢望着侵吞大他数十倍的中国,简直就是人心不足蛇吞象!

在日本举国渎武主义的影响下,荒尾精也耳濡目染,开始萌发了雄飞海外的思想。1877年,反对日本天皇企图另立中央的西南战争爆发,但不久,大肆鼓吹征韩的西向隆盛败亡。西洋隆盛的失败,不但没有浇灭荒尾精扭曲的心灵,反而更加激发荒尾下定了辍学从军的决心,借此学习军事并研究中国问题,以备他日赴华之需。

1878年,荒尾精考入陆军教导团炮兵科。翌年,荒尾从教导团毕业,派到大阪镇台任陆军军曹。1880年,又被选拔进入陆军事关学校步兵科学习。1882年,从士官学校毕业,授陆军少尉。是年,朝鲜发生壬午兵变,日本驻朝公使花房义质逃回日本。荒尾大受刺激,认为这是日本的耻辱,亟欲西渡中国,以便有所作为。于是,他去拜谒陆军卿大山岩,陈述自己前往中国的志向。大山问:“目前一般俊杰都争先留学欧美,足下为何却急欲到落后的中国去?”他答到:“正因为大家都醉心于留学欧美,却对中国不屑一顾,所以才想去中国。“又问:”足下去中国的目的何在?”他笑着回答:“取得而统治它,以便振兴东亚。”

为了尽快达到自己的险恶用心。荒尾精于1883年参军,并被分派到熊本步兵第十三联队任职。在此期间,他仍然念念不忘前去中国。曾驰多次向自己的朋友写信强调说:“中国距日本仅一衣带水,其虽国广人众,但不过一扶不起的阿斗而已,中国统治者昏庸无能、百姓愚钝。如我大日本帝国有意兵发支那,相信不久即可拥有四百余州也。然我身似笼中之鸟,无法展翅高飞,徒然对四百余州魂牵梦绕。呜呼!吾离京已历两度春秋,东亚大局日非,何日宿志得伸?宁愿决然弃官乘搓而去!“为了实现赴华而预做准备,荒尾精特拜任职于熊本真台的日本第一批留学生御幡雅文为师,学习汉语。

两年后荒尾精被调到参谋本部中国课(也就是日本主要对中国从事间谍工作的一个部门)任职。他利用职务之便,便阅有关中国的典籍等各种机密文件,并广交志同道合者。参谋次长川上操六对他特别欣赏。认为他是最忠实的效忠于日本天皇的军人。为了使他的才华有个施展的舞台,川上操六当即决定委派他到中国大陆从事谍报活动,负责搜集一切对日本侵华有关的情报。

荒尾精既然得到参谋次长川上操六的赏识和关注,他多年的梦想也终于可以实现了。一个月后,即1886年春天,在川上操六的支持下,荒尾精奉日本参谋部之命来华执行特殊使命。荒尾精终于乘上了远赴大清国的轮船。由此,也开始了荒尾精在大清卑鄙的间谍生涯。

虽说这时荒尾精已晋升为陆军中尉,但为执行秘密任务方便起见,便脱掉军服装扮成一个普通旅客,由日本乘船抵达上海。荒尾精初到上海,要考虑如何才能立足,以便展开活动。于是,他首先拜访了闻名已久的乐善堂的主人岸田吟香,请求指点迷津。岸田听了荒尾的陈述,对其远大的抱负颇为钦佩,答应尽量给予帮助。两人经过一番密商,岸田吟香决定最好还是以乐善堂作为掩盖荒尾精行动的场所。一来可以迅速安营扎寨,二来可以行动方便、掩人耳目。

1886年春天,在岸田吟香的支持下,荒尾精主持下的乐善堂汉口支店终于挂牌开张了。据传说,为了能顺利开张,在岸田吟香的安排下,荒尾精还特地备重礼拜见了世铎、奕匡两位军机要员。当时奕匡对荒尾精把日本的医术传到中国来的举动大为赞赏呢?这样在世铎的首肯下,荒尾精的间谍机构乐善堂也就顺利开张了。也许大家纳闷,荒尾精为什么会把乐善堂选在汉口呢。这自有荒尾精的考虑。

因为荒尾本是日本派驻中国大陆的谍报武官,所设乐善堂汉口支店实际上是日本参谋本部的一个间谍机构,所以选址是要考虑到便于开展活动这个重要条件的。汉口的地理位置和形势完全符合这个条件。按长江水路计算,上海至汉口为585公里,南京至汉口为375公里,轮船往来非常便利。汉口过汉水对面便是汉阳,临长江可望武昌,三地恰成鼎足之势。特别是汉口位于中国中枢地区,地当要冲,近则与湖北、湖南、河南、江西诸省沃野相连,远则可到四川、贵州、云南、陕西、甘肃等西南、西北内陆地区,水陆交通四通八达,自古以来即成为九省之会。离日渡华之前,荒尾精经过反复研究,即选定汉口为未来“兴亚”的测源地。他认为,一旦取得湖北、湖南、河南、四川、陕西等省,以其人口之众,财富之饶,足以号令天下。可见,作为一名出色的谍报人员,荒尾精的设计可谓是费煞心机啊。

汉口乐善堂既已开张,荒尾精又胸怀宏大的计划,就是要对中国大陆进行充分的调查,无奈手下缺少人手。于是,他想到了当时留居于上海、天津等地的日本大陆浪人,连忙驰书相招。这些大陆浪人到中国来,本来就怀有雄飞大陆的野心,希望有朝一日建功立业,干出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如今荒尾精相招,机缘投合。岂非风云际会之时,正是施展抱负之日,于是纷纷到汉口来投。最先投到荒尾精麾下的的井深彦三朗、高桥谦、宗方小太朗、山内品四人,以后陆续到达的有浦敬一、山崎羔三郎、藤岛武彦、中野二郎、中西正树、白井新太朗、石川伍一、北御门松三郎、松田满雄等等。这些大陆浪人大都出身于藩士家庭,皆是不甘碌碌无为之辈,而且具有较好的文化素养,特别是对汉学有一定研究,能讲中国话。他们都很年轻,年龄大的不过二十几岁,小的还不满二十岁,正是少年气盛、血气方刚之时。据日人回忆,这些“兴亚”志士个个“意气风发、意气纵横”,“大有气吞四百余州之概”。

汉口乐善堂既是以商店为掩护的间谍机构,为了日常应付门面,除招揽商号苏“兴亚”志士外,还招收了部分店员。其中,有日本人七八名,中国人五六名。日本店员一般是来中国的谋生者,有一定文化基础,熟悉中国的情况,。如井上清秀(1868-1927)即是其中颇具代表性的典型。他是日本大分县人,初名弥三郎,后改名清秀,号如是居士。少年曾到东京学习。不久,乘船到上海,寻求谋生之道,干了一年多邮政局信差,又做煎饼买卖,吃苦不少。幸得同乡实相寺贞彦帮助,为日本海产品公司向顾客介绍产品,携带幻灯片跋涉中国各地进行宣传,这使井上对中国的风土人情有了实际的了解。后经岸田吟香介绍,到汉口乐善堂负责《四书》、《五经》的袖珍本专卖。

这样在挂羊头卖狗肉的招牌下,日本的大批谍报人员就入住到了中国,谍报队伍也迅速扩大。为了对成员的行动有所约束和安排。荒尾精作为汉口乐善堂的主人,还特定《堂规》七条,以规范堂内所有人员的言行举止。《堂规》第一条是总则,对按扣乐善堂成员的起码要求,称:“我党的目的极大,任重道远,岂轻易所能致?其关系国家兴亡者实非鲜浅,亟应深谋远虑,慎其行踪,重其举止,做到万无一失,以俟其机,然后采取迅雷不及掩耳之手段,务期达到目的。”其余诸条还规定了“堂员分外员与内员,由堂长总辖”、每年春季各外员与齐集总部开会“等。此外,荒尾精又制定了《内员须知》和《外员探知须知》,对内员、外员的工作及活动提出要求。

《内员须知》规定,内员分为理事、外员股、编纂股三个部门。理事的专职是经营,综理日常商业、会计等一般事宜。外员股负责与外员保持联系,向外员通报各在外干部的情况、国内外形势及有关报纸摘要等,以提供给所有外员参考。编纂股负责搜集各地的探查报告、有价值的东西洋新闻等,加以摘要编纂,渐次汇编成册,以备他日参考。

《外员探查须知》对外员的活动、侦查对象都做了详细的规定和要求。如其中的“人物之部”,将外员的侦察对象规定为六类,即君子、豪杰、豪族、长者、侠客和富豪,要求详细记录其住所、性命、年龄、行迹等。而且规定了对这些人物侦察的范围和重点。如将君子分为六等,其第一等是志在以学说拯救世界,第二等是志在振兴东亚,第三等是立志改良政治以救国,第四等是教育子弟以传道于后世,第五等是志在立朝治国,第六等是独善其身待价而沽;将豪杰分为四类,其一是志在颠覆政府改立新朝,第二类是志在起兵割据一方,第三类是愤于洋人跋扈而志在逐洋,第四类是为了军事等目的而欲取西洋之利器。再如对于长者和侠客,则说明对他们的作用不容小觑。另外,对哥老会、九龙会、白莲会之类秘密结社以及马贼等亦在侦察之列。另外,在侦察各类人物的同时,还要求外员调查与经济和军事有关的事物,举凡山川土地的形状、人口的疏密、风俗的良否、民生的贫富、军营的位置、兵工厂的情况、粮秣运输等不论巨细,都要进行详细的侦察。所有这些,都是为了日本发动大规模侵华战争的准备而周密制定的。

根据他们的章程,可见他们的布防是多么的严谨,活动的范围是多么的广泛。

按照荒尾精的计划,汉口乐善堂的侦察触角要遍及中国大陆各处,包括西北与西南边远地区,这在具体做起来困难很大,颇有鞭长莫及之感。面对中国幅员辽阔的现实,为使外员有落脚和开展活动的据点,荒尾决定将乐善堂汉口支店作为本部,另外还要在其他适当的地方设立若干之部,主要有,湖南支部、四川支部、北京支部、天津支部、上海支部等等。

好在荒尾精的乐善堂在大清才刚刚创建,其他的支部还大都是一个计划,还没有实地建设起来。如再晚几年发现他们的阴谋,后果真的不堪设想。想到这些,光绪不禁常出了一口气,心想多亏李鸿章碰到了乐善堂的刺客,否则由于自己的一时疏忽,还真得会把这条大鱼给漏了,如今朕决不能再容忍这帮卑鄙的小日本在大清胡作非为下去了。朕要把这帮家伙一网打尽!

打定主意后,光绪当即命小张子传董福祥、石永活进殿,以商讨讨伐日本逆贼的行动。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