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绪大帝 第三卷 施政 第二十八章 乐善堂(一)

李梦 收藏 1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150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1504/[/size][/URL] 刺杀李鸿章的那位姑娘竟然神秘地死亡,这是李鸿章怎么也想不到的事情。他原本希望能从她的口中探知到一些有益的消息,以揪出指使她的幕后黑手。但这一切在瞬间都化为了泡影。好在细心的德国人从她身上发现了唯一一条有可能证明她身份的线索,那就是纹在她身上的三个篆字。据德国的医官描述,那位姑娘身上的三个篆字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504/


刺杀李鸿章的那位姑娘竟然神秘地死亡,这是李鸿章怎么也想不到的事情。他原本希望能从她的口中探知到一些有益的消息,以揪出指使她的幕后黑手。但这一切在瞬间都化为了泡影。好在细心的德国人从她身上发现了唯一一条有可能证明她身份的线索,那就是纹在她身上的三个篆字。据德国的医官描述,那位姑娘身上的三个篆字既可以看做是日本纹身的一种风俗,也可以看做是一种代号,也即一种身份的象征。

李鸿章也明白单单从这三个字上,是很难查出什么重大信息的。但她为什么要纹这三个中国字呢?李鸿章冥思苦想着。忽然,一个熟悉的影像掠过他的思维。难道是它?

“中堂,您想到什么了。”谭嗣同等人急切地问道。

“如果老夫没有记错的话,在咱们上海也有一家药店的名字叫乐善堂,也同样是用篆字写的,据说老板是一位非常熟悉中国国情的日本人开的。莫非这位女子和这家药店有什么关系。”

“大人,属下也记得上海有这家药店。并且他们还在今年春天在汉口又开了一家分店呢,据说生意是相当的火。但属下不明白的是,药店里总不会圈养女刺客吧。”端方问道。

“依日本人的小肚鸡肠,他们什么事干不出来?依我看,这日本人开药店只不过是一个幌子,图谋不轨才是真的。”聂士城愤愤地说道。

“不管怎么样,这件事还是先禀报皇上再说,让皇上尽快派人调查清楚此事,看看日本人经营的乐善堂是真药店还是挂羊头卖狗肉!”说完,李鸿章就操笔起草了一封奏折,里面详细介绍了被行刺的过程以及诸多疑点,最后请求光绪着人尽快调查此事,以杜绝日本人再次兴风作浪。

信件发出以后,经过一番周折后才慢悠悠地到达光绪手里。光绪展信一看,不仅大吃一惊,他万万没有想到竟然会有人追到德国去刺杀李鸿章,看来这是一起蓄谋已久的刺杀案。待看到信的末尾,乐善堂三个字映入光绪的眼帘。“乐善堂?!坏了,这是一个接待日本的间谍的机构啊!”说完,光绪猛往自己的脑袋上拍了几下,看得在场的奕忻大为不解。

“皇上,莫非李中堂遇到什么挫折了不成?”

“有人欲行刺李鸿章,不过没有得逞。”说完,把书信递给了奕忻。奕忻一看也大吃一惊,心想这一定是敌人别有用心的举动。

“皇上,看来敌人是有意要阻挡李大人的行动啊。不知道行刺李大人的那位女子到底和乐善堂有没有关系。如果真有关系的话,这乐善堂就绝非一般的药店啊,它一定存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皇叔不必担心,朕一定会派人将此事调查个水落石出,决不容忍小日本在我大清胡作非为!”

虽然光绪对乐善堂的事了解的不是很清楚,但对乐善堂的历史他也是略为了解的。乐善堂名义上是一个贩卖眼药水、书籍等等的机构,其实质上是一个为接待日本来华的谍报人员的场所。其创始人有两位,一位是岸田吟香,一位是荒尾精。其中荒尾精是正宗的日本间谍!


其中岸田吟香是上海乐善堂最初的老板,此人在日本明治时期就是一位传奇式的人物,历史地位显著,其成就是多方面的。既是日本近代新闻事业的创始人,又是著名的新闻记者;既精于汉学,又是经商致富的巨贾。岸田死后,三岛中州为其所撰碑铭有云:“维新诸业,翁实倡始。见机制先,百蹶弗已。及事就绪,模效竟起。后者胜先,功让嚆矢。所以,日本人将岸田吟香与福泽谕吉并成。说:“福泽介绍西洋事情,破除旧有之陋习,岸田消化西洋之事物,直接移植于日本。”人们可以列举许多岸田在日本得著先鞭的各种事业,如:创始新闻事业,编纂《和英词典》,创立盲哑学校,始办海运业,计划采掘石油,制造贩卖西药等等。但最令日本军界难以忘怀的,是岸田数十年如一日地对日本侵华谍报人员的倾囊相助。这就是为什么东亚同文会为侵华有功者立传却将岸田之传列在首篇了。由此可见岸田不是日本军界中显赫的人物,但他是军界谍报人员的最大资助者!

岸田吟香的名字是后来才更改的,他原名国华,乃岸田德义的长子,幼名太朗。后自称银次,人戏称“银公”,因日语银公与银香读音相同,干脆就以银香为号。幼而聪颖,从小就有一种学习语言的天赋,有“神童”之称。曾入津山藩儒昌谷精溪主持的赤松塾学习汉籍。17岁时,经昌谷推荐,到江户拜于林图书头门下,钻研汉学。数年间,学业大进,因得时常代替业师到水户侯及秋田侯的府邸讲学,并与水户学泰斗藤田东湖等结识。1855年,岸田又前往大阪,一面投藤泽东陔门下继续研究汉学,一面师从绪方洪庵学习兰学。在此期间,他又结识了木户孝允、西乡隆盛等人。通过对兰学的学习,他开始对外国问题产生兴趣。

1864年,对于岸田吟香来说,是他一声命运发生重要转折的一年,在这一年里,他意外发迹使得他日后有机会到中国。在此前五年间,岸田因罹文之祸而被逐出江户,顿时穷困潦倒,成为落魄之人。后虽潜回江户,然生活无着,无奈到妓院做仆人。他苦做五年,幸经知友箕作麟介绍,认识了美国传教士赫本。赫本是宾州大学医学博士,当时在横滨开诊所,并从事传教活动,需要一位日本学者协助帮他编写《和英对译词典》。于是岸田便成为赫本的助手。1866年,《和英对译词典》稿成,岸田随赫本乘轮船到上海,以接洽复印事宜。这是岸田首次来华,也是他与中国结缘的开始。当时的上海已是中西文化交汇的都市和繁华的商业城,岸田这次旅居九个月,眼界为之大开。

更为重要的是,岸田吟香从赫本那里得到莫大的启示。于是,他开始跟滨田彦藏学习英语。这时,岸田了解到美国报业的一些情况,从而激起了办报的兴趣。1864年,即与本间潜藏共同办了一份旬刊报纸《海外新闻》。1868年,又发行《横滨新报》。到1882年,《东京日日新闻》创刊,岸田被聘请担任主笔,与成岛柳北、福地樱痴、石井南桥并成为日本四大记者。1874年,日本发兵侵略台湾,岸田作为从军记者随军采访,所写的《战地通信》甚受读者欢迎,使《东京日日新闻》销路大增,创下发行量15000份的记录。

岸田吟香是一个很不安分的人,此人颇有心计!正当他在新闻事业上如日中天之际,却突然辞掉了《东京日日新闻》的职务。此事的原委是:赫本因岸田协助编纂《和英对译词典》,为表示酬谢之忱,便将一种制造眼药的秘方传授给岸田。岸田根据这种秘方制造的眼药水,起名为“精锜水”,并利用担任《东京日日新闻》之便,在该报刊登广告,结果非常畅销。于是,于1877年索性辞去主笔职务,在东京银座开设乐善堂,除主要贩卖“精锜水”外,还销售杂货、书籍等。由于生意兴隆,财源茂盛,不出一年,岸田顿成巨富,便决定向中国大陆发展。

1878年岸田吟香来到上海,在英租借河南路的繁华区开设了乐善堂上海支店。在以后近三十年的时间里,这里成为岸田在华活动的主要据点。乐善堂上海支店除了出售“精锜水外,还贩卖各类药品达数十种。岸田特用中文写成《卫生宝函》一书,加以介绍和宣传,收到了良好的效果。岸田很有商业头脑,能够捕捉商机。他看到中国参加科举考试的士子所用的书籍都是木刻版本,因其卷帙浩繁,部头庞大,携带不便,便改用铜刻细字的活版印刷,装订成袖珍本。这样,原来庞然巨帙的诸子百家的书籍变成了小型书册,携带十分轻便,甚受读书人欢迎,因此畅销全国各省,给乐善堂上海支店带来了巨额的利润。

作为乐善堂的开山祖,在商业上的成功使岸田吟香成为赫赫有名的人物。他接受前此以文字招祸的教训,视官场为畏途,银次决不做官。木户孝允、寺岛宗泽等人曾推荐岸田出任县知事,他一口回绝说:“我虽穷也不愿为五斗米折腰!”应该看到,岸田绝意仕途,一心发展在中国的民间事业,是有其深刻用意的。在他看来,这样比做官更能为自己的国家作出实际的贡献,并以此而感到自豪。从岸田留下的一些诗作看,早在随赫本初渡上海的时候,他就确立了这一理想。当时他有一首七律写道:“折花须折未开时,莫折春风落后枝。笑杀湖洲狂刺史,十年空赋绿阴诗。”

此诗前两句是用唐杜秋娘《金缕衣》诗“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句之意。清蘅塘居士解曰:“即圣贤惜阴之意,言近旨远。”近人喻守真亦谓其有“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之意。这两句诗是用来自勉的。后两句是写苏轼因作诗被弹劾的遭遇。当时,苏轼正在湖洲刺史任上,被捕入御史台狱,数月后释放,贬之黄州、汝州等地,一贬就是十年。所以,苏轼写有“十年江海寄沉浮,梦绕江南黄苇林”、“十年髀肉磨欲透,那更陪君作诗瘦”等诗句。这两句诗是说苏轼谢诗被贬,空有抱负而难以施展。全诗的意思是,应以苏轼的宦海沉浮为戒,走另外的一条道路,相信只要肯发奋努力,仍可大展宏图。可能是因为岸田与苏轼有着相似的经历,从中得到了启迪,所以才坚定了从商的决心。

不过,岸田吟香开设乐善堂上海支店,绝不是单纯以获取商业利润为主要目的,而是有着更深远的打算的。事实上,岸田在上海乐善堂步入正轨之后,是将很多精力和大量财力用到了其他方面:

岸田虽然是一介文人,但凭他在经济上的灵活头脑,他觉得应尽自己的最大努力帮助日本拓展在中国的市场。同时为了遏阻已经占领中国市场的欧美经济势力,岸田吟香决定率先开拓中国市场,以便为日本商品打入中国开路。为此,他经常在《横滨新报》上介绍上海的商情,以推动日恩对华贸易的发展;同时还将振兴对华贸易的意见写成建议书,以供日本政府采纳。

除此之外,岸田还特别留意中国的地里情况,以便为日本军方提供一些地理方面的情报,为此岸田利用他余闲的时间,还亲自游历中国各地,甚至跋山涉水,详细考察地理形势及风土人情,并将所见所闻写成材料提交日本军事当局,以为未来发动侵华战争时作参考。他实际上已经充当了日本军方的义务谍报人员。为此,甲午战争结束后,日本政府论功行赏,岸田按功叙勋六等,并赐给瑞宝奖章。

前面咱们已经说了,岸田吟香最重要的举动就是资助日本的谍报人员,实际上上海乐善堂就是他的大本营。他以经营商号为掩护,不断接待来自日本国内的所谓“东亚先觉志士”,其中包括大陆浪人,也包括参谋本部派遣来华的军事间谍。当时,岸田在乐善堂上海支店附近租赁了一处住所,常有食客数十人入住。日本人说这是效仿当年孟尝君、春申君等公子的故事。因此,当时日本有志于雄飞大陆的人士,纷纷徒手渡华,投入乐善堂门下,从而使上海支店成为大陆浪人和军事间谍间的麇集之所。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日本国臭名昭著的谍报人员荒尾精投靠了他,岸田吟香不仅热情接待荒尾精,而且还答应将全力支持其工作。由于岸田的大力协助,荒尾精便由上海溯江而上,抵达湖北汉口,靠岸田从上海提供的药品、书籍等货物,在汉口开起了第一家乐善堂汉口支店。由此也创建了集中培训日本间谍的中枢机构!提及荒尾精,光绪牙齿就咬的咯吱咯吱只响,他平素最痛恨的就是日本的间谍人员,而对荒尾精尤其愤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