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燃战火 前传 第六章 机会

陆遥 收藏 0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5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54/[/size][/URL] “经理,你们快点啊,怎么走的这么慢.”宋小芸在前面人堆叫我. “还逛啊?买点东西这么难吗?”我对身边的章彩衣说道:”干吗对价钱还来还去的?合适就可以了吧!” 章彩衣一脸自傲的说:“这你就不懂了,这样买东西才有成就感啊!” 是吗?天啊,为什么我要答应让他们来买东西?我真是自作自受! 昨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54/


“经理,你们快点啊,怎么走的这么慢.”宋小芸在前面人堆叫我.

“还逛啊?买点东西这么难吗?”我对身边的章彩衣说道:”干吗对价钱还来还去的?合适就可以了吧!”

章彩衣一脸自傲的说:“这你就不懂了,这样买东西才有成就感啊!”

是吗?天啊,为什么我要答应让他们来买东西?我真是自作自受!

昨天晚上,哦,应该是今天凌晨,由于宿舍只有两张床,我不得不把我的房间借给了章彩衣用.结果是,我在大厅的沙发熬了一夜不算.一大早, 章彩衣就提出我的房间住的太不舒服,立刻要出去买东西布置她的房间.

我苦着脸道:“小姐啊,说定外边的人正忙着找你呢,你出去被看到了怎么办?”

“我不管,如果这样子,跟我在饭店里有什么区别?再说了我不会化妆去啊,这样子,就算有人看到也任不出来阿。”

“哦,你会化妆?”

“我现在不是已经化妆了吗?”

“啊,这样子,就是化妆了?我还以为你只是冬天冷,多穿些而已。我都可以一眼就可以看得出来是你啊。”

她拿一条围巾围住脖子,把脸缩进去,道:“这样子可以了吧。你肯定有办法的对不对?帮帮我吧。”

头疼阿,自找了一个麻烦回来。我看我不答应她今天耳边估计就没有清静的时候了。

“好吧,我看你如果戴上一个帽子。盖上你的发型,再围住你的脸,这样子安全些。”其实我心中想,如果消息不泄漏的话,就算你出去大喊,你是某某某,故计大家都以为你是精神病。所以这两天之内应该还是安全的了。

“啊,谁啊,大清早的我怎么听到有别的女孩子的声音?经理你昨晚不会是骗了个女孩子回来吧。”大家熟了,宋小芸似乎也跟我开起玩笑来了。我们回来时,她那时正睡得稳着呢。

她出来一看,叫道:“啊,还是这么漂亮的女孩子,这位妹妹,你可小心点哦,世上的坏人特别多。跟我说说你们是怎么认识的。我一定帮你,免得被某些人欺负你。”

这个是什么和什么呀。章彩衣在一边咯咯直乐,只看我笑话,许久才道:“你好,我叫章彩,昨晚在舞会上认识了陆经理,听说公司招人,所以,我就过来了,你放心好了,给经理他一百个胆,他也不敢欺负我的。”这个说法是昨晚我们商量好了的。章彩衣不愿意在宾馆呆着,而且又对我的魔术十分的感兴趣,只好让她在我身边充当学徒。

都说三个女人一场戏,我看两个女人也是可以演戏的,她们俩一下子把我晾在了一边。吱吱喳喳的聊开了。我自然不好意思跑一边去吧,就在一边接受这个精神轰炸。

两个聊了许久,章彩衣突然叫道:“呀今天还得去买东西。”

我纳闷道:“我还以为你今天不去了呢!”

宋小芸道:“看到了没有,你看经理多坏,故意不提醒人家。”这怎么又怪到我头上来了。唉女人。我只好闭嘴。是否女孩子都是这个样子的呢?

经过经达4个多小时的受罪,终于在他们俩的一句:”累死了”结束了采购行动.为什么采购的时候,会不觉得累?我半个小时的时候就已经发晕了啊.看来我以后再也不能够陪女人来买东西了.黑猫有可能过来,所以也就顺便多购了一套家伙.对于他们的奇怪的眼色,我只好说是备用的。

东西太多,然后只好让商场的托运人员来处理搬运这个事情.

那边的某人说话了:“既然东西不用自己带回去,那么我们先去吃点东西吧.然后再去玩!”

“什么,你们不是累了么?”

“所以说,先去吃点东西啊,然后才有力气去玩啊!章妹妹你说呢?后者表示同意.

“妹……妹?你们的关系也发展的太快了吧?”

章彩衣眨了眨眼:”你看不起我们吗?”

“不是,不是啦,哈,随你们的便.”

那边宋小芸接口道:”你可别忘了这句话了.前面的热狗小吃店看起来不错,咱们就去那了.”拉着章彩衣的手,:”走,我们去,别人去不去不用管!”

章彩衣道“你忘了,小心某人不结账啊!”

“经理不会那么小气的啦,经理,你说是吧?”

到了这个地步,我还能够说什么?

进了店,这里的人还瞒多的.好不容易发现在角落有一个空桌.

要了些东西,他们俩就开始津津有味的聊天,无非是一些女人的无聊话题,刚买的东西性能怎么怎么样,怎么摆置等等,哎,真是服了女人了,以后耳边看来是没一刻清净的了.麻烦啊.

我无聊的看着来来往往的人,或者看看店里的别的人.

一个靠窗的人引起了我的注意.他似乎正在等某人.不时的看看手上的表.一个黑提箱就放在了他的旁边.嗯,我想到那次进班房的经历,心说,不会又是贩毒集团在进行交易吧.

当下,我运起天眼,首先发现.店的里边就有异常似乎有人在监视着这里.里边不时的有人说话:”正常.猎物没有出现.”哦,似乎是警察吧.然后在天眼的帮助下,也发现在门口外边远处,有人监视着这里.看来是正在钓鱼啊.不过,似乎我所在的位置不太妙.得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才行.

“我说你们俩个聊完了没有?我们走吧.不是还要到别的地方去玩吗?”

“哇,经理你改性啦!不过才坐不久嘛,你看东西都还没有吃完.”宋小芸说.

章彩衣也跟着掺呼:“就是啊,那有凳子还没有坐热就走?”

“那么快点吃完吧.”我可不敢多说别的,免得我的话又成为一次世界大战的导火线.

我叹了口气,看来有些事情逃避总是逃不掉的啊.但愿能够轻松的收服对方,别涉及到这边来.

一个穿皮袄带着墨镜人进了店.走到那个靠边的桌子问:”对不起,请问这有人吗?”.

先前的人似乎有点紧张,”啊,没,没有.”

他坐了下来,看了看表,自语道:”还有点时间先吃点东西.”叫道:”服务员,来份热狗.”

我心说,“等的人会不会就是这个墨镜呢?”

这时,等人的那位手机响了.

“喂……”

“想不到你报警了,下回再通知你交货地点,如果再让警方人员在场,.哼!”

“我,我没有……”

对方挂了.

嗯,这个戏,也该落幕了吧.我松了口气.那位脸色发青.可能是由于警方暗暗埋伏的原因.,他满脸失望,气愤,无奈的神色提着包往外走.

暗中的人已经默默收队.里边走出俩人,分明就是便衣警察.

放松的时候往往会发生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我无论如何也忘记不了这一刻:我正瞧着便衣的时间,不是很明显的一个响声之后,接着无数的惊慌声在尖叫.我往响声看去,只见一阵烟舞四处漫开.精神刹那的集中,我的天眼立刻扫描烟雾间的情况.

墨镜冲入了烟雾中,敲昏那人,抢下了包,避到一边,迅速的打开,拿出一个小盒子装着的东西,收好,关上箱.

此时人群一阵慌乱,纷纷往没有烟雾的这边靠.俩个警察大声喝道:”大家趴下,不要惊慌,这不是爆炸,是烟雾弹,趴下过一会就好了.”..

墨镜正在烟雾里,往这边靠,我相信,它的眼镜应该是红外线眼镜,,否则绝对不会在烟雾中行动自如.

难不成,就这么的让他得逞?我如果堂堂正正的下手,肯定会引起很多不必要的麻烦.如果能够隐身就好了!隐身?一个主意在刹那间闪过:眼睛看东西都是一种光线的反映,而且光线如果通过折射看到了对面,一样会认为是直线看到了对面.就像看海市蜃楼……那么,假设在结界上边在设上一层折线层,让光线能折射回来,那岂不就是隐身了?

这种一条光线通过一个椭圆表面如何从椭圆的对面折射出来的初中物理题目当然难不倒我. 我瞬间的计算好折射层的各个角度.

我看着俩人道:”你们小心点,我过去看看.”说完,立刻布下我的隐身结界.我看的出来,他们一阵的惊讶,宋小云说:”他怎么一下子就不见了?” 章彩衣道:”是啊,真是奇怪!”呵呵,我把手在他们的面前恍了恍而不知.好了,我自信了起来,我迅速的冲入的烟雾中.

墨镜此时正夹在人群中,我走进,对着他就是一个冲击波.墨镜瘫软下来.我想到武侠小说中的”生死符”, 嘿嘿,那么先让你来坐为1号试验品吧 ,于是,把一点点能量留了在他身上某处,能量这玩艺,就算你上医院也查不出来,我才不担心被别人发现.本来我想把这俩人放到一块就算了,但我知道班房的黑暗,又不知道墨镜是不是真的元首,所以我打算放过他,于是我找到那个盒子. 并迅速的把盒子装回提箱里.然后退出了烟雾.说实在,我的好奇心也是大的要命,但是这种要命的玩艺还是不惹的为好.

章彩衣问:”究竟怎么回事?”宋小云道:”是不是恐怖分子搞鬼?太可怕了!”

我笑了笑:“放心好了,不知是谁放的烟雾弹,可能是恶作剧吧.好像没什么破坏.”

事情发生的快,处理的也快,几分钟后,烟雾被迅速的吹散,警方很快将所发生的情况进行纪录.当然是一无所获. 两个人昏在地上,问起来都是莫名奇妙.反正东西又没有丢失,所以备案而已.

挤出人群,宋小云发话了:”真是扫兴,我们回去吧!”

大家都觉得这是个不错的主意.于是回到公司.

看着他们俩人满脸不高兴的回到公司,我说:“哈,那么大家现在可以上网聊聊天嘛.别一脸别人欠你的钱似的.”

章彩衣道:“你是不是看到我们没有出去玩,所以幸栽乐祸啊?”

“我?那敢啊?”

门铃在这时突然响了,宋小芸叫道:”请进”

我们都很奇怪这时会有什么样客人来,公司的业务毕竟才开始不久.

进来的人,让人吃惊,竟然是那个墨镜.他精神很委顿.

“怎么是你?你不去医院跑到这干吗?”宋小芸道.

他摘下墨镜,扑通的跪下,”师傅,请放过我吧,请救救我……?”

他们都傻了.我心说:”难道我的”生死符”这么快就成功了?”

我不动声色:”这位仁兄,你找错人了吧,我们这可不是医院啊.”

他跪着爬到我的面前,”师傅,我错了,请救救我.”

章彩衣满脸奇怪:”这位先生你先起来吧,我们能够帮助你的一定帮你.”

宋小芸给他搬了个椅子,我邹邹眉头,你先坐下来,有话慢慢说.

他脸有喜色的坐下来.说道:”师傅,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我知道在烟雾中是你制住了我,并在我身上下了手脚,请你放过我吧.如果你不放过我,那我我一定会被别人杀死的.”

在他们的莫名其妙中,我说道:“哦?所以你就跟踪来到了这里?那么,你怎么知道是我出手呢?如果你能够说出理由,我会考虑考虑..”

“不瞒师傅,我是碰巧认得这位章小姐,所以我想师傅肯定就有这种能力,否则也不敢带着章小姐出去玩.”

“我?你怎么认得?” 章彩衣问.

“章小姐是某组织要的人,已经被各路的人内部传了照片.所以认得.”

我说道:“那么也就是说,章小姐一出现,你们就可知道了?”

“如果出入饭店,歌舞厅的话,确实这样,但到现在为止,就我认出了她.”

“就算你说的是真的,那么是不是准备拿这个消息来要挟我呢?”

“我发誓……”

“行了,行了,发誓有个屁用啊,你叫什么?”

“我叫方仁.”

“那么,方先生,我需要的是消息.请跟我到办公室里来.你们两个有话一会再说.”

在我的办公室.

“我要知道你道上的消息,当然越详细越好.”

“你要我……”他有点气愤.但随即如没了气的皮球.”如果师傅收留我的话.我一定言无顾忌.”

“你们行中的人难道只能够进不能够出?”我问.

“如果随随便便的话,我也早就出来了.”

我生出了一个大胆无比的念头:”那么谁在管你们呢?帮主?老板?如果你当上了那个位置,你觉得怎么样?”

他当然吓了一大跳:“这,这不可能.”

我笑了:”怎么会不可能?”

我的自信动摇了他,他咬了咬牙道:“那么我都说了,我们的头是闻名全国的杀人犯,甘四,他杀了人其实没有跑出国,倒是跑到了这里来, 改名为甘十四,然后在这组织了个十四帮.现在道上的人都受他指挥,至于上边还有没有其他的人就不知道了.”

“这里的牛鬼蛇神就没有不服他的人吗?你应该原来就是不简单的人吧,否则甘十四怎么放心你出来办事?”

“这里原来有三大帮派,以西城马老大为首的青帮老派.新派以我为首的新派,外地人的洪帮,洪帮在甘十四建帮时给灭了,于是我和马老大就并到了十四帮,当然,由于我是本地人,所以,甘十四对我和马老大放的较松而已.所以表面上,这里还是分为三大派.”

“那么说,你和马老大的关系还不错了?如果你取代了甘十四的位置,他应该也不会反对的了?”

“这个,可能吧,毕竟都是本地人.”

“那么现在的外地人都服甘十四?”

“甘十四就是外地人,别人不服也得服啊.”

“对了,怎么说你原来也是一派之首,这么出来,你就不担心警方认出你?”

“认出来也没什么啊,又没有证据,再说了,由于,现在表面上这里依然是三派,警方还渴望着帮间火拼,从而有抓人的证据呢?”

“那么,今天是怎么回事?”

“那人是考古专家,叫伍德,前些天,有人拿了一个六芒型的护身符古物去给他鉴定,想不到这个家伙竟然想私吞了,因为又没有证据,所以,只好来武的.别人就让我帮帮忙.我只好恐吓他,让他交出东西,想不到他竟然报了警,然后,我莫名其妙的栽在你的手上了.”

“哦,那么说,倒是我的不是了.”我在精神的探测下,知道他并没有说谎,于是我给他解除了压制.

他动了动手脚,道:”师傅真是神人,请收我为徒吧.”

我摇了摇头,问道:”你为什么进黑道?”

“我家穷没钱上学,然后出来又找不到工作,于是……”

“那么别人呢?”

“基本上是没有生活来源,当然也有个别的变态者..”

“变态者几乎都是你们的幕后者吧.你难道没有想过,有一天带著各位兄弟堂堂正正的做人?我现在给你一个机会,我帮你灭掉洪帮,你统一黑道,然后重整黑道,让大家安安份份过日子,如果你作的到,我就答应收你为徒.”

“如果,师傅真的可以灭掉洪帮的话,我一定可以做到统一黑道,并让黑道转型.”

“好,你记住这话就行,现在你给我说说甘十四和他的人的情况”

“他们常在’来放纵吧’歌舞厅,具体地址是莲花路……”方仁一一将情报给我.

最后,我告诉他,这俩天就会有变化.让他做好接收工作.

方仁带著兴奋的脸色走后, 章彩衣和宋小芸满脸奇怪的问我:”究竟是怎么回事?”

“哦,男人间的事情,女人还是不插手为好.”

“是吗?” 章彩衣道,:”神神密密的,总有一天我会挖开你所有的秘密”.

我心说:”如果你是我的女朋友我当然愿意给你分享我的秘密,可惜.…..”想起同零的高中同学,很多都已经有了孩子,正在享受着天伦之乐,而我的另一半呢?我叹了口气,满脸惆怅.

窗外,午后的阳光,正在融化着地上的积雪,那么我心中的积雪谁能够给我融化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