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之后 第一章 第一百四十五章

巴渝 收藏 1 4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6/[/size][/URL] 第一百四十五章 与那三个庄稼汉首长分手后,江海洋留下常忠勇和朱冲锋一道走回公司办公室。他简要的通报了跟李小越认识的经过,决定让她暂时栖身于公司,干个内勤接待或秘书之类的工作,并吩咐朱冲锋最近准备一本聘书,他想带李小越一道去拜访刘有法,聘请他为本公司的常年法律顾问。 “又想扮演英雄救美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6/


第一百四十五章


与那三个庄稼汉首长分手后,江海洋留下常忠勇和朱冲锋一道走回公司办公室。他简要的通报了跟李小越认识的经过,决定让她暂时栖身于公司,干个内勤接待或秘书之类的工作,并吩咐朱冲锋最近准备一本聘书,他想带李小越一道去拜访刘有法,聘请他为本公司的常年法律顾问。

“又想扮演英雄救美了唢。”朱冲锋听了后嘲笑道。

“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嘛。明确告诉你,我这次回来的目的是得到常兄首肯的。‘依花接木行动’的最终目的是杀富济贫,雁过留声,人过留名。用杀富济贫来形容是乎对某些人来说,好像恐怖和残忍了一些,不过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常兄,你说是不是?”

“此事机密,不宜多议,冲锋必需守口如瓶,只限于我们三人知道,如果关山岳加盟进来,也只能是限于我们四人知道。”

“那我们不就成了‘四人帮’了哦。”朱冲锋还是老德性不改,笑嘻嘻的说。

“还有,等我们成功后,有朝一日我想在我们战斗过的地方,在西湖边捐资修建一座希望小学。我们总不能连一个三陪小姐的觉悟都不如吧?是不是?”江海洋说出自己内心的牵绕。

“我赞成。这正是我们人过留名的行动纲领之一。”常忠勇举手赞同,说着哈欠连天,显得很疲倦。

“我也不反对。”朱冲锋掸了掸手中的烟灰说。

“今天到此为止,老常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你明天还要到单位上去‘撞钟’,不比我们自由人士,工作时间较为弹性,可早可晚。”江海洋说完站起来也伸了一个懒腰,并使劲做了几个扩胸运动。

常忠勇也借梯下楼的说:“也好,我先走一步。二位留步。”

“我送送你。”朱冲锋抢先一步拉开门说。

看着二人离去后,江海洋于是便坐下来,打开办公桌上的台灯,在记事本上写起感想和体会来。二十几年前养成的写日记的习惯,早在工厂当中层干部时就已淡化,改为工作笔记,随想随记。等他写完笔记后,才发觉朱冲锋还没有回来,便拿起一本《厚黑学》,找到昨天看的段落,继续看了起来,一边等着朱冲锋回来。看了好几页,仍未见他回来,便无心看下去了,合起书来胡乱猜想。楼道内响起一阵的脚步声,他断定不是朱冲锋,因为脚步有些轻盈,很可能是一位女士。

“这家伙,人生地不熟的,未必被人打劫了唛?再不回来,老子打110报警了哈。”江海洋点起一根烟想到。

正在此时,过道里传来脚步声,一听就是朱冲锋急促的步伐。他自己都感到奇怪,二十年过去了,他还能准确无误的听出他的脚步声,实在让他吃惊,他非常感谢六年多的军旅通讯兵生活,培养了他如此好的听觉。

果不其然,朱冲锋旋风般的推门而入,手里还提着一袋东西。他把东西往茶几一放说:“格老子,你们这里不安逸,买点夜宵都要跑好远。”

“你莫不是又拉常忠勇的差,叫他用车送你去,又送你回来?”

“料事如神。我嘛是想买点吃的,你我俩个光棍汉边吃边吹,今晚来个通宵大战噻。”

“今后这种机会多多,何必非要现在,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哟,把身体搞垮了,就等于事业也垮了,总而言之,啥子都垮了。”

“哈哈,老子就是‘三垮’公司的形象代表,典型的很。”朱冲锋笑嘻嘻的说,一边拿出袋子里面的啤酒卤菜。

江海洋从写字台后边绕过来,走到沙发边问道:“何以见得?”

“来,坐到沙发上边吃边说。你看哈,我是公司搞垮了,家庭搞垮了,身体也快搞垮了,这不是‘三垮’是什么?”

“你小子到挺会总结的嘛,只听说你公司垮了,没听说你家庭也垮了?”江海洋端起一杯酒说道。

“嗬,你有所不知,公司垮了后,那简直是众叛亲离,妻离子散哟。想起来都寒心,要不是你邀我加盟,试图东山再起,我可能对什么都是心恢意冷了。”说完一口干完杯中酒。

“我看你现在心态还不错嘛,不要忘了我们在部队经常爱说毛主席的一句话,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你公司垮掉的原因是什么?”

“除了我决策失误外,轻信他人,算是一个重要的原因。另外嘛,商人最看重的是利润,有了百分之十五的纯利润就要心动,有了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就要铤而走险,有了百分之百的利润就可以杀人放火,资本的原始积累残酷的很。老祖宗马克思在〈资本论〉中,真他妈的说的太对了,难怪他没有敌人,连资本家对他都佩服的五体投地,因为他揭示了他们自己都不知道的剥削秘密。我的切身体会是,商场的尔虞我诈常常使我犹如野兽行走在猎人设置的大小陷阱边。商场的风险性是最高的,你一旦进入便似踩钢丝,没有保险绳,一不小心就从天堂坠入地狱。”

“是呀,现在国内还是双轨制,又大兴全民经商,政府部门也经商,军队也经商,国内又没有一套严格的游戏规则,自然鱼龙混杂,买卖双方不信守合同,有的把合同视为擦屁股纸,自然使城信方遭受坑谋拐骗,损失严重。”

`“对头,我就是听信了一个亲戚的游说,在倒卖一批钢才生意中蚀本五十万,伤了公司原气。第二次又轻信在二营当兵的老乡的话,在化工原料的一单铝粉中又掉进人家的圈套陷阱,亏了三十万,血本无归。”

“那你朱教头的八十万‘禁军’就这样洗白了?想当初,你可是信誓旦旦的要向百万目标发起冲击哟。”

“我告诉你,别幸灾乐祸。商人不好做,不是人人都是当商人的料。我只是一个失败的弄潮儿罢了,严格的讲是一个商战中的败军之将。”

“言之有理。不过有你的前车之鉴,我决不从蹈覆辙。再说了,我的选项是不动产,是未来的支柱产业,不是你那种买空卖空的‘皮包’公司。再说,有你和常忠勇、关山岳的相助,正如你十年前拉我下海时说的一样,我们的目的一定能够达到。”

“是啊,这次是很好的一次机会。我听关山岳透露说,中央那个跺一下脚,中华大地就得抖三抖的人物,最近在深圳的一番讲话,在中共高层引起争议。他批评有些保守派不要只关在中南海里闭门造车,瞎议论,否定改革开放的大好成果。老人家有两句话对我印象最深,一是胆子要再大一点,二是步子要再大一点。这是我们东山再起的一个大好时机,要牢牢把握和紧紧抓住哦。”

“果真如此?”

“千真万确。”

“到底益州是省会,高层信息就是比我们省辖市来的快些,看来我们又要重温政治经济学了哟。关二爷这个人对于我们的共同目标是一个重要人物,你要注意与他保持密切联系,尽快催他南下加盟。江都市委大院里的他那帮难兄难弟,现在正如日中升,好多已步入渗透到政府机关去了。今后我们摊子会越铺越大,难免不用上这些人。”

江海洋喜欢在闲谈中就把任务交代下去了,他所以叫朱冲锋来做自己助手,一是二人之间毕竟在一个战壕里滚过,从感情上讲非他人所比。二是此人忠心耿耿,毫无二心,对人实在,就是做生意亏本,也是因为为人过于耿直,不排出父母南北相交的血缘关系所致。三是他早在八十年代初期就下海经商,多少也还有些商场经验,在他一跃成为“富豪”时,也始终没有忘记他这个正在车间出大力,流大汗的“小小车间主任”。每次到江都来办事和谈生意,再忙也要登门拜访他这个班长,不像有的战友很势利。四是他目前落难,处于“革命”和人生的低潮,他有心帮他一把,也算是战友一场。

朱冲锋看看酒已喝尽,茶几上一片狼籍,便说道:“我来打扫战场,完了我们还是回房休一下,明天还有很多事要办。”

“不用,反正离天亮只有两个多小时了,懒得跑来跑去的,我们就合衣在沙发上躺一会算了。知道我为什么叫你来吗?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我俩‘习相近’。不过有点过意不去哈,远道而来的第一天,没让你睡在席梦思上高枕无忧,酣声雷动哟。”

“不必客气。班长尚且如此,副班长未必敢贪图安逸享受唢。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嘛。是不是?哦,对了,刘成通叫我代问你好。”

“嗬,就是那个‘小炮弹’?现在在干啥?”

“对头,现在是‘老炮弹’啰。干啥,还不是干农二哥啥。别看原来当的是侦察班的计算兵,龟儿子炮弹命中率不高,我估计是他计算出了问题,连续生了他妈的三个女娃儿,成了超生游击队长,还到处东躲西藏的。最小的一个幺女才五个月,生活过的苦得很!更恼火的是,怕是他刘姓无人继承啰。”

“你这个人思想要不得,啷个重男轻女呢。这事你关注一下,等公司走上正轨后,有适合他干的叫他来就是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