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辉的历程 正文 联合政府-边打边谈(二)

梦中将军 收藏 13 16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08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082/[/size][/URL] [内容简介] 朱可夫在设在乔巴山城内的指挥部里,端着一盏煤油灯在地图前思索着,考虑明天是否还要继续投入兵力,拼出全力将塔木察格布拉克攻克。但是,久经沙场的朱可夫,在内心深处感到一丝不安,据克格勃的有关情报,国共两党合作以后,拥有各类作战飞机至少在八百余架,其中不包括被中共军队称为“陆军航空兵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82/


就在中苏边境几个地方打得热火朝天时,苏联外长莫洛托夫乘飞机在山西太原降落,然后转乘我军的军用飞机飞往南京同中华民国联合政府会谈。在句容附近的一个军用机场,莫洛托夫的座机降落时已近傍晚,到机场迎接莫洛托夫的是,中华民国外交部长郭泰祺,及随行的几个外交部工作人员。暮色中莫洛托夫走出机舱,看到冷冷清清的机场,除了在四周游荡的武装宪兵外,就是几个中国外交部的人,和外交部长郭泰祺一张冰冷的脸。虽然南京当日的气温已经高达三十八摄氏度,莫洛托夫却丝毫感受不到热意,在例行公事地同外交部长郭泰祺握手时,外交部长郭泰祺冰冷的手,令他不禁打了一个寒颤。在下榻的南京民国宾馆,郭泰祺陪同莫洛托夫共进晚餐,面对满桌丰盛的菜肴,莫洛托夫等人没有一点食欲,只是象征性地吃了点东西便放下餐具,带着几分嫉妒的心情,看着郭泰祺几个人狼吞虎咽地大吃大嚼。在此之前郭泰祺就嘱咐几个随从,今天晚上吃饭都给我放开肚皮,别他妈都装斯文,给我狠狠地吃,多多地吃,谁要是第二天都吃不下饭有赏,并且放假三天。一个年轻的工作人员问道:“郭部长,这是外交工作的一部分么?”,“是!先在精神上给苏联人一个下马威!吃不下饭的应该是他们,我们没有理由吃不下饭!” 郭泰祺恶狠狠地说道。莫洛托夫心急如火,恨不得今晚就举行会谈,但是郭泰祺在来的路上告诉他,晚饭后同他进行会谈议程的磋商。莫洛托夫鄙夷地看着郭泰祺等人,不顾外交礼节的丑陋吃相,强压住不断上窜的心火,面带微笑很城府地说道:“郭,你的胃口不错嘛,难道为MZD干事,他还不给你们吃饱饭?”,“不不不!” 郭泰祺抬起头,嘴里塞满了菜肴,用手抹去从嘴角溢出的肥油,“这些天中苏边境到处冲突,我们外交部为此忙得焦头烂额,连吃饭,喝水,上茅房的时间都没有。昨天蒋副总统的大姨子的女儿,也就是蒋副总统的外甥女的生日,蒋副总统要我过去,说是顺便犒劳犒劳我。我说不行啊,实在没有时间,外蒙的事不解决,哪有吃饭的时间。你猜蒋副总统怎么说,娘西皮!外蒙又不是你家的,你跟着上火闹心干什么,马上给我滚过来!结果我去了,一窝蜂似地罚酒,丁点饭也没吃。莫洛托夫同志,听说您很能喝酒,您应该知道,空肚子喝酒,过后那可是饿上加饿啊。所以,我就盼着您来呀,整整饿了一天,借您的光吃顿饱饭……,哎,莫洛托夫同志,你们怎么不吃啊,吃啊!吃啊!外蒙又不是你家的,干吗着急上火呀!吃!吃!” 郭泰祺一边往嘴里填着菜,一边吐字不很清晰地絮叨着,而莫洛托夫也听出了话外音,面色铁青再也不言语了,满屋子只听到几个人咀嚼的声音。终于郭泰祺放下了筷子,让服务小姐倒了杯茶,端起杯子咚咚一饮而尽,打着饱嗝对莫洛托夫说道:“啊!酒足饭饱,真过瘾!不好意思莫洛托夫同志,民以食为天啊,道德,礼节,廉耻,都是在吃饱饭的基础上产生的,相信您不会在意的对吗?”然后又对几个仍在山吃海喝的几个人佯装生气地怒斥道:“行了,行了!你们都把莫洛托夫同志的那份给吃光了,亏得你们还是外交官,成何体统!”莫洛托夫心里这个气呀,恨不得把桌子给掀翻了。

在莫洛托夫的住处,郭泰祺同莫洛托夫开始磋商,并通知莫洛托夫等人,明天上午九时在总统府正式会谈,蒋介石副总统作为中华民国联合政府的全权代表,中方参加会谈的还有政务院总理ZNL,国防部长ZD,总参谋长战邪,归绥方面军总指挥兼西北军区第15军军长陈长捷,同贵国商讨有关解决蒙古边境冲突的问题。郭泰祺刚刚说完,莫洛托夫便有点激动地大声问道:“那么,MZD为什么不参加?他在干什么?” 郭泰祺喝了口茶,压住了一个将要迸出的饱嗝,笑嘻嘻地答道:“莫洛托夫同志,您只是苏联社会主义共和国的外交部长,按照对等接待的国际惯例,您只能同我郭泰祺会谈,我国的副总统出面同您会谈,已经是破格接待您了。至于MZD总统,最近因政务繁忙,身体小有不适。我们都很关心总统的健康,中国人民离不开他,因此,我们强迫他在杭州西湖疗养。MZD总统留下话,他十分愿意同曾经帮助过他的老朋友见面,相信不日您会同MZD总统见面的,还请莫洛托夫同志理解才是。”莫洛托夫也意识到有些不妥,这是大俄国主义在作怪,MZD早已不是当年依靠苏共,一切唯苏共是从的小兄弟党的领袖了,忙向郭泰祺为自己的失态致歉。在一个多小时的商谈中,此起彼伏的饱嗝声,搅得莫洛托夫心烦意乱,随着这次会谈的问题落实,精神也逐渐放松下来,随之而来的是饥饿,他有点后悔刚才为什么不和郭泰祺比着吃,相信绝不会败给矮小的中国人。送走了外交部长郭泰祺,已经是晚间九点多了,莫洛托夫的肚子开始鸣叫,他只好倒了杯水慢慢地喝着。这时听到有人敲门,门开了,门外站着一位服务小姐,手里的托盘放着一盘黑面包,一杯牛奶,一盘水果。服务小姐说是郭泰祺外长让送来的,把食品放在桌子上便退了出去。莫洛托夫心里也说不上是感激还是怨恨,放着美味丰富的中国大餐不吃,在中国却吃着俄罗斯传统食品,他掂起一片黑面包慢慢地嚼着,嘴里充满了酸甜咸的混合味道。

盛世才接到我军大兵压境的消息惊呆了,虽然早就听说联合政府的军队已经对马家军下手,但是没有三月半年的别想到新疆,况且谁胜谁负还没有确定,马家军的骑兵也不是吃素的。没想到才十几天的时间,联合政府军就打到新疆了,居然还敢同苏联人交火,的确实力令人感到畏惧。马上召集了迪化政府委员会会议,通报了我军已同驻哈密的红八团交火的消息,并且第一次民主地征求大家的意见,是战还是顺让各位拿一个主意。所有委员们都面面相嘘,他们可是知道原八路部队的利害,打垮了强大的日本,收复了蒋介石的国民政府,横扫了西北的马家军,今又在苏联头上动土。我的妈呀,这么强悍的部队,以新疆省军的力量与之对抗,岂不是绵羊同老虎拳击?况且盛世才平日里阴损歹毒,要不是为了混碗饭吃,谁有兴趣伺候这条野狗,又怎么甘心替他卖命,该打打自己的小算盘的时侯了,大多数人都心不在焉,盘算着是否早点与政府军接触,谁都不想同盛世才趟浑水。政府委员会议没有任何结果,心急如焚的盛世才可没有心思玩马拉松,他立即驱车赶到苏联领事馆,找到苏联驻迪化总领事巴库林,要求苏联再次出兵帮助他渡过难关。盛世才信誓旦旦的表示:“我现在是苏共党员,为了布尔什维克的利益,我将率领新疆并入伟大的社会主义苏联的版图,如果斯大林同志允许,我将为苏联政府贡献出我的一切!我代表新疆人民和省政府,请伟大的苏联红军赶走联合政府的军队!”盛世才可怜巴巴的样子,仿佛是一条将被主人抛弃的宠物狗,巴库林心中老大不忍,走上前拍着盛世才的肩膀说:“盛世才同志,我十分遗憾地告诉你,就在几个小时前,我收到斯大林同志的来电。斯大林同志在电报中说,苏联不能四面出击,中国方面的重点是蒙古,为了苏联的长远利益,全面放弃新疆,集中精力解决蒙古问题。因此,新疆恐怕要靠你自己了,你还是好自为之吧,愿真主保佑你!不过,作为老朋友我想劝你一句,不要同政府军对抗,千万不要!你还没有领教政府军的实力有多么强大,如果你硬要走对抗这条路,中国的那句话怎么说的?喔!叫做以卵击石,恐怕你不是击在石上,而是铁上。事情到了不可收拾地步,那可是谁也帮不了你,三思啊!”盛世才沮丧地点了点头,“不会的,我盛世才不会做傻事的,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大不了马上通电全国就是了,声明新疆无条件归顺联合政府,我还会继续做我的督办,只是称呼要改为地方行政长官。”巴库林微微一笑说道:“但愿如此!我们马上就要动身了,哈密的红八团要在三天时间里撤完,已经在和政府军作交接,武器弹药可以给你……”巴库林的话说了一半,便被盛世才的吼叫打断了,“什么!你们把哈密的营房和机场,都交给政府军了?为什么不移交给我?我才是新疆唯一合法的政府!”巴库林冷笑一声挪瑜道:“盛督办,,我们可以移交给你,而且现在就可以!请问,你拿什么去接收,去同联合政府军争夺?鲜血还是尸体?”盛世才意识到刚才的话语欠考虑,长长出了一口气说道:“对不起,领事先生,我的脑子实在太乱了,有得罪之处请您多包涵!”,“没什么,盛督办您需要休息了!”巴库林幽幽地说道。

第38军A师浴血奋战了三天,顶住了十余倍于我的攻击,自己的伤亡也已过半。为了保持战斗力,主动收缩阵地,随时准备应付另一场恶战。6月30日,在夜幕降临的时候,双方暂时停止了扭打,各自都在喘息休息,为新一轮的争斗做准备。这时,总指挥王朋副军长接到了LBC军长的来电,来电称第38军A师出色地完成了牵制敌人的任务,全军已完成全歼敌人的战略准备。今天夜里九时,我军航空兵将对苏军实施毁灭性的打击,同时在敌后实施空降作战,切断敌人大兵团的后路。望你部在今天夜里做好运送伤员的准备,也是在九时整,我军的直升飞机将伤员和烈士遗体运往后方,其他战斗员在天亮时全面出击,发扬不怕疲劳和连续作战的作风,配合兄弟部队完成彻底歼灭敌人的任务。

在我军全面整编后,LBC军长被送到太原高级军事学院,用三个月的时间学习了现代军事理论,熟悉并掌握了新的军兵种在战争中的协调配合。LBZ本身就是一个军事天才,新的理论和战术一点就通,他如饥似渴地抓紧时间学习,对新的理论和军事技术充满了浓厚的兴趣。完成培训结业后回到38军,正式被任命为38军军长,代理军长王鹏成为他的副手。学习期间,教员举得最多的战例,就是当年华北集团军钟国兴部创下的。LBC仔细地研究了华北集团军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的诸多战例,发现几乎每次都是以打掉敌人首脑,或是切断敌人的后勤补给为转折点的,对此LBC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十分地敬佩华北集团军灵活多变的战术。这次外蒙之战,是LBC率领的38军整编后首次作战,LBC应用新的军事理论,在充分发挥装甲和航空兵力量的同时,制定了一个大胆的计划,要全歼所面对的苏军主力,使苏军的防御体系彻底崩溃,就是借鉴原华北集团军的作战经验。

LBC接到我军在诺门罕发动军事行动的命令,立即着手制订诺门罕战役计划,准备以一个精锐师的绝对优势兵力,突袭攻占塔木察格布拉克,将苏军主力吸引至“犀牛角”地带。然后,出动空军对苏军的纵深、机场、水源和补给线进行饱和轰炸。利用夜间我军拥有红外夜视系统的优势,以先进的轰-5型轰炸机,展开第一波的打击,主要目标是苏军的机场、炮阵地、车站、铁路。 第二波空中打击以日机为主,由于第一波打击使苏军丧失或削弱了防空和空中作战的能力,速度较慢的日制飞机便可以安全从容地展开攻击,除了巩固第一波打击的战果,主要攻击苏军的地面集群目标,无论是人员还是车辆均在打击之列。第三波的空中打击最富有创造性,在前两波的打击后,即使还有残存的防空火力,也构不成太大的威胁。LBC将全军的直升飞机集中起来,武装直升机自不必说了,肯定是用来打击地面目标的,米-8直升运输机也被用来作为攻击武器。在米-8直升运输机的两侧舱门处,各安装了一挺带有防护的光复-2型重机枪,用来杀伤地面的人员。在机舱的后部两侧,改装了两个投弹孔,以人工的方式将82迫击炮弹拔去保险后投下,即时对地面的人员造成杀伤。同时特投下大量的,在不同时间引爆的定时炸弹,使空袭的效果持续达三至六小时,可有效地封锁和破坏苏军的调动。我军的装甲部队利用三次大规模空袭的效果,同时从“犀牛角”的根部向蒙古境内出击,大批的步兵也随后跟进,像一把巨大的剪刀,剪断被第38军A师吸引在塔木察格布拉克周围苏军,同后续部队和乔巴山基地的联系,并将其合围歼灭在“犀牛角”地带。试想一下,经过三波的空中打击,苏军的后勤补给将被掐断,人员将遭到巨大伤亡,物资也将损失殆尽。尤其是输水管线被掐断,在干旱缺水的蒙古草原上,断水甚至比断粮更可怕,尤其是大兵团作战。人们都知道汽车和坦克没油走不了,是否知道汽车和坦克没有水也走不了,所以没有水不光人受不了,所有能够活动的物体都将陷于瘫痪。届时,我军将不费吹灰之力,像收获成熟的桃子,收复乔巴山至塔木察格布拉克的大片土地,真正达到削断深入到我国境内的“犀牛角”目的。LBC这次出招十分凶狠,目的是要做到首战必胜,检验自己在太原高级军事学院的学习成果,也为整编后打一个漂亮的歼灭战,为整个部队树立自信心,向世人宣布老八路已经不再是游击战的高手,也同样能打阵地战、运动战、歼灭战。当LBC将整个作战计划,向东北军区司令员周远汇报后,周远司令员十分赞许,并提出在敌后实施空降的补充意见。周远司令员致电战邪总参谋长,并将战役计划向战总长作了说明,要求空军和空降部队提供支援,战邪总参谋长愉快地答应了请求。命令我军唯一的空降部队——空降团,专程从甘肃赶来参加战斗,在空中饱和打击之后,与地面的装甲部队同时,在苏军后方的乔巴山附近实施空降,打乱敌人的指挥系统,占领交通要道和有利地形,阻击可能逃跑之敌。

朱可夫在设在乔巴山城内的指挥部里,端着一盏煤气灯在地图前思索着,考虑明天是否还要继续投入兵力,拼出全力将塔木察格布拉克攻克。但是,久经沙场的朱可夫,在内心深处感到一丝不安,据克格勃的有关情报,国共两党合作以后,拥有各类作战飞机至少在八百余架,其中不包括被中共军队称为“陆军航空兵”的新式直升飞机。可是在这次战役中,中国军队只是一个精锐师,由始至终也没见到一架中国空军的飞机,而我们却出动了几百架飞机投入作战,这种情况说明什么呢?朱可夫举着煤油灯在地图前移动着,久久凝视着白天发生惨烈战斗的“犀牛角”。突然,朱可夫面色惨白,额头渗出一层汗珠,意识到中国军队的巨大阴谋,是想全歼深入到“犀牛角”的苏军。说“犀牛角”像一只口大底小的口袋也可以,而苏军恰恰进入了口袋的底部,整个口袋都深入到中国境内,只要中国军队从两侧把口袋口扎住,七万余人的苏军将凶多吉少,致命的攻击很可能发生在今天夜里。朱可夫立即喊来作战参谋,口授发给苏联红军远东方面军司令阿巴纳申科大将,和远东第一集团军司令员瓦西里耶夫,要求出动大批的空军轰炸中国境内的霍林郭勒机场,在那里很可能集结着中国军队大量的飞机,同时派大量的装甲部队和摩托化步兵,在诺门罕地区的两侧进入中国境内,掩护正在塔木察格布拉克苦战的我军两翼。就在这时,外面传来连续的剧烈爆炸声,紧接着空中传来令人恐怖的飞机呼啸声,一颗航弹落在附近爆炸,将窗户的玻璃全部震碎,好在窗户玻璃上贴着防空纸,才没有飞起碎片伤人。朱可夫吹灭了煤油灯赶到窗前,看到四面到处都是爆炸的火光,尤其是机场方向的爆炸声像开锅一样,黑暗的夜空中传来无数飞机的咆哮声。“到底来了……”朱可夫绝望地喃喃自语着。

在南京进行的中苏会谈已经三天却毫无进展,莫洛托夫提出双方停火,中国军队从外蒙退出,在维持目前的边界现状基础上,两国通过谈判解决争端问题。

但是马上就遭到了蒋介石副总统的拒绝,“在外蒙问题上不存在什么两国边界谈判的问题,尤其是不存在同苏联谈判的问题。外蒙本来就是我国的领土,这是中国的内政问题,中华民国政府决心统一全国政令,不允许任何地区存在军阀割据。我们并不是仅仅针对外蒙,众所周知,青、甘、宁三省拒绝联合政府的统一要求,我们已经通过武力强行统一了,所有属于中华民国的省份和地区,必须听从中华民国联合政府的政令,任何分裂和独立的企图都将遭到武力打击!”

外交部长郭泰祺也跟着添油加醋,“苏军未经我国政府允许,在我国的外蒙和新疆地区驻军,并且首先向我边防部队开枪开炮,造成我方兵民的大量伤亡,这是赤裸裸的侵略行为,我代表中华民国联合政府,正式向贵国提出最强烈的抗议。你们必须无条件地从中国领土上撤军,否则,中国人民解放军将奉命武力驱逐!”

尽管郭泰祺享受着瞪着眼睛说瞎话的惬意,但是心怀鬼胎的莫洛托夫也不敢反驳,生怕大嘴郭泰祺再把苏军干涉西北三省的丑事抖落出来,到时候可是一点面子也没了。莫洛托夫只好辩解道:“我国同贵国的北京政府(北洋军阀)在1915年签订了《中俄蒙协约》,确认了蒙古人民高度自治的地位,我军是应乔巴山总统的邀请进入蒙古,怎能说我们是侵略者?”

蒋介石副总统一听莫洛托夫提着个就气不打一处来,也跟着针锋相对地说道:“高度自治不等于独立,也是在中华民国政府的辖制下,如果乔巴山敢宣布独立,西北马家军的下场就是很好借鉴。另外我有一事不解,此事同外蒙有直接关系,为何没有外蒙的官员参加,难道他们被你们苏联托管不成?”

郭泰祺又紧跟着敲边鼓,“莫洛托夫同志,就算是托管,您有蒙古人民的托管证书吗?否则,你们苏联政府又算是什么角色呢?”

蒋介石副总统又接过话头,“蒙古能宣布高度自治,我们中华民国政府也能宣布高度管制,我们绝不容忍向列强出卖国家利益的败类!”

蒋介石的话很不中听,莫洛托夫十分不满地说道:“请蒋副总统注意说辞,苏联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不是什么列强!苏联政府至今也没有对蒙古提出领土要求。”

郭泰祺紧接着跟了一句,“变相地也不行,而且我们不承认历史上所有强加给我们的不平等条约!”

莫洛托夫有点气愤地问道:“这是贵国政府的态度,还是郭外长您个人的态度?”

郭泰祺却笑嘻嘻地回答道:“既不是我国政府的态度,也不是我郭泰祺个人的态度,这是全体中国人民的态度,也包括我和蒋副总统。”

蒋介石和郭泰祺一唱一和,莫洛托夫的脾气再好,也架不住两人三番五次地点火,他大吼一声:“我要见MZD!”随后佛袖而去,郭泰祺忍不住笑出声来。蒋介石掏出一块白手帕做擦嘴状,看到郭泰祺手舞足蹈的样子便斥责道:“成何体统,哪里还像个民国外长的样子!”人们却看到捂着嘴的蒋介石副总统,眼角暴露出了笑意。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