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生存黄国记者《生存》情感回忆

hedecai 收藏 1 4
导读: 战争与爱情是乎是两个不相关的端点。战争总是与恐怖、死亡;毁灭、破坏、联系在一起的。而爱情常和浪漫、柔情;佳人、美酒相伴不分离的。可是当战争与爱情相碰撞时总能发出绚丽的火花,产生一段流芳千古的绝唱。中国古代的《霸王别姬》,国外现代的《魂断蓝桥》都是因战争和爱情催生出了感人至深的故事。 来到《生存》游戏前后几年了,在体验战争紧张刺激的同时也在其中朦胧感受到一丝儿女情长的温馨。回想起来心中总会涌出一些似甜似苦、又涩又酥的回味。借此机会整理出来与战友共同品尝。 一、第一次记得

战争与爱情是乎是两个不相关的端点。战争总是与恐怖、死亡;毁灭、破坏、联系在一起的。而爱情常和浪漫、柔情;佳人、美酒相伴不分离的。可是当战争与爱情相碰撞时总能发出绚丽的火花,产生一段流芳千古的绝唱。中国古代的《霸王别姬》,国外现代的《魂断蓝桥》都是因战争和爱情催生出了感人至深的故事。



来到《生存》游戏前后几年了,在体验战争紧张刺激的同时也在其中朦胧感受到一丝儿女情长的温馨。回想起来心中总会涌出一些似甜似苦、又涩又酥的回味。借此机会整理出来与战友共同品尝。



一、第一次记得还是在几年前《生存》三测初期。刚来游戏不久的一个初夏,那是中国传统的端午节第二天,本记者这天起了个大早(四点二十就出门了),趁官方端午节“双倍掉装备”的活动还未结束前再去捞点“外水”,要知道这样的活动可不是经常有的,错过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哟。运气不措,先在《戈壁滩》练级打到一把LR300Ps枪,两件少校服,然后回大本营补给后换个地方到《载昂港》去溜达一圈,又得到一本阻击书和一双少校靴。眼看就要升级子弹却又完了。回到大本营补足一切后,干脆就在大本营外面去看看吧,好久没去了,故地重游——那些新兵时的记忆还时常在脑海里浮现。(注:当时HQ外面就是新手村)

大本营的早上跟正常的城市一样还在睡梦中,那零星的枪声倒反更显得黎明时的宁静。沿着主要的街道转了一圈,记者不但顺利的完成了升入33级的计划,在背包里还装满了各种各样的小装备。就在记者心满意足,兴致勃勃回来的路上,忽然在晨曦中远处出现了一个苗条的身影。一位穿着浅黄色紧身衣的女战士,手举着一把小手枪正沿大街姗姗而来。这位还没有正式穿上军装的女兵立刻唤起了本记者的骑士精神。要知道在看似安静的街道两边隐藏着对新兵的致命危险哟——不知在什么地方会冒出几个“别动队”来,那些象蛇一样的敌对分子可是典型的怕强欺弱的家伙。记者忙跑过去,想起到一个男子汉的保护作用。

“hi”。还没有等记者开口,一声当前很时髦、又甜润的招呼从她口中传来。

“你好”,记者也忙回答。

“you china”。哦!问我是中国人吗?这可是典型的英语啊。看来今天遇到一位外国MM了。本记者的血都流得快了起来,嘿 嘿 嘿……

“是的”。记者忘记了转变说话的语系,仍然用中文回答。“你怎么没穿衣服”。记者问道。一方面表示提醒不穿有防弹作用的衣服有危险,一方面也有早上冷不穿衣服会受凉的关心。(想讨好MM记者也用了点心思)

“me korea”。她没有回答我的关切,却自我介绍好象是说“科日娜”,这又好象是人名。又象是国名。记者有点纳闷---她倒底是哪国人呢?

“hxx aniceday”。还没有等本记者反映过来这位外国MM又说出一句让让人费解的外语来,好象是说天气~~~?看来她不懂中文,记者本人忙把聊天语言转换为英语,但这时自己才发现在学校学的那点英语早就多半还给老师了。记得的只有几个简单的单词和个字母了。用英语交谈不成。

当记者一阵手忙脚乱变换聊天语音时,MM突然不见了。向四周巡视也不见人影?好象刚才有几声枪响?啊!完了。她挂了。当时只顾想与她聊天,忘记了保护她的安全。记者于是发泄般把周围的NPC全部杀光,然后在原地等待,希望外国的MM能再一次沿大街姗姗而来,再一次向我甜润的:“hi”一声。可是当自己第五次杀光周围的NPC仍然没有人影出现。本记者只得沮丧的回到大本营,在HQ也再没看到那位MM了。忧闷~~~~~~



二、世上数日,游戏半载,数月后,战友不知变换了多少。本记者在FRON联盟半年多来经历了数千场大小战斗。也基本算是一名“老兵”了。在军队里对老兵有一称呼:“老兵油子”。说的是兵当老了就不免会变得油滑,什么都不在乎了。自己虽然还算不上“老兵油子”。但时间长了在游戏时也渐渐少了些冲动,多了些冷酷和深沉。就在这时又感受了一次难忘的经历。让本记者热血又一次加快了流动……




那是在争夺子弹包战斗最激烈的时候。一天中午为抢占先机,夺取那刚开发出来的战略物质——子弹包,不顾家人喊吃饭的催叫,自己关在书房守侯着,赶在维护后第一时间进入了游戏,经过一翻激烈的占领、反占领及我方营地的保卫战后,回到大本营HQ清点完战利品刚要下游戏,忽然有人用密语密我说:




“~~~~你们到那里去了?”



我一楞,仔细一看原来是一名叫“清风飘然”的女兵就象清风一样飘到我面前,正对我说话。这是一个我并不熟悉的女战士,看到她那苗条的身材和青春焕发的摸样我感到有一股春风扑面,一时语塞:“我刚回来~~~~”



“我到处找你们,都没看到我们自己的人”。



听她这样一说我心里不禁有些内疚。在战场上一个娇弱的女兵找不到战友,独自一人在到处是危险的密林里寻觅,她心里会是什么样的感受?~~~~。我甚至听到她说话的口气里带有一个迷路的小姑娘终于见到亲人时的语调。禁不住心里一热,怜香惜玉,大慨是男人的专利。这时的我真想用手摸摸象小妹妹一样的“清风飘然”的头,安慰她一下,再说点什么。还没等我开口又听她说:



“几个别国的人追着打我,没人帮我~~~~~~”。她那娇小、瘦弱的身影,说这话时我感到她的语调里好象已经带有抽浠的哭腔。再看到她头上那顶有些过大、也太沉重的钢盔压在矮我一头的她的身上,继而心里一阵酸楚。一股自己的妹妹受到委屈、受了欺负,做哥哥心里发出来要保护她的豪气油然而生~~~~~~~~



然而这时家人催叫吃饭的喊声又响了,无奈我说:“我去吃饭,一会就来”。



“哦,你先吃饭吧。”她说完象一阵清风又飘走了。



匆忙吃完饭,回到游戏,但我再也没找到她——“清风飘然”小妹妹。我在《内华达》的沙漠、《伊士麦》的密林、呼喊过;在《托布卡》的山丘、《安可拉》的雪地寻觅过。一直不见她的踪影;密她也没回音。她就象一阵清风拂过,就消失在那无际的苍穹。留给我的是深深的思念和内疚。还有那永久的祝愿:“你在那里?小妹妹,你好吗? 大哥哥祝愿你永远快乐,愉快”。



这件事象一股看不见的思念让我不能离开〈生存〉。希望有一天“清风飘然”小妹妹会象一阵清风一样又会飘回我的眼前。向我倾诉一切;它又象一杯陈酿的美酒,让我在游戏里感受佳酿的回味。愿有一天能与“清风飘然”小妹妹一起共饮。



大概没有几个人能完成自己的完美人生。一生中人都会留下自己的人生遗憾。不过记得一位美学家说过:“残缺的美才是真正的美……。” 愿与战友们一起从战斗中感受各自的《生存》人生……










战地记者:苍穹深蓝于零七年“五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