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你的风衣抚过我的脸[全文连载]

oktomliwei 收藏 41 1927

1999年,20世纪的最后一个夏天,当我雄赳赳、气昂昂的走进XX大学工学院校园的时候,我就知道我被他妈的大学强奸了……

我老妈极度鄙视了我老爸一下,“这就是你帮儿子挑的大学,我怎么看都象难民区”。

老爸看着光秃秃的校园,吐了一口包含了45.5%灰尘的口水之后,“我上次来看的好像不象这个样啊”(后来才知道他被带到新校区去了……)

当然了,在一切向钱看的前提啊,学校迎接新生的场面,还是很热闹的,真是被子与衣服齐飞,锅碗瓢盆共长天一色。

“我靠,你们怎么和女生住一个宿舍”驾驶员看着门上的名单无比猥琐的叫到(PS:我们家三代贫农,驾驶员是老爸单位的,出来公差,因此我也顺便享受了一下有车送学的虚荣)。“你看看,刘璐,这肯定是个女的,小木,看来你们学校领导真的很人性化啊,哈哈,上大学了,别忘了找个女朋友啊!”,我幸福的点点头,迎来老妈一顿爆栗“好好念书,上学期间敢找女朋友,你不要回来了”老妈威胁我,不过这样的威胁我已经承受了18年了,一般来说,这样的威胁在我面前,我是犹如泰山般屹立在微风之中,是丝毫不会动摇的。

在挥泪送别爹妈之后,仔细的数了一遍我手中的生活费,仰天长笑:“他妈的,我终于自由了。”

我以无比的热情等待着我的舍友——没来。

我以无比的热情迎接着我的舍友——还是没来。

我以无比的热情期待着我的舍友——他妈的就是不来。

我以无比的热情吃了饼干当晚饭——比食堂的饭好吃多了。

我以无比的热情摇着扇子进入了梦乡——什么年代了,空调没有也就算了,没有公寓,只有八个人的宿舍,找遍全国估计也就独此一家了,可见我们学校历史多么悠久、人气有多么兴旺、住房多么紧张……

都怪我,为什么学校报名是三天,我为什么第一天就来,不就是为了享受一下车送的虚荣吗?现在好了,应该看到的都没来,看到的,都不关我鸟事……

……

……

……

起床、刷牙、洗脸、吃早饭、然后发现真的很无聊,于是继续睡觉。

“嗨”一股浓烈的北方气息把我从睡梦中唤醒,我凝视,在凝视,继续凝视,我知道,我在宿舍当老大的梦乡恐怕摇被这个北方的壮汉无情的抹杀了,虽然我身高180CM,自学过两个月散打,可惜,令无数女生羡慕的苗条身材告诉我,在这个北方壮汉面前,我将只能屈居第二(不是老二);为了前途,我决定向这个北方的壮汉示好……

“哥们,那人啊”我献媚的笑着。

“辽宁葫芦岛的,哥们,你那旮旯的?”

“江苏镇江的。”

“那可老鸡吧远啊,那醋好!”

看来这位北方汉子很好交往啊,压力骤减,说话开始随便……

“哥么,你怎么一个人来啊,家里人不送?”

“送个鸡吧,都二十好几的人了,出个门,还要送啊!”

“日,二十好几?你什么时候开始上学的啊?”

“家里穷,我和我弟小时候上学后来,有一年没一年的,后来,我弟不上了,出门打工了,我才能继续上下来,现在都二十四了!”

我决定奉他为老大。

真心的。

于是,我怀着无比崇高的敬意帮忙他铺床。

未来的老大用无比激动眼神看着我,在他的眼里,我看到了祖国的未来充满的安定、繁荣……他一定在想:不是只有东北人才是活雷锋啊!

在我和老大热火朝天的聊着准备中午去吃点什么的时候,一位明显体重和身高不符的胖子,带着无比冷峻的眼神,走了进来;从老大的眼神中,我又发现了:老大很不爽。

胖子眯着小眼,仔细的寻找着床位上面的名字,终于,在最里面,那张在夏天可以阳光普照的上铺,找到了他的名字,无比惊天动地的一个名字,一个令人海枯石烂的名字——刘璐。

我和老大,不对,因该是老大和我,无言的对视了一眼,老大长叹一声,摇了摇头。

很快,胖子就发现了我们的不友好;胖子只用了0.01秒的时间,那张胖脸上就堆满了笑容:“两位同学,你们来的好早啊,我叫刘惠,以后大家就是同学了,多多关照啊!”

“阴险”我的内心在告诉我,不,是在警告我!

“哥们,别铺床了,该吃饭了,走!”

“我就不吃了,我在减肥”胖子抖着一脸的肥肉,比我还肉麻的对着老大献媚。

我和老大在走向食堂的路上,对于胖子的表现,很是表达了一下愤慨,至于愤慨的原因,一直讨论到食堂,也没最终的定论。

在视察了学校饭堂的饭菜之后,从老大的脸上,我又看到了不满,我很主动的邀请老大去小食堂就餐,当然了,肯定是我请客。

当我们腆着肚子,溜达回宿舍之后,发现,宿舍里面又来了一个人,一个非常帅气、也非常礼貌、同样也非常客气的小伙子;老大的笑容,告诉我,他很满意,我也很满意,他虽然比我摇帅那么一点点,不过他的个子好像不足170,我的优势是十分明显的,至少在追女孩子的时候女孩子很容易把他当成一个漂亮的小弟弟,而我就是那玉树临风胜潘安,一树梨花压海棠的少女杀手。

此帅哥叫姓江名宇,江湖人称——甲鱼;又称——八爷。

当我和老大,不对,怎么又错了,是老大和我在兴致勃勃的看帅哥的同时,也不忘鄙视了一下那个号称减肥,而此时却堆了半桌子零食袋的死胖子。

甲鱼是由老爸送来的,他老爸看起来很厚道。由此,我们对老鱼的印象大好,俗话说,虎父无犬子,一个忠厚老实的老爸,估计儿子也不会是奸诈之徒;不象某些同志。

下午时分,在老大和我在热火聊天的商量着着军训的时候,貌似惊人的胖子更加口出惊人。

“我们今年不军训了”

“有不军训的大学?”很明显,帅哥甲鱼提出了我们疑问?

也是啊,说谎也得有个谱啊!这个谎说得上不不靠天下不挨地的,骗的了谁啊!

骗人是一种学问——我感叹!

“是的啊,今年学校扩招,导致学校本来就很拥挤的状况更加糟糕,由于工学院腾不开足够的训练场地,故院领导决定计算机系等对体力要求不是很高的专业,不参加军训了!”

“日,那我们来这么早干什么?你怎么知道的?”我的疑问更加符合大家的心思,我是这么认为的。

“我当然知道了,看我这体型就知道我最关心军训了!啊呀,我的妈啊,可幸福死我了”

这是实话,看来胖子还是有可爱的一面的,至少,给我们带来了不算坏的消息。

在有了好消息的滋润下,宿舍的人气很明显的上涨,一个小时之内,竟然又出现了三个各具特色的战友。

妈妈的,昨天怎么一个鸟人抖不来,今天一下子来了6个,不是还有明天,我很不爽。

新来的三个人,黑瘦的那个,叫施俊,笑的很憨厚,是个老实人。

个不高,但是很结实的那个,叫蒋东平,一双浓眉大眼,怎么看怎么象凶神一般。

顶着个草帽,穿着个蜡笔小新T恤的那个,叫邵剑,最后我们了解到,他真的人如其名,又骚又贱……

我晕了,怎么会这样啊,除了我是老爹老妈送来的,其余竟然都是自己一个人独自报道的;对于我的疑问,他们一致表达了不屑:“多大的人了,上个学还要家长送,要不要脸,是不是还要找个奶妈给你天天喂奶啊?”一群人渣。

对于的人员的到位情况,老大是很满意(对于谁是老大,看体型估计目前大家还不会提出什么疑义),还差一个,估计今天是到不了了,老大提议大家集体活动,增进大家的感情,主要内容——逛学校。

其实逛学校又很多好处,第一可以熟悉校园地形,以便日后行动方便;第二可以观察美女,摇知道,新生中的美女通常最早对她们下手的都是学长,因为她们从报道的第一天就开始在门口守候,掌握了第一手的资料;信息是现代战争的特定,谁掌握了信息,谁就能获得胜利,对于我这种准备大展拳脚,而且理论经验极其丰富的人来说,在这一点上,我无论如何不能落于她人之后。

逛校园的举动最后无疑是以失败告终的,地形没什么好看,除了破房子就是破房子,没有花园,没有小径。同样,工院的女生质量无疑不会令人怀疑,我们商量认为我们学校唯一跟的上形势就是我们工院的女生质量和其他工院的女生质量一样,令人不敢恭维。

对于自己的失败举措,老大认为是很失面子的事情。晚饭之后,老大决定直接下手。我们不得不感叹“这二十四岁的和十八岁的就是他妈的有区别啊”

“你们才憋了18年,他都憋了二十四年了”蒋东平的的总结十分的正确,看来二十二岁和我们依然是有区别的。

“靠,那你不是憋的比我们多!”胖子适时反击。

“老子要不是为了上大学复读了三年,现在儿子都有了,你操过X没有,毛B孩子”,看来老蒋也不准备给胖子留面子。

这时候,我知道了,我们宿舍已经有一个不是处男了……

老大出马,就是不同凡响,很快就找到了我们班女生宿舍的电话!

“请问你们是计科9901的吗?是啊!我们也是啊,我们是你们班的男生(废话),大家都是同学,今天晚上我们一起出来逛逛吧!互相认识一下”

靠,这么逊的对话,最有磁性声音的甲鱼看来缺陷是很明显的,大家对他集体报以中指。

可惜,就是这么逊的对话,对方答应了,约定7点在学校后门见面(不用奇怪我们这些新生对学院怎么这么熟悉,我们学院从前门走到后门大约也就300米)靠,看来磁性的嗓音还是很有本钱的。

对于即将到来的集体约会,大家都报有强烈的期望,一时间,宿舍镜子梳子紧俏。



本文内容于 2007-7-15 12:36:52 被oktomliwei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