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谁因楼盘利润畸高不好意思?

连续两年调控,高涨的房价不仅没有丝毫回落,反而迎来新一轮上涨浪潮,而深圳无疑是其中的“领头羊”:今年上半年房价暴涨了50%以上。“现在楼盘的利润率已经高到让我们不好意思的程度了。”一位开发商私下对南方周末记者坦承。








不知道是开发商得了便宜又卖乖,还是良心发现,对暴利有了反思之心,但可以肯定的是,畸高的利润至少让开发商也感到了烫手。在此之前,已有开发商透露,楼盘开发成本只占房价20%,开发商能够拿到其中40%的利润,余下超过40%的利润则被相关职能部门层层消化掉了。读懂了这一个20%和两个40%,我们或许就能明白,为什么会有半年暴涨50%以上的深圳房价,为什么国际上公认的“房价收入比”为3至6倍,而在我国许多大中城市却高达十几倍?


然而我们还是有不解之处。楼盘的利润率之高,让开发商到了“不好意思的程度”,而同样拿到了40%的相关职能部门,何以就没有发出过这样的感叹?看来比较接近实际的原因是相关职能部门对房价的涨幅和涨速犹嫌不够。这样讲并非空穴来风。


且不说房市调控启动,一些地方政府就态度暧昧,阳奉阴违,嘴上说要“软着陆”,心里想着“不着陆”,明着“托市”,暗着“造市”,已是人所共知的秘密。更有一些地方官员,或公开声称“敢于拉动房价是负责任的一种做法”,或公开表示当地房价涨幅不高“令人痛心”。百姓不明白为什么地方官员会这么说,但至少明白了,既然官员在这么说,那么指望房价降下来的想法,注定是缘木求鱼了。


从来没有一个行业的价格问题像房价这样令人困惑和不安,以致一些学者发出了“房地产不是一个单纯的产业问题而是政治问题”的感慨。因为房价,舆论将深圳分成了两个——渴望房价上涨的深圳,期待房价下跌的深圳——对于其中一个,这是最好的时代,对于另一个,这是最坏的时代。这个“一为分二”,或许是房地产成了政治问题的又一个注脚。而“一为分二”的,又何止一个深圳。


老百姓闹不清产业问题与政治问题之间的区别,不明白是房价脱缰使房地产变成了政治问题,还是房地产变成了政治问题才使房价脱缰;然而老百姓想说的是,既然房地产已是一个政治问题,那么不用政治手段恐怕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