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燃战火 前传 第八章 奇遇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54/



好一点的大酒店里边一般都配置有很多娱乐的地方,像游泳池,游戏厅,歌舞厅之类真的是只有你玩不到的,没有你想不到。这个叫做江东大酒店是章彩衣指名要来的地方。就属于这种相对我来说是不敢想象的天堂地方。据她得到的小道消息称这里是全市最好玩的地方了!为啥叫这个什么江东大酒店呢?原来其中还有一段典故,据说,反正是有人说吧,三国时,阿斗被软禁的地方就是江东的一个……咳咳……叫什么园的地方,然后阿斗呢,就乐不思蜀了。而这里就是那个什么园渐渐发展起来的总部了,所以很多人都来这里玩,事实也证明,很多人在这里玩的连自己老婆都忘了叫啥。我怀疑事实上是这里消费太高,那些人不好意思打电话跟自己老婆说自己花光了钱,结果被赶出了酒店。结果发生了此类的事情,却更加吸引好奇人,搞得这里几乎天天爆满。虽然对于我来说这种地方的确的确很稀奇,但是如果小命都不保的话,我宁愿还是去一些露天的大排档实在一些,当然前提是现在有这种饭馆才行;所以没有办法,我只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卖身的钱像流水一般哗哗的往外流了,那个心痛啊就不再一一重提了。

说是来饭店吃饭,可是吃完晚饭后才七点不到,所以她们就在导游手册的帮忙下,东逛逛西逛逛。看到好玩的就来两手,我这个门外汉,只好一边看她们玩,一边心疼兜里边的钱了。这才玩完保龄球,她们看了看时间,道:“歌舞厅的表演好像开始了,我们赶紧去吧。”郁闷,为啥她们喜欢的我都不不喜欢。

歌舞厅里边周围的空位上已经坐了很多人,只剩下最外层有些空位置了,大家赶紧找了个空位置坐下。众女直遗憾来晚了,占不到好的位置。但是仍然是很兴奋,期盼着晚上的表演给大家一个惊喜。

似乎我们是最后一批进来了,主持人看了看时间,开始宣布今晚的表演开始。

于是在四处的灯光忽暗下来,只剩下数个微型彩光在闪烁。一阵烟雾冒出,耳边传来怀古的音乐,数个古装美女姗姗而出。这一幕,实在是吸引观众眼球,因为似乎他们穿的并不多呀,只是这个算不算色情呢?又看了一会,实在是感觉没啥东西。不过很奇怪就那么的晃来晃去观众怎么都没有表示不满的?

目光余光看了看一起来的几位,似乎她们的注意力都被古典的舞蹈所吸引了,不是吧?我怎么觉得没有啥好看的。环顾了一下附近,我反而是被附近的各种男性怪相吸引住了。有些带着女朋友或者妻子来的,竟然也没有像电影里边的哪种吃醋动作。这种情形实在是诡异。

说句实在话,表演的那些女孩子都很漂亮,在手中游晃着彩纱在舞蹈,让人感觉到一种很难说出口的诱惑,也许可以说是一种迷魂更为准确。我心中一动,难不成真的是勾魂?

古代时,听说有一种职业,叫做赶尸人。由于中国人都喜欢归根落叶,却又喜欢土葬,客死他乡时,为了回到家乡埋葬,亲人往往就让赶尸人帮忙把死者尸体赶回家乡。其中的奥妙说是赶尸人会招魂,然后之魂尸体赶路。

现在的情形我怎么感觉有点跟这个故事有些相似的味道。不同之处只是一个把魂往身体上招,一个把魂往身体外勾。我不相信人有什么七魂六魄的说法,按现代的说法,估计都是跟催眠有关系,毕竟我现在也没有被迷住。不过现在好像除了我,大多数人似乎都被迷住了,那么这个地方究竟有什么阴谋。另外,这个舞蹈是否有鸦片效应呢?不管怎么说,先把同来的弄醒吧,真的有什么后遗症就麻烦了。哎,怪不得阿斗乐不思蜀,原来是被人迷住了。

为了防止她们惊动别人,我只好在她们身上各布置了一个结界禁锢了她们的视线和身体。三人失去外边的引导。立刻清醒过来。却发现自己在一个黑暗的世界中,不由自主的想大叫起来。不过她们没能叫出声来,因为她们的嘴巴动不了。

我自然注意到她们的动作,分别告诉她们被迷魂的事情然后才解开众人的禁锢,众人低声感叹道说怪不得刚才似乎做梦了,迷迷糊糊中自己就是上边的古代女子一般在快乐的跳舞,但是却又忘记了跳什么舞。

我说道:“既然大家知道了这个舞蹈的邪门,我看就不要看了,咱们回去吧?”

众人心情一阵低落。黑猫回头看了两眼,道:“现在看来还真没什么,刚才不知为何被迷住了?”

我道:“走了,还看什么?说不定一会又要被迷住了!”看他们不相信,我道:“你们幸亏迷得不深,我现在想想这么突然的给把你们叫醒了,会不会有后遗症呢。深了的话,估计别人把你们卖了,你们还帮别人数钱呢。”

众女一想也是蛮可怕的,只好听我的话跟我往外走去。不过事情没有这么简单。门被关上了,而且被从这里边上了锁,一把钢链锁。

“看到了没有?”我道:“别以为好玩的东西一定很有趣!”

“那我们怎么办?”章彩衣被保护过,多少知道一些东西,知道事情的严重性,道:“那我们是不是要报警啊!”

我道:“警察来了又能怎么样,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再说了,说不定警局里边就有他们的人。”我又想到没有暂住证的事情,火就冒了上来了。

宋小芸道:“是啊,世上的好人太少,还是相信自己为好。”

哈,这话我爱听。不过我看她说完话,很低沉的样子,实在是担心她说的话的分量。或许只是给自己一个安慰的借口吧。

黑猫道:“怕什么?现在不是给某人当英雄的机会吗?我们的陆英雄,难道不会保护我们吗!”她倒是乐观。

章彩衣抓紧我的手:“阿七你一定会保护我的是不是,你赶紧想想办法。”

宋小芸反而不紧张了:“我几乎忘了,我们这里可是有一位大师在场了。网上说外国的大卫魔术师可以穿越长城,凭空挪走一架飞机,连自由女神像都可以让人看不到。你一定也有她这种神奇的魔法对不对?”

这什么和什么阿?不过既然大家对我有信心,不再那么害怕了,我当然只好装作很有信心的样子。道:“大家放心好了,有我在一切事情都会化危转安的。现在我有三条路可以供大家选择。第一条路,咱们装作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坐回原处。当然我要给大家变一个魔术,免得大家还受表演影响。”

“这个不行,我可不愿意面壁。”章彩衣道。其他两人点头表示同意。

“第二条路,咱们偷偷的跑到后台去,我想这里应该不止一个门。咱们走出路出去就是。当然这个方法可能存在被发现的危险,到时也不只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了。”

“太危险,否决。”这回黑猫首先表决。其他两人犹豫了一下还是表示同意否决这个方法。

“那好吧,第三条路,我们还是坐回原处看表演。最后发生什么事情大家当作没有发生过就行了。”

刚说完,我的手臂就疼痛起来。章彩衣道:“到了这个时候你还开玩笑,快想别的办法。”

其他俩人也哀求的看着我。真是的。大家都是人,为什非得让我想办法?是否每到紧要关头还得是需要男同志出头呢?

事实上,按我的想法,想个办法搞酒店断电了,到时自然有机会出去了,因为一断电,大多数人都是静待不动,那我就可以使用天眼带众人出去了。不过我也不是神阿,你想断电就断电阿。似乎门旁边的开关可以利用一下的,搞断路了应该不难。不过这样子,好像只会使局部短路。像这种大酒店的线路肯定早就考虑到了这一点。

我揉了揉太阳穴,道:“好吧,我还有个想法,就是断开酒店的电源总闸。这样子我们就有机会出去了。”

“停电啊!如果可以找到着附近的控制开关就好了,不过这样子有用吗?”黑猫道。

我道:“哦,放心好了,我眼力很好,黑暗中我都可以看得很清楚的,到时我带着你们走出去就可以了。怎么不相信?有空再跟你们解释,相信我就是了。”

章彩衣道:“既然这里进行封闭表演,是否这里有什么监视器呢?会不会我们的动作早被人发现了?”

哦,这个我早就想到了,进来时,我就观察了一阵子,这里的事情似乎不想留下任何的痕迹,竟然并没有监视器。也许背后主人是对自己的自信吧。道:“放心好了,这里没有那种东西,咱们小心点就是了。”

黑猫道:“说来说去,也没有说到怎么办,我看还是想把法打开这把锁时最好办法,似乎别人不想让我们现在从这里出去,那说门明外边很定很松,出去肯定很容易!”

我想到局长给我的那把瑞士军刀,看电影里边的特工很容易的使用一些工具就很轻松的打开了各种密码保险柜,心中一动,拿出来道:“还是黑猫厉害,提醒了我,我来试试!”

“呀,有这么好的工具早不拿出来。我是开锁专家,让我来!”黑猫抢过军刀。弄了几下,真的把锁把锁给弄开了。

“行阿你。”我道:“以前我看到过一些说开锁的说明想试试而已,相不到你还真是高手呀。”

黑猫一脸傲气:“小意思而已。不过还亏了你的工具,市场上好像还没有这种款式阿,我留下当个纪念了。”

旁边两人真是佩服得不得了。黑猫对我道:“还不赶紧把门打开!”

刚打开门走出不远,我们就傻了眼,四个大汉,站在走道旁,看到我们走出来,拦了上来。一个道:“各位,我们老板有请。”

我虽然有能力自保,但是如果还加上保护着三人的话,那就无能为力了。只好看了眼众女道:“放心好了,我们去看看。”

众女无可奈何。两位带头,两位殿后。穿过两条走道,来到一个关闭着门的房间前。一位道:“四位里边请!我们只能够带各位到这里了。”

在众女担心的目光下,我举手要敲门,但是手一碰到门,门就自动的打开了。一个小子站出来道:“欢迎贵客,里边请。”

我看了看众女,怎么感觉他们的目光都注意到这个小子身上了,不免装作咳嗽般干咳了几下。小子对我轻笑道:“吃醋了?”

郁闷,一个奶油小生就这么吸引人。

我道:“少美了你!”回头提醒众女:“小心点了,别又中计了!”

众女回过神来,不敢再多看。但是一个个嘴巴蠕动,我不用猜,估计也是说我嫉妒别人长得好看之类的想法吧。

走进屋内,放眼看去是摆满各种酒的酒柜,一个不起眼的服务台就在酒柜的一个角落。实在是让人怀疑是否到了一个酒吧。

“这边请。”那小子带着我们来到一个桌子前。哦,原来这边沙发上有一个人正在闭着眼品酒呢!看起来似乎四十岁左右。平凡的脸孔,属于那种你看到过立刻又忘记的那种。如果这人是老板,是不是同性恋阿,否则怎么会让这么奶奶腔的人来当助手!这是我第一个想法。

那小子过去行礼道:“老板,客人带来了。”

锐利的目光刹时从挣开的眼中射了出来似乎要直侵入我的心底。

异人!我不敢有任何的想法,使用平和的目光与他相视。我早应知道,拥有那种古怪的舞蹈的人,绝对不是什么平常人。

相视了足足两分多钟,那人站起来,大声道:“好,好,好,小兄弟好功力阿。怪不得我的西施舞奈何不了各位,小宫,调两杯昨日重现过来,对了也给各位美丽的小姐拿些饮料来吧。”

此人精神极其深厚集中,我无法使用黑猫来时使出的读心术来获取他的想法。再说,我也不敢在这种人面前泄露这种术法。刚才对视,我从他眼中看到很多幻觉,要不是我的意志力坚韧,可能我早就迷失了自我。

我是在很奇怪这种人物难道都像小说里边写的有什么神功在身,既然似乎没有恶意,我打定注意先静观奇变。众女不知其固,章彩衣在一边道:“你就是这里酒店的老板啊?谢谢你要款待我们,可是我们都不渴。”

“小姑娘是不是担心我害你们啊,放心好了我没有任何的恶意。”叹了口气道:“我知道可能你们对我的作法不是很满意。可是我的西施舞并没有任何后遗症的,估计你们最担心的就是这个吧。这个舞蹈只是引导人进入美好的幻想世界,关着门只不过是避免大家受外部的影响而已。”

“这么说,你是好意的了,那为什么要带我们来这里?”黑猫在一边道:“而且锁着门来表示好意,这个好像说不通吧!”

“哈哈,这个其实也是考验你们能力的一种形式,如果我故意不让大家出来,难道我会使用那种那么简单的把戏来困住大家吗?当然其中也是有原因的,因为本我希望能够碰到一些有能力的人来帮助我,既然大家不是从其它地方出来,而且又没有被迷住,所以我相信各位都是有勇有智的人,于是请大家到这里商量一下事情。这下子各位明白其中的原因了吧。”

黑猫道:“你这种大人物还有什么事情讲解决不了的?而且我们几位只是碰巧出来了,你的说法实在太牵强了。再说了,这其中也只有你面前的那位没有被迷惑而已。”

“不管怎么说大家都出来了,不是吗?”看到小宫送上杯子,道:“各位可以先坐下来,尝尝这里特有的饮料。我慢慢的说出我的事情,各位听了如果不感兴趣的话,我自然可以送各位离开。”

“哦,听故事阿,那我们先听听吧。”章彩衣道。众女相互看了一眼,纷纷点头同意。

“当然,你们也可以把这个事情当作故事来听。说故事前先介绍一下鄙人,鄙人姓汪,大家可以叫我汪大叔就可以了。”汪大叔说完,我接口道:“哦,我是陆宵,这边三位分别是李虹,章彩,宋小芸。你就开始说故事吧,我们的时间不多。”

“不忙不忙,来,陆小弟先尝尝我这里收藏了几百年的好酒吧。”汪大叔看到小宫送上了两杯酒,递了我一杯道。

“说实在的,我并不会喝酒,我喝掉你的酒似乎有些浪费。”推辞着,自然是担心酒里边不知会有什么东西。而且听那个叫什么昨日重现的古怪名字,实在是让人不感恭维。

看着那杯颜色不停的变幻的酒。众女却被吸引住了,章彩衣道:“呀,当作观赏不错阿,这么漂亮,不如送给我们拿回去去做个留念就可以了。”

“哈哈,今晚我实在是最高兴的一晚了。陆小弟,难道你也认为这位章小姐的主意不错吗?”

“是啊,主意不错,不过你真的要让我品尝的话,我这种粗人,看起来酒量是太少了点,还不够我喝一口呢。”

“哦,何不先试一下,我这酒可是竞大着呢,难道你想让女孩子送你回去?”

“怎么会?既然你如此说,那好,我们俩先来尝一口,你再慢慢的说故事吧。”怎么说,看来也是要喝这酒的。不知道,这个老狐狸打什么主意。

把酒放到嘴边,一股清淡的香气冲入鼻口。深深吸了口气,慢慢的吸了一小口到嘴巴。没有白酒的那种辣,没有煮酒的那种醇味,只有一种思念,思念过去的美好。刹那间,我记起童年很多有趣的事情,不过我猛然一惊,酒已经在不知中咽下去了。看着汪大叔差异的眼神,我道:“好酒好酒,怪不得叫昨日重现。”

“有多好?大叔给我也来一杯吧!”黑猫不满的道。

汪大叔道:“不好意思,你们还真喝不了这种酒。毕竟你们没有陆小弟的能力。不过陆小弟,你喝这个酒,回神还真是快阿,现在我更确定你是我要找的人了。”

“哦,喝这酒还有什么名堂?”

“名堂自然是有的。有些人喝了这酒,就迷失在过去中,难道你们没有听说过有人连自己老婆叫什么名都忘了的事情吗?”

“啊,是这样子的阿,我们还以为是消费太高,别人是装傻来的呢。”众人点头称是。

“各位小姐也别丧气,我提供的饮料可是可以美容的哦,好了,那么我就开始说故事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