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军车 第二章 刀劈李黑鬼(下) 第三十章 山神庙突变(上)

辽西老戟 收藏 7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size][/URL] 罗云汉扯开蓝衫衣钮,擦了擦汗说:“这都算个鸡八毛啥呀?我让人家给抓过多少回啦?憋气窝火的事儿就别提啦!谁都有走麦城的时候。可这回这事儿你可说错了!洪海他们两次打这喇嘛营子都没打下来,你这一下子就把他们包圆啦!连鬼子、伪军、炮手那可叫一百多号人呢!他们狗咬狗、一嘴毛,你就见缝下蛆,给他来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




罗云汉扯开蓝衫衣钮,擦了擦汗说:“这都算个鸡八毛啥呀?我让人家给抓过多少回啦?憋气窝火的事儿就别提啦!谁都有走麦城的时候。可这回这事儿你可说错了!洪海他们两次打这喇嘛营子都没打下来,你这一下子就把他们包圆啦!连鬼子、伪军、炮手那可叫一百多号人呢!他们狗咬狗、一嘴毛,你就见缝下蛆,给他来个一勺烩,拔下了这个中心据点,活儿干得地道!再说啦,三辆马车的军火还没丢,你还丢啥人哪?”

罗云汉虽说是对丁雄有着难以调和的仇恨,但对他的本事还是佩服的。就拿丁雄守护天成站仓库军火的事儿来说吧,自己在站台仓库门口曾胡骂过丁雄一通,可事后杨欣一条一条地给他一分析,他就服了。

杨欣说:你和洪海去石塔山掏狼窝,两个大老爷们来去自由,可进可退。我和赵梅去草叶桥截军车,浑水摸鱼,也是一走一过的事儿。咱们都是在暗处,主动地去打别人。可丁雄带着秦凤凰、老武头,守护仓库就不同了,是在明处被动地被别人打。而且,秦凤凰连枪都使不好。面对着二十多个辽西惯匪,他们只能守、不能走,那叫干等着挨打、送死啊?他们居然能坚持到最后,没丢下一枪一弹!你比得起吗?咱俩谁能比得起呀?你还红口白牙地乱嗤嗤啥呀?

丁雄听到罗云汉这番体贴人心的话,心里顿时感到比提升一级军衔还高兴。因为,这是他和罗云汉相识以来,听到的第一句夸奖他的话。罗胡子夸过谁?服过谁?连杨欣这样的人,都没他都没赞扬过几句。

“可、可毕竟还是把杨快手和赵梅弄丢了?”丁雄忽然问道:“对了,你们从北面过来的时候,看见杨快手和赵梅了吗?”

“看见赵梅啦,”罗云汉说:“她说,关上飞抢了大洋,把她绑在马背上,拴着她的马向北跑。杨快手追上来后,关上飞就割断了缰绳,扔下她,向金鸡岭跑了。杨快手给她解开绳子,就让她快回去帮着救军火,他自己骑马向金鸡岭追过去了。放心,杨快手这小子鬼着呢?”

“你和杨欣的任务怎么样啦?你还怎么到这儿来了?”

“窟窿台大桥的情况是都打听清楚了,可活儿不太好干!”

罗云汉说,他早晨骑马到了窟窿台。窟窿台大桥,八米宽,一千米长。十三个桥墩,横跨在水流湍急的白狼河上。桥头桥尾的沙包工事和岗楼碉堡中,有一个小队伪军和当地的民团防守,连同桥上的游动哨,共有七、八十人。桥头有电话、摩托,一旦有事,他们立刻可以和南北敌人迅速取得联系。

罗云汉说,这么大个桥,光桥墩字就十三个,炸药放在哪儿?才一下子能把桥全炸塌了?另外,炸桥的时间有规定没有?炸早了、炸晚了有啥说法没有?这些事儿还都没个谱呢?

丁雄说,看来,现在马上要做两件事儿:一是得需要把建桥的工程师找到,以便找准关键的炸桥部位;二是要了解敌人援军行军速度,以便确定炸洞、炸桥的具体时间。

罗云汉说,我从窟窿台桥上走了一个来回,又在桥下河里四处看看,就骑马回到了金鸡岭。杨欣炸隧洞的活儿也不好干,见了面他再跟你说吧。还没到晌午呢,我和杨欣就在金鸡岭西梁游击队里看见了齐巧。齐巧说你们出事儿啦、军火车让王老虎给截啦。我就和杨欣、齐巧贴山根、绕小路来到喇嘛沟北树林子。遇到了洪海他们后,杨欣和游击队长罗明便带着他们去了金鸡岭的葛王台山神庙,让我过来到北大壕找你。找到后,赶快去葛王台山神庙会合。

两人说话间,东面大道上,扬起一阵烟尘,一群增援的鬼子、伪军喧喧嚷嚷地向南面喇嘛营子跑去。

“没事啦!上大道!”罗云汉望着渐渐远去的敌人,拍马跑出树林,驰上大道:“快!上葛王台!”

两人双腿一夹马肚,向北面大道疾驰而去。

葛王台,山不高,长满刺槐和白桦树。一个鬼子小队守护在北面山沟里的弹药库,山沟的南面有一座临河盖建的山神庙。葛王台的北面,便是横亘在大道面前的金鸡岭。金鸡岭,山高林密,怪石嶙峋。只有山腰上有一条长长的隧道,通往后山。方圆几十里,只有这一条山间公路能走机动车。传说,当年詹天佑准备修建一条从山海关到热河的铁路,开凿了这条长达二百多米的隧道。由于资金不足,隧道修完了,铁道便没铺上,就停工了。

金鸡岭西高东低,罗明的游击队在西山主峰的西梁上,金鸡岭的镇子村落在东山的山脚下,而隧道则在金鸡岭的中间山腰上。

杨欣带着三辆马车到了葛王台山神庙,按着李胡的密码,接通了青云岭的电台,就收到了齐明远发送来的电讯,让洪海、齐巧、赵铁匠他们火速回到青云岭,参加拦击山海关鬼子援军的行动。并告诉杨欣,山海关的鬼子援军,大约在明天拂晓到达金鸡岭隧道。

杨欣把老黄头留下,让洪海、齐巧和赵铁匠走了。

已经是下午光景,罗云汉和丁雄把马拴在树林里,悄悄来到了葛王台沟沿上的山神庙。一声清脆的鸟叫,庙门里闪出了欢天喜地的秦凤凰,绕过庙门西面的三辆马车,连连招着手喊道“哎!早就看见你们啦!我们在这儿哪!”秦凤凰白衫黑裙,腰间束着一条皮带,把坚挺的乳房凸现出来。十字花挎着一只盒子枪和一个书包,透着女子独有的文气和英武。后面跟出了何叶儿和老武头。

“丁大哥,你受伤啦?”何叶儿望着丁雄,关切地问道。一向伟岸神武的丁雄,蓬头垢面、衣衫褴褛,可两只杏核眼仍然炯炯闪亮。

“没事儿!跌个跟斗!”

老黄头迎了出来:“啥没事儿啊?看这后背上还流着血呢!快进去上点药!”

几个人相随着走进了山神庙。

山神庙坐落在葛王台山下的南山坡上,周围长满了郁郁葱葱的松柏树,南面是一条淙淙流淌的小河。庙门两边门柱上有一幅对联,写着:

“山中有灵日有光,

神下有保月有佑”

山神庙门窗无损,保存完好。庙门两边是两扇小方楞的窗户,东西墙上各有一扇六密形的窗口。人首龙身的山神塑像上虽然落满了灰尘,可香案上的供品却是新的。大殿空寥寥的,香炉里飘绕着的烟雾弥漫开来,几个蒲团摆放在香案前边的地上,不知谁在地中央散放着几根落叶松圆木。

“丁雄,这位就是金鸡岭游击队的罗明队长!”杨欣指着香案前的一个精壮汉子说,“这就是我和你说的丁雄。”

“你好,罗队长!”丁雄一握手,一望罗明冰冷的大眼,凭着他的直觉感到,这又是一个不好对付的姓罗的汉子。

罗明二十多岁,个头不高,平头、圆脸、一双桀骜不驯的大眼,灰色的军服敞着怀,露出了铁板似的胸膛,腰里别着一支德国长苗镜面匣子枪。马马虎虎地和丁雄一搭手,就坐在地上的圆木轱辘上,闷闷地抽起旱烟袋来。

“凤凰,你和何叶儿到山上和那两位弟兄换下岗,注意安全。”杨欣收拾着香案上的电台说。

“哼!一到关键时候就把我们支走!”秦凤凰不满地扬了一下雀斑脸,“重男轻女!等你用着我们的时候的!哼!咱们走!”踢了一脚地上的圆木,悻悻地和何叶儿走出了庙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