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绪大帝 第三卷 施政 第二十四章 历史预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504/


经过一段时间的革新和笼络人才,光绪在朝中的地位逐渐得以稳固下来,先前混乱不堪的内政也开始变得明朗起来,朝中的顽固派势力随着李鸿藻的归西也被大打折扣。在内政逐步稳定的大环境下,光绪也开始把目光瞄向了国外,开始谋划起驱逐列强在华势力的行动来。

经过对当今国际局势的一番仔细分析后,光绪明白依据眼下大清的实力,她根本没有能力和任何一个列强相对抗,如果盲目地和列强交戈,不但不会实现大清的崛起,反而还会把大清引向更深的深渊。虽然来自现代社会的光绪对西方列强从骨子里有一种痛恨的仇恨,但现在作为一个国家的领导人,他必须将自己张扬的锋芒隐藏起来,而在理性的指引下、认真思考大清决策的每一步,在合理有序的环境中,将大清一步步建设成一个繁荣、富强、在世界上拥有超级影响力的国家!

虽然眼下的大清已经遭受多国的欺凌,虽然它无力与西方列强相抗衡,但相对于甲午中日战争之后严重衰弱的大清来说,现在的大清在国际上还是能受到别国的一些尊重的。很多国家都对中国这个莫大的市场倍感兴趣,也都希望与中国建立一定的外交关系,尤其是还没有在中国谋取利益的德国、美国等国家。

相对于传统国家逐渐衰落的不争事实,新贵的崛起势必会重新划定世界版图。因此如果大清能把握眼下有利的时机,冲破传统外交政策的羁绊,积极在西方外交的摩擦中,寻找机会,大清一定会成为鹬蚌相争的得利者。

实际上,光绪试图联合新贵的想法早已有之,当德国大使莱恩竭力要求光绪访问德国的时候,光绪就好像忽然来了灵感似的对德国崛起之后的历史仔细回味了一遍,经过一番考究之后,光绪意识到德国将是大清崛起中的一枚重要的棋子。如果能够搞好和德国的关系,一方面可以牵制英法俄的力量,另一方面德国先进的军事技术对正在试图改革军事的大清来说将是一笔极有价值的财富。另外德国在各行业的优秀人才众多,如果能从中挖来几个为大清效力,岂不可以为大清的崛起添砖加瓦。

当然结交德国也是有很大风险的,德国是个崇尚军国主义的国家,如果和德国的关系过于密切的话,很有可能也会把大清引向战争的深渊。因此,绝不可以与德国结盟。光绪仔细思量了一下其中的利害,他决定仿效当代的外交政策,和德国建立一种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在除了发动战争之外的一切领域加强合作。

综合考虑结交德国的利弊得失之后,光绪很快就敲定了李鸿章出访德国的事宜。

反回头来再说李鸿章,当得知光绪要派他出访德国的时候,李鸿章的心情异常地激动。他搞洋务搞了那么多年,却还没有看到半点大清崛起的希望,这让这个老头非常不甘心。他实在不明白为什么大清采取同样的方法大力革新和发展生产,却不能取得像西方列强那样的成绩呢?他打心底里渴望能有机会走出国门,亲眼目睹一下列强是如何实现国家富强的,想弄明白到底哪条路才是大清要走的路。

李鸿章对德意志帝国很有好感。他非常钦佩这个国家在实现国家统一后,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取得如此惊人的成绩。他常听李凤苞、曾纪泽等人向他介绍德国的经济和军事情况。虽然不喜欢日耳曼人野蛮的侵略作风,但对德国严谨的治军风格以及德国陆军的强悍,李鸿章是倍感钦佩的,他一直在想,如果能把德国的陆军技术引进到中国来,一定能大大提升大清的军事实力。另外,俾斯麦在李鸿章眼里一直是一个传奇人物,他觉得这个人和自己有很多相向的地方,俾斯麦干练逼人的性格,自己也有;俾斯麦大权在握,自己也一样;不同的是俾斯麦通过自己力挽狂澜的手段实现了德意志的统一、军事和经济的勃兴。而自己虽然也希望通过强力手段,挽救大清日益衰败的国势,但最终却没有看到任何希望。由此,李鸿章也非常想亲眼看一下俾斯麦到底有何三头六臂,竟然能在垂暮之年有如此大的号召力。总之,种种好奇加上种种钦佩,也加剧了李鸿章出访德国的欲望。

自从光绪下诏命令李鸿章出访德国之后,李鸿章家里就经常有洋人探访,很多国家的大使都拿着请帖,希望李鸿章能顺便访问一下他们自己的国家,就是不可一世的英国也向李鸿章请求顺访一下。当然最有诚意的要数美国大使了,他殷切地希望李鸿章在访问完欧洲后,能越洋访问一下美国,以加强两国在各方面的合作,美国大使也向李鸿章表示,访问所需的一切费用,概有美国负责,另外,美国一定不加任何附加条款、并在平等互利的基础上,达成两国在经济、军事等方面的合作。

看到各国大使如此盛情邀请自己,李鸿章真有点受宠若惊,但他明白各国公使之所以如此盛情,他们并非是出于尊重大清的目的,而是期望以此向大清炫耀国力,并借机在中国这个大市场谋取一定的利益。由此,李鸿章不禁感叹,如果大清也是一个世界级的强国,各国公使又将是何种姿态呢。大清还需要远涉重洋向列强取经吗?每想到此,李鸿章除了唉声叹气还是唉声叹气。

随后,李鸿章将各国公使邀请他顺访的事向光绪上了奏折。光绪接到李鸿章的奏折后,随即批示:重点访问德国和美国,顺访英国和法国。切记一定要维护大清国威和华夏民族的尊严,万不可随波逐流、崇洋媚外!之后,光绪又亲点曾纪泽、端方、刘步蟾、聂士城、谭嗣同等人随同前往,以让他们多见识一下外国的概况,以激发他们为大清效力的雄心。

一切准备妥当后,李鸿章又来到了天津,妥善安排了一下直隶的事务,嘱咐署理总督张树声作好直隶的防务、积极配合皇上的一切政策。随后李鸿章又启程前往威海卫,再一次视察威海卫海军基地、看望了水师的将领和士兵。

两天后,李鸿章一行在莱恩的陪同下,来到了青岛港,准备在此启程前往德国。临行前。李鸿章的哥哥李翰章特地来为他送行。两位老哥俩特地找了一个没人的地方仔细探讨了一下此番出行的使命。“弟弟,此番出访德国,责任重大啊,你不仅要彰显我们李家的威望,更重要的是要列强看到我们中华民族的精神和气质!”

“大哥放心,小弟这次出行不仅会让世人知晓我们李家,更让他们知道我们大清绝不是东亚懦弱无能的睡狮,我们华夏民族也是世界上优秀的民族之一。”

“弟弟此番出行一定要谨言慎行,万不可让英国和俄国抓住把柄,以使事情败露。”

“哥哥大可放心,虽然小弟出行的主要目的是联合德国抑制日本和俄国,但小弟打出的旗帜却是与外国修好、加强经贸合作等事宜。另外,小弟也会见机行事,和德国签订一个秘密条约的。”

“弟弟的才能,哥哥最清楚不过了。临行前,哥哥也没什么送你的,就送你两句箴言:谨言慎行、不忘国本!”

“大哥的话,小弟一定铭记在心,小弟一定会以国事为重的。”

李翰章又嘱托了李鸿章一些生活起居的事,他知道李鸿章有微弱晕船的毛病,就专门为他准备了一些药品,见兄弟俩情深意重。

上午十时,李鸿章登上了一艘德国邮轮“窝耳巴顿”号,随着数声震耳欲聋的礼炮响过之后,邮轮发出一声怒吼,股股黑烟喷涌而出。在站在甲板上的李鸿章不停地向送行的人们挥手,在众人的目送下,“窝耳巴顿”号渐渐消失在远方,很久众人才慢慢散去。

今天的天气异常的清爽,李鸿章穿着貂皮大衣站在甲板上,一边欣赏着美好如画的风景,一边盘算着自己的行程。

也许李鸿章永远都不会想到,在历史上他还有一次出访德国的经历。那是在甲午中日战争之后的1896年,在三国干涉日本还辽之后,当时的光绪皇帝天真地认为,俄国、德国等和日本的利益是不相容的。由此他就想到了要联合西洋抑制东洋的策略。为此,光绪积极地策划与西洋的合作,以期能压制日本对华侵略的势头。当时恰逢俄国沙皇恰逢沙皇尼古拉二世将要举行加冕典礼,清政府为了与沙皇俄国立约结盟,使之与日本相抗衡,所以让李鸿章作为特使将要出访的第一个国家,便定为沙皇俄国。

经过暂短的准备,1896年3月18日,李鸿章在俄国驻华公使喀西尼的安排下,在俄、德、法、英、美等五国驻华使馆人员的陪同下、乘坐法国邮船“爱纳斯脱西蒙”号从上海出发,开始了他的环球访问。随同访问的有李经方、李经述、于式枚、罗丰禄等,连同五国使馆人员共45人。他们从上海出发后,经过东海、南海、马六甲海峡,横渡印度洋,穿过红海和苏伊士运河,到达埃及的塞得港。沙皇派遣乌赫托姆斯基公爵专程前往塞得港迎候并在塞得港换乘俄国轮船,由地中海前往黑海。经过一个多月的航行,于4月27日到达俄国港口城市敖德萨,然后再乘车先去彼得堡。4月30日,李鸿章一行乘坐的专列快车到达彼得堡,接着就和沙皇财政大臣维特举行会谈。5月3日,维特向李鸿章提出“借地修路”问题,并把此举以俄国“支持中国的完整性”为承诺来诱骗李鸿章对侵害中国主权的要求让步。为尽快达到协议,沙皇一面派外交大臣罗拔诺夫和维特一起继续与李鸿章谈判,一面又亲自秘密接见李鸿章,企图使李鸿章相信其承诺。谈判在彼得堡未能结束,5月18日李鸿章到达莫斯科后继续进行,并用重金贿赂李鸿章。在俄方的诱骗和李鸿章的步步退让下,6月3日终于达成协议,李鸿章和罗拔诺夫、维持分别代表本国政府在《中俄密约》上签了字。这一条约的签订,使沙皇俄国不仅骗取了在中国东北修筑过境铁路的特权,而且为其以后侵人中国打开了方便之门。

李鸿章在和俄国签订了有失中国主权的《中俄密约》后,对外秘而不宣,于6月13日乘火车前往德国进行访问。6月14日他到达柏林,随即前往皇宫晋见了德皇威廉二世,对德国干涉还辽和军事方面对中国的帮助表示了谢意。次日,应德皇之邀,参观了德国军队。在德国期间,李鸿章两次同德国外交大臣马纱尔进行政治会谈,还拜会了德国前首相俾斯麦,参加商会宴请,参观工厂,直到7月4日李鸿章一行才离开德国前往荷兰访问。

这就是历史上的李鸿章俄国和德国之行,在当时李鸿章环游欧洲是出于抗击日本的目的,虽然在与各国的交涉中,李鸿章表面上达到了联合列强的目的,但实际上列强根本就没有将大清放在眼里,他们仍然背着大清与日本进行各方面的往来。而李鸿章暗中与俄国签订的密约,也一度遭到国人的唾骂,称其是丧权辱国的卖国条约。

可如今,李鸿章整整提前十年开始了他的欧洲之行。而且此行不是要去同列强签订什么丧权辱国的条约,并且也不是要联合俄国,而是要对抗俄国。看来,李鸿章此番游历欧洲后,十年后的屈辱旅行将再也不会出现了,它带给李鸿章的也将不再是国人的痛恨,而应是国人的敬重与爱戴。

这段改变李鸿章命运的历史,也许李鸿章永远都不会知道,实际上他也不需要知道。一个有着优良传统的民族本来就不应该遭受野蛮民族的欺凌,但愿李鸿章此行能不辱使命!

在甲板上站了有一个小时左右,李鸿章在谭嗣同等人的陪同下,回到了卧舱内,李鸿章住的是一等豪华包厢,里面就像一个小型的宾馆似的,各种设施样样俱全。李鸿章是个很随意的人,他对生活并没有什么苛刻的要求,只要是一个安逸适于工作的环境就可以了。稍微休息了一会后,李鸿章随手拿起一本精心装订的小册子,抄起狼毫毛笔,刷刷写了几行字:此番衔命西行,是为鸿章人生之大事,更为大清历史之大事,鸿章绝不会辜负皇上之重托,一定殚精竭虑,努力开启大清外交历史的新春天!今日阳光明媚,邮轮顺利起航!光绪十二年十二月二十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