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燃战火 前传 第十六章 主脑

陆遥 收藏 1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54/



当初建筑时,各个粒子能源发生器都是串联到一块来的,所以,安全所的供电系统就有连接到主脑的电力接口。陆宵根据零指示的线路很快的找到了这个位置,尝试着转化电源输送到接口,却发现线路的终点似乎有吸引力一般,输送的电力似入大海,一下子变得无影无踪。

“难道只能够把飞船弄下来,然后让机械维修工动手把动力源拆下来用这么一条路?但是自己没有飞船装配制造图这方面的资料,不知飞船经过那般折腾是否还能够飞行呢?”陆宵相信机械维修修工的技术,当然前提是这些维修工有装配图。飞船是汪桀的,按照陆宵的想法,自己使用了赶紧还给汪桀,就算现在汪桀不知到到哪去了,陆宵还是不想对飞船进行破坏,别人的东西弄坏了,心中总会感到不踏实。

“既然如此,哪就先找到粒子能源发生器的位置吧,也许启动粒子能能源发生器主脑也自动的苏醒了。”如此想着,陆宵重新回到了飞船上,问道:“零,你知道粒子能源发生器的位置吗?”

“资料上说主脑的粒子能源发生器就安装主脑附近。具体位置我这里并没有。”零调出主脑所在位置的示意图。道:“通过外边的普通的防御网,进入主脑核心层,核心层包括六个半圆型的警戒岗和居中的主脑室,如果粒子能源发生器真的就在里边,50%的机率是与主脑室放到了一块。”

“另外的50%呢?”

“也许是存放在主脑室的下边。”

看来之能够盼望神念能够帮上忙得了,问:“零,你是否有里边的粒子能源发生器的资料?例如大小,形状等等?”

“对不起主人,零这并没有主脑的粒子能源发生器资料。正常的粒子能源发生器的大小形状分为好些种类,小号,大号,通用。主脑的粒子能源发生器应该属于特殊型号。”

不管了,就那么大的一个地方就不相信到时找不到!陆宵打定主意,说道:“好的,我知道了,再问你一下,难道真的只有合法的身份才不会被攻击吗?这些机械人是如何识别身份的?”

“一样是根据识别系统传送的印记码,当发现入侵者印记资料不在本身的数据库中既进行攻击,一般情况,其数据库中只存储当前进入者的印记资料,所以机械人对入侵者瞬间就可以反映过来,不会存在长时间校验的情况。”

“如果伪装识别系统,发送印记码给机械人,是否意味着可以有了合法的身份?”

“理论上可行,不过其中传输的数据是经过加密的,算法无从知道。”

“那如果侵入识别系统,给其数据库添加一个新的权限用户呢?”

“这个过程只是主脑有权限,而且从来没有发生过此类事情,因此无法进行判断。不过其中一样是经过加密的数据,入侵可能性非常小。”

可能性小,那就是还是有可能。陆宵眼前一亮,自己使用神念进入数据库内部应该不是什么难事,难就难在对其中的数据加密。

“零,如果数据格式不对,识别系统会怎么样呢?”

“自动删除对应记录。”

“那如果数据库中没有记录时,识别系统将根据什么来识别?”

“这个过程会重新要求主脑输送数据,不过现在主脑休眠,因此100%会造成识别系统的瘫痪。而且再瘫痪前,机械人的内部资料将被清空,机械人没有参照资料将进入待机状态。”

想不到前人没有处理到这些容错过程,陆宵有些兴奋与羞愧。兴奋的是自己的目标进了一步,而没有容错处理,侧面反映前人相互之间的信任与理解,这让陆宵为现代人自私自利的心理羞愧不已,更为自己也属于这种人而更加羞愧。

既然有了些眉目,陆宵当下放出神念沿着线路参透进入识别系统的内部。这里的操作界面一样是窗口模式,虽然有些字体看不懂,不过可以从图形上猜测出意思来,使用神念模拟出操作过程,陆宵很快的找到了用户数据库,进入数据库,立刻对其中的记录进行删除操作。查找了一下备份数据,一样进行了清空操作。整个过程只使用了十几分钟,陆宵有些满意自己的速度,如果回到地球上入侵别人的计算机……残念……

来到识别系统的安防门前。一个声音传出来,如果陆宵能够听得懂,就会明白这是说:“开始获取身份数据……印记数据获取完毕,开始验证身份……错误,数据库为空……开始重新连接主脑获取数据……连接错误……等待重新连接……警告,警告,线路异常……安全下线,进入待机待修状态。”

不断的重复的验证,使得识别系统慢慢的陷入了瘫痪,在一阵的警鸣中,陆宵放出神念改动安防门的状态,虽然识别系统被瘫痪,但是外围被控制的外设依然一样的工作,改变安防门的指令,安防门终于被打开了。

小心地走进去,前面不远就有两个机械人,陆宵发现这两个机械人在盯着自己,不过并没有其它的动作,尝试着往前走,终于发觉机械人确实也陷入了瘫痪,眼前这一幕,不仅让人想起某部电影,一个人睁大眼睛站在走道中间,一人带着另一人大摇大摆的走出去,曰:那人睡着了;还以为这种可笑的事情不会发生,不过现在看来,任何事情都事有可能发生的了。

既然没有危险,陆宵在神念的带引下,迅速的搜查了一下这里边的各个建筑,但是并没有发现到粒子能源发生器,真是让人奇怪了,再次重新的搜查,这回不仅仅主脑室上下,各个其它的建筑上下陆宵都进行了搜查,但是结果依然令人遗憾。

既然有资料说明就在这里边没有道理看不到的阿?粒子能源发生器还可以存放在那呢?这里边除了六个半圆型的警戒岗和居中的主脑室,再也没有其它的建筑,粒子能源发生器埋藏在地下很深的地方?

不过这六个半圆形建筑很奇怪呀,这里只有一个门,理论上只需要两个的警戒室已经足够监视全部的范围了,为啥搞得这么多,而且还把主脑室放到中间去呢?似乎这里的布置也是暗合六芒型,是否其中像广寒宫一样必须破阵才可以看到粒子能源发生器呢?

陆宵也没有这方面的资料,没有办法,只好回到飞船上问零,但是零的回答让陆宵失望,零也没有这方面的资料。不过零的一句话提醒了陆宵:如果粒子能源发生器容易找到的话,说不定也被拆换掉了。由此证明了粒子能源发生器肯定是存在。如果能源发生器真的有幻阵保护住,那干吗不保护主脑呢,起码从其重要性上来说,明显的是主脑更加的重要才对,因此排除有阵法的思路。

那么就有可能是粒子能源发生器就在眼前,但是并不让人觉得那就是粒子能源发生器!既然如此就只有一种可能:警戒室其实就是粒子能源发生器,那么这样子也不排除是六个警戒室组成粒子能源发生器的可能了。

有了这样子的想法,只好临时抱佛脚的温习一下汪桀所留些来的知识,研究一下粒子能源发生器的构造过程。粒子能源发生器正常情况就是获取空间粒子来进行粒子冲撞使得产生巨大的电流能量,把这些电流能量进行输出那么就就构成了完整的一个粒子能源发生器了。获取空间粒子和进行粒子冲撞,都可以根据需求来调整快慢配合来达到目标。这里是供应全市的电力,那么获取粒子的空间就必须较大,如果警戒室是获取粒子的模块倒是也说的通的。

再次使用神念详细的观察了一下警戒室,对照粒子能源发生器的资料,终于看出一些奥妙,警戒室不仅仅是获取空间粒子,而且这六个警戒室竟然构成了一个粒子冲撞器,只需要对粒子冲撞器激活,那么这个粒子能源发生器将会重新的开始工作。陆宵不得不佩服建造的工程师,复杂的粒子能源发生器竟然可以使用这种方法来伪装和实现。这一个摸索过程陆宵不仅仅学会了像这种方法制造粒子能源发生器,而且还学会了其中很多的技巧,学海无涯,陆宵不由得如此感慨!

知道了其中的原理和过程,陆宵很快找到点火位置,点火位置竟然就在主脑室中一个不起眼的接口,粒子能源发生器的点火跟正常的发动机一样,都是使用电力点火,只不过粒子能源发生器会触发粒子的碰撞,而普通的发动机只是点燃汽油而已。陆宵把接口进行短路的一瞬间,沉眠多时的粒子能源发生器终于再次工作了。

主脑室中的指示灯一阵闪烁,立体监视器上显示出一个女性身影来,似乎是一个刚刚睡醒的人,伸展了一下身子自语道:“啊,终于醒来了,不知道睡了多久!”这时却发现自己的屋子里边有一个人,慌张的神情显示在脸上问道:“你是谁啊?查找数据库,却发现此人的精神印记并没有被收录?难道是入侵者?”

这是一个成熟与清纯的矛盾体,陆宵为眼前的女性所吸引,一张略带青春气息的脸,一双普通的眼睛,配上她成熟的身体,在无比精确的比例放置下,让人感受到一种亲切和仰慕的感觉。满以为零就已经够完美的了,想不到……不过奇怪的是前人干吗都把这些电脑搞成女性的模样呢?以后再看别的女性那不就是提不起竟来了?嗯,嗯,不过这似乎是避免讨二奶的好手段呀,放到社会上会产生多大的效应呀!那社会上的那么多光棍就不愁找不到老婆了。^o^

呀呀,想远了,主脑似乎在说些什么!对了,自己听不懂呀,会不会被看成入侵者呢?早知如此先跟零学会这里的语言就好了。心里想着,这时,赶紧说道:“我没有恶意,我是新市民!”

主脑级的运算速度让陆宵更加的惊讶,才说出口,主脑已经在一瞬间的获取到对应的语音种类。主脑奇怪的道:“新市民?是你让我这么快的苏醒的吗?不过根据法律你没有权限进入这里,你必须经受法律的制裁。”

陆宵傻眼了,道:“慢点,慢点,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你的法律是相对时期的法律,现在我认为法律已经过期,必须重新的进行选举重新的进行立法,而不是使用旧的法律。”

冰冷冷的声音道:“新的法律在没有颁布前,必须依照旧的法律执行,你非法进入本重地,根据相关法律,你应该被判处死刑,因此现在判处你死刑,并且立刻执行。”

陆宵心道:“什么破电脑阿,连个人情都不给!怪不得大家都担心未来时,机械人会造反,毁灭人类,现在看来,似乎也是有可能的了。”听到主脑的声音一落,那敢耽误,赶紧布置了一个结界到身上。现在的办法只好毁掉粒子能源发生器一条路了,既然对方想要自己的命,那自己也就不客气了。

陆宵的气势瞬时发生了变化,神念探出,参透进入碰撞器内部,只要神念把里边的碰撞过程进行破坏使得次过程不再处于平衡状态,那么粒能源发生器就会瞬间毁掉。正要把自己的想法付诸于行动,主脑却像一个淘气的小女孩扑哧一声笑道:“人类,我开个玩笑而已,吓住你了吧。”

陆宵几乎要趴下了:“主脑还会有这面的爱好?不过会不会是缓兵之计呢?”

主脑继续道:“实际上,根据法律判决一个人是否有罪,必须通过长老会来进行投票。现在没有长老会,而城市又没有其他人来组成长老会,所以你只能够无罪释放了。”

陆宵道:“既然没有罪,那么,关于城市选举的事情可以什么时候进行?”

主脑丢了个白眼道:“选举什么?现在城市里只有你一个人类,说什么还不都是你说了算,鉴于如此特殊情况,实际上跟帝制相同的了,为了杜绝帝制出现,现在你被授予客卿的身份,客卿拥有长老的的部分权利和义务。具体的权利和义务为……”当下主脑就如长江之水滔滔不绝的述说具体条例。

陆宵麻木了:“主脑=唐曾?”虽然非常人性化的主脑让人赏心悦目,不过‘天要下雨了,快收衣服阿’之类的话说多了,似乎让人觉得旁边有一个苍蝇,哦,不是,是一大堆在你耳边嗡嗡嗡不停的叫唤……”[砖头,停,怎么感觉是在看大话西游呢]

“……第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条:客卿是对本城有巨大贡献者,除了以上权利和义务外,不得干扰长老会的进程和决定。”

陆宵正在赞叹自己耳边进右边出的功夫时,猛然听到这么一条,几乎跳了起来,道:“什么?那我这个客卿其实就是毫无权利的花瓶了。”

主脑道:“根据历史上的客卿经历,可以说的确如此。”

“那么说也不能够让你取消对地球的计划了?”

“当然,这是不可能更改的。不过你如果真的想投票的话,你作为一个客卿可以使用超级权限,开放机械人的权利,这样子机械人参与投票你的投票才有效。”

陆宵心中一跳问:“当初为什么设置这么一个权限?”

主脑黯然道:“当初没有这条权限,刚才给你身份时我多添加上去的。”

“啊,这也可以?你有自主意识了?”陆宵怀疑道。

“当然,否则你以为一个机器能够像我这样子作出如此生动的个各种神态来阿?当然我有自主意识的事情别人早就知道了,因此你也不用担心我会作出各种破坏人类的事情来。”

“可是,地球的计划又是怎么一回事?”

“我已经说了,这是长老会的决定。”又伤心的道:“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产生了自我意识,那时我又惊有怕,不过后来慢慢的适应过来,知道自己升级为新的生命形态,其中的一个长老首先发现了我的存在,不仅没有歧视我,发反而教我很多东西,并且最终让大家接受了我的存在。当然这也仅仅局限于长老会知道我的存在。因此长老会在离去时,给我下达了地球计划这一个终极任务。我孤独的存在了几万年,满以为后来的机械人也会像我一样进化出意识,却发现机械人们怎么也产生不了自主意识,在月球这里,我就像神一样高高存上,但是这又有什么用?我终于感受到了人类的寂寞的感情,我想找个同类来倾诉,想找个人来说说话,可是一切都是那么的遥远。现在好了,想不到你出现了,这真是太好了!”

陆宵真的是目瞪口呆,原来主脑是把数万年的话一下子都跟自己说了,怪不得看起来就像某种舌头很长的那种雌性动物一般。

许久,陆宵才问道:“既然机械人没有自主意识,那么开不开放机械人的民主权利,跟我要投票的事情好像没有什么关系吧,就算是开放了机械人的权利,那也是跟掩耳盗铃之举一模一样吗?”

“可是,我似乎也算是机械人范围,这样子起码有我和你进行投票,如果只有你一个人投票,似乎让人感觉回到了帝制,以后别人怎么会说这个事情呢?恐怕会说些让人难以忍受的话来吧。”

陆宵不由得笑了:“这什么跟什么呀,我又不是什么历史书上说的那些伟大的人物,这些鸡毛事情别人怎么会在意?”

“可是,这些都是历史,电脑都会记录下来的,除非是电脑发生了意外,所以你这样子不就会留下不光彩的一页了吗?”

陆宵揉了揉太阳穴无奈道:“好吧,既然如此,那么就开放机械人的民主权限吧!”

主脑高兴的道:“太好了,我已经把指令发布下去了,从现在开始机械人将拥有人类的选举权利。嗯,为了庆祝这个让人激动的伟大的时刻,我宣布将今天更改为自由日……”

陆宵:“……”。大喜大悲对身体不好,继续保持目瞪口呆中。

主脑情绪发泄许久,终于安静下来,道:“其它机械人没有自主意识,那么就只有我们来进行投票表决了,现在我宣布开始对地球计划是否继续实施重新进行投票表决。”

陆宵道:“我投反对票。”。

主脑道:“你确定?温室中难道可以培育出带着阳刚之气而且充满勃勃向上精神的花朵吗?”

“话是这么说,可是我依然投反对票,因为我是一个人,是人就有感情,我不希望我的同类在灾难中丧失生命。我只是希望每一个人都能够自然死亡。”

“人类的这种情绪我很不赞成,适者生存是自然的法则,从这个原则上来说我必须投赞成票,不过我也渐渐的有了人的情绪,从情感上我应该投反对票,你觉得我应该投什么票比较好呢?”

“啊!?”陆宵听了主脑的话,渐渐的也有些迷惑,人类被称为万物之灵,如果不能够适应环境,就会更改环境来适应自己,这样子短时间内没有什么异常后果,可是长期的情况呢?就算没有地球计划,可是环境一样会自动恶劣下来的。陆宵叹了口气道:“这个,你还是自己决定吧。” 陆宵这一刻心中充斥着苦涩的心情,一个机会就摆在自己的面前,而自己却没有把握住,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后悔呢?

“好吧,我也投反对票!此次投票100%否决了地球计划的议案,地球计划将取消执行!”

陆宵松了口气,却又有些失落。摇了摇头,心说,以后的事情,以后再想吧。

正在这时,主脑却一阵慌乱起来,道:“我联系辅脑时,感受到一种病毒进入了系统,我必须先开始杀毒,呀,病毒感染太快了,我……”主脑身影突然消失了。

病毒?主脑这么先进的东西,还有病毒可以入侵?不可思议!放出神念沿着线路进入主脑内部,却发现这里一切工作正常,也许对于自己来说,这里的病毒不像地球上的那种那么的容易理解吧。既然这样子,陆宵只好耐心的等待了,以主脑的能耐应该很快的把事情解决吧。

主脑此时并不像陆宵想象的那么轻松,刚才正在进行通信,却发现太空中一股异常的波顺着通信线路侵入了仪器,这股波不像普通的宇宙杂波那样子被滤波器滤掉,却像有着生命一样,不断的吞噬着能量,并且迅速的进行自身繁殖,猛烈的冲击各个线路,主脑回过神来,却发现被占据的位置已经失去了控制并且这种位置正在扩大,而自己不知道为什么,意识竟然慢慢的变弱。

任何的防御似乎都抵档不了这些病毒的进攻,还没有计算出任何有效的方案,这些病毒一下子把主脑淹没,主脑意识一片空白,一瞬间,主脑似乎明白了人类死亡的含义。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