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春秋 第四十篇 战略僵持 第十一章 战略行动

yuertou 收藏 21 2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2046年6月14日,中国海军第4舰队送走了必须回国修理的受损战舰之后,由马绍尔群岛西端的埃内韦塔克环礁北上,在威克岛西北部约120公里处,向日本在南鸟岛附近的海洋资源生产基地发动了打击。次日,舰队继续北上,到达东经160度,北纬24度附近海域,开始打击小莅原群岛附近的日本海上资源生产基地,正式拉开了对日本战略资源产地的打击行动!

在此之前,虽然中国舰队也曾经执行过战略打击行动,但是次数并不多。即使是在九州海战中,舰队承担的主要任务仍然是战术任务。可以看出来,中国舰队基本上都在执行战术任务,而非战略任务。这一点,大概是中国海军最不甘心的吧!

作为一支进攻型军种,不管是哪个海军强国,都将海军定为了战略军种,因为在此时,海军确实是最有战略打击实力的部队,特别是针对敌人后方交通线,工业基地等等目标,海军的打击能力甚至超过了空军!当然,需要特别说明一点的是,在这里,是将海军潜艇部队分开了来说的,因为海军潜艇部队一直在执行破交作战任务,而这就是传统的战略行动!

其实,到这里,大家就应该能够看出一点问题来了,即中国在对海军使用的认识上,还与西方的传统海军强国存在着一定的差距!

中国海军走向远洋地区,还只能从21世纪初算起。而在不到40年的这段时间中,中国通过艰苦卓绝的努力,建立起了一支全球性海军,甚至具备了在整个太平洋地区挑战美国海军的实力。但是,海军的积累不仅仅是舰队的积累,更重要的是人员的积累,而最重要的是军事思想的转变!

从2007年的南海战争开始,中国完全奉行攻势战略,即通过扩张,来达到自己的目的。而这种扩张即有军事上的扩张,同时也有和平扩张。但是,在这期间,中国却并没有建立起一套完善的进攻思维,即没有一个系统的,理论的基础来支持中国的对外扩张行动!

可以说,这是中国现在存在的所有问题的一个总结,是所有问题的根源。从根本上讲,在21世纪之前,中国仍然是一个农耕型社会,而农耕社会的一个巨大的特点就是防御。当年,秦始皇统一六国,国力何其强大,但是在面对北方匈奴的问题上,却采用了修建长城,这种被动的防御方法!而正是这种从根本上执行的防御政策,限制了中国的行动,同时也在两千多年的时间中,最终将中国变成了一个贫穷落后的国家!但是,到了21世纪,当中国开始完全执行对外扩张政策的时候,却发现,并没有一个有效的,正确的理论体系来支持中国的这一行动!

王一林时代,是中国对外扩张开始的标志,而王一林的领导能力,以及对国家的贡献,都已经得到了肯定。但是,他却没有在最有利的时候,为中国建立起一套支持扩张行动的理论体系,这是王一林最大的弊端。也是他存在争议最多的地方!但是,这一点也可以原谅,因为在那个时代,几乎没有任何一个中国人有这方面的认识!

现在,海军在战争中的表现中所出现的问题,其实归根结底,仍然是中国在战略理论上的缺陷。当然,这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西方世界用了好几百年,才完成了现有的对外扩张的理论基础,但是中国却只用了几十年就走完了西方几百年的建设道路,而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完成一套完整的理论体系的建设工作,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不管怎么样,现在中国领导阶层,以及军队的高级将领都已经认识到了这一问题,并且开始通过战争的实践,积极的寻找着适合自己的战略进攻理论基础。而当中国的战略进攻理论完全建立起来的时候,中国的扩张也就再没有任何的障碍了!


日本,东京。

当南鸟岛与小莅原群岛海洋资源生产基地遭到打击的消息送到龟和手上的时候,这位已经顶着万钧重压的海军大将终于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在先前的情报中,虽然有些海军将领认为中国舰队不可能这么快撤出西太平洋地区,而在其完成了对北马里亚纳群岛的打击行动之后,日本在西太平洋腹地的军事力量已经无法有效的阻止中国舰队的活动。所以,中国舰队必然会继续留下来,打击日本的生产基地。但是,在这些警告声中,龟和并没有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因为各种情报都证明,中国舰队在完成了简单的海上修理工作之后,已经从马绍尔群岛海域出发,已经在返航的途中了。所以,龟和立即命令新上任的联合舰队指挥官,村田上将立即带领舰队前去拦截。但是,现在看来,龟和大将必须要为这一决定付出代价,承担责任了!

当日本军部得知南鸟岛与小莅原群岛遭到打击的消息之后,堂本心中的怒火爆发了出来。毕竟,对日本来讲,虽然这两处海洋资源生产基地生产的战争物资此时只占了35%左右,日本的主要战争资源生产基地已经转移到了东南亚地区。但是,就算这35%对日本已经是非常重要了。同时,这是日本传统的海洋势力范围,即使是在多次战争之后,这里仍然在日本的控制之中,在前面的战争中,也并没有遭到破坏与打击。而现在,中国舰队竟然在日本控制的西太平洋地区,对其生产基地发动了毁灭性的打击,这个责任不由海军来承担,还还由谁来承担呢?

“龟和君,我想你也知道发生的事情了吧,那么,能给大家一个合理的解释吗?”堂本看着一直低着头的龟和,狠狠的咬了下牙,但是并没有急着爆发出来,因为他心里清楚,龟和在海军中是根深蒂固,而海军由是现在必须要重视的一个军种,多少还得给这位老军人留点面子。

龟和看了下在坐的那些军部与政府高官,这次可不是简单的军部内部会议,堂本甚至将所有政府的高级官员都叫了过来,顿时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压力,难道堂本准备利用政府的势力,迫使自己下台!

要扳倒我,没那么容易!龟和心里哼了一下,嘴上说到:“首相大人,其实,这并不是我们海军的错!”

堂本眉头一皱,没想到龟和会这么强硬,看来,这次的会议内容不简单了!

“这次,最大的责任是情报出了问题!”龟和的目光向主管外交与情报工作的几位官员瞟了一眼,“根据我们收到的情报,中国第4舰队是在向西航行,准备回到台湾岛去。所以,现在联合舰队正在向宫古群岛前进,准备拦截这支舰队。所以,海军部的判断并没有错!”

“但是,南鸟岛与小莅原群岛受到袭击的事情怎么解释?”堂本追问了下去。

“因为在海战中,舰队损失过于严重,我们被迫将驻扎这两处的航空兵抽调到舰队中去。而这之后,是由空军负责这两处的防御工作!”

堂本向空军总长看了一眼,马上明白,要借这次的机会扳倒龟和并不可能,如果强行让龟和下台的话,将在海军内引起很不好的反应,甚至会威胁到堂本自己的安全。这时候,堂本也被迫放弃了原先的计划。

“那么,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堂本知道自己现在在军部内的实力,做了一个明智的选择,“如果让中国舰队继续在西太平洋活动的话,我们的安全将受到巨大的威胁。中国舰队只需要再越过硫黄岛,就能够打击我们本土,难道要等到中国舰队的炮弹落到东京的时候,大家才知道问题的严重性吗?”

会议室内顿时沉寂了下来。当然,懂得军事的人都知道,中国舰队现在的作战力并不强,要想打击日本本土,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而且,中国舰队在西太平洋上并没有可以补给的地点,其持续作战能力非常有限。而在其进行完一系列的打击行动之后,还有多少力量可以用来打击日本本土呢?当然,即使前来,以日本本土的空中力量,足以对抗中国舰队的袭击。这点,到不需要太多担心。但是,现在首相现在亲自将这个问题提了出来,显然就是要解决中国舰队,再也不能让中国舰队在西太平洋自由活动下去了!

“首先,我们应该加强硫黄岛的防御力量!”空军总长终于发言了,因为现在负担硫黄岛防御工作的是空军,“我建议,将至少为硫黄群岛增加150架作战飞机,以提供足够的防御力量。另外,也希望海军舰队能够尽快找到中国舰队,消除我们最大的威胁!”

显然,空军这次已经向海军妥协了,虽然在以往的行动中,空军更多的支持陆军的计划,而与海军的合作关系并不是很好。但是,现在问题已经很明显,如果这支中国舰队继续在西太平洋地区活动的话,将对日本构成严重的威胁。而且,就凭空军的力量,根本无法对抗中国舰队,必须要借助海军的力量。因此,现在空军向海军屈服,也没有什么奇怪的了!

“好吧,龟和君,现在我们应该立即安排联合舰队到达硫黄岛,执行新的作战任务!”堂本此时的话语也软了很多,“希望海空军能够密切配合,消灭这支中国舰队,消除大日本帝国的最大威胁!”

龟和满意的离开了,这次,他是彻底的胜利了,至少,海军总长的位置不再需要担心。但是,联合舰队到底有没有能力阻止中国舰队的突围行动,恐怕就不是那么一件容易的事情了。以现在双方的实力来看,虽然日本联合舰队占据了数量上的优势,但是日本舰队暴露出来的问题更严重。特别是人员素质的问题,让龟和很是担心!


中国,太行山一号指挥中心。

从国家行政机关从新回到北京之后,军队方面的工作就全交到了田震龙上将的身上了。当然,作为一名近50岁的总参谋长,田震龙有足够的能力保证做好自己的工作,当然,这也离不了众多参谋军官的帮助!

皮定均指挥的第4舰队不但顺利的完成了打击北马里亚纳群岛,摧毁日本主力舰队的任务,现在还按照命令,顺利的完成了打击日本海洋资源生产基地的行动。这对田震龙来讲,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好消息。中国海军被压着打了一年多,现在终于能够自由的发挥自己的能力了,而田震龙本身就是由海军出身的总参谋长,自然知道这一层的意思。而在收到了皮定均他们成功完成任务的消息时,田震龙也得知汪明筌主席将到这里来,名义是视察基地的工作情况,实际上,是汪明筌要以军委主席的身份来部署下一步的行动计划了!

“总参谋长,汪主席到了!”参谋员在田震龙身边小声的说了一句。

田震龙将目光从三维地图上移了过来:“现在主席在哪?”

“正在会议室,已经召集了所有的高级军官过去!”参谋员顿了下,“现在,大家就等你过去了!”

“好吧,我马上过去!”田震龙戴上了帽子,“另外,有什么消息的话,立即来通知我!”

等到田震龙到了会议室的时候,所有的高级参谋军官都已经到了,而汪明筌坐在军委主席的位置上,会议并没有开始,显然大家都在等待总参谋长!

“好了,总参谋长到了,那我们开始吧!”汪明筌一看到田震龙进来,就朝他指了下身边的位置,“我们也不要浪费时间,直接说正话吧!海军舰队的行动非常成功,这值得表扬,但是,我们更应该认识到后面战斗的艰难与危险,所以,我们必须在现在确定新的行动计划。”说着,主席的目光转移到了旁边的田震龙身上:“总参谋长,你对下一步的行动有什么想法与计划吗?”

“主席,按照之前的部署,我们正在抓紧时间制订反攻计划!”田震龙一点都没有含糊,“按照之前的计划,我们应该在完成了对日本海军舰队的打击行动之后,展开反攻行动。而通过这段时间的侦察判断,我们决定先在菲律宾北部地区发动进攻,以收复东南亚群岛为第一步,逐次展开反击!”

“那么,相关方面的工作与计划呢?”汪明筌点了点头。其实,以菲律宾北部群岛为主攻方向的反击计划早就已经确定了,但是要完成这一步,必然会有相当多的准备工作要做,所以这才是汪明筌最关心的地方。

“这个,还是让我们的参谋员来详细讲解一下吧!”田震龙笑着朝一名已经做好了发言准备的参谋点了点头。

“首先,为了保证反击的突然性,并且转移日本的防御主力,我们必须在其他方向发动一次佯攻行动!”这名上校参谋员正是负责佯攻行动的负责人,“我们第一个地点选择在日本北部地区。通过出动在利尻岛等地的空军力量,打击日本北部地区,并且摆出在北海道登陆的架势,以吸引日本的注意力!”

“但是,我们有这个能力吗?”汪明筌皱了下眉头,“换句话说,日本会相信我们将在北海道登陆的‘行动’吗?”

“这点并不大可能,所以我们还必须在其他地方发动相应的行动来掩护在菲律宾的登陆行动!”上校并没有被难倒,“另外,我们还将在朝鲜战场上发动一次大规模的反击行动,拖住日本地面主力部队。同时,进攻菲律宾北部群岛的部队将先摆出攻占宫古岛,收复琉球群岛的失态。同时,在马来半岛上的防御部队也将转入战役性反击阶段,争取拖窒住日本在东南亚的主力部队!”

听到这里,汪明筌才放心了。其实,现在日本因为战线过长,而且中国在各条战线上的抵抗力量都非常强大,很多战区都陷入了僵持状态,日本的疲态已经显露了出来。如果在此时,中国发动全面反击作战的话,日本几乎没有能力调动军队,也就无法针对中国的反击点展开救援行动了!

“但是,光有地面的反击行动是不够的,我们仍然需要海军舰队的配合!”田震龙接着说了下去,“虽然,在马里亚纳海战中,我们的舰队战胜了日本舰队。但是,现在,我们的主力舰队损失仍然不小,而要在菲律宾北部岛屿登陆,就少不了主力舰队的支持。因为,我认为,应该将皮定均的第4舰队调回来,加强登陆地点的作战力量!”

汪明筌皱着眉头没有说话。在前面,他已经与周国辉等老一辈的将领谈过了,现在第4舰队的位置非常重要。正因为第4舰队还在西太平洋腹地活动,所以日本海军主力舰队绝对无法前往菲律宾群岛执行支援任务。同时,也因为第4舰队的存在,拖住了大量的日本空军力量。因此,将第4舰队调回来,有这个必要吗?

田震龙在提出这个意见的时候,其实已经思考了很久。以第4舰队的补给,现在还能够执行2个月的作战任务,但是能不能保证在与日本舰队的正面战斗中有充足的补给,仍然是个问题。其次,是将海军最重要的一支舰队派遣到敌后去,做孤军深入的战斗,有这个价值与必要吗?但是,将第4舰队调遣回来,必然会暴露中国反击的重点方向,这将带来什么后果?这些,田震龙都考虑到了,但是为了加强第一次反击的力量,同时增加反击的力量,绝对有必要将第4舰队调遣回来,这也是保护这支海军主力舰队唯一的办法!

可以看出来,现在第4舰队的活动是整个战场上最关键的一点,这一步要是走好了的话,就将带来巨大的好处。但是,如果这一步走错了的话,就将威胁到中国才开始的反击行动,甚至会威胁到整场战争的结果!对于这一点,不但汪明筌与田震龙需要仔细考虑,就连另外那些参谋军官都已经认识到了,第4舰队的成败,直接关系到了这次反击行动的成败!

正在大家为是不是应该将第4舰队调回来的决定而争论着的时候,田震龙的参谋员走了进来,在上将的耳边小声的说了几句。

田震龙脸色一变,制止了那些还在讨论的参谋军官:“才收到消息,日本联合舰队已经转向,正在向硫黄群岛前进!”

“是去对付第4舰队的?”一名海军作战参谋立即跟了一句话出来。

田震龙点了点头,目光转向了汪明筌:“主席,现在情况很明显,日本军部已经把注意力放到了第4舰队身上。为了保证舰队的安全,我们应该及时的将第4舰队撤回来!”

汪明筌并没有急着回答,虽然田震龙在军事方面的意见是正确的,但是汪明筌不是一名军人,而是一名政治家,很多时候需要从全局来考虑军事部署行动,自然出发点与想法都与田震龙不一样了。

作为一名政治家,军队只是实现政治利益的工具,当然,工具自然是可以损失与抛弃的。现在,在考虑第4舰队的行动时,汪明筌就是这个想法。对田震龙来讲,第4舰队是海军的主力舰队,不但在装备上是,而且从人员素质上来讲,第4舰队也是现在5大舰队中最优秀的一支。所以,田震龙不会轻易的损失掉第4舰队。但是,对汪明筌来讲,就完全不是这么回事了。中国的造船能力已经完全发挥了出来,换句话说,即使损失了第4舰队,以中国现在庞大的造船能力,也最多只需要半年时间,就能够重新建造出一支新的舰队出来。而在人员的培训上,中国海军的人才培训机构也已经完善,能够保证为海军舰队提供充足的作战人员。这些,才是汪明筌考虑的问题,如果能够仅仅损失第4舰队,为反攻争取到机会,同时在战略上占据优势的话,那么第4舰队的价值也就发挥了出来。对汪明筌来讲,第4舰队只是一颗棋子,为了大局,他可以做出任何牺牲!

“但是,我们撤出第4舰队的话,日本联合舰队该怎么行动?”汪明筌说出了自己担心的事情,“如果日本联合舰队发现我们将在菲律宾北部岛屿登陆的话,肯定会与附近的军队联合作战,到时候,登陆难道将大大增加!”汪明筌顿了下,接着说到:“另外,如果第4舰队现在撤回来的话,日本将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内修复西太平洋上的资源生产基地,那前面的努力就白费了,怎么才能够保证日本无法获得充足的供应?”

“现在,日本在西太平洋上生产的战争物资只占到了总产量的40%左右,而东南亚地区生产的物资超过了50%!”田震龙自然明白主席的意思,所以做出了自己最后的努力,“如果我们能够顺利攻占东南亚群岛的话,就将切断日本主要的资源来源,到时候,日本照样无法获得充足的战争物资。同时,第4舰队此时的补给已经相当脆弱,我们无法向其提供足够的后勤保障。所以,即使第4舰队还继续勉强战斗下去,获得的效果并不大!”

“那么,就先让第4舰队先完成打击硫黄岛的行动!”汪明筌的态度稍微有点动摇了,“完成作战任务之后,立即南下,想办法避开日本联合舰队,等到我们在菲律宾北部岛屿发动反击之后,第4舰队再返航!”

“这……”田震龙心里衡量了一下,其实这并不大可能,但是见到主席的想法已经无法更改了,才继续说到,“好吧,既然如此,那么就按照主席的意思办。只是,我们希望能够尽快发动反击行动!”

田震龙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尽快发动反击行动,就能够尽量减少第4舰队受到的压力,到时候,自然能够尽量的保证第4舰队的安全了。

“好吧,这些事情你们尽快部署!”汪明筌并没有反对,如果有可能保护第4舰队安全的话,那么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如果有什么难题,就找总理解决,现在主要的问题,是我们必须尽快发动反击,如果有可能的话,最好派遣一支新的舰队支援第4舰队的行动,也能够掩护第4舰队的撤退行动!”

有了主席的肯定,田震龙也放心了不少。现在,活动在台湾海峡的第3舰队正在全速整编。这是第4舰队之后,海军最强大的一支主力舰队,整个舰队几乎都由新建成的战舰组成。包括了3艘航母,3艘战列舰,8艘巡洋舰,12艘驱逐舰,以及4艘核潜艇。以这支舰队的实力,足够在西太平洋上担任起主要的作战任务。如果这支舰队能够顺利投入战斗的话,将为战局带来巨大的改变!原本,是想在第4舰队结束了作战行动之后,让杨官亭中将前来指挥这支舰队,但是现在看来,杨官亭是搭不上这班车了,所以田震龙必须要为这支舰队重新选择一位指挥官!


西太平洋,第4舰队旗舰“色林错”号战列舰。

原本,皮定均的旗舰是“黑龙江”号航母,但是在前面的战斗中,“黑龙江”号受到了重创,被迫退出舰队,先行返回台湾海军基地。所以,皮定均只好把舰队司令部设在了“色林错”号上,大概是看重了战列舰的防御能力吧!

“司令,海军部新命令!”负责与后方联系的参谋将命令书送到了上将手里。

一看到这份命令,皮定均的神色突然变得很沉重了,连手都捏紧了。

“怎么,海军部让我们返航?”杨官亭疑惑的看着皮定均,心里也七上八下的,他很清楚现在舰队的情况。

“你自己看吧!”皮定均把命令书递给了杨官亭,“现在,第3舰队提前结束了整编,已经由席林指挥,正准备前出西太平洋。而海军部让我们继续攻击硫黄列岛,在完成任务之后,与第3舰队配合,迎战日本联合舰队!”

“日本联合舰队朝硫黄岛来了?”杨官亭皱了下眉头,不是冤家不聚头,看来,下一场恶战是无法避免了。

“日本联合舰队已经放弃了南下行动,正在朝我们高速扑来!”皮定均点了点头,心里算了下,“按照日本舰队的前进速度,将在两天之后,进入交战海域,也就是说,我们只有2天的时间来打击硫黄岛!”

“最多只能在硫黄岛上花一天的时间!”杨官亭摇了摇头,“然后,我们得撤出日本空军的打击范围,想办法缠住日本联合舰队,等待第3舰队到达,才与日本联合舰队正面交战!”

“这个任务不容易完成啊!”皮定均苦笑了一下,“第3舰队要在高雄进行补给,这至少需要2天的时间,而等他们追上来,至少有1周之后的事情了,我们必须要与日本联合舰队纠缠1周,不容易!”

参谋长点了点头,这还确实是实话。以现在舰队的实力,要想在短时间内缠住日本联合舰队,特别是还要顶住压力打击硫黄岛,这更不容易了。换句话说,海军部已经将一个非常困难的任务交给了他们。

“我看,还是我指挥‘色林错’号先行打击硫黄岛。你指挥航母编队为我们提供空中掩护!”杨官亭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这样,我既可以对硫黄岛进行打击,而等到日本联合舰队到来的时候,舰队主力也有时间撤出战斗!”

皮定均看着同伴,笑着摇了摇头:“这不可行,现在舰队的防空力量本就不强大了,如果失去‘色林错’号的掩护,舰队航母得不到有效的保护,将会非常脆弱。而且,我也不能让你去冒险!”

“但是……”杨官亭还想继续说下去,就被司令官制止了。

“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皮定均边想边说到,“现在我们的主要任务是拖住日本联合舰队,为第3舰队创造时间与机会。我认为,应该放弃对硫黄岛的打击行动,前进到小莅原群岛附近,将日本联合舰队吸引过来,然后向东前进,带着日本联合舰队离开硫黄岛。等第3舰队到来之后,由第3舰队负责打击硫黄岛……”

“但是,这与海军部的命令完全不一样了,”杨官亭皱了下眉头,“而且,这会将我们独力对抗日本联合舰队的时间延长2天,对我们更加危险!”

“如果不对付日本空军的话,这两天时间我们能够坚持过来!”皮定均不为所动,牛脾气一下上来了,“而且,将在外,军命有所不授。我们只是改变了作战的先后顺序,仍然能够保证在最后完成任务!”说到这,皮定均顿了下:“另外,将我们的计划通知海军部,让第3舰队做好准备,我想,这并没有多大的问题!”

看到舰队司令官的主意已经定了,杨官亭也不好再反对。这也确实是他们现在唯一的,最好的选择,只要舰队顺利完成任务,就算违反了海军部的命令,也要干!

很快,舰队开始转向了,补给舰为战舰补充了最后一批弹药与燃料。对皮定均来讲,这绝对不是一个轻易的决定,这将决定整个舰队的命运!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