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赤手空拳到亿万富豪》 第四部 尔虞我诈 第三十三章 针锋相对(十一)

绿城一剑 收藏 3 6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8/[/size][/URL] [内容简介] 第三十三章 针锋相对(十) 这天下午,黄仁德索性让手下的几个工仔把游戏机室的铁闸门拉下来。他走出游戏机室的门口,跨上停在路边一辆半旧不新的两轮摩托车,准备前往前程贸易总公司。一路上,他还在动脑子琢磨着如何跟自己的老板刘文斌汇报是好 [URL=http://book.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8/


第三十三章 针锋相对(十一)


这天下午,黄仁德索性让手下的几个工仔把游戏机室的卷闸门拉了下来。他走出游戏机室的门口,跨上停在路边一辆半新不旧的两轮摩托车。在开车前往前程贸易总公司的路上,他还在琢磨着如何跟刘文斌汇报,才会更有把握将事情办好。

一个星期前,毕自强依言宴请了杜云彪,黄仁德也去坐陪了。席间,毕自强劝说黄仁德不要把那间游戏机室开下去了,让他想办法把它转让出来算了,并强调说陈佳林根本不能容忍有人如此抢他的生意做。此时,黄仁德虽然明确了解到对方的态度,却实在出不得声。事实上,如果这间游戏机室的生意能够做红火起来,那黄仁德的眼前就是一叠叠的钞票啦。这不仅是刘文斌能够赚大了,而自己也能沾上不少光,并实实在在地捞到一些好处。可坐在眼前的毕自强跟刘文斌却是势不两立的死对头,而陈佳林又跟毕自强是穿着一条裤衩的师兄弟,他们怎么可能会眼睁睁地看着刘文斌有赚大钱的机会呢?他对此事的结果早已心知肚明,只好退避三舍,盘算着在夹缝中自己如何才能两头都不得罪,并从中寻觅着能发财的机会。

果然不出所料。第二天,周贵宁仍旧领着一帮人来游戏机室霸占机位,让那二十台牌机全部闲置在那儿。这天中午,见黄仁德走进来,周贵宁立马起身迎上前,还主动地给他递了一支烟。

“黄老板,来来来,我们聊聊。”周贵宁对黄仁德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友善地拉着他坐到了游戏机室的一个角落里,故意问道:“听说,这家游戏机室真正的老板姓刘吧?”

黄仁德面无表情,瞅了周贵宁一眼,只管抽着烟没答腔,等着他下面要说的话。

“我说黄老板,可别怪兄弟我天天来帮你看场子。” 周贵宁是在陈佳林的授意下来接近黄仁德的。他与黄仁德称兄道弟,亲热地套着近乎,装作露底地说道:“我们陈总说了,这游戏机室只要是姓刘的,那就必须得让它关门。黄老板啊,你多多包涵,兄弟我也是没办法才来的呀。”

“听你的意思,”黄仁德这几天正忙着在别处找门面,此时心思一动,问道:“我就是换个地方做,那也不成?”

“呵,那你不妨试试看好了!”周贵宁狡黠地一笑,用手捅了捅黄仁德,问道:“哎,姓刘的到底给你多大的好处?你跟着他混,就不怕以后会死得很难看?”

“唉,我可真倒霉!”黄仁德心里清楚,这开游戏机室的事情算是没戏唱了。

“黄老板,这样行不行,只要你肯把这游戏机室的牌照和机子转让给我,”周贵宁伸出一个巴掌,压低嗓门地说道:“我保证你自己能拿到这个数。”

周贵宁给黄仁德私下开出价码,其用意就是要他去说服刘文斌转让这间游戏机室。这开游戏机室的营业牌照,因为一般人根本不可能办得来,所以它价值不菲。若是将它转让给别人,收个几万块钱的那不是什么大问题。当初,刘文斌出面去折腾游戏机室的事情,花钱就自不用说,还得四处求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营业牌照办下来。

“好吧,我试试看。”黄仁德思虑再三,知道已别无选择。

黄仁德绝不是一盏省油的灯。他心里明镜似的透亮,知道周贵宁是陈佳林专门派来“捡便宜”的角色。不过,对他来说,五万块钱的数目也不少了,岂能不动心?他若想偷偷地把这笔钱装进自己的口袋,那蒙受损失的无疑就是刘文斌了。此时,他对自己出面帮刘文斌经营游戏机室的全盘计划,已丧失了最后一点信心。不过,为了自身既得的私利,他不惜选择了背叛,同时又在刘文斌的身上琢磨着如何“刮油水”的歪主意。

“你好,唐经理,”在公司的楼道走廊上,黄仁德遇着公关部经理唐秋燕,满脸堆笑地问道:“刘总在吗?”

“刘总正在办公室里等你呢,”唐秋燕放慢了脚步,说道:“你快去吧。”

黄仁德心怀鬼胎,却装着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镇定从容地走进刘文斌的总经理室。刘文斌热情地招呼着黄仁德坐下,并急于听他汇报关于经营游戏机室的具体情况。

“刘总,真不是我无能呀,”黄仁德毫不隐瞒,把对手的后台就是陈佳林和毕自强的情况告诉了刘文斌,说道:“唉,像杜云彪这样的人物都不敢出面帮我们看场了。实在是没有什么好办法了。他们现在可都是冲着您来的呀。”

黄仁德真是老奸巨滑,不仅卸掉了自己肩膀上的责任,而且把所有的不是全都推到了刘文斌自己的身上。

“他妈的,冤家路窄呀!”刘文斌虽然心里恼羞成怒,却无奈地紧咬着嘴唇。他以前曾经吃过陈佳林的不少苦头,也十分清楚毕自强对他的仇恨和敌意,看来不得不接受眼前的现实。这时,他思虑了好一会儿,扔了一支烟给黄仁德,下决心地说道:“你去找人,把游戏机室转让出去。赔多少,我认了。不过有一条,你不能让这间游戏机室落到姓陈的手里。”

“刘总,这没问题。”黄仁德等的就是这句话了。

“你估算一下,”刘文斌紧皱双眉,手里玩转着一只打火机,还是忍不住地问道:“能拿回多少投资?”

“游戏机室的牌照很值钱,如果能转让出去的话,大概可以拿回大部分的投资吧。”黄仁德扳着手指头估算着,忽然又面露难色地说道:“只是,花十万块买的扑克机软件程序是很机密的东西,如今若想再卖出去的话,恐怕没人肯要了。”

黄仁德心里早就算计着在这件事情上‘黑’刘文斌一把。他知道刘文斌不太懂这行的规矩,于是在扑克机软件程序上想打个马虎眼,下个“圈套”。其实,黄仁德的话倒也没错,这套扑克机软件程序欲想转让出去是不太容易,但绝对不是不值钱的东西。

“赔就赔吧,”刘文斌脸色阴沉沉地坐在那儿。由于心情极度不佳,他显得有些不耐烦,说道:“那就这样,你去办吧。”

黄仁德心中不由窃喜,起身离开了总经理室……

一个月过去了。

这天上午,毕自强在公司办公室里忙乎着手上的事情。

“毕总,”文秘小姐李丽敲门后,从外间办公室走进来,说道:“外面来了一个自称‘黑哥’的人,说要见您一面。”

“哦,让他进来吧。”

毕自强把文件夹合上,收拾了一下桌面的东西。他抬头一看,不禁愣住了:杜云彪垂头丧气,两条胳膊下架着一双拐杖,步履艰难地挪动着身体走了进来。毕自强赶忙离开转椅奔过来,小心翼翼地把他扶到椅子上,又替他把一双拐杖架子靠拢在墙边。

“啊,你怎么弄成这样?”毕自强脸上流露出万分惊讶的神态,追问道:“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唉,我可倒大倒霉呀。”杜云彪满脸的沮丧样,叹息着摆摆手,说道:“毕总,能给我一支烟吗?”

毕自强回身抓起桌上的烟盒,递了一支烟给他,又叫外屋的李丽倒了一杯茶水送进来。

“我他妈的走‘背’字到家了,真是老天注定呀!” 杜云彪狂吸着手里的香烟,停了一会儿,才接着说道:“我住了半个多月的医院,昨天刚出来。”

毕自强从上到下打量着杜云彪,注意到他坐着时双脚无力着地,而双手上都还缠着一些白色的纱布。他那夹着香烟的右手上,似乎拇指、食指都没了。

“怎么,你不会是让车给撞上了吧?”

“我是他妈的让人给搞残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跟几个‘北佬’赌钱,因为赌得太大了,不得已而‘出千’,谁知让他们看出了破绽,当场从我身上搜到了那张牌。”杜云彪伸手又向毕自强要了一支烟,说道:“唉,是我低估了他们了。”

“啊,这些人真敢下手,都伤到哪了?”

“把我双手都弄残了,还挑了我双脚的脚筋。” 杜云彪一脸的悲情,愤恨地说道:“这几个‘北佬’他妈的真够阴毒,竟把老子弄成这个样子。”

“报警了没有,想法捉人呀!”

“别提了,那有屁用呀。”杜云彪无奈地摇着头,叹息道:“等我醒来的时候,这些人早他妈的无影无踪了。他妈的,还卷走了我五万块钱的赌本。”

“那你今后的生活怎么办?”毕自强装出一副关切的样子。

“唉,没办法啊,”杜云彪的脸皱成苦瓜似的,可怜兮兮地说道:“不瞒您说,我现在身上连吃饭的钱都没有了。毕总,看在过去那几年的份上,你伸手帮帮我兄弟吧。”

“别这么说,”毕自强沉思了一下,拿起桌上的钢笔填了一张票据,随后递到杜云彪的手里,说道:“我非常同情你。不过,我也有难处呀,也帮不上你太多的忙。这是三万块钱的支票,你拿着。你行动不方便,去买个轮椅,剩下的就拿来做点小买卖,维持一下以后的生计吧。”

“谢谢毕总,” 杜云彪竟从椅子上挣扎着起来,没想到他竟会给毕自强跪下,眼里止不住流出两滴泪珠,感激万分地说道:“您的大恩大德,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

“别这样,这我可受不起。”说话间,毕自强把杜云彪搀扶起来。

杜云彪拄着一双拐杖出门口时,毕自强走过来叫上李丽,一左一右地搀扶着他往外走。他俩把杜云彪送进楼道里的电梯间,看着电梯的门无声无息地合闭上。

“这人真可怜!”李丽往回走时,自言自语地说道。

“是呀,”毕自强听到李丽的一声叹息,回头看了她一眼,答道:“是挺可怜的。”

毕自强回到公司办公室,刚坐下翻开文件夹,陈佳林就兴冲冲地进来了。

“师兄,干吗呢?”陈佳林满脸笑意,声音洪亮。

“哈,你来了。”毕自强瞅着陈佳林,问道:“看你满面春风的样子,是不是有什么好事呀?”

“真行,让您猜对了!”陈佳林右手叉着腰站在那儿,宣布道:“今天上午,黄仁德把刘文斌的牌机室出手转让了。”

“哦?肯定是落到你手里了吧?”

“那当然,”陈佳林神气地仰着脸,得意洋洋地说道:“孙猴子本事再大,那也跳不出如来佛的手掌心呀。”

“干得漂亮!今晚你得请客哟!”

“这没问题!师兄,我还有件大喜事没说呢,”陈佳林此时抑制不住发自内心的喜悦,咧着大嘴儿,眉飞色舞地说道:“昨晚上,小静答应嫁给我了。”

“啊,这可真是件大喜讯!”毕自强也不禁为陈佳林感到高兴,紧抱着他的双肩摇晃着,说道:“恭喜你呀。你和小静妹要是把喜事办了,这对师傅来说真是莫大的安慰呀。”

“师兄,你能不能陪我们一起去看看师傅?”

“那是当然,老三也要去。”毕自强兴奋地搓着双手,逗趣地问道:“哎,要不要我给你们主持婚礼呀?”

“呵,非你莫属。”陈佳林当胸给了毕自强一个软拳。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