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大帝国 第一卷 血战奠基卷 第六节 官匪一家

zy_dfy 收藏 0 1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22/


两天后,赵刚告辞岳父,回到了辽阳。因为赵刚现在没有固定住所,而且剿匪十分凶险,不好带上家眷。韵兰,伴梅只好先在丹东住下,等赵刚剿匪完毕之后再搬过去同住。

刚到辽阳不过两天,圣旨就到了,曾蕴等人跪听


“辽阳知府曾蕴。”只见曾蕴神情肃然,竖耳恭听。“……,公忠体国。曾蕴着赏代盛京将军。” (注盛京将军职同巡抚,也就是辽宁巡抚一职)


接下来就应该是赵刚的,果然“赵刚……,奋勇歼敌。赵刚着赏平寇军统领。暂兼代盛京东路巡检使。”


众人艳羡不已,赵刚磕头谢恩,开始准备新军。


赵刚领旨之后,心里开始算计起来,平寇军加上东路巡检使编制一共为六个营三千人。每月就有六千两饷银。这些银子不算少,如果吃空额的话每年还能剩下几万两。


但是赵刚不想吃空额,相反的,赵刚还要得多招人,三千人的编制,他将上次骗来的、抓来的混编在一起,扩编成十一个营七千五百多人,其中骑兵占了两千,统由吴俊升带领。虽然短时间内战斗力下降得比较厉害,但是对付土匪还是绰绰有余。


唯一困扰赵刚的就是枪械问题,接收的军械不过来福枪共六百四十八杆,鸟枪共二十三杆,抬枪共六十七杆,云者士得枪共二百十七杆,马林枪共四百四十杆此六项共领得枪一千四百四十八杆,尚有零星枪支百余总计不过一千六百杆。而且这些枪械多有损坏淘汰者,大半皆来福枪。赵刚命人统计了一下发现竟然有十三种型号,而且就算是型号相同也会出现口径不同的,试放枪械时竟然半数不能放,八成不能远击,良好者不过两百杆。赵刚只好向新任盛京将军曾蕴禀明情况。曾蕴倒是十分看重,让赵刚到盛京武备局申领一批洋枪。武备局的总办见是曾蕴的条子,给了一百杆哈乞开斯快枪。赵刚好说好歹也不多给,最后赵刚只好塞给总办三千两银子。那总办见了钱,乐颠颠的打开了武库的门,里面武器堆积如山,毛瑟和抬枪混在一起,任凭赵刚挑选,只有一样:“不要短少超过一千枝枪”。


这就给了赵刚机会,将手上的枪夹带进去换了好枪出来,无奈武备库中好枪实在太少,好歹领了一千枝一等快枪就找不到好枪。正好这时吉林将军长顺在上海购后膛枪2000杆,由神机营拔给来福枪1000杆,海军衙门拨给哈乞开斯1000杆。一共4000杆好枪。暂时存放在武备库,被赵刚知道了消息,报到曾蕴那里,硬生生截流下来来福枪500杆哈乞开斯500杆,而且顺手牵走了三箱附赠的手雷。


经过这一番折腾,赵刚手上已经有来福枪2100杆,哈乞开斯800杆,毛瑟枪600杆,马林枪600杆,其余的没有火枪,就先装备刀、矛、弓箭等冷兵器。总算有了近代军队的样子。


但这样的话每个月就要亏空近五千两白银。赵刚的家底不过是上次截流的十几万两银子,买马之后只剩下几万两,虽然支撑一年半载不成问题,但毕竟不是长久之计。


赵刚也没有办法,现在自己不过是一个代巡检,官位言轻,除了剿匪之外没有什么发财的路子。没有办法之余,赵刚也曾动了卖马的念头,但是想到甲午之战,赵刚还是硬着头皮供养着。毕竟辽东大地地势平坦是骑兵的天下,一旦日军大举进攻,骑兵的作用是无可取代的。


为了节约费用,也是为了掩人耳目,赵刚率领全部人马开到辽阳城外的连山关,在原有的兵营基础上复建了一个巨大的兵营。为了避免别人知道自己多招了人马,每天赵刚就带着一半人马,轮流出去剿匪,这样看起来好像人数不过两三千人而已。


赵刚训练了几日,队伍战斗力有所提升,辽阳的土匪基本上被扫荡一光。盛京其它三路巡检使联名邀请赵刚,共同出兵剿匪。


赵刚欣然同意,按照商定的计划,北路巡检使由四平--西丰一线向南推进,南路由康平--彰武一线向南推进,西路由喀左—葫芦岛一线向东推进,形成一张大网,将土匪裹在中间,驱赶到辽阳连山关一带。那里严阵以待的赵刚率平寇军构成这个大口袋的底部,将盛京的土匪一网打尽。


对于这个计划,赵刚认为可行性很低。土匪的战斗力如何,赵刚十分清楚。一般来说土匪的单兵战斗力比现在的官兵差不多,不考虑武器的因素甚至更胜一筹。


但是因为缺少指挥官,战斗方式就是单打独斗,没有办法进行有效的配合,人数和战斗力成反比。所以在攻城战中土匪表现一贯不好,但是在游击战中土匪还是表现十分优异的。这次虽然动用一万人拉网,看起来人数不少,但是要控制的区域太长,处处都是漏洞,根本起不到什么效果。


虽然不看好这个拉大网的计划,但是赵刚却没有出言反对。一方面是因为这个计划对赵刚十分有利,他只需在连山关以逸待劳,如果网住土匪,他手下的新锐之师必然得到最大的那份战功;另一方面,如果网不来土匪,也与他无关,那是其他三家巡检使的错。想到这里,赵刚就同意了这个计划。


不管如何进展,自己这里也有十几天工夫备战,赵刚忙里偷闲,开始简单的射击训练。


这一时期,每天士兵都练习瞄准,因为弹药缺乏(四千杆枪,子弹只有二十万发),只好让士兵拿了枪空弹训练。每周一打靶,一个人平均打两发,消耗的子弹在万发左右。新兵经过强化训练之后,命中率大幅度提高,百米之内两发子弹卧射的平均成绩为7环而此前的成绩为0.03环。老兵的命中率由11环升到了16环。


同时,出乎赵刚的意料,其它三路巡检使的剿匪竟然进展的十分顺利。据战报说,半月来三路大军激战数十次,击败了十几股大的土匪,斩获数万,大约有三万多土匪残部被三路巡检使追击,现在已经离赵刚部不到百里。


赵刚有些疑惑,这些土匪也太差劲了吧,几万人都没打过几千人。要么土匪战斗力大为下降,要么官兵战斗力大为上升,这些都不可能。要么这些巡检使和原辽阳副将一路货色,在赵刚面前上演一幕官兵捉土匪的闹剧。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赵刚陷入了沉思中,过了一会,赵刚叫来了吴俊升。


吴俊升现在是赵刚手下头号大将,担任骑兵营的管带,现在的骑兵营可牛得很。吴俊升现在已经有了两千骑兵,这在东北来说这就是一支无敌的突击力量。赵刚一直藏着,目的就是想打土匪一个出其不意,没想到第一次动用骑兵竟然是为了对付自己的同僚。


正想着呢,吴俊升已经走了进来,大大咧咧地摘掉了狗皮帽子,惬意的在火炉边烤火。还一边烤一边问:“赵巡检,找俺老吴干啥?”


赵刚也不在意,顺手扔过去一个酒葫芦:“先喝酒,再聊正事。”


吴俊升张手经接过酒葫芦,打开塞子,咕嘟先喝了一口:


“好酒,下酒菜呢?”


赵刚笑道:


“知道你爱吃牛肉,我都已经给你准备好了。”说罢从桌子里面拿出一大块牛肉,有四五斤的样子,放在一大张油纸上,两个人对坐而饮。


这边吴俊升将肉切了一大片,满满的吃了一嘴。那边赵刚也不落后,也是一大块下肚,两人吃像不雅,吃的倒是飞快,不一会酒肉就全被消灭了。


酒足饭饱之后赵刚满足地打了一个饱嗝,对吴俊升说:


“吴大哥,有件事情,我想来想去觉得只有您能办。”


吴俊升没说话,耳朵竖了起来挺赵刚的下文。


“明天,我把来福枪全部给你,你带着全部骑兵到鸡冠山那里躲起来。如果白天就看狼烟,晚上就看篝火,昼夜查看我们这里的消息。一旦看到信号马上猛扑回来,一路上见谁杀谁。”


吴俊升迟疑了一下,问了一句:


“赵巡检,老吴要是看到其他几路巡检使呢?”


赵刚没说话,手上用力,一双筷子断成两半……。


吴俊升走后的第二天,赵刚营前出现了一些蟊贼,赵刚不为所动,只有当土匪距离太近时才命人出击,而且出击距离不得超过五里。这样吃掉了几股土匪之后,再也没有小股土匪前来骚扰。


而赵刚排出去的侦察人员却发现,土匪已经从四面八方向所在地扑来,最近的敌人离我们不到5公里,最远的也不过30公里,总数在四万左右。其他三路巡检使则态度暧昧的与土匪保持十几里的距离,据侦查人员亲眼目睹,官兵与土匪竟然还在交易军火。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已经十分明显,这些官匪勾结在一起,想以二十倍的兵力一举消灭赵刚。只是他们没有料到的是,赵刚的兵力不是两千左右(他们认为赵刚的兵力来源于平寇军加辽阳军残部)而是五千五百人,这个错误认识足以致命。


土匪在入夜之后开始夜袭,但是土匪的素质实在不敢恭维。东南西三面前来进攻的队伍竟然高举火把,黑夜中成为了最好的靶子。


土匪的第一次进攻连大本营的边都没摸到,丢下了几十具尸体后就溃败了,此后一直到天亮都没有组织起有效的进攻。赵刚担心的北面一直没有动静,其实北面是有土匪进攻的,而且为了隐蔽起见没有打火把。但是这支土匪竟然迷路了,等到天亮的时候他们才找到路,而成队伍回到连山关已经是一天后的事情。


到了白天,土匪的进攻让赵刚手下的一干新兵开了眼,队形松散的土匪大声吆喝着从几千米处跑过来。这些土匪不懂得隐蔽自己,也不懂节省体力,跑到几百米处已经累得气喘吁吁,被平寇军士兵轻易的击倒,再一窝峰的跑回去,留下一地的死尸。


经过了两天的战斗,平寇军的新兵慢慢的变成了训练有素的老兵,见到敌人不再害怕,在战斗间隙也能轻松的讲下流的笑话。当然击毙了上千土匪,平寇军也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代价,火头军老李因为偷喝一份肉汤,被烫伤了舌头,成为平寇军中伤势最严重的人。


眼看朔风渐起,几天内将有大雪,对于驻扎在旷野中的土匪,将会面对严寒的考验。土匪面前的选择不多,一是全力进攻,二是撤退。在赵刚看来,土匪的选择必然会是进攻,而且是更猛烈的进攻。


果然,第三天的攻击与前两天截然不同。一群又一群的土匪蜂拥而至,后面跟着督战队,有敢回头的立刻杀死。几万土匪没了退路,潮水一般的冲了过来,密集的子弹只能造成一些小小的空隙,土匪很快的逼近了平寇军的大营。


见土匪来势汹汹,赵刚急忙命人点起狼烟,同时派出快马去报信。土匪在付出几千人的代价之后全线攻入大营,平寇军不得不放弃一线阵地,退回到二线阵地。一路上不时有士兵被土匪的鸟铳击中,倒在地上,还有一些没有及时逃跑的被围当中,几十件兵器瞬间将士兵砍成肉末。


不过土匪经过一段拼杀之后,体力下降,让平寇军大部分士兵顺利的逃到了第二条阵线,贸然追击的土匪因为数量不占优势,很快被赶回到第一条战线。双方都在暗中积攒力量,半个小时后,气势颇高的土匪军又玩起了同样的战术,几万人山呼海啸般的冲向平寇军。


三百米,这次平寇军竟然没有任何反应,一些土匪拿着缴获的步枪向平寇军射击。


两百米,还是没有反应,一个带头的土匪大声喊道:“兄弟们,快上,官兵没子弹了。”


受到鼓励的土匪争先恐后的加快了步伐,百米距离一晃就到,平寇军阵地上摆出了几个黑乎乎的大家伙。土匪虽然看见却丝毫没有停下脚步,最近的土匪离平寇军已经不足六十米。


赵刚紧张的看着土匪一步步逼近,终于下了命令“打”。随着这道命令,五挺加特林重机枪发出了怒吼,几百枚手榴弹自战壕中飞出,积攒已久的士气得到了最大限度的释放。


手榴弹的集中爆炸声、重机枪的沉重射击声一时间填满了营地,赵刚虽然离得远,也被吓了一大跳。


土匪军显然是没有料到平寇军这次打击竟然如此凶猛。手榴弹形成了一个死亡区域,距离阵地五十米到八十米的地带被彻底清空了。侥幸未死的被重机枪打成筛子,重机枪火力延伸,一排又一排的土匪被击倒在地,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无法弥补的空白区域。


赵刚也被这恐怖的一幕震撼了,他对战争是门外汉,但是十分崇拜林彪。尤其对林彪的火力集中使用十分佩服,就在战斗中试了一下,没想到竟然有如此的效果。看着目瞪口呆的部下,赵刚大声喊了起来:“吹号,白刃进攻。”


这时的土匪已经伤亡大半,剩下的都被刚才的巨响震的昏昏的。见到平寇军端起刺刀杀了过来,大部分都乖乖的投降,有些不明白情况的还想负隅顽抗,都被平寇军给料理了。看样子,这次肯定能将土匪一网成擒。


这时,远远的传来几声闷响,嘈杂的战场掩盖了这些的声音,并没有人听见。所以当十几发75mm口径炮弹在人群中爆炸时,赵刚第一个反应就是根据弹道寻找火炮的位置。


顺着弹道找过去,在平寇军军营正北1000米处,十几尊克虏伯火炮整齐的摆放在一起,炮口处冒出的烟遮住了赵刚的视线。显然刚才就是这些炮发射的炮弹,这些炮弹本来是对准平寇军大营的,因为赵刚率军冲锋,所以没有造成什么人员损失,但是十几挺重机枪却被炸上了天。赵刚有些后怕,如果不冲锋的话,那些炮弹至少能打倒几百名平寇军士兵,自己离的也不远,说不定也会被弹片击中。


虽然胸中气愤,但是赵刚还是让副官带着官印去交涉,毕竟如果在明了的情况下仍然炮击友军,这罪名可大了,主官也会被判死罪。赵刚料想这些人不敢乱来,看着副官骑着马快到对方军营处,而炮还未打响,赵刚轻轻松了一口气。


正当赵刚松气的时候,远处副官所骑的马人立而起,仰天倒下,赵刚急忙拿出望远镜看了起来,镜中那马身上已经中了好多枪,副官被压在马下生死不知。再往前看,一队队清兵鱼贯而出,排出进攻的阵势,稍后方可以看见放炮后的烟雾。


又是一阵炮弹落了下来,准头不佳,只有一枚落在人群里,炸飞了几十人。这本来算不上什么,但是赵刚所部大部分为新兵,打胜仗还看不出有什么问题。一旦形势不妙立刻军心不稳,一些人干脆就扔了枪跑了,赵刚连毙了几个逃兵,还不能阻止,反而被逃兵挟裹着退了下来。但是没逃多久,又被堵了回来,外面已经被三路巡检使的人马给堵住了。一见面就开枪,显然是要杀人灭口。


赵刚勉强带着人逃进了大营,一数人数只剩下三千多人。而且这三千人也是新败之军,根本就没有战斗力,想要凭借这些人马打败外面的一万官兵和两万土匪阵势难如登天。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