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大帝国 第一卷 血战奠基卷 第五节 太白楼上试金甲

zy_dfy 收藏 0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82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822/[/size][/URL] 赵刚闲来无事,又适逢重阳,就偷空去了一趟丹东。江城丹东气候宜人,环境幽雅,风光旖丽;鸭绿江碧波荡漾,江上不时传来女子轻脆的歌声;正值重阳,满街都遍布菊花,将偌大一个江城点缀成一个黄金般的城市。赵刚心里痒痒的,怀里揣着几千两银票,两眼放光左顾右盼。他人长得高大,面上斜插了一支红色的茱萸,配上一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22/


赵刚闲来无事,又适逢重阳,就偷空去了一趟丹东。江城丹东气候宜人,环境幽雅,风光旖丽;鸭绿江碧波荡漾,江上不时传来女子轻脆的歌声;正值重阳,满街都遍布菊花,将偌大一个江城点缀成一个黄金般的城市。赵刚心里痒痒的,怀里揣着几千两银票,两眼放光左顾右盼。他人长得高大,面上斜插了一支红色的茱萸,配上一身黑色长衣,更衬的英俊不凡。街上的女子多有含笑传情的,赵刚见了心中大乐,脸上还装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目不斜视的走在大街上。

没想到了中午时分,天上就布上了一层薄薄的云,又过了一刻,云层竟然越来越厚,眼见得就要下一场鹅毛大雪来。赵刚肚子已经唱起了空城计,不敢沿街猎艳。看见不远处有一个酒楼,上写“太白楼”,急步走了过去。


走到近前,不禁让人眼前一亮。面临鸭绿江,背依翠屏山,四周松柏拥蔟,好一座金壁辉煌,宏伟壮丽的“太白楼”。


远远看去太白楼就比周围的建筑物高出一截,等进了酒楼内,赵刚才发觉,此楼一共分为三层,一层为厅,二层为楼,三层为阁。前后分两院,前为酒楼,后为住宿之所。主楼底层为青石垒砌,二、三层系木质结构,飞檐镶以金色剪边,歇山屋面铺设黄色琉璃瓦,简瓦滴水饰物有鳌鱼走兽,造型古补典雅,挺拔壮观,给人以肃穆庄重之感。门两侧蹲一对石狮,雕刻精细,形态活泼。进门两壁回廊嵌有李白生平碑刻。三楼檐下高悬“太白楼”匾额,字体遒劲有力,当为名家手笔,赵刚却不懂字体,只能看出署名里面的一个‘张’字,后面的字无论如何是辨认不来的。


赵刚来的时候已经有些晚了,一楼已经客满,小二将他领到二楼一个空位边上。赵刚见三楼阁间空空的,就问道:“小二哥,第三层可有空位?”


此话一出,一楼二楼正在吃饭的人都静了下来,赵刚大吃一惊,不知为何。


那小二回话了:“这位大爷,真对不住,第三层您不能进去。”


赵刚奇怪道:“这话我可不爱听,你是不是瞧大爷没有银子?”


说完话,赵刚将一张一百两的银票拍在桌之上。


小二队赵刚行了一个礼,说了太白楼的故事 。


等到小二讲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赵刚才知道太白楼的规矩。原来一楼二楼只要有钱就可以上,但是三楼就不同了,只有每年重阳前后三天才开,不过要上楼需要先回答搂主人三个问题,如果回答上了不但可以上楼,更有大礼相赠。小二讲道‘大礼’的时候,表情怪异,赵刚却没有注意,后来明白的时候只能苦笑小二的狡猾。


开始,众人都跃跃试试,但是屡试屡仆,几年间竟无人通过,也就慢慢的死了心。今天看到一个外乡人,一幅武夫打扮竟然想上三楼喝酒,都不禁摇头。


赵刚知道事情原委,本来考试毫无兴趣,但是看见众人神色鄙夷,心里顿生傲气。大声对小二说:“那考题在何处?快些拿来,莫耽搁大爷喝酒!”


小二闻言去拿考题,周围众人大都认为赵刚一定过不了,有些无聊的已经开了盘子,十赔一赌赵刚过不了第一关。赵刚见了更是气愤,拿了一千两放在桌子上,大声说:


“各位,赵某一千两放在这里,如果过不了三关就算我输,那位英雄与我对赌。”


这下,酒楼上所有的酒客都拿了银子,堆放在桌子的另外一边,不一会就堆了几千两银子。


这一会工夫,小二已经拿了一张纸过来,赵刚接过来看,是一道题目:“物不知数,三三数之剩二,五五数之剩三、七七数之剩二,问此物几何?”


这道题却难不倒赵刚,在赵刚来看这不过是个三元一次方程组而已,默用心算已经算出数字来,在上面写了二十三几个歪歪斜斜的大字。


众人见他字丑,有些人就笑出了声音,也有些人以为他是胡乱写的,就等着看他的热闹。


那小二去了之后不久,带着一个管事模样的走到赵刚身边,管事的手里拿了一个卷轴,递给赵刚,恭声说道:“公子,既然你破解了第一道道题,这点东西就作为彩头就送给公子,请公子笑纳。”


听了管事的言语,众人一惊,方才知道竟然过了一关。这真是出人意料,有几个好事的腾了座椅出来,请赵刚入座,同时拿了画卷一展。


画卷不过两米多,不一会就展开了。赵刚不懂画,但是画中竟然有一股傲气,一股杀气,激得赵刚心中按奈不住。


旁边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一个旁观的中年书生高声念道: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身前生后名,可怜白发生。”


“这是岳王点兵图呀。”一时间,酒楼内乱成一团,众人纷纷挤了过来,都想看一眼传说中的名画。


赵刚急得手忙脚乱,生怕这些人将画弄坏。还好都是读书之人,虽然拥挤却没有毛手毛脚之辈,见过了画也就散了。


这时众人都想看看这个外乡客能不能答对第二道题。


第二道题字数不多,‘当前国家最重要之事为何事?’


赵刚一笑,不过是小儿水准的题罢了,挥手写了工业二字,字还是很丑,但众人已然不敢小瞧。


过不多时,那管事的转了回来,轻声对赵刚说:“这位公子,对不住,这次没答对。不过鄙东家说了,你见识不凡,如果能答对第三题,也可上楼一叙”


赵刚心里不服,对管事的拱了拱手:“请问第二题的答案是什么,如能见告,晚辈感激不尽。”


管事的将第三题的背面翻了过来。赵刚一看正是第二题的答案:“教育为一国之本。”


赵刚无语,心中的不平早已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敬仰之情。为了更快见到这位贤哲,赵刚急忙看起第三题来。


与前两题相同,第三题不过寥寥几字“借景咏怀”


赵刚犯了难,作为一个现代人,对于诗词并非所长。想来想去,也没有什么诗词能跟周围的景物搭上边的。


赵刚急得直搓手,一旁的管事看了,悄无声息的拿了一个手炉过来:“大爷,这天下着雪呢,可有点凉,您用了这个暖手,暖完了人就精神了,看这天气就多一番风光不是。”


赵刚听了管事说的话,就觉得着话里有话,多半是在指点自己。但是赵刚底子太薄,眼睛乱转就是一个字都蹦不出来。管事的见赵刚的样子,知道赵刚没明白自己的意思,就又说了一句:


“有时候,下雪也是一种景观……。”


管事的这句话一下子启动了赵刚的灵感,赵刚兴奋的站了起来,拿起毛笔,狂写了起来,顷刻间一挥而就。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望江城内外,惟余莽莽;


大河上下,顿失滔滔。”


那管事的略微点头,仓促之间,能对仗如此实在不容易,看意境也还可以,但有乾隆皇帝的对联


“尧舜生,汤武净,五霸七雄丑末耳,伊尹太公,便算一只耍手,其余拜将封候,不过摇棋呐喊称奴婢;


“四书曰,五经引,诸子百家杂说也,杜甫李白,会唱几句乱谈,此外咬文嚼字,大都沿街乞讨闹莲花。”


在前,估计已经把意境写满了,后人很难超过。接下来看


“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


须晴日,看红装素裹,分外妖娆。 ”


管事的摇摇头,本来说先抑后扬,但是这几句写得太平了,后面要扬起来,何等困难,这词多半是虎头蛇尾了。看赵刚又写了几句,就随便看了几眼。


“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


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


唐宗宋祖,稍逊风骚。


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


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旁边的管事看到第三句已经呆住了,等看完了之后竟然无语,这词当真是传世佳作,不但意境上超越前人,而且与景色极为相配。 只是此词隐约中竟然有问鼎之意,却不可为其他人所观。


周围早已是满座皆惊。有些人已经拿起纸笔,将这千古佳句抄了起来,管事的急忙将只收了起来,匆忙送到三楼。


过不片刻,管事面脸喜色,走到二楼宽敞处。大声说道:“诸位,今天鄙陋之所喜迎贵客,这位客人…。


说到这里,管事的才想起来还不知道客人姓名,急忙低声问道:“这位客官贵姓?”


赵刚也低声回答了,那管事的吃了一惊,问道:“您的姓名怎么与前几天大破悍匪杜立山的那位英雄一样。”


赵刚一摆手:“老哥,不敢瞒你,正是鄙人。不过剿匪之功,并非区区在下一人之功,没有众位兄弟奋勇杀敌,光凭我一人之力是打不赢土匪的。鄙人身份还请老哥保密。”


那管事的更加敬重,说了几句之后将赵刚带到三楼,留下一片羡慕的目光。


管事的将赵刚带到一间最大的房间前,人就退了出去。赵刚犹豫片刻轻轻的敲了敲了门。


过了好半响,一个年轻的女子将门打开。女子面容清秀,身材高挑,用一双大眼睛瞄了赵刚一眼,脸上红霞突现。伸出手向窗口处一指,人就悄悄地退了出去。一个黑瘦的中年人站在窗前,凭栏远眺。赵刚有些失望,本来他以为那个清秀的女子就是楼主,已经动了人才两得的心思,没想到楼主竟然是一个中年老男人。


那个中年男人一转身,赫然便是刚才那个管事的。赵刚心念一转,已然明白,不由抱怨道:“这位老兄高姓大名,为何打扮成管事的来骗我!”


那中年人一笑,拱手道:


“敝人张謇,适才见赵将军才思敏捷,所以动了好奇之心,还请将军莫怪。敝人备了一些酒菜,将军如不嫌弃,便与本人对饮几杯如何?”


赵刚是知道张謇的,没想到在丹东竟然碰到了这个晚清有名的大才子,欣喜异常,急忙说道:


“原来是张老师在此,学生赵刚有礼了。”说完就要行拜师之礼。


张謇笑着捋了捋胡须:“赵将军,这如何当得起….。”一边说一边扶起赵刚,只是动作迟缓,显然张謇也十分欣赏赵刚,有意将其收入门下。


赵刚见了,马上抓住机会,将拜师礼行全了。张謇笑呵呵的将赵刚扶了起来,说道:


“徒儿不必多礼,为师已经摆下酒席,权当为你接风。”


说完拉了张刚进了对江的一个大厅,此处风景又十分不同,隔窗远眺,但见江水如练,白帆点点。让人心旷神怡,恍若登临仙境。


大厅当中,摆了一张八仙桌,各色菜肴已经慢慢的摆了一桌。见张謇来了,马上开席。两人见识不凡,一边喝酒一边聊天,谈得十分投机。


不知不觉都有了七八分醉意,张謇问了一句:


“贤侄现在家住何方?高堂可好?现在有无妻室?”


赵刚心里一跳,好家伙,来摸底了。还好他就已经编了一套家世,想了一想回答张謇:


“学生是直隶人,光绪八年父母得了瘟疫,双双过世。我以乞讨为生,后来投靠叶志超提督,家中一贫如洗,还未曾娶妻。”


张謇听了心中高兴,对赵刚道:


“既然如此,我想替你说一门亲事,你看可好?”


赵刚急忙站起身来,恭恭敬敬向张謇行了一礼:


“学生全听老师吩咐。”


张謇见赵刚恭敬,心中不免得意,对站在一旁的丫环说:


“快叫颦儿过来。”


不一会,环佩声响,一个女子快步走了进来。赵刚只看到一个侧面,依稀便是刚才那个开门的女子。赵刚想到这个美女以后会成为自己的老婆,不禁眼热心跳。


那女子走到张謇面前,低声说道:


“老爷,大小姐说了,要先跟姑爷说几句话。”


张謇听了脸色阴沉起来:


“父母之命,容不得她不听,今天太过仓促。明日是黄道吉日,你二人就拜天地。”


赵刚看情况蹊跷,刚想说话,却被张謇止住了话头:


“贤婿不必多言,此事我自有主张。”


两人接下来又聊了一会治国之道,渐有分歧,赵刚认为工业应该先重后轻,而张謇却认为要先轻后重。两人争论的面红耳赤,都不能说服对方,最后张謇说道:


赵刚说道:“泰山大人,不如以三年为期,我们各自办一些工业。三年之后看看最后谁的工业兴旺,以此来定输赢,这样好不好。”


张謇被赵刚一激,当即答应下来,浑然不知中了赵刚的激将法。


两人一直谈到金乌坠地时分,赵刚还兴致勃勃地想谈下去,张謇却怕误了明天的喜事。不由分说,将赵刚送到了一间客房里面。


赵刚却实在睡不着觉,脑海里一会是张謇睿智的面孔,一会是那个女子美丽的面容。年轻人的心充满了喜悦,一直到了二更天,才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直到日上三竿,赵刚才醒过来。张謇那边已经准备好了,赵刚像一个木偶般拜完天地进洞房。


人生自古以来有四大幸事: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久旱逢甘雨、他乡遇故知。但作为第一大幸事:洞房花烛夜永远是人们的首选。


赵刚也曾经憧憬过自己的洞房花烛夜,‘一个身材惹火的女子,一双大眼睛含情脉脉的看着自己,用清脆的的声音叫道…..。’


但是当赵刚自己亲生经历时,才发现作为一个新郎官,需要经过多么艰辛的历程,才能到达幸福的彼岸。


虽然酒量好,但是在几十人的劝酒下,赵刚还是喝醉了,被人半扶着送进了新房。


努力挣开双眼,看了一下周围,四周一片模糊。有一个女子走了过来,将赵刚搂在怀中,将一碗醒酒汤灌了下去。赵刚喝了之后,清醒了很多,后脑处传来的一片温润感觉,让人销魂。赵刚紧紧地握住了面前的玉手,柔声说道:“好妹妹,多谢。” 手指顺势轻挠了女子的掌心一下。


那手的主人有些生气却不敢发作,满面红霞,努力地将手挣脱了赵刚的“魔掌”轻声说道:“姑爷,莫让小姐久等。”


赵刚顺着女子的目光看去,一个全身大红的新娘子端端正正的坐在床边上,头上盖了一个红盖头,虽然衣服宽大,但是依稀还能看见山峦起伏,里面的美景自然更胜一筹。赵刚热血上涌,酒壮色胆,一步骤上去揭开了小姐的盖头。


一张雕像般的脸,像是盛开的牡丹。吹弹得破的皮肤,晶莹透彻的眼睛,细腻的肌肤…..。这美丽大气的女子,赵刚在清朝没有见过。其实在他原来的时空里面,他也没见过。赵刚失神片刻,才回过味来,呆呆的问道:


“韵兰。”泰山大人早上亲口告诉赵刚自己女儿的闺名以及生辰八字,赵刚因为刚才认错了人,所以先确认一下。


“嗯。”声音微不可闻。


赵刚大乐,又问道:


“韵兰,这位是…..。.”


韵兰抬头对那女子说:


“伴梅,过来见过相公。”


那女子走了过来,对赵刚行了礼,看样子竟是要伴小姐共入洞房。


赵刚忍住性子,与韵兰一同喝了合欢酒。已经是跃跃欲试,借着酒劲去脱二女的衣服。二女见赵刚英俊不凡见识出众,早已芳心暗许,半推半就间罗裳半解,粉腿酥胸尽现。二女大羞,双手抱肩倦在床上角落处,却抵不住赵刚火热的大手的侵袭…….(以下省略一千字)。


面对娇妻美妾,赵刚将…….(以下省略一万字)


熟睡一夜,等醒来时天已大亮。侧身看时,一左一右两个女人都睁开眼睛看着自己,眼神似笑非笑似羞非羞,玉体横陈数不尽的旖旎风光。好个赵刚……(以下省略10万字),两女方才起来,忙忙的伏侍赵刚着衣洗漱。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