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燃战火 前传 第九章 序幕

陆遥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5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54/[/size][/URL] 从汪大叔口中里了解到的事情其实很简单,一次特殊的原因消耗了他大部分的功力,目前他如果想要恢复原来的功力起码还需要十年以上,但是现在有一个非常着急的事情需要他去办,所以他等待着有缘人来帮忙他拿到一种能量石来快速恢复功力。至于具体什么事情,则只说了一句话:“你的功力太差,说出来你也帮不上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54/


从汪大叔口中里了解到的事情其实很简单,一次特殊的原因消耗了他大部分的功力,目前他如果想要恢复原来的功力起码还需要十年以上,但是现在有一个非常着急的事情需要他去办,所以他等待着有缘人来帮忙他拿到一种能量石来快速恢复功力。至于具体什么事情,则只说了一句话:“你的功力太差,说出来你也帮不上忙。”

说实在的我很难相信他的话,不过他对我说能量石我倒是很感兴趣,竟然是以前小道消息中的传说的神石-----一种可以治百病的玉石吧。我自然来了兴趣,要知道这玩意多值钱阿,如果我拿到一块,那我不就是发了吗,不过我现在似乎也是百万富翁了,怎么还是那么的见钱眼开呢!

“哈哈,这个汪大哥你有话尽管吩咐,小弟一定帮你办到。”我当下出狂言道。为了表示亲密,我自然是把他的称呼从大叔升为了大哥。

“好,你有信心就好。”

这时汪大哥的手上的表奇怪的叫了两下,他说道:“哦,我有些事情要办理,现在已经深夜了,我看各位就在这里休息一宿吧,明天我再跟你们说具体的方案。小宫你先带大家到饭店t号空房休息。”

似乎发生了什么事情,我道:“汪大哥,是否要帮忙?”

“嗯,也好,你先留下来吧。”

从聊天中,各女都知道了我们都不是常人,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都帮忙不上,只好跟着小宫走了。

他们刚走,汪大哥就道:“有几个外国的小杂碎潜入了酒店,我们出去看看。”

看着我奇怪的眼神解释道:“以前偶尔情况下破坏了一次他们的间谍活动所结下的梁子,后来不知怎么回事,知道我有能量石,明的,暗的,频频侵入饭店,嘿嘿,不过我喜欢,来者不拒,我的功力不行了,可是我的胃口还是蛮好的。”

带着我走过数道门,来到一条走道。一眼看到五个保安正和三个黑衣人在进行搏斗。有一个蒙面人似乎特别厉害,三个保安在同时对付,似乎还是比较吃力。

我们冲上去,分别帮忙一种的一个保安。我使用冲击波把那人直接撞昏了过去,汪大哥就没有我这么善良了。上去一个手刀,竟然把那个黑衣人砍成了两截。我看得不免有些恶心。不过对于汪大哥这么强,这么狠,我心头是有些害怕明天是否仍然要听他的故事?

汪大哥看了我一眼,道:“怎么?不忍心?这是垃圾国家的人,你还觉得我残忍吗?没见过血以后怎么作大事情!”

看来他是故意搞成这样子。嗯,这只能看作是畜牲的尸体。这么一想,心头也就觉得不恶心了,再说以前家里宰猪杀牛的,也不是没看到过。

汪大哥道:“我还以为是谁,原来是老熟人老田龟啊,你的伤好的挺快得嘛?这回既然你来了,我看就不用走了。”

“八嘎,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功力大降,这回看你怎么嚣张。”说完念出一串古怪的咒语。

咒语完毕,他的气势竟然发生了变化,一种压力瞬间压迫众人。我叫道:“这什么功夫。似乎跟传说中的借神上身一个样子嘛?难道世上还真的有神不成?”

“这那是什么神上身,这个是一种秘法,大量消耗本身精血,暂时获取超级能量,就像那些兴奋剂,不过要比兴奋剂好用多了。”汪大哥边解释边道:“大家退后,你们对付不了他的,让我来,注意别让他逃了就行。”不知道从那拿了把剑对上了老田龟。

我和保安戒备的站在一边。汪大哥放出气势和老田龟对峙,我们立时感觉轻松了许多。看起来超级高手的确是不一样啊,得好好学学阿。打定主意,我提上十二分精神来盯着两人。

比拼气势中的俩人动了,老田龟快速的划出数道刀光,在刀影中,似乎分身成了数个人对汪大哥发起了进攻。这个也太夸张了吧,想不到人的速度可以达到这种水平,实在是为汪大哥担心。

不过似乎我太过担心了,汪大哥这时就像是狂风冒雨中的一条有着丰富经验的小船船长,很多情况下似乎都退无所退,可是都被他成功地避开了危险。当然小船也并不是仅仅逃逸,一有机会则,不时的还对狂风冒雨中心地带进行冲击。

使用正常地眼力已经无法分辨出它们的激斗,但是我在天眼的帮助下还是可以看得清楚的。现在的情形是汪大哥在缠着游斗这个老田龟。我自然是从其中吸取到很多东西。

当然这种情况时间拖得越长对老田龟越不好,老田龟想逃可是又被缠得紧,只好使用更佳凶猛的攻击来企图立刻结束战斗,又斗了一阵子,老田龟慢了下来,一个破绽漏出,汪大哥看准机会,一剑刺入了对方的心房。老田龟抓住汪大哥的剑,慢慢的倒了下去。

正在我们认为战斗结束时,老田龟突然蹦起,撞向了汪大哥,大家都不禁惊呼起来。汪大哥却早有准备一闪而过,同时叫道:“闪开他。”

我们赶忙闪开。老田龟瞬间冲过我们在不远的墙边处轰的一声竟然炸成了肉块。那墙竟然被炸出洞来了,这个实在是太夸张了,我们都面面相觑。

汪大哥道:“我时时防备他的这个自爆,想不到最后还是让他自爆了。不过幸亏大家都没有事情。”

我道:“真的是想不到,今晚实在是大开眼界了。”

那边汪大哥道:“所以说实战是很重要的,现在还早我再带你去一个地方玩玩怎么样?”

“汪大哥,你是不是上瘾了,虽然说我对你的说法有些心动,不过现在是法制社会阿!”

“嘿嘿,跟我说什么法制社会?跟我来,给你看些资料。”保安似乎对这种事情很习惯,也不待汪大哥吩咐,自动处理。我看着汪大哥戏虐的眼神不知道他想跟我说些什么,当然我还是跟了上去。

来到一个密室中,汪大哥拿出一份资料给我看。

啊,这些都是关于章彩衣和他父亲的资料。其中不仅仅指出了现在各个势力的动向,而且罗列了一把证据指出了其中的幕后黑手为那个垃圾岛国,更为让人气愤的是市里的那个十四帮竟然是帮凶。除了以上这些内容竟然也有我的资料在上边,不过只有几句:进派出所,失踪,办公司,身份可疑。

这个汪大哥似乎手脚通天啊,什么事情都知道似的。我苦笑道:“原来汪大哥你什么事情都知道阿。”

“该知道的,我都会知道一些,不过你也不用担心,我对你的异能阿什么的怎么来一点也不感兴趣,现在你要做的就是准备给我拿回能量石,不过为了让你放心,所以我认为立刻把这些垃圾清除干净,你觉得呢?”

“当然有兴趣了,不过就咱们两人去吗?”

“嘿嘿,怕了?”

“哪有?我是担心他们跑掉了。”

“你现在似乎没学过什么功夫,的确有这个可能,好,让我先送你一份小礼物。你先坐下静下神来,全身放松,别问我为什么了,听我的就没错了。一时半刻也说不清楚。”

我带着疑惑,做好了准备。突然之间,脑中似乎多了些什么似的。还没有知道是怎么回事,汪大哥轻松道:“好了,觉得怎么样?”

“脑中突然多了些东西,呀,是武学的阿,太好了,谢谢汪大哥。”

“好了,别想那么多了,我刚才这个就是脑域复制,把我的一部分知识复制给了你。本来我还担心你接受不了,不过看来你好像是学过什么东西,所以脑域发展的很好,这样子对我的事情我就更有信心了。”

“汪大哥你这个能力实在是太让人不敢相信了。”

“这有什么?我看你是并没有经过这方面的学习,经年过这方面的学习,你就会发现这些都是小把戏了。”汪大哥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叹了口气:“也许有一天你就会发现,自己是多么的渺小。好了,我们出发吧。”

事情很顺利,三更半夜的突击,让大多数的人死于梦中,小部分人在我们的惊醒下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带着惊恐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为了不留下痕迹,汪大哥使用了他的特殊能力,把这些人化成了粉末。粉末随着寒风的消散注定了这些人会被列为失踪人口,当然这种事情就不是我们所想到的了。

回到饭店,我们先对而笑。

“你表现的不错。”汪大哥道:“教给你的武术经过你这么一运用,也不用担心以后会忘记了。”

“原来还有这个后遗症。不过学过的东西如果不是经常的复习都会忘的,这也不算什么了。”

“你倒是看得开。想当初我第一次给小宫他们传授的时候,他们数天之后都还头痛呢。否则,我也不用向外界吸引人才了。”

“想不到是这样子。那你说的能量石究竟是在哪呢?”

“月球。”

“什么月球?汪大哥你别戏弄我啊!”

“你看我像是开玩笑的吗?当然你可能会问‘现在你的功力都比我厚,为什么你不可以自己去’此类疑问?这个嘛,那是因为那这个能量石外边有个禁制是必须两个人才可以打开。所以我们两人都必须同时到月球才可以。”

“我知道我们中国有可以送人上天的飞船,不过似乎我们国家还没有那种到达月球的技术阿……”

“我明白你的意思,不过这点你不用担心。我有自己的工具上去。”

“哦。”

“现在重要的是,我必须把其他的一些重要的资料复制给你,然后你先吸收住。”

“好吧。不过说句不好听的,汪大哥你就这样子相信我?我记得很多人都喜欢留一手的阿。”

“哈哈,可不是吗。所以中国的很多东西都慢慢的变成了传说中的东西。不过我可是新二十世纪的人,只愁怎么找几个可以教导的人,怎么还会有那种陈旧思想呢!相信一个人还要什么理由,真的需要一个理由才可以相信一个人的话,那也代表他自己并不是真正的相信别人。”

“啊,我怎么觉得我以前上学都白上了。”我莫名感动起来道:“谢谢汪大哥的信任,说实在的,我没有真正的朋友,其他的朋友都是带着各种的目的聚到了一块,所以我时时的怀疑别人,请你见谅。”

“得了得了,感情不要那么丰富嘛,随便说说而以,好了,咱们开始吧。”

……

第二天,小宫告诉李虹他们我有些事情先走了,让大家先回去。没办法,众人只好回到了公司。

“公司没有了男性在,似乎大家伙都没有了精神。嘻嘻,是不是某人在想某人了?”宋小芸跟章彩衣开玩笑道。

“切,我是想怎么过节好。”

“还没有过节就开始想了啊!对了你家是在北京吧,你是不是要回家跟你父母过节呢?”

“这个……也许吧。”

“对了,虹姐,你呢?”

“嗨,我是准备来公司的,当然是大家有什么打算都算我一份了。我是纳闷阿七叫我过来准备让我干些什么东西。”

“竟然大家意见都这么的统一,那到时不如到章妹妹家过节吧。”

“这个主意的确不错。章妹妹你的意见呢?”

章彩衣看到大家这么的热心,只好道:“那我先联系一下我爸爸,看一下他的意见吧!”心想:“到了现在爸爸一定已经发现自己不见了,为了不让他担心,自己是应该跟爸爸打声招呼了。”

当下拿起电话拨出父亲的号码。

“爸爸,是我,彩衣。”

“怎么样?玩得愉快吗?”

“嗯。”

“还以为玩得都快忘了爸爸了。”

“哪有。爸爸,我想带几个朋友回家过年这可以吗?”

“当然可以……”

两人丝毫也没有注意到自己的信号早就被监视了。霎那间,各种势力的眼光集中到了新新魔术公司。

刚打完电话不久,新新魔术公司的门铃响了。

“请进。”宋小芸喊道。众人实在奇怪现在会有什么客人呢?毕竟新新魔术公司的业务还没有开始发展多久。

一位男子拿着束花走了进来道:“我是礼物公司的,请问这里是不是新新魔术公司,有人定了束花,我给送来了。”

“订花?”众人奇怪不已。

宋小芸道:“那你肯定送错了,这里没有人订花。”

“怎么会呢?这个接受人是写着章小姐收。你们这里难道没有章小姐吗?”

“不会是经理订的吧,既然这样子,我先收下了。”宋小芸签收后把花递给章彩衣。道:“看看,经理开始耍手段了。”

黑猫凑上鼻子闻了闻道:“嗯,挺香的。恭喜你了,我都还没有收到过别人送花给我呢。”

章彩衣脸一片通红:“你们别笑话我了。我才不会喜欢他那种人”

又说了会话,章彩衣道:“呀,今天怎么觉得困了,似乎昨晚没有睡好。我先趴着睡一会。”

“呀,听你一说,我也觉得困了。真的很奇怪,我昨晚好像睡的很好的啊。算了,我也趴一会再说。”宋小芸说完也趴下了。

“嗯,怎么我也一样。我先去关上门吧。”不过李虹没有走到门口不由主的也软下来在地板上睡着了。

那位送花的男子这时候却再次走了进来。背上了章彩衣走了出去,出门时不忘把门设为自动锁上。

……

杨警官现在那个头痛啊,章彩衣一个大活人就在保安的眼皮底下从饭店失踪了,而十四帮重要的人似乎也失踪了,这其中有什么猫腻呢?外界得来的数据表明似乎并没发生什么事情啊,一个人怎么会凭空消失了呢?对了那个魔术师似乎好像就会这种手段,先问一下他有没有这种可能吧。打了数个电话就是没人接。想了想干脆查了一下资料,得知地址,便开车去新新魔术公司。

刚到半路,总部传来消息尽快赶往新新魔术公司保护章彩衣。心中惊讶,难道章彩衣就是那个魔术师带出来的?

刚到这个公司的大楼,就看到一辆送花车开了出来。真的很啊奇怪,那个开车的人怎么那么的熟悉。哦,这人不就是某个集团的五号种子人物吗?怎么来送花了,是不是其中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呢?或者章彩衣已经被他抓到了?想着把车转了个个急忙追上去。

花车发现警车追上来,加大油门往前驶去。

“呼叫总部,呼叫总部,发现可疑人物,正往环路东区去,请求拦截,怀疑疑已挟持了人质,报告完毕。”

“总部明白,注意安全。完毕。”

现在也许只是时间上的问题了,这个五号应该跑不掉了吧,杨警官暗自舒了口气。

花车中正和周公相会章彩衣,脸上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露出了淡淡的微笑,丝毫也没有意识到身在险处。

也许,有时候不知道某些事情,反而是幸福的吧!


----------------------------------------------------------------------------



“医生,我什么时候可以出院?” 在医生做完了身体检查后杨研问。

“呵呵,杨警官这次你应该放心了,你的身体恢复得这么很快,伤口已经基本愈合,再休养几天就可以出院了。”

“那么我可以起床来走动走动了?整天躺在医院里都闷死了。”

“为了你的伤口着想,我建议杨警官你就还是等两天,否则你在医院待的时间会更长。”

“那,好吧。哎,真怀念走路的日子啊。”

“这次你的运气还算好了,子弹只把你的大腿骨头打裂,如果偏差一些,那你只好截肢了。哎,我知道年轻人办事喜欢冲动,可是你也要注意安全阿。下次的话,我看你就不会再这么的幸运了。”

这位医生是杨研的老熟人了,两人关系不错,医生不由自主的在杨研耳边嘱咐一些关心的话。

杨研也不好打断他的话,只好一一称是。当然心头也是热乎乎的。自己也对自己说,这次的确是幸运了,想着想着眼前不由自主的又浮现起事情的经过来。

……

两辆车开始接近。

杨研开始警告花车:“前面那辆花车,请立刻停车检查。”

听到呼啸而来的警鸣,很多车辆纷纷的靠右行走了,剩下这两辆车在高速车道进行竞争。

花车往右闪了一下,警车一下子跑到了花车的前面去了。花车再次加油,在后边又撞又挤警车。

警车被挤到路左边的保护带,车皮划过路边的石墩直冒出一道道火花。

杨研心里直恨自己怎么不小心,只有小心打着方向盘,避免一不小心撞出去,这过程当然不免又回撞一下花车。两辆车就这么的磕磕碰碰的来回磨蹭个不停。

环路前面是一个出口了。杨研意识到花车估计会从出口出去,当下赶紧回击。但是想不到花车一个急刹车,这样子警车竟然冲到了低速车道中,低速车道满是车,杨研又是刹车又是重新调整方向盘,好不容易才没有撞到别的车上去。

“可恨!” 杨研暗骂一句。重新控制警车杀出慢车道,冲入高速车道。

这时,花车已经先一步闪到了出口。

出口前面就是一个红绿灯,花车不管红灯直冲了过去,留下后边一阵子急刹车声,杨研被一堆追尾的车祸事故拦住了去了。无奈之下只好通知总部自己跟丢了花车。

杨研清理出车道时,前面本来打算围堵的警员已经报告说发现了花车。

杨研立刻赶往现场时,几分钟的路途之后,看到有警员正在拍照和盘查附近人员。把身份示意了一下,进入了警戒圈。问了一个警员道:“我是特查组的,有什么发现没有。”

“报告警官,封锁的现场没有找到相关的痕迹,似乎那人很有技巧的没有留下任何的去向痕迹。从现场来看最大的可能就是车主从这里下车,然后快速越过天桥到马路对面坐车逆行回去了。”

“哦,那你忙,我自己观察一下。”

在花车周围看了看,这附近有一个天桥,天桥附近是一个报刊亭, 花车是停在街道天桥不远处。

“难道那人真的是从判断上那样子从天桥走掉了吗?地上没有什么停车痕迹,说明此人是不慌不忙中走掉的。那么一定是有同党掩护走的。如此情况应该是往前去了。前面几个公里外又是往郊区去的路口,看来到有可能是从这条道去了。”如此想着,杨研立刻询问了一下总部的情况,总部回答说前面路段却并没有什么异常。

杨研并不相信这个结论,自己开着车边寻思边往前去。

五号种子原名孔德盛,部队出身,退伍失业后碰到汪桀,当下被汪桀看中,在汪桀的培养下,孔德盛办事变得干练老辣。这次得拿人,早就已经有各种对策应付,而且行动中当为了防止意外,他和小宫一起行动的。当车祸一发生,在这个良机之下,孔德盛赶紧停车,自己抱着章彩衣立刻换到小宫的车。

小宫的车因为早就开在孔德盛的花车之前,加上那车是汪桀一开始的试验品,所以性能还是超过一般市面的车的,所以一直遥遥领先。在孔德盛造成追尾事故之后,所以两人才来得及立刻进行换车。

当这边警方在团团转,小宫的车中两人却休闲得正在抬杠。

“小宫,你这车不错啊,什么时候买的,怎么以前没看到过!”

“还不是原来的那辆,刷了一下新漆而以。”

“但是怎么开得这么慢阿,我记得你原来得那辆都可以上一百多的时速阿!”

“注意安全不是吗!再说现在的速度是六十多了,已经够快了。”

“才怪,刚才似乎某人总在我前面开啊,我记得我的速度比现在的速度快多了。”

一辆警车呼啸而过,小宫道:“看到没有,我可不像某些人喜欢被别人追而以。”

“哈哈,小宫你的脾气怎么练得怎么逗你也不生气。”

“冷静的人才有资格看的更清楚,不是吗!好了,还不赶紧跟你的熟人通电话,否则警察们岂不是没有事情做!”

……

“马老大,最新消息,章强的女儿章彩衣被人抓到了。”

“哦,具体什么情况?”

“有人看到环路上发生了一起警匪赛车,然后接着在红绿灯处造成了一起追尾事故。现在警方正对那个区进行了大规模行动。而引起这个这个事情据说是章彩衣打了个电话给章强。”

“方仁,你不会只想告诉我这个消息吧。”

“当然除了这个,我还有个计划!”

“哦,说来听听。”

“实际上,我已经查出来那人是谁了。那人被警方认为是某个神秘集团的种子五号。有一次我出去郊区溜达,碰巧的看到了他出现在郊区的一栋别墅,之后查了一下,原来他就在那里住。我想他肯定会把人带回去的,只要我们带够人手,到时章彩衣还不是手到擒来……”

“你确定?”

“我敢打包票。要不是我的人不够,我也用不着来找你了。那人以前是部队出身的,我们一般人也打不过。另外,我也担心并不止他一个人在哪。随便去一些人实在没有把握,而且反而打草惊蛇。”

“这样子啊,那算上我这边的人手也不够用啊,好手实在太少了。”

“这个,要不叫上十四帮的人?”

“十四帮?好吧。我们联系一下……”

挂断与方仁的电话,马老大拨出甘十四的电话号码。可惜打了数遍电话都没有打通。见鬼了,是不是十帮的人先去动手了。再打内线电话,才知道十四帮的甘十四等人一大早就失踪了。疑心没有消失,反而越来越确定这些人士早就出动了。

马老大寻思,章彩衣的花红有两亿之多,这个数目实在太吸人了,不管怎么这次也要插上一脚,就算喝点汤也行,甘十四等人出去了会不会是想自己独吞花红呢?按照他一贯的方式似乎倒有这个可能!嘿嘿,外地人之间矛盾也挺多的,自己何不在这个天赐良机让他们混乱一阵子,然后在其中摸鱼呢。越想注意越妙。都忍不住阴笑出来了。

当下通知手下出动,最后特别补充道:“一定带上家伙,如果十四帮的人问起就说出去抢人。”

马老大手下有一百多号人,方仁手下有几十号人,这么多人的行动自然瞒不过熟人——十四帮的人,马老大等人又故意不作隐瞒,一听原来抢人去的,虽然甘十四不在,不个手下的头目自然还是不少,各位头目合计了一下,觉得这是个争脸的好机会,当下个人也纷纷带人带家伙出动。

当然为了避开警方的注意,自然是使用各种手段来伪装了。比如坐面包车,或者大巴。里边拉上一块黑布,这样子谁知道里边有多少人,就算警方知道有什

么行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暂时也是无计可施。

……

这里是郊区的一座私人别墅。

从发生追尾事件到现在才刚刚一个小时,方仁等人已经赶到了别墅的外围。

“发现目标,他们正在二楼的客厅用餐。”车上的观察者放下望远镜说道。

“确定是章彩衣?”马老大问道。

“那人似乎是,她并没有面对着这边。不过衣着打扮跟资料的符合。他的旁边的人似乎就是那个神秘的五号。”

“噢,那肯定就不会错了,告诉弟兄们开始动手。”

马老大带人开着车冲进了别墅,按照他的想法,从外表上来看,这里安静得很,这次行动这么多人来简直是太浪费了,自己何不先下手为强。

十四帮的人也确定了目标,也跟着冲了进去。两方面的人此时闪着金光的眼神,丝毫也没有注意到方仁此时却带着人悄悄的散开了。

别墅的铁栏根本没法挡住亡命之徒的去路,在汽车直接撞上去之后,小小的铁栏轰然而倒。汽车疯狂的穿过草坪,直接开到了别墅的门口才急促刹车,在一阵刺耳的刹车声中,汽车上跳下一哄而出的人流,各人拿着家伙迅速的冲进了别墅。

没有任何意外的众人来到了客厅,可是并没有发现目标。食物似乎还冒着热气。很明显,人先一步溜走了。“给我搜,我不相信他们能跑上天去。”马老大怒道。眼看着到手的熟鸭子又飞走了,估计谁都生气了。

当然马老大留了个心眼,暗里仍是吩咐:“盯着点十四帮的人。”

十四帮的人当然不是傻子。都寻思,跟我来暗的,那走着瞧!

于是两派人暗地里都已经防着对方了。搜索时自然不免分心,担心对方发现了却故作没有发现。

其中一组搜索一间房间时,走在后边的一个人突然被暗中伸出来的一个手掩住了嘴巴,那人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就倒下了。缺了一个人自然引起同伴的注意。

“是不是他们已经发现人了!”当下急忙回去那个房间里察看了一下。但是并没有任何的痕迹。当他想走出去的时候,暗中却伸出来的一个手掩住了他的嘴巴。跟他的同伴一样,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就那么的躺下了。

“马哥,并没有发现任何踪迹,不过失踪了一个弟兄!”当检查完毕回来时,底下的人如此的报告马老大:“刚才看十四帮的人鬼鬼祟祟的,似乎是他们干的!”

“十四帮!”马老大原来就是个脾气自以为然的人。甘十四在场时自然是吞声忍气。这时,甘十四等人又不在,脾气自然上来了:“可恨,肯定是他们发现了人,担心我们的人发现就下了毒手,我忍了他们很久了,这次无论如何不能够再忍了,叫弟兄们向他们动手抢人。”

自然相同的是十四帮的人也有此类的想法。

两帮人杀气腾腾的靠近在一起,十四帮的人先动口了:“交出人来。”

“你个鸟人,大家别废话,先打再说。”马老大带的人怎么说都比十四帮的人多,他绝对相信,此时,绝对可以打趴下十四帮的人。

老大开口了,小弟们自然奋勇无畏向前冲,这个客厅够大,两帮的人就在一个毫不起眼的导火线下立刻大打出手。

由于这个大城市枪支管制比较严,这么多的人哪有那么多的枪支,所以大多部分人都是带着包着软皮胶的铁管。这玩意打人从外表上看不出什么东西,而且用起来也顺手,真是居家旅行,杀人防贼的好武器。

一瞬间。真是:

国事,家事,天下事,事事无心

怒声,骂声,摔倒声,生生入耳。

正在相斗得难分难舍之际,枪响了。

有人喊:“就你有枪啊,兄弟们,掏真家伙。

惯性中各人纷纷扑闪,双方丑怒之际,那管刚才哪方打的枪,立刻进行还击。

嗯,应该说,这回比刚才放到人快多了,虽然刚才最多就是重伤而已。

马老冷汗直流:“这回玩大了……不过既然干上了,也没有后悔药吃,现在只有盼着把对方干掉在这里了,否则城里那还有自己立身之地。”

……

杨研徘徊在郊区道路上,这时竟然听到了枪响。随着越来越密集的声音传来,杨研确定是黑帮在火拼。当下边报告总部,边驱车赶往。

来到火拼的别墅附近时,已经是火拼后的几分钟了。

“总部的人要到来还得起码一个小时。自己难道只能够在这外部监视?不行,里边的人正在打得火热,自己还是进去看看情况,免得这些人的头子从别的地方跑掉了!”这么想着,当下借助死角的闪避,慢慢的接近了别墅。

此时,外边警戒的人都已经跑进别墅去了,方仁的人本来是最外层,但是在听到枪响不久也立刻进入了战斗,带着人首先把外围警戒的十四帮的人收拾了,也慢腾腾的进去,竟然也没有留人手在外部警戒。

他早上莫名其妙的得到一个电话,自称为神秘五号的人告诉他章彩衣就在他的手中,有本事就到他的别墅去要人。方仁心里打鼓,不过前些天在新新魔术公司遇到的事情让他意气风发,心想这个时候是个消灭十四帮的好机会,自己何不将计就计。再说了,这件事情,是否跟那个陆经理有关也不一定,自己赶紧抓紧机会才行。现在两个帮派打起来了,方仁那个兴奋啊,嘿嘿,什么章彩衣,这时只有一个念头:先摆平了他们再说!

于是带着人冲进去,看到十四帮的人就下手。由于他们是突击行动,再说了里边的人又根本没有考虑到自己背后会杀出一帮人。两帮人虽然开枪没有多久,可是打伤趴下的人还是蛮多了。等众人反应过来时,方仁的人已经占据了上风。

方仁看着远处的马老大道:“马老大你没有事情吧!”

马老大这时看到方仁介入,自然是吐了口气,道:“没有事情!”

在两个帮派的合力下,一会工夫,十四帮已经没有反抗者了。到了这个份上,十四帮算是玩了!

方仁和马老大刚接头,马老大救急问道:“看到目标了没有!”

方仁道:“哦,还没有,可能被十四帮的人带走了说不定,现在,我们跟十四帮的人干上了,我们赶紧回去对付漏网之鱼吧!”

“这个,你先走吧,我一会再走!”马老大不相信人就这么快带走了,虽然现在回去收拾十四帮比较好,可是估量一下花红还是觉得花红比较吸引人。

方仁带着人开始撤退。一会工夫,又只剩下了马老大等人。

杨研才进来,就发现有人撤退,心里那个堵得慌,自己白忙了,这些人都带着枪。没办法,自己只有一个人啊,只好眼睁睁的看着走了一帮人。不过已经认出了带头的人,那人似乎是方仁。黑道上比较值得注意的人,杨研还是翻过他们的资料的。

“还站着干什么?给我搜!”马老大的声音道。


“坏了,自己的车还在外边呢,必须在这些人得到消息前把他们留在这里!” 杨研从一个角落灵巧的闪到另一个死角,轻易的避过来人。快速的穿过楼梯,来到了大厅一角。

马老大现在单独一人坐在一个沙发上,大厅里死伤的人,似乎并不影响他抽烟的心情,正在点上一根烟狠狠的抽了一口。此时那把枪自然是搁到了一边去了。

“好机会。” 杨研走了过去。

听到有人的脚步走来,马老大问道:“怎么样,发现了……”刚回头,就发现一把枪正在瞄着自己。定眼一看,原来是个女警。正在想摸枪,杨研已经开口了:“别动。”虽然声音很小,但是已经足够马老大听得很清楚了。

马老大动作僵硬下来。这么近的距离,自己一动,难保会被打爆头。本来他一百多号人平常身边都有一两个保镖。可是这次损失惨重,只剩下了三十几个可以行动的了,其它的死伤一地,只好把人都叫去搜查。哪想到有人如此大胆跑到了身边来。

杨研走近,突然一个手刀砍到马老大的脖子静脉上,马老大无奈的软下了。

拿出手铐,把马老大直接铐到沙发上,杨研再次闪到了一角。

一会有四个人回来了。才进大厅,就被杨研从一角拿着枪指着道:“警察,别动!”

四人动作僵硬下来,不敢再乱动。

“把武器扔下。”众人无奈的扔下了武器。

杨研过去把武器踢到一边,道:“双手抱着头,慢慢的走到墙边,面对着墙蹲下。”当四人一一合作之后,杨研再次出手把四人打晕。

也该这些人倒霉,每次回来都是几个人回来。因此每次回来都被杨研重施故技的打晕到一边。

杨研注意力集中到了俘虏身上和通道一边,丝毫也没有注意到一个伤者慢慢醒了来。

黑道上大家都是玩命的人,因此每时每刻都会小心翼翼。这位老兄更是保命高手,此人叫甘逸,是甘十四的本家兄弟。在老家杀了人玩不下去了,投奔了甘十四,当了个小头目。

这回才动枪不久,他就装作被打伤趴下了,因此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大部分伤都是被别人踩伤他的。后来忍不住痛晕过去,此时醒来哪敢发出一丝声音。小心翼翼的扫描一下情况,已经明白了怎么回事。

身上带有人命的他自然是打尽注意要逃走了。要逃走,自然最好的办法就是干掉这个警察,他身上就带着枪,此时正好用上,于是慢慢的把手伸入了怀中。

可惜杨研的位置并不能够直接的瞄上,而且他的枪也不敢暴露出来,只好从衣服里慢慢的瞄准。

杨研估算了一下,似乎还有十个人在别墅搜查,奇怪的是哪些人似乎失踪了,等了十几分钟也不见回来。

甘逸可是越等越心急。一会警察来了,哪就更不用说逃走了。狠下心来,当下立刻对着对方开了枪。一个翻身,就看到一个女警,又是连连开枪。

杨研眼角一动,枪响的同时,在第六感的帮助下身体惯性的一个闪避。杨研拉过了一个沙发当作掩护。

甘逸对着女警的位置开了一枪立刻缩着脖子往窗边闪去。当然躲避中也不忘再次使用火力压制对方。

根据对方的弹片和枪响位置,杨研已经大概判断出对方的位置了和逃跑线路。当甘逸的枪声一停,杨研已经闪出并且在匆忙中打出了两枪。

在玻璃的碎裂声中伴随着一生惨叫。

杨研想快步冲过去,可是此时才发现,自己的腿开始麻木了。可恶,原来腿上中弹了。一个站不稳,杨研摔倒到了地板上。

要命的昏阙痛,直让杨研眼皮发黑。忍着痛,从裤脚上撕下一布条,然后从伤口前面的位置狠狠地绑上。这是避免流血过多的一种自辽方法。

把身体挪动靠在沙发上,现在只有盼望局里的人快些来了。

一阵脚步声传来。杨研判得的出来是四个人的脚步。这个角落刚好是个死角,杨研心中不停的计算着对方的位置,现在的情形是必须在自己昏阙之前一口气废掉对方,否则自己真的白忙了,决不能够这些人走掉了。

还好,来人一样是粗心大意,并没有想到这里被别人控制了局面。才进入大厅,杨研已经从他们的身后闪出,虽然是坐在地上,可是声音依然的那么让人听后发颤:“别动!”

“把枪慢慢的放下!别乱动了,双手抱头。”

昏阙在腐蚀着神经,杨研尽量的保持着平静的声音道,但是眼前还是一阵发花。狠狠的睁着眼睛,可是眼皮还是忍不住在打架。咬了咬舌头,清醒了一些。继续道:“踢开脚边的枪,蹲下来。”

现在杨研不可能走的太远,只好让他们就地蹲下。看到几人很配合的蹲下了,杨研靠着沙发想起来过去把他们敲晕,却发现自己的身体似乎并不受自己控制。没有办法,只好,道:“现在开始数数,一直给我数下去。”

“一,二,三……”人在砧板上,为了保命,四人只好这么的数下去。

耳边传来数数声,刺激着杨研,杨研终于吃力的使自己暂时处于清醒状态。

轻巧的脚步声传来,会是谁?要不是杨研经受过特殊训练也许不会注意到来人的脚步声。

来人在入口处停了下来,听了一下这里边的情况,才闪到了一个角落。那个角落刚好避开了杨研。

“好高明的来人。” 杨研打起十二分的注意力,来人凝神了一会,站了起来。杨研如果可以看到的话,就会发现此人正是他人为的那个神秘五号。

孔德盛跟小宫分别后,立刻来到了这里。那个众人眼中的章彩衣,其实是他带来的一个人体模型。骗过众人后,暗中躲了起来,然后造成了火拼。

他也看到了杨研进来,此时看到这个情形,已经猜出杨研可能已经受伤了。跟杨研比拼了一下耐心后,孔德盛不免暗暗佩服对方。暗叹一口气,如果每个警察都像她这样子执着世上的坏人也许就不会这么多了!

一阵子警鸣远远传来,杨研松了口气的同时,心理琢磨,难道自己耳朵出问题了?对方是什么人?怎么这么久都不行动?眼皮到底还是撑不下去了,终于晕了过去。

孔德盛听到动静,知道杨研晕倒,冲上去把几个敲晕。接着迅速轻轻的走了,正如他轻轻的来!

……

医院中的杨研叹了口气,也许当时是我发生了幻觉了!可是世上又有几个人不是生活在自己的幻觉之中呢!我相信我一定会知道他是谁!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