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刺 第二章 死亡边缘 第20节 拉练

韭菜煎鸡蛋 收藏 8 7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4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41/[/size][/URL] [内容简介] 第20节 拉练 6月份的天气已经十分的炎热,白天火辣辣的太阳,照在人身上十分的难受。 清晨6点,直属队三连的营区之内传来了一阵阵紧急集合的哨音,刚刚执勤结束回来的一班战士们,立即跑向操场中央1排的集合位置,楼上排房之内的战士丝毫没有因为原来的起床哨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41/


第20节 拉练


6月份的天气已经十分的炎热,白天火辣辣的太阳,照在人身上十分的难受。

清晨6点,直属队三连的营区之内传来了一阵阵紧急集合的哨音,刚刚执勤结束回来的一班战士们,立即跑向操场中央1排的集合位置,楼上排房之内的战士丝毫没有因为原来的起床哨变成紧急集合哨而显得慌乱,动作麻利的穿衣,戴帽,打背包……2分钟后,战士们全副武装的从排房之内冲了出来,一边跑,一边整理着身上的装备。

2分30秒,全连集合完毕,各班排长整完队回到队列之中,静等着连长发话。

“全体都有,解散回去后,脱掉内裤,将鞋腔底打上肥皂,水壶装满水,15分钟后,原地集合,解散! ”

呼啦一声,刚刚从排房里冲出来的战士立即冲进了排房,一个个开始脱下裤叉,用肥皂涂抹鞋底,战士们一个个紧张的忙碌着,没有一个人说话,入伍半年来,他们已经完全熟悉了部队的生活,这种阵仗对他们来说,已经熟悉的不能再熟悉,很明显就是长途拉练前的准备。

而连长陈加明刚刚下的这个命令就是最大限度的方便长跑拉练,脱掉内裤是为了防止磨档,穿着内裤跑步,一段时间以后,全身冒汗内裤会紧沾在肉上,不停的磨擦就会将皮给磨破从而流血,这样会给长跑带来很大的不便,而在鞋内打下肥皂则为了防止脚上磨出水泡。

15分钟后,战士们准时的集合在操场之上,连长陈加明,副连长肖毅,文书黄天振,军医方明也如同战士们一般的全副武装着,没有打背包的只有指导员王强、军械员吕海以及炊事班的洪明再加上连队的几个伤病号。

简短的动员之后,战士们排成长队在连长和军械员的指挥下一个个进入枪械库领取枪枝,除了一排的人有的是重机枪,有的是轻机枪,部分人领取火箭筒以外,其他三个排的战士全部都是领取的81-1自动步枪,一班则是他们执勤时所用狙击步枪,而他们也是惟一配备子弹的班,他们的子弹是从执勤开始就带在身上的,每人45发5.8毫米的机枪弹,6个手榴弹,完完全全的作战装备。

领完枪枝的战士们,在连长的带领下,开始跑步行军,出了连队的大门,沿着12阵地所在的山峰底部的公路跑下去,沿着和平镇外围的公路直向1号阵地前进,一班通过观察测距,12号阵地的顶峰到1号阵地的距离为1600米左右,而他们从连队跑向1号阵地的话,大该是3000米的距离,弯弯曲曲的道路,如同蛇一般的盘坐在几个山峰之间。

在一号阵地的位置,他们接受了一次补给,炊事班的人,一大早就在这里埋锅造饭,路过餐车的时候,炊事班的战士会塞给你口粮,现在每人领取4个馒头,一边跑步一边解决。

部队没有丝毫的停留,依旧跑步行军,而跑步中的战士们则一边跑步行进,一边啃着馒头。

和平镇的旁边有着不少的小村庄,村里的人一向起的都比较早,多少年来,都已经养成了起早干农活的习惯。

“一二一,一二一……”带队的陈加明喊着响亮的口号,给战士们调整着步伐,乡土道路上,战士们迈着“刷,刷,刷”整齐的声音跑步前进,汗水不断的从战士们的头上滑下,每个人的身上都湿了老大的一片,路边的行人一个个停下脚步看着这些背着被子、挂着枪,戴着钢盔,一边跑步还一边啃着馒头的战士们,带着满脑的疑问?村民们不断的猜测着,难道是哪里打仗了?

还没有等这些人想明白过来,战士们已经消失在他们的面前,只留下满地灰尘。

不少的战士开始使劲的用手按住腹部,那个位置锥心的痛,一边跑步一边吃饭,或者刚吃完饭后跑步,都会出现这种情况,而战士们是不可能停下来休息的,他们惟一的方法就是用手按住,使劲的使住,减轻一点痛苦。

一路急行军,12点钟,战士们的呼吸已经乱掉了,已经不是开始时候的二步一吸或者三步一吸,完完全全的大口乱吸,几个小时的全副武装急行军下来,他们已经疲劳不堪了。

12:30,当战士们快支持不住的时候,他们的眼睛终于发现了目标,连队的炊事车,班长张明晓带着2个战士已经做好了饭菜在等着他们。

“起步-走”正在跑步中的战士,往前半跑两小步后,已经从跑步转化为起步,一路步行到炊事班的位置,在连长的命令下战士们立即就地休息,每班2个战士,立即到炊事车那里打饭打菜,准备就餐。

豆大的汗珠不停的从头上滑下来,头顶上的太阳照在身上火辣辣的痛,钢盔里面都快成火炉了。

杨天照一把拧开水壶盖,咕嘟咕嘟的猛灌了起来,原本的冷开水现在已经很烫了,杨天照喝完水后又来了精神,“阿信,你说我们再跑下去,这水会不会重新沸腾!”“傻冒,你哪来那么多的热量让他沸腾,白痴”,范子信理都不理杨天照,也大口大口的灌了起来。

王斌、冯明、李国万、崔磊每个端着一个大盆到了一班的休息地,3个菜,一个汤,糖醋排骨、青菜烧肉外加一个红烧茄子,汤依旧是连队的老传统紫菜蛋汤,饭自己去乘。虽然是在野外做饭菜,但是如同在连队一般的味道,香喷喷的米饭,丝毫看不出这是野战炊事车中烧出的菜,在班长张明晓的带领下,炊事的技术,可真没的挑剔的。

围坐着一圈一圈的战士们如狼似虎的吞食着饭菜,他们现在急需要补充一下,下面的训练还漫长着呢,战士们吃饭那叫一个快啊,哪还管什么饭烫不烫,放进嘴里咬都懒的咬一下,就直接给吞了,他们现在急需要的是时间,吃完后,赶快抓紧点滴的时间休息,从早晨跑到现在可是停都没停一下。

连长陈加明和副连长肖毅、以及四个排长围坐在一圈,军用地图铺在地上,随着陈加明红色铅笔不停的在地图上做着标记,几个干部也在认真的讨论着,下面的训练如何展开。

旁边被饭撑的半死的战士们,此刻三三两两的倚着枪背靠着背的坐着打盹,急行军中的点滴时间都是宝贵的。

而且上午这么长时间的急行军,让他们太疲劳了。

一声长长的哨音将熟睡中的战士们惊醒,条件反射一般的背好枪,回到自己的队伍之中,崔磊一边摇头着一边用手揉掉挂在眼角的眼屎,困,好困啊!!

部队一分为二,连长陈加明带着1排2排先行离开了,整齐而又急促的脚步声,渐渐的消失了。

副连长肖毅立即与三排长四排长对着地图研究了起来!!

急行军半小时后,一排二排在各班排的带领下,立即进入树林研究了起来,下午的训练科目就是战术演练,排进攻与排防御,一排二排为防,三排四排为攻,训练方法完全是依照陆军学院的那一套,作为陆军学院的优秀毕业生,陈加明对800里奔袭的长途拉练印象太深了。

现在他没有这个条件让三连的这些战士也来个800里奔袭,但是100里还是可以的,他就要按照军校的那套严格甚至说是残酷的训练方法来训练这些战士,一个连队的战斗力,就是由训练而产生的。

副连长肖毅所带的三排四排,在一座山峰之前停了下来,三排长吴永明,四排长丁云雷立即赶到副连长的身边,“李开勇”“到”随着三排长的叫声,今年带新兵四班长之一的李开勇立即在他们面前铺开了一张军用地图。

“115高地,除此以外,前后500米的距离上都是平原的地型,没有可以隐藏埋伏的地方了,我看连长他们的伏击地点就在这里!”四排长丁云雷对着作战地图淡淡的说道。

肖毅轻轻的摇摇头“雷子,你知道这里是惟一的埋伏地点,他们也知道,那么,像连长这样精明的人会在这种地方设伏?我看未必,李开勇,你带着你们班为尖刀,突前检查,查看敌情,有情况立即汇报!三排长,三排的其他三班以雁形进攻队列前进,四排长带领四排呈鱼鳞阵形随后,随时支援3排。”“是”三个人同时答道。

陈加明带着一、二两个排一退千米,根本就没有设防,一路上走过去的小山坡,小树林,看都没看一眼,就带着队伍冲了过去,一排长、二排长两个人一头雾水的带着队伍跟在陈加明的后面狂奔,2排长罗云跑到周桂联的身边“怎么样老周,连长是不是不搞防守了!”。

周桂联摇摇头“我不太清楚啊!谁知道连长脑子里面想的什么东西!”

正当他们两个琢磨着连长想怎么办的时候,前面的陈加明停了下来,文书黄天振跑到两个排长的面前,立正敬礼“排长,连长命令,就地埋伏”。

周桂联、罗云两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就地隐藏,在这里??一望无际的平地之上?

李开勇带着他的班仔细的搜索着115高地的每一寸土地,虽然是连队内部的演习,但是他们也以最高的警觉性执行开来,如同实战一般。

当3排4排的大队人马毫无阻碍的通过以后,三排长吴永明、四排长丁云雷开始相信了副连长的话,果然有一套啊!

一路如同探雷一般,三排四排的人马一路平平安安的通过了树林,土坡等一系列让他们感觉有危险的地方,二个排长甚至开始怀疑,连长他们是不是早就跑到哪个地方休息去了。

一把刺刀突然间出现在空气之中,副连长肖毅感受到了那刀刃上的寒气,一个侧翻,同时踢出一腿,正当他准备拔出手枪的时候,一把刺刀抵在了他的脖子之上,而攻向肖毅的那把刺刀却直接抵住了三排长的胸前,进在小心翼翼行军的战士们顿时被这个场面惊呆了!

当他们正在发愣的时候,原本平静的道路旁边,杂草窝里,水沟之中,一条条身影举起了手中的枪,副连长肖毅用手拨开刺刀,看到了一脸坚毅的俞伟,顿时大笑了起来,“好,果然有一套”。

一个下午的训练,就在这种你防,我攻,我防,你攻的情况下完成了,疲惫不堪的战士们,又是一路急行军冲向连队,张才员这个三排的战士,现在是一脚高一脚低,他能很明显的感觉到脚上已经磨出血泡了,而且已经磨破了。

其他人的情况也差不多,一天的急行军,再加上中途不断的战术演练,前进的要小小翼翼的观察着周围,埋伏的人累的半死连大气都不敢喘,疲劳折磨着每一个人。

当他们好不容易看到连队的营房时,已经是深夜11点,连队的几个病号这时候已经拿起枪站在了弹药库旁边,警惕性,永远是军人需要保持的。

一班的几个人直接冲进了食堂,饭桌上,一班的饭菜已经安排好了,一如继往的三菜一汤,迅速的吃完饭,一个班长9个兵立即回到排房,整理一下装备,冲了一个澡,然后直接分成三个小组,冲进了黑暗之中,而其他班排的战士这个时候刚刚走进食堂。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