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飞扬 第一卷 朝鲜战争 055 攻击前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1/


且说那南朝鲜兵一听欧阳白这美国顾问讲的是中国话,就吓傻了。

一路发着抖,直到那人民军联络员韩给他来了两耳光,大声地吼道:“你狗日也是个老兵的样子。我们不杀俘虏,你不知道吗?”

这一顿打,几句骂还真管用,那南朝鲜士兵到笑了起来,抖抖地道:“哦,是的,是的,志愿军优待俘虏,连美国俘虏都不杀的。”

韩联络员呸了一口:“你们联合国军都是怕死鬼,杀你们坏了名声!你只把口令说准了。”

“古鲁木、欧巴。”

“说假话,我宰了你!”扮装成南朝鲜军小队长的韩联络员一晃亮晃晃的匕首。

“古鲁木、欧巴,没错。”南朝鲜士兵举起手:“我向上帝发誓!”

侦察班长拽拽手榴弹拉弦:“谁稀罕你的上帝!你只小心了!乱说,我就要你的命!”

转眼就来到了一个南朝鲜兵设的卡子。

“站住,干什么的!”大雨中,南朝鲜兵眯着眼,停枪大喝。

“一团一营的。”韩联络员用朝语大声道。

走到哨兵面前,那欧阳白把临时跟秦明扬学的英语胡乱咕隆几句。

南朝鲜兵茫然地盯住他。

韩联络员顿时大声地呵斥起来:“顾问先生说,你们这岗怎么站的?傻糊糊的!”

哨兵被训傻了,那韩联络员就大声喝起来:“口令!”

“古鲁木!”那哨兵忙立正答道。

“欧巴!”韩联络员回答

还真是正确的,小分队顺利地向前走去。

直到了勇进桥。

那两名哨兵问了口令,又接着问:“你们是那部分的?”端着枪向小分队走来。

欧阳白迎了上去,只一耳光,打得那走在前面的南朝鲜兵嘴巴都歪了,捂着嘴那里还说得出话来。

韩联络员指着另一个哨兵厉声喝道:“我们是美国顾问带领的特别搜索队!瞎眼的狗东西,小心你的脑袋!“

顿时,整个分队走得更加耀武扬威,大摇大摆地走过桥来,把两个哨兵挤在了角落里。

队伍一口气冲到了二青洞外。

突见前面灯火闪烁,耳听得马达轰鸣。

原来是机甲团的2营,在敌机甲团长的带领下,奉命来支援白虎团。

那团长进沟里去找白虎团团长去了。所以,跟着他的几辆这车就把欧阳白他们进沟的路挡住了。

这欧阳白不知究里,军情紧急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不能等了!反正队长他们在后面!我们冲进去,先把敌人拖住!”

他果断地一挥手:“听着,两人打一辆。反正是夜晚,看不清楚!大家只管边打边冲,冲到沟口的白杨树下集合!”

说吧罢当先扔出一颗手榴弹,一马当先冲入了汽车堆里。

那些跟着机甲团长的司机和士兵们,正一个个在抽烟,聊天,甚至那一辆车上的南朝鲜军官准备伸出头来,和美国顾问打声招呼。

不防被欧阳白他们一阵劈头盖脑的手榴弹,炸了个人仰马翻。

那南朝鲜军官扑在地上一身是泥,气急败坏地大叫:“怎么打自己人啦!人都打疯了!”那模样抚天抢地,痛心疾首,很是懂事的模样。

可是,欧阳白他们却听不到,只顾扔手榴弹、开枪、冲锋,早过了沟口。

白虎团一下子出现在了欧阳白的眼前。

再说后面被打得晕头转向的车队,连敌人也没看清。

南朝鲜连长吆喝了半天,大家才安定下来。又是一个连的汽车听到枪声,开过来了。

合兵一处,南朝鲜兵才安心下来。

可是,这个夜他们是注定要倒霉的!

因为又一个更厉害的煞星到了。

欧阳白会承认谁比他更厉害?当然是秦明扬!

那秦明扬一看到这一堆汽车,就笑了:“来,来,别辜负了欧阳兄的好意!这堆肉我们要包圆了!老战术,一排左,二排右,你们把两头堵死!中间,我和三排的!”

一排长嘟咙一句:“次次都是你吃胸子肉!”

秦明扬狠瞪他一眼:“我是首长,当然要吃好的!执行命令!”

两个排扑入雨中,向两边冲去。

暴雨就是战士们最好的掩护,秦明扬一挥手,带着三排,一步步地向南朝鲜的车队靠拢。

南朝鲜的汽车还在排队,整个队伍在缓慢地移动。

秦明扬他们靠近车队十来米处,也没被发现。

突听得两头传来手榴弹的爆炸声。

秦明扬他们立刻就是一排手榴弹,拦腰招呼了上去!

接着边开枪猛扫,边冲入了敌人车队里。

一时节,敌人措手不及,被打得鬼哭狼嚎。

在地上的直往车下面钻。

龟缩在驾驶室里的,只苦于两头被堵死了,开不动车,又没有胆量冲出来。关了车门,在里面瞪大眼乱看。

在车厢里的,是最恼火的。那志愿军的手榴弹专往车厢里来,炸得鼻子眼睛都没了;跳下车,却又不如在地下的已钻到车下,到正好成了冲上来的志愿军扫射的靶子!

战士们也乱了营,有的往车下扔手榴弹,有的往车下开枪;有的猛砸车门,大叫着:出来!滚出来!

敌人四散逃窜,不一刻,只剩下了一溜车,南朝鲜兵死的死伤的伤跑的跑。就是有两个龟缩在车里也成了瓮中之鳖。

秦明扬抹一把脸上的混合在一起的雨水和汗水:“三排一班留下,其余的继续向前冲!”

几乎是同时,神枪手杨维乾、神炮手胡希东他们的战斗也打响了。

他们的目标却又不同,直指敌人的两个炮兵阵地:山南里和风洞里!

好个扬维乾带着一连士兵,来到白虎团的主榴弹炮阵地山南里。

他可是沉得住气,把一个连以班为单位,一个班派一个侦察分队的侦察兵。这一个班就对付一门炮。

他也不发动冲锋攻击,只命这一个班保护这一个兵。

这个兵就负责一件事,狙击敢于上炮位的炮兵。

这些被特别侦察分队训练出的特种兵,这下可过足了狙击枪瘾了。

一个个超远距离狙击,一枪一个准。

只听得,清脆的狙击枪声,单调的响。

本来热闹的敌人榴弹炮阵地,一会儿没有一个炮开炮了。

当然是炮手被打死了。

剩下炮阵地守卫士兵,冲了几次。可是在这风雨之夜,南朝鲜兵实在没这个胆量,也没这个实力。干脆龟缩在炮阵地里,也不开炮,也不出来。只有等死了!

志愿军可是活的死的都要干的,那一个个班悄悄地摸了上去。

神炮手胡希东可没那么好的耐性!

他一摸到白虎团那个划在他名下的风洞里炮阵地,就来了个四面开花!

他的四面开花当然是手榴弹。

他这神炮手诨号的得来,可不是他炮打得准。或者说,在从少火炮的抗战、解放战争走过来的新中国军队里,由于炮弹少,炮打得准的多了,随便在一个地方部队里都可以找个打炮神准的战士出来。

他是手榴弹扔得远扔得准,手榴弹在他的手里,他本生就成为了一门炮。一扔可以打直线距离90米开外,而且准得就象炮弹!所以,他就是神炮手。所以和他一起的特别侦察分队的特种兵,也一个个至少算神炮手的入室徒弟!

有了这群神炮手的手榴弹,再加上战士们的加入。

不一刻,就如一个炮群把敌人的炮兵阵地全部覆盖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