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燃战火 前传 第一章 惊魂

陆遥 收藏 4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5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54/[/size][/URL] “什么爸出车祸了?怎么不打电话给我!” “你的电话老打不通啊!” 我想起来了,好像没交电话费给停机了! 妈在那边说道:”幸亏抢救及时,现在危险期已经过去了,你往家里寄的钱这回都用了, 阿宵你不会怪把爸妈吧?” 松了口气之余,我一阵心酸:”没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54/



“什么爸出车祸了?怎么不打电话给我!”

“你的电话老打不通啊!”

我想起来了,好像没交电话费给停机了!

妈在那边说道:”幸亏抢救及时,现在危险期已经过去了,你往家里寄的钱这回都用了, 阿宵你不会怪把爸妈吧?”

松了口气之余,我一阵心酸:”没事就好,我往家里寄钱就是给你们用的啊!我这边很好,不用担心.都怪作儿子的没本事!”

“傻孩子,怎么能够这么说,全村都为有你这个大学生而高兴,你是大家的光荣,再说了,你出门在外也要留点钱的身边啊!”

“妈,我知道了,你放心好了。那你好好照顾爸爸,另外让医院使用最好的药,至于医疗费钱我会再寄钱回去的。现在我长工资了,一个月也有一千五百块,所以别担心钱的问题。” 虽然工作没有着落,但是为了不让父母担心,我丢工作,找工作的事情都没有跟父母说,现在也只好撒个慌了,至于钱看看可不可以从同学身边借一些了。

说了一会话,我突然想起春节就要到了,这时候回去的话谎言肯定被戳穿,于是告诉那边,春节可能回不去。理由总是有的。我之前都是很诚实的,这回妈一下子就相信了我的理由。~汗~。

挂下电话,数了数身上的钱,还剩几十块.哎,这个月的房租是个问题啊,更不用说父亲的医疗费了。

上个月与房东的精彩对话还历历在目:

“你这个月房租和水电费是三百块。”

“能不能过几天交,我现在没多少钱了,有家公司已经准备让我去上班了。”

“两个月前你就这个说,没钱你怎么吃饭!别拖了,你不住还有很多人在等着呢!”

真是铁公鸡,我心里恨恨的交了三百块.出门在外,实在不爽啊!

怎么办?想我工作近三年,当然,其中大部分时间是在找工作.竟然越混越回去了!

我为什么要找工作呢?想来可笑,毕业时,一股冲劲,轻松的进了家公司,但是被踢的时候才知道被看成了劳力.怪不得几百圆的工资.那时还以为反正是学东西,无所谓.第二个工作直干到上几个月.为什么我竟然会被辞退,到现在我还觉得是个梦!一个同事告诉我,公司决得我有碍公司的形象,因而……

为什么我是个人?那肯定有我存在的理由!但是经过几个月的折腾,我发现我已经心恢意冷了。

别人都唱:”……从头再来……”,无聊啊,难道是玩游戏吗?人生可没有存档!

看别人年纪轻轻就有车,有女朋友,有公司,为什么人与人有这么大的差别?钱,钱,钱,去那弄钱,犯法的不能干,取巧的不会干,那只能够脚踏实地的干活了。那哪要我这种人来干活?我发誓,我有钱了开个专招单身的员工的公司。

心里嘟囔着,漫无目的低着头走路,心说什么时候三更半夜了,再回去吧,那时候房东应该睡着了.心里正琢磨着房租的事情,突然后腰被狠狠的撞了一下,我几乎跌倒,一个人在后面叫道:”抓贼阿,他抢了我的包!”.

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男子摔在一边,正慌张的爬起来,他是个小偷?也太高级吧!但是不管怎么样,他撞了我一下,先拽住他再说.我扑上去,他没想到我会抓他,吓了一跳,眼看后边追来的越近,把包一仍,竟然来了招金禅脱壳,我自然只抓住了西服.他回身就给了我一刀,好家伙,竟然还有凶器.危机中,只好尽量的收腹和往后退,肚子一凉,好像被轧进去了。他抢过西服,慌不择道的跑了我痛得捂住肚子。

一个妇女跑了过来。她拾起了包,从包中那拿出一叠钱,说道:”这是伍千块,你拿去看医生.算我倒霉,碰上这种人!.”不管我愿不愿意,也慌忙的走了。

出手就伍千,怪不得别人抢。抢?我赶紧收好钱,反正不要百不要.捂着肚子赶紧走路,如果那个家伙回来不要我的命才怪呢!

看来我的忍痛能力也挺强的。我回到住处时,才小心的掰开伤口来看,哈哈,老天有眼,只是进去了两三公分,这回可赚了。(我穷的太久了,怎么说我现在也是半个万元户了,呵呵!)

忍着痛,整理好伤口。然后打发完房东,心里轻松多了。嗯,好久没有好好的休息了,这回可以好好的休息几天了。吃完晚饭不久我就带着伤痛与兴奋(家里的医疗费有了眉目,心里当然高兴了)慢慢的进入的梦乡。

或许老天总是喜欢捉弄人吧。毫无警戒的我在晚上十点的时候,被强烈的敲门声吵醒.:”查暂住证!快开门!”

“糟了, 为了省钱,暂住证没办.想不到这回睡得这么熟,警察进村也不知道。”以前是在警察来的时候跑上厕所等地方去躲,这回没办法,我只好穿衣服开门。

两个警察在门外边.一个道:“暂住证,身份证拿出来!”

“阿,是这样的,我的暂住证正在办理。”

“那身份证呢?”

“我有.”我递了过去,有个警察看了看,没把身份证还我。一看就糟了。早知如果还不如说是身份证丢了。

”没有暂住证,走,所里说话”一个警察推着我说。

“我的证件真的在办理……”

“少废话,跟我们说没用,快走!”我不敢再吭声老老实实的走路。

路上的警察还真多,身份证又被别人拿着,自然”跑路”的计划也就实施不了。

几辆警车停在村中,被住抓到的人还真多。

我正在四处观看的时候,有人推了我一把:“看什么看?上车!”

上了车,里边已经蹲满了人.我想找个位置坐下,一个警察拿着警棍指着我道:“干什么!蹲下!”

我心说“我是犯人阿?”但是看着他凶神恶刹的样子,我不得不忍下这口气,蹲到空处。看到那个警察要到别的地方去,我忍不住了叫道:”警察同志,请把我的身份证还我。这回倒是没有再为难我.不知是不是在公众面前的原因?

又有一些人被推了上来,当然,谁都不敢吭声.经过一个多小时的”围猎”,警车终于打道回府。

警局。

车刚停,粗鲁的声音在外边响起:”快下车,别磨磨蹭蹭的!”

几乎站不稳的被赶下了车。一派深严的气氛笼罩这里:十几个警察在包围着这里。我又不是犯人,伸个腿应该可以吧!想着,我已经这么做了。

“你!到这边来!”有人指着我说.

“警察叔叔,我可没犯法啊!我边走边说。”

“不能说话.蹲下!”

又是蹲下!我心中开始诅骂.当然动作上自然不敢稍有怠慢.我悄悄的观察了一下:发现他们把抓来的人分为两批,一批比较老,另一批比较年轻。我自然是在年轻的这批之间。

终于分派完毕,一个警察对这边这组人道:”站起来,排好队!”

终于有机会伸腿了.我活动了一下腿部,按照高低顺序排到了队,我身体矮小,自然排到了队尾.折腾了这么久,我的伤口隐隐发痛.低头一看衣服,竟然都被染红了。突然间我有些害怕,如果这些人看到自己的伤口会怎么想呢?我不由自主地捂住了伤口。

越是害怕发生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警察指着我道:”你,什么事?”

“没,没什么事!”

“没事捂着肚子?拿开!”他过来掰开我的衣服察看.“原来是伤口。”他过去跟一个警察嘀咕了一会.那个警察走来队我说:”跟我走.”

“要带我去那?”我问。

”别废话,走了就知道。”

无语的走了一段路.走进了一间办公室.里边有两个警察在谈笑.

带我来的那个警察对他们说:”这人身上有伤口,就交给你们了!”

我心说:”不会是把我当作犯人了吧?”我道:”我要和先前的那些人在一起。”

带我来的那个警察道”你以为这是哪?说来就来说走就走?老老实实的交待吧.”说完,关门走了。

我拉过一把椅子,正想坐下,一个警察已经踢了我一脚:”蹲下.谁让你坐的!”

我怒道:”我又不是犯人,干吗让我蹲下。”

“还敢嘴硬.”看他那个样子似乎又想给我一脚,我只好补充说:”再说,我已经蹲下一晚,我的腿受不了了。”

“现在不是才早上的3点多钟吗!还说蹲了一晚?”就这样,我并没有能够逃掉对付我的这脚。

这些家伙也真是恨,踢我这两脚,竟然也不留情.大腿像断了似的,好久,疼痛才渐渐的消散。

我鼻子直酸,心说:“不就是没有暂住证吗?竟然就这样的待我!分明是没有能力抓犯罪的人,把气发到我身上来.这真是什么世界啊!.”刹那间.我定好一个计划,不管如何,不能够再顶嘴.然后能怎么就怎么,赶紧出了这个鬼地方再说.但是我的泪水,已经不由自主的滑了下来。

这时,警察开始问我一些情况,比如姓名年龄,住址等等。

精神攻击许久,终于问到问题上:“那么,你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我把下午发生的事情详细的说了一下.当然我可不想失去那五千块钱,所以并没有提高最后那个妇女给我的钱。

“那么说你倒是个无名英雄了?”

我看出对方的疑惑的眼神道:“请相信我,我说的绝对是真的!”

“你这故事编的很好.不过,警察不是傻子.你这贼模贼样的如果是英雄,那么我就是宇宙的救世主了.”一个警察给了我狠狠的一下道。

“快老实交待。”另一个道。

我心中不知暗骂了对方多少遍.哀求道”警察先生,我说的是真的,请你们相信我。”

对方啪案而起:“真的?真的你怎么不上医院?我看你是害怕被人知道而已。既然是怕人知道,那就说明你说的是谎话,我不说清楚,你还以为警察好蒙。说,什么组织?什么帮会? 赶紧交待!”

还真是冤啊:我不由哭道:“我没钱看医生,难道看医生不要钱.你们为什么专欺负我这种人.好人坏人如果一看就知道,那么还要你们警察干吗?”

“好胆!不给点颜色你看看,还真以为警局就这么容易出去。”有个警察又狠狠的踢了我一脚。

……

我不知道被踢了几回,我只记得耳边不时传来各种逼问的声音,然后我没有回答好他们就又被揣一下,然后一不小心,我的脑袋撞到了墙上,疼痛的感觉丝毫也让我清醒不了, 然后我堕入了无边的黑暗中。耳边似乎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这些声音:

一个道:”哎呀,想不到这个家伙这么硬.好像他昏了。”

“不会有事吧?”

“这家伙头好硬,竟然没有流血,不过,好像不行了,心跳已经停止了。”

“这么快!”

“想不到小小的打击都受不了,按照老办法解决吧。”

“也只好这么办了。”

“可惜了一次立功的机会…”

……愤怒阿,但是黑暗就像一头猛兽,一口把我吞掉,我很不甘心的挣扎着,但是终究依然无法逃脱黑暗的吞噬。

不知什么时候,我发现自己竟然有了些意识,我发现怒火在燃烧着我:想不到走投无路之际竟然进了警局,然后说了实话又不相信。看这情形,分明是想把我逼往绝路。黑暗的世道以前在小说中看到还不相信,现在我已经知道厄运已经降临我的头上,人生信念的刹那崩溃。又急又气中,想到父母让自己堂堂正正做人,结果却是得到儿子犯了罪的情形,然后就是父母被相邻千夫所指的情形。我心中绝望 :这是什么世道啊!以前一个有钱人诬赖穷人的邻居小孩偷吃了它的鸭子,穷人没办法只好剖开小孩的肚子来证明清白,那么我又用什么来证明我的清白?孤身一人在他乡,恐怕死了都要被诬陷为犯罪分子。那么我究竟怎么办?哎呀,这是那?头好痛啊!

迷糊之中,发现身处一个美丽的世界中.我是不是死了?也罢,终于到达了一个净土的地方.但愿以后没有黑暗。

“咦,怎么好像有人的空中飞来飞去的,咦,怎么我也会飞?”我向天上的人飞去。

突然之间,天空变了颜色。一艘巨大的飞船出现.接着是天空中出出现了很多蘑菇云,自由飞翔的人纷纷自卫,各种颜色在天空中纵横。

一道闪烁的光芒由远而近.这是什么?战争吗?我呆呆的措手无力,一个身影勇身而出,挡住了那道光芒.瞬间粉身碎骨。

那是谁?为什么我觉得有心痛的感觉?

死亡在继续,一个人出现在面前,奇怪的声音从他嘴里诵出,他是谁?

无尽的空虚,接着是无尽的疼痛.这不是天堂的吗?怎么一下子变成了地狱了?

疼痛!疼痛算得了什么?疼痛永远没有我的心痛让人悲哀.来吧,疼痛!

猛然间,脑际轰的一声.我看到了一个奇怪的自己.怎么身上的血管我看的一清二楚? 一个词出现在念头'内视术'?--就是可以勘察自己的经脉的情况的能力.这是怎么回事?

又是疼痛?是不是我做梦?做梦?我不是死了吗?我的知觉慢慢的在回复,头部的疼痛已经消失,这里有点冷.凝听了一下四周,发现静悄悄的,我这才挣开了眼睛。

好像有什么东西盖着我的脸,拉开,起来。我这才发现这是在一个停尸房中.除了我这具”尸体”外,还有其他的尸体.突然之间发现在这个地方,还真有点害怕.但又一想到自己是”死”了的人害怕心情不禁随之而消失.心中剩下的只有无限的愤怒。

正在琢磨怎么出去的时候,听到一阵脚步声由远而近.从门缝往外看.看到两个工人在从外边走来.我自然暗暗庆幸自己醒来早了点.否则真成冤死鬼了。

“好机会,不知他们怕不怕鬼?”我决定要吓吓他们。

门开了.一个道:”先把他们装到袋子里.动作快点。”

轮道我时,我一下子坐了起来,装出鬼样,道:”你们来了?”

“哇,鬼啊!”两人竟然昏了过去,不会吧,这么简单?我害怕有人来.赶紧走了出去。

许久,一人才醒来,“啊,尸体不见了.”推醒另一人.问:”怎么办?”.

另一个道:”笨蛋,你不会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啊。”

“对,我们什么也没有看到.什么事情也都没发生过…….”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