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冲——这个座落在高黎贡山脚下的滇西重镇,是一座有传奇色彩的城市,有“极边第一城”之称。且不说它是建在火山熔岩上的城市,据说那里地壳是我国最薄的地方;也不说它那迷人的带有异国风格国的亚热带风情,就说现代抗日战争中发生在滇缅有名的战斗“松山大血战”,腾冲就是主要战场之一。腾冲之役是中国抗战史上罕见的攻坚战。战斗进行了整整两个半月。国民党官兵伤亡二万一千多人;民工死七千、伤上万。日军四千余人战死,十数人存活。有关的传奇战斗故事举不胜举(有关战斗资料在多部专著中可查到)。这座城市还有许多吸引人们眼球的地方:它温泉遍布城乡;盛产红、绿宝石。而我对这座城市的怀恋却另多一段情感在其中——因为它是我二十多年前的初恋之地......




在腾冲西南边来凤山下的绿荫中有一大片错落有致的建筑——那就是原陆军第七十一野战医院。当时我服役的部队就在离这个魅力十足的城市仅有几十公里的小城——盈江县哦。因生病住院在那里我邂逅了一个不算漂亮但很有气质的美眉,于是有了一段酸甜的初恋。但在那个时代里这绽开的花很快就被摧折了。留下的只有泛黄的记忆。那段难忘的经历虽然没有收获爱的果实,但现在每当回味品尝后却总能使自己的情感不断得到新的升华。初恋难忘哦……。


在《生存》游戏的虚幻世界里我又回到腾冲。但这里没有了滇西边陲那迷人的风土人情:木结构的小楼不见了了,看到的是高大的石筑门阙;火山石堆积的山坡没有了,取代的是建筑宏伟的祭坛。这是腾冲吗?(摇头)。好像是到了中原古都——洛阳的感觉啊!呵呵呵。


我没能再细细地观赏这个有点陌生的腾冲。枪声骤起,一群绿国的士兵从我军左面攻击基地了。手雷在营地里爆炸,火炮在门前开花。战时紧急,我急忙与战友冲出营地加入反击敌国的攻击。原来在我方主要兵力攻击红国时绿国纠集其所有力量,(其中包括37级区的士兵。)向我方发动进攻。其由高级别军官组成的突击队在左面祭坛上炮兵的掩护下抵近我基地围墙,用高杀伤力手雷狂炸我基地。我补给的战士受到很大的威胁。消灭这股敌人是首要之急。当然级别再高也是肉做的,在我军的反击下这股悍敌很快就被挂回去了。但左面祭坛上敌炮兵阵地仍然威胁我基地的大门。炮弹不断落在我基地门前开阔的广场上。我军进出通道不畅啊。清除敌军炮兵解除威胁很明显是下步战斗的必然.。


“左边的炮兵消灭掉”有命令发出。


但是问题就出在这里了。由于《生存》的发展,一大批新兵加入进来。这些新的力量对联盟的战斗力有提高,但在统一行动、协调战斗、战术意识上就还远不如老兵哦。看到眼前的敌人被打打掉后新兵们都冲出去杀人,那样痛快呀。按命令去清除炮兵的人员不多,这时绿国也知道这个高台阵地对他们的重要,大批援军从后方赶来支援。清除左面高台上敌军的战斗我军进行得十分不顺利,特别的艰苦,那个昔日的祭坛,一时成为屠场。真是炮弹横飞,哀声遍地。一批批战士成为了这个祭坛上的牺牲。记者看到此况想起一句很经经典的台词:“你的,真正军人的不是......”。黄国的新战士们还需要磨练呀…….


“《佛伦联盟军团》在这里集合!”


老兵〈东方浪子〉将军看到此情况立即在基地召集《佛伦联盟军团》的战士归队,让这支建团最早、最有组织也很有战斗力的部队去完成最困难的战斗任务。《佛伦联盟军团》的前身是大名鼎鼎的《佛伦特战集团军》,在游戏三测前的各次官方活动中都是黄国的第一战团。军团长《心海》是《生存》游戏有名是的指挥员。这支由老兵为骨干的部队最大的特点就是组织纪律好,战术意识强。一收到命令军团的将士马上从各战斗点汇聚过来。人数虽然不多,但头顶上的军衔说明他们是一群身经百战的战士。


“消灭左边的炮兵,然后沿围墙攻击绿国”由军团参谋长《东方浪子》下达的命令简短明了。 老将出马一个顶俩。这支生力军一投入战斗局面马上改观:前面的雷手冲过去投雷后立即换枪向两侧迂回,绿军注意力刚被引开后面第二泼手雷跟着砸了下来,这一炸再**的血牛也得玩完了哦。扫清敌人炮兵阵地后这支精锐支师立即按预定作战方案沿左路围墙向绿基地突击,这时一个绿国的狙击手隐藏在花土园里的矮墙后面企图顽抗,士气正盛的突击队跑动中一齐投雷,哇!这个可怜的士兵看来根本不是被炸死的哦:活生生是被这些铁家伙砸死的啊……。




在我军正面攻击下绿国没有兵力再向我基地发起攻击了。战斗转移到绿基地门前了。记者通过随行的采访发现由于TS指挥系统的多次变更和管制的加强有相当多的战斗人员未能用上它。这对作战造成不小的影响。有可能的话请尽早解决。就在记者刚采访完本次战斗时在全城中央的制高点——问天台上传来更加激烈的枪炮声。新的热点新闻急待本记者前往。到此拜拜,下次报道时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