蛟龙出海 第二章.潜龙探首 104.补给-反制

fishdb328 收藏 8 4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75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750/[/size][/URL] [内容简介] 104.补给-反制 在小泉六一的支持下,当天晚上直元真只是在努力地做两件事情---向大本营陈述自己对东北局势的看法。当然这样的陈词肯定是要先通过关东军司令部再是司令部的看法是否同意其中内容再向大本营陈词。另外一件事情就是将此次被伏击战事向上做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50/


104.补给-反制

在小泉六一的支持下,当天晚上直元真只是在努力地做两件事情---向大本营陈述自己对东北局势的看法。当然这样的陈词肯定是要先通过关东军司令部再是司令部的看法是否同意其中内容再向大本营陈词。另外一件事情就是将此次被伏击战事向上做一个报告。其实直元真也很希望这样,毕竟他的陈词得到了小泉六一的支持,而且这种战略上的看法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分散司令部对于白天战斗的注意力。

两篇文章写完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了,当直元真把报告交到小泉六一的手上,小泉六一顺便将自己请调直元真为第11师团参谋的请求一起发了上去。

对于关东军司令部的众人来说,一直以来在东北战场的的作战不利让他们承担了很大的压力。直元真的报告在很大程度上陈述了关东军在东北无法取得胜利的关键因素,当然既然有人说了南华共和国这个不受关东军控制的因素那他就一定是关键因素,毕竟谁也不愿意承担作战指挥不利的罪名。武腾信义、石原慎太朗作为关东军的主官战斗的直接负责人自然是希望这个报告能够到军部的那些人那里,而作为军部也不希望战事不利的责任由军部来承担,毕竟这样的事情是要被天皇责问的。更重要的是直元真的建议中有动用帝国海军来封锁中国航运以切断南华共和国对东北军的补给。这样样的事情对于拿到了开炮权利的海军来说是再开心不过的了,毕竟战争是军人的舞台,特别是军国主义的倭国军人更希望有这样的舞台,而开炮的权利拿到了为什么开炮还不是自己说的。

所以直元真的信在多方的认同下到了“裕仁”的桌案上,“裕仁”很明白为什么一个小小的后勤运输大队长的建议会到自己的案前,但是他也不得不承认直元真的报告写的很正确。这个南华共和国表面上帮助帝国度过疫病难关,却在暗地里处处和帝国作对,而且裕仁已经清楚地看到随着帝国的强大而中国还处于长期的动乱中,欧美强国对帝国的政策已经由第一次世界大战结素时候的拉拢变成了防范,这种防范就是他们正在培养一个在亚洲可以和帝国抗衡的力量,南华共和国。想到这里“裕仁”觉得很生气,任何高高在上的帝王都不能容忍别人的蔑视、被别人左右。

为此“裕仁”已经下定决心不能在对南华共和国对帝国的敌对行动继续沉默,南华共和国多运一船物资帝国就至少会有上百名忠勇的士兵要失去生命。当然这样的大决策“裕仁”不可能乾纲独断,他还需要其他人的看法。于是倭人又一次召开的御前会议,当然这样整个朝野重臣的全面会议是不可能制定出计划来的,因为和别国敌对的事情需要的是保密。这次举朝会议的根本目的就是看看朝野上下对南华共和国的态度,以及获得以下值得参考的信息和建议。真正的决策会议将在几个人中间进行,其中包括首相中田义一、前首相山本权兵卫和西园寺公望、天皇最亲近的智囊加藤友三郎、以及海军的代表人物山本五十六还有另外一个重要的人。

每个人都是政治圈子里的老油条,谁都知道任谁在这个时候也不会先站出来陈述自己的看法,因为这些各个位高权重的人一旦陈述自己的看法被通过而执行失败那是要承担责任的。所以这些长久以来已经新功难封的人不会在这个时候先站出来,所以这些老油条就需要一个人站出来以便将来承担相应的责任,这个人当然不会是有后台的人。所以这个人最合适的人选就是那份震动朝野的报告的作者---直元真。

直元真被帝国的一重大佬特殊关照,享受了只有省级以上干部在有特殊公务的时候才能拥有的专机服务之后,看到久违的京都明白其中一切的他第一个神情就是苦笑。事实上原本没有背景的他在抚顺失败的他就知道自己要不被别人拿去背黑锅,要不就是被明证军法。而那次被伏击之后直元真有些被安然度过难关的喜悦冲昏了头,直到接到天皇的谕旨他才清楚自己又要被拿来做挡箭牌成为众矢之的了。当然这次的不同是直元真如果做的好的话天皇一定不会吝惜封赏,而他也很有可能一朝野鸡飞上枝头变凤凰。不过加入一个国家的最高利益集体的难度可不是一般的难,换句话说想要进入太子党最好的办法是有才华的人被大家族看上而联姻,当然这样的机会也很渺茫因为他们的子女的婚姻是一种政治和利益交换。另外的办法就是靠自己的才华奋斗去加入这个俱乐部,但是除非国家颠覆或者遇见了什么可以建立盖世奇功的大事,否则这些有能力的奋斗者大多都是当权着的工具在必要的时候就会被抛弃。

--------------------------------------------------------------------------

所以话说回来后世中国的那些靠着自己奋斗的官员大多数都是省地级以下干部,在必要的时候就会被拿来平息民愤,反正中国老百姓是既憎恨这些人又羡慕这些人,这些人被清理了自然还有有人顶上来。但是真正的毒瘤又有谁能够动的了呢?当然这种情况不是只发生在中国,弱肉强食的世界哪里都是一样。标榜正义和公正的M国后世总统布石就在上任前创建一个石油公司结果亏损后被石油大亨支持注资公司起死回生他也获得了新公司30%的股份,之后这个公司获得了很多伊拉克油田的开采权,总统本人也加入了富豪的行列。当然一个重要的信息必须告诉大家布石家族和肯泥地家族是M国两个最大的政治家族。

--------------------------------------------------------------------------

扯远了的说,这些话只是想说明一个问题,每个国家都存在一些特权阶级,想要加入特权阶级十分困难,即使你再有才华也需要看运气和机遇。而今天直元真的面前就有这样的机遇,以他本家族的经济实力,如果他能够在倭国政坛有自己的一席之地的话他的家族将由那种养肥了就要被宰的“商人猪”,变成真正的权贵。谁也不会放弃这样的机会,更何况如果失败他完全没有退路。因此即便是在飞机上直元真也在不知疲倦地在自己的大脑中模拟和天皇的问对,有怎样的语言获得天皇的欣赏,并且还要在那些政界大佬中间把握好表现的分寸以免遭人猜忌。

直元真下了汽车,走上了古朴的台阶之后看见的就是一片白茫茫的积雪只是在青石道路上被清扫干净了。樱花树的之后光突突的只有黑色的书枝和白色的积雪,太阳照射在积雪上随着积雪的融水的流动让人觉得更加湿冷。直元真下意识地因为寒冷紧了紧身上的呢绒军装礼服,将身体尽力地缩在一起,然后想了想觉得不对,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强忍着阴寒的空气昂首挺胸来到了天皇御书房外等候召见。

然而侍从看见直元真就直接走到他身边小声地告诉他,天皇和各位大臣都在等候他,就直接将他领了进去,用柔和而有力的声音说:“陛下!直元真觐见!”听见裕仁“恩”了一声就对直元真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低头弓腰慢慢退出了书房。

直元真一进门就昂然地看着面容无喜无怒地“裕仁”,“裕仁”也不说话只是有那种不知道他看着哪里却知道他在打量你,并不让人觉得不善而让人觉得洞悉一切心里有些发毛的目光打看着直元真。

“直元君没有第一次见天皇陛下吧?”首相中田义一提醒道。

直元真听见后一愣,随即行了一个军礼:“参见天皇陛下!”

“裕仁”突然露出了微笑:“不知道直元君刚才在看朕的时候在注意什么呢?”

“臣见国陛下的画像!臣以为陛下比画像更加神武!臣初见天颜胆战心惊,被为下气势所摄!”这么尴尬的事情自然不能直接回答,直元真和裕仁对视的目的就是要裕仁知道他的指挥和胆气,所有人都知道不卑不亢才是国士的品德。

“哈哈,哈哈!爱卿言不由衷。”裕仁假装板起脸,“却才思敏捷,是我大日本帝国的人才!”

“陛下过奖了!”

“裕仁”拿起了那分报告在手上晃了晃,然后让近侍交给直元真后说:“这份报告是你写的?”

“是的陛下!”

“你认为帝国在东北的困局是南华这个国家造成的?”

“正是!陛下如果没有南华共和国的介入东北张部队不过乌合之众。更重要的是没有南华张不会下和帝国拼命的决心。”直元真开始侃侃而谈。

“哦?何以见得?”裕仁刨根问底。

“陛下,张学亮是一个军阀,中国军阀所有的一切都来自于他的军队,没有军队他就没有金钱和地位,所以张学亮绝对不会主动进攻帝国军队制造冲突,他需要保留自己的实力。”

裕仁和周围列坐的大臣都陷入了沉思,这个时候中田义一站起来向裕仁行了一礼问道“那么按照你的意见帝国海军对支那进行封锁,你知道帝国要冒怎么样的风险吗?你知道列强的态度吗?”虽然中田在其《中田奏章》中就明确了要让日本称霸世界不惜与列强为敌,但是现在显然不是一个好的时机。

“在下认为YING、FA、DE、SU都不会有什么动作,毕竟他们都有自己的麻烦事,在下只是认为M过有可能因为利益对帝国施加压力,但是M过长久以来一直就是单边主义政策,孤立主义思潮在美国很得人心,所以我以为M国的介入应该很有限!所以帝国并不惧怕!”直元真说不了自己的想法。

“你能确定自己所说的一切都成为现实吗?”山本权兵卫问完还不忘恨恨地抱怨两句,“帝国虽然强大但是与众列强为敌不是明智的选择,可恶的南华人运送物资又多是在用M国的商船。”

“陛下!各位大人!我确实没有证据证实这一切,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后勤官,这一切都来源于判断,我以为M国船只上如果是M国人在驾驶那么帝国军舰武力要求检查他们一定会屈服,毕竟M国人不会为了货物去送死,只要事后衫待M国船员和归还船只就可以,同样如果是南华共和国的人员帝国出于先前南华的帮助上的舆论压力也只要拦截物资就可以了,人员和船只我们归还。他们本身就是在为帝国的敌人运送武器和物资帝国有足够的理由封锁整个中国北方航运,如果。如果他们继续通过上海和铁路运输的话帝国就只能摆出攻击锦州的姿态,如果他们任然不直进退帝国军队就在锦州登陆封锁满州的一切航运和陆路运输。只有这样帝国才能够瓦解支那人在满州的抵抗。”直元真说的有点激动:“至于那些国家的反映我想帝国这样的行事姿态不太可能引起别国对战争的直接介入,毕竟我们的姿态是只要满州,不威胁到列强的利益他们是不会真正和帝国为敌的,如果不幸真的和列强发生了冲突,臣只能说帝国在执行中田首相伟大圣站策略的时候就应该有承受这一切的准备,如今帝国已经没有后退的余地,如果对满州的坚城硬功的话帝国军队的精华可能损失迨尽。而且南华共和国不过立国一年,他们再如何也应该明白他们需要的是时间发展,所以臣以为只要摆出强硬的姿态南华就会退缩,因为他们还不具备同帝国抵抗的实力。而且帝国的情况现在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直元真表达完自己的观点,整个书房久久没有声音,几个老头也烦躁地克制不住自己的烟瘾。随着时间的流逝,终于西元寺公望站了出来:“陛下臣以为,直元君的策略是最好的选择,由于南华的介入帝国先前在满州的策略已经不符合现实的情况了,还请陛下早做决断。”

“这.....”“裕仁”有很多的顾及,他虽然想做一个有作为的帝王,但是也很清楚这是一条不归路,作为一个帝王成功了他将获得巨大的荣誉和利益,失败了他所要付出的代价也是高昂的。

“陛下!臣附议!”

“臣也附议!”

山本和中田也相继表明了态度而现在的山本五十六在这些人面前还没有说话的资格,这个时候裕仁将目光投向了加藤友三郎。

加藤友三郎默默地点了点头,于是“裕仁”又思索了片刻,朗声问道:“直元君,在你的心里有多少成功的把握?”

“陛下臣有8臣以上的把握南华和列强不会有武装力量正面和帝国对抗,但是肯定会作出一些对帝国不友善的事情,不过帝国现在如果不占领满州获得资源,帝国将来就更加没有空间,帝国将要面对更大的困难。”最后直元真慷慨激昂地说:“作为一个帝国军人,想要令帝国强大就要付出生命的代价,直元真愿意为陛下第一个战死在前线!”

“好!就照你的计划,大日本帝国军威盖世,天照大神庇佑帝国战无不胜!”裕仁作出了最后的决战宣言。

倭国人有个习惯有时候也不知道是好是坏,当对策决定的第二天倭国海军就派出了一半以上的军舰向中国山东行使,他们的任务是要封锁渤海,并且在租界胶东半岛屯兵威胁山海关锦州一线和津京唐地区。

另一面倭人的军舰在台湾附近海域拦截南华共和国向中国的船只扣留船只上的人员和物资,收缴军火和武器,好在早有准备的南华共和国给东北军的物资并没有什么超时代的东西,毕竟他们还要防备委员长。

倭人的做法自然引起了列强的强烈抗议,但是M国不会为了被租界出去的货船和倭人开战,毕竟那些船是会还回来的,人员也没有安全忧虑,所以也就是说说而已。而Y、F由于D国的存在根本就没有多余的力量来管亚洲的事情。南华共和国还不具备和倭国海军叫板的实力,所以最后也就是喊几嗓子了事,最后还是对当前的形势为东北军早做打算,向念恩已经发来命令带春天到来之前要对倭国发动进攻,然后不论成果部队要撤退,至于撤退路线如果倭国没有进攻锦州和津京唐就向南,如果倭人敢于进攻华北那么东北军也就只好进行决死抵抗了。当然这种可能性不大,倭国现在的军队满打满算不过陆军百万,除了本土、朝鲜、台湾的驻军能用在东郭大陆的不超过50万,东北大面积内占领也需要时间消化。

不得不承认倭人作出了最佳的选择,虽然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但是失去补给线的东北军进攻和骚扰再也不是那么肆无忌惮地打完所有弹药了,东北军的骚扰开始变得更追求效率但是效果远比不上先前来得明显和震撼。

当然倭在承受巨大压力的同时也获得了巨大的主动权,算起来不亏。不过另外一个人却郁闷了,原本就掉无可掉的头发看起来好象“更稀疏”了。倭人的行为无疑侵犯了中国的主权,虽然列强受到倭人的刺激给了委员长大量的援助,但是还有一件事情让他实在闹心。井冈山那里单方面宣布不在对“白军”主动攻击了,要团结起来抗倭。这个时候正是李得胜失去领导权的时候,委员长正在战场上春风得意,可是却面临举国上下的压力。挠了挠脑壳后发现上面什么也没有郁闷地把自己一屁股摔在沙发上,那些人也不想想他们不进攻,可是他们就在江西湖南和江苏,我就在南京,晚上让人怎么睡。

这个时候委员长的爱将陈诚拿着文件夹进来了。

“校长!”

“恩,有什么话说吧!”

“今天全国各大城市发生大规模游行,要求政府为了国家尊严于倭人一战,要求政府派出海军驱逐倭人舰队!加上各大报纸推波助澜,现在情况有些失控,您看?”陈诚小心地问到。

委员长听着就陷入了沉默陈诚似乎已经意识到不妙了,果然一会委员长暴走了:“这是你管的事情吗?你去管好缴匪就可以了!”觉得自己的话说的有些过了,委员长马上转移话题却依旧郁闷地骂道:“娘西皮!书生误国!妄议国政!也不想想‘驱逐倭国海军!’我拿什么驱逐?”接着冷静下来柔声道:“你先出去吧!让我安静一下!”

陈诚如蒙大赦,其实他来之前就早预料到了这样的结果,不过这里有个惯例就是让委员长发火的事情一般都是他通报,这是宋夫人交代了的。因为委员长会顾及这个爱将的存在在情绪上有所控制,不然他才不来。

“回来!”委员长叫回了陈诚,“你去告诉戴立和宋子文报纸的事情让他们处理!”最后还不忘说句气话:“还有那些要海军去驱逐倭人的人,让他们去找桂永清!去问问国家有多少海军去人员,我就去先给他们批个烈士荣誉!”当然对于这样的话陈诚是有分寸的。

抛开委员长的郁闷不谈,这个世界上还有人在郁闷,南华的向念恩,以及江南群岭中的李得胜。直元真的建议让东北局势正在向着倭人有利的方向发展。

还是那句话,局面的变化让人无奈但是倭人却正把住了东北军的要害----补给!就象东北军正在东北做的一样,不同的是倭人依靠强劲的海军一举切断了东北军的海上补给。战术上的优势永远也无法挽回战略上的劣势。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