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军车 第二章 刀劈李黑鬼(下) 第三十章 山神庙突变(下)

辽西老戟 收藏 7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size][/URL] “刚刚联系过了,”杨欣指着香案上的电台,对罗云汉和丁雄说:“王德生特工队来电说,山海关的鬼子援军大约明天凌晨四点到达金鸡岭。现在景牛子与几伙游击队、义勇军,正在苇子沟咬着他们。因此,我们必须在今天夜里炸毁金鸡岭隧道。这样,敌人就会扔掉所有机动车辆,绕道金鸡岭西梁,经鞑子营,徒步赶往窟窿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


“刚刚联系过了,”杨欣指着香案上的电台,对罗云汉和丁雄说:“王德生特工队来电说,山海关的鬼子援军大约明天凌晨四点到达金鸡岭。现在景牛子与几伙游击队、义勇军,正在苇子沟咬着他们。因此,我们必须在今天夜里炸毁金鸡岭隧道。这样,敌人就会扔掉所有机动车辆,绕道金鸡岭西梁,经鞑子营,徒步赶往窟窿台。”

赵梅用镊子夹着一个酒精棉球,给坐在圆木上的丁雄擦着伤口,丁雄接过老武头递过来的军用挎包,取出军用地图铺在地上,低头看了起来。

杨欣过来蹲在地上指着地图说:“来,大家都过来看一下,这就是金鸡岭隧道。从这儿步行到窟窿台,需要三天的时间。也就是说。从明天起,也就是阴历八月二十三,一千多鬼子伪军要带着三日份的干粮,第一天晚上天到达炮仗屯。第二天夜里,八月二十四日到达鞑子营。第三天,八月二十五日中午到达窟窿台。然后,架起浮桥过河,八月二十六夜里进入野狼谷,去往热河救援。当然,这是最快的计算,估计没这么快。特别是在我们炸了窟窿台大桥后,逼着他们进入野草丛生、怪石嶙峋的野狼谷。这段山路崎岖难行,很可能要用两天的时间,也就是在八月二十七日拂晓,他们才能进入野狼谷。”

丁雄思忖着说:“这活儿难度就大了,它要求我们,无论炸隧道、炸大桥,都不能太早了或太晚了。看!”丁雄指着地图说,“隧道炸早了,敌人就会从喇嘛沟向西走兀突营奔热河;窟窿台大桥炸早了,敌人就会经六合嘴子、奔朝阳去热河。这样的话,就都避开了野狼谷。”

“慢点、慢点!你们给我说胡涂啦!”老武头用烟袋锅指着地图上的窟窿台说:“就是不炸早了,鬼子不照样可以奔六合嘴子去热河吗?话又说回来了,炸早、炸晚鬼子不都可以架桥过河吗?”

罗云汉看出了眉目,一口喝完水说:“那就不赶趟啦!架桥过河得需要时间、需要设备。金鸡岭隧道一炸,敌人就会扔掉机动车辆,他们一时半晌上哪找架桥的木杆、木板去?如果不架桥过河,等他们到了大桥底下,再奔六合嘴子,他们就是虎逼透腔了,也不能绕那么大个圈子去朝阳!所以,他们就得慢慢找东西架桥。嘿嘿!王八蛋操的!到那时候,他们不但一辆车不能带,还得扔掉所有重武器,抱着大盖枪钻进野狼谷!”说着站了起来,看了看杨欣和丁雄,“说吧!咋干?看那样子,是不是这炸桥的活儿还得给我呀?”

“对!还得给你!你带着老黄头和秦凤凰马上就走人!”杨欣站起来说:“二十四日夜里十二点,我准时把炸药给你送到窟窿台大桥南山的水车房,最好在二十五日天中午敌人上桥时,炸毁大桥。”杨欣扭头望着丁雄说:“你带着老武头和何叶儿,今天夜里把三辆马车偷运过金鸡岭,赶到鞑子营待命。夜里隧道一炸,我就去鞑子营找你们。注意,山猪和片仓都已来到金鸡岭,近几天,有几个不明身分的人在金鸡岭镇上神出鬼没的,其中有日本人、也有中国人。你们要格外加小心!”

杨欣看着一直低头抽烟的罗明说:“罗明,还低头想啥呢?到弹药库取炸药、明天早上炸毁隧道,就看你的啦!我和赵梅配合你,你说说吧!”

罗明慢慢抬起头来,翻了翻大眼,淡淡地说:“都坐下,忙啥呀?”吸了口旱烟,“我这隧道不炸,你们计划那些东西都是白扯鸡八蛋!”

“哎!我说你小子咋这么说话呢?”罗云汉环眼一瞪。

“我他妈向来就这么说话!”罗明刷地站了起来,两眼直视着罗云汉。

“我操!就你这熊逼样儿,还是共产党的游击队长哪?鸡八毛哇?”罗云汉一手指着罗明的鼻子骂道,“来呀!还想露两手儿咋的?”

“行啦、行啦!都消停点!”杨欣连忙横在两人中间劝阻道:“干啥呀?还没和鬼子动手呢,先自己打起来了?象话吗?来来!大家先都坐下,有话慢慢说。”一拉罗明坐了下来,“你啥意思呀?那里不妥当,你可以说说嘛?都是打鬼子的事儿,有啥不好商量的?”

众人都坐了下来。

丁雄自从进到庙里,就觉得这个罗明铁青着脸有问题。突然想起王宪逃跑的事儿,是不是王宪已经到了金鸡岭游击队?眼睛瞟了一下罗云汉和老武头。罗云汉坐在圆木轱辘上,拿起军用水壶咕嘟嘟地喝着水,两只环眼却向门外望去。老武头掐腰站在罗明的身后,眼睛也向门外窥望着。丁雄顿时觉得这山神庙内外布满了杀机,可看了一眼杨欣,杨欣还是惹无其事地在劝说着罗明。

罗明在圆木上磕了磕烟袋锅,望了一眼身边的杨欣:“杨大哥,我罗明向来明人不做暗事,我就跟你直说了吧!”两只大眼扫了一下众人:“不是我小瞧你们,就你们几个人也想干这么大的活儿?我看你们的胆子晒干了有窝瓜大,你们不是吃饱了撑的吧?你们想玩命,死的是六、七个人,可我要搅进去,死的是我金鸡岭这一百多人!”说着用烟袋锅一指地上的地图:“你们睁开眼睛看看!金鸡岭镇内就有鬼子、伪军和警察一百多人,粮库有二十鬼子,弹药库有鬼子、伪军一百多人,隧道前后两个洞口有五六十个鬼子、伪军,总兵力加在一起有三百来人。重机枪两挺、轻机枪六挺、迫击炮八门,粮草弹药充足。一旦打响,一个小时之内就有南北援军赶到。”

罗明抬起头来嘿嘿一笑:“各位!傻眼了吧!我罗明这一百多人能在这金鸡岭西梁站住脚,靠的是西梁山高林密、凭险据守。袭击的对象是兀突营、杨仗子、马三家边外的鬼子和伪军,从来没和金鸡岭的鬼子交过手。现在,你们让我和拿鸡蛋往石头上碰,哼!我是让驴踢了、还是让马咬了?杨大哥,你也不用瞪眼睛,几年前咱就认识,我也知道你是南满特委派来的。我也不是不服从领导,可我得对这支队伍负责任、对这一百多人的生命负责任!打鬼子咱从来不含糊,北满支队不止一次嘉奖过我们。我的直接领导是北满支队凌青,没有凌青的命令,天王老子来了也不好使!”

“你说完了吗?”杨欣眼光深邃起来。

“没说完!”罗明刷地站了起来,众人也都跟着站了起来。

“你们安的是什么心?炸了隧道,山海关鬼子就得绕道金鸡岭西梁,你这不是把我往虎口里送吗?杨大哥,你也知道,我拉起这一支抗日队伍容易吗?再者说啦,”罗明看了看罗云汉和丁雄,“你看看,你带的都是什么人?一个是辽西有名的罗胡子,一个是国民党的少校营长!是你听他们的、还是他们听你的?你咋和他们搅合在一起啦?”

“少罗嗦!你想怎么样?”罗云汉双手一环胸,冷冷地问道。

“没别的说的,三辆马车的军火给我留下!”

“你做梦!”罗云汉环眼一瞪,忽地凭着直觉感到门外有动静。

“哼!趁人之危,落井下石,这就是你们共产党的游击队长!”丁雄嘲笑着看着杨欣,慢慢地把双手伸向了腰间,眼睛忽然瞟向了门外。

“对不起!你们二位也别想走出这个庙门!”罗明刷地拔出了腰间的匣子枪。

突然,南面窗户哗啦一声,被猛地推开了,伸进来几只枪管,门外冲进了几个身穿灰军装的汉子,个个端着大敞机头的盒子枪。

“久违了!各位英雄好汉!”门外一闪,王宪晃着细高的身影,像幽灵似的走了进来,身后的两个小伙推进了一个被五花大绑的清瘦汉子。

“嘿嘿!没想到吧?我们在这儿见面了!”王宪端着肩、背着手,冷笑着走到丁雄和罗云汉面前:“蒋匪军官还想在抗日队伍中浑水摸鱼?打家劫舍的胡子也想在共产党人的面前撒野?还有你!”一指杨欣,“你这个丧失阶级立场的蜕化变质分子!居然死到临头了,还想在这儿发号施令?”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