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警机动中队 第七章 席间惩黑道 第 2 节

南山石 收藏 16 4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0/


石军接完朴璇的电话后犯了嘀咕:堂堂的男子汉怎能让女子请客?“找个理由委婉辞了吧?隔两天我请她们。”石军蹙着眉很是为难地对伍平说道。

伍平看着石军的神态始想发笑:“人们所说的死要面子活受罪就是你这样的人,弄得赴一次宴似是要上断头台样的。我知道,要上断头台你也是不怕的,你就是把可怜的自尊看得太重。人家两位姑娘后面等着排队请她们的人多着呢,稀罕等你请!谁先请谁,我认为不是什么面子问题,难道你吃了人家姑娘的先请就威风扫地、人格全无了?我怎么摊了你这么个楞头青搭挡!再说,你想委婉辞了,好,朴氏姐妹会怎么想?你石军在无端的情况下遭人拒绝会有那么大度吗?保证你会一辈子不理人家!”

“好了,好了,我的婆婆嘴,我一句话就惹来了你这许多屁话!你迫不及待,你有目的!”石军抿嘴迷眼诈道。

“哪个臭小子有目的!你不去,反而是有着不可告人的潜在心思。英国的亨特有句名言:爱情如同忧郁症,它能把琐事放大。人家坦然交友,你却戚戚计较,有鬼!哪象大丈夫。我告诉你,与人交往尤其是与女同志交往不是摔跤,而是舞蹈。你谦虚点,学着点!”伍平扬扬眉,一付教师爷的模样。

“得瑟!臭美!为了妹子、不要面子的小子!别摇唇鼓舌了。你大概这两天都没睡好吧?我陪你去!”石军一脸诡笑。

“得了好又买乖!我说不定还是‘大灯泡’呢。还楞着干啥?烫便服吧。”伍平踮脚搂着石军的背肩。

“哦,还理个发,仪表是要的。”石军忽然慎重起来。

周末是小城星罗棋布的酒店、饭馆兴旺的时刻。朴娟和朴璇提前一个小时就来到了诺雅方舟鱼城,只见熙熙攘攘的大厅里边都是人,已是座无虚席。朴璇问总台的服务员:“还有座吗?我只要个四人座就可以了。”

“您们好!对不起,包厢、大厅现在都订出去了,没有座位了。若是您们能等的话,我给您们发了号牌,有些客人用餐不会太长。”服务员礼貌地应道。

“那不行。您还是帮我们问问,看看有没有预订的又临时退订的位子。”朴璇仍不甘心。

服务员两眼望着朴璇苦笑。

“x市人对鱼品情有独钟,我说了上午就要将位子订好,你非说‘有钱还吃不上饭?’能吃上吗?你还是给石队长打个电话,换一家吧?”朴娟说道。

朴璇正在踌躇,有一个长着满脸横肉的高个胖男子挨了过来,他身后还紧跟着个光头小伙,光头小伙的手中拎着两部手机,看样子是胖子的贴身‘划子’。这胖男子一身休闲名牌,头发向后梳得贼亮,颈脖上挂着一串钢笔粗的白金项链,约有三十来岁。“两个美妞,你们找座位?干脆跟我们一起共进晚餐算了。喝完了酒,我再请你们去跳舞‘ok',这么好的条子,这么好的嗓音,这么靓的容貌,收着藏着,莫荒废了。来,请请请!”胖男子厚着脸皮,两眼冒出淫光,唐突相邀。

朴璇用不屑一顾的眼光横了一下胖男子,揶揄而讽然地说道:“就凭你!脸上的七个洞都没排整齐,想请我们喝花酒?好,你出多少钱?”朴娟拉了拉朴璇的群摆:“别惹事。”朴璇嗔目厌弃地说:“是这个男人有病!”

胖男子被呛得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窘在当场。后面的光头小伙凶狠地喝了一声:“你怎么跟我们老大说话的?”喝完正欲上前,被胖男子拦住。

这胖男子正是屈家畈的屈大毛,他今天带着一些虾兵蟹将在诺雅方舟渡周末,订了个大包厢。屈大毛有个习惯:到哪里他都要四处瞄瞄,看有没有上眼的美妞,若是有的话,他就要软硬兼施,死缠赖打,最后想办法用金钱弄上床。进门时,屈大毛正好看到朴氏姐妹,不由得止住了脚步:太美了!于是便猴急地上前搭腔,没有想到竟然被朴璇羞辱了一番。屈大毛心忖:好!辣妹!有个性!小绵羊我玩腻了,没有意思,现在要玩就玩烈性的,一定别有情趣。想到这里,屈大毛赶忙堆下笑脸,躬身卑谦地对朴璇说道:“妹子,我刚才冒昧失言了,对不起,请原谅!我是诚心想结识妹子,没有恶意。咯,这是我的名片,我叫屈大毛,是搞公司的,望常联系!要不这样,我订的大包厢有三桌,两大一小,我就将小的匀给你们,单我来买,怎样?”

“谢谢!单就不要你多操心了,否则我吃不下。”朴璇面无表情,淡淡答应。

“喂!石队长吗?你们到了哪里?我们在二楼0288包厢,军人怎么这样拖拉!”朴璇在包厢门口打着电话。

“哦,到了,‘打的’耽搁了些时间,在门口。”石军的话音透着谢意。

“这里的生意真跑火啊!人头攒动,杯盏交错。”石军进了包厢朝两个大桌的客人望了一眼,大刺刺地在朴璇姐妹的中间一方坐下。

“队长不请自坐,指导员你也请坐!你们俩穿着便服少了一些杀气,更显年轻、和蔼许多。”朴璇张罗着气氛。

“本来我们就年轻嘛,性情本善。”石军说完,看见伍平相反有些拘谨了,随之叫道:“喂,秀才,大方点。”

“我,我怎么不大方了?找厘头,表现欲!”伍平进门后直视着朴娟,本来就不知怎么了?心如捣鹿。被石军这么一点更是手足无措,沉毅的兵脸上还泛出一丝红。

“二位首长,要喝什么酒?今天休息,喝点酒没事。”朴璇左右看着石军和伍平。

“我是名不符实啊。人人都说当兵的会喝酒,可我是个烟枪酒掸子,量有限。指导员能喝点,看他吧。”

“谁说我会喝了?搞惯了‘一言堂’!盛情难却,就喝点啤酒吧。”伍平朝朴璇说道。

“好,服务员,点菜!”朴璇打了个响指。

“请问,您需要什么酒菜?”服务员笑容满面。

“剁椒雄鱼头;甲鱼烧海带;鱼泡黄花锅仔;鲶鱼两吃;再来个香菇菜心。好了,不够再点。”朴璇熟练地点着菜,又说:“这几道菜这里做得不错,来的人大多是冲着剁椒雄鱼头和甲鱼烧海带而来的。”

“谢谢!破费。”伍平应谢道。

“还需要什么酒水吗?我们这儿的‘一滴泉’啤酒是大明星胡高作的广告。”服务员颔首推荐说道。

“你这样说我还真不喝它呢!有袁隆平作的广告酒吗?有战士作的广告酒吗?若有,尽管上来,我就信科学家,就信战士!明星懂什么?他自己喝吗?胡高,胡搞!似是什么都懂,这个世界就见明星们尘土飞扬,何德何能!”石军突然忿然起来。

朴璇和朴娟欣赏地看着石军。朴娟颇有苟同:“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各自的价值取向不同。他们是搞钱,不负责任;你们是保家卫国,责任齐天。道不同,不相为谋。我对广告也是这样看的,行家才能看出道,各类物品只有各类专家才能最有发言权、说服力,可是他们又偏偏不做,偏偏把自己的阵地让给外行的所谓名人,而偏偏人们又热衷于去盲目崇拜、轻信,只要是脸熟的露面,这个物品一定是趋之若骛,名人效应,没有办法,人们在购买物品时并不会去思忖这个名人与这个商品之间到底有多少落差?这就是一种社会的愚昧和悲哀!我喜欢看书写字,文化读书界的怪事也多,现在的人不知怎么了?读者群,正史、现实、集营养的书籍是很少有人去问津了,却埋头一些鬼怪、玄幻、穿越、架空等胡诌的作品;作者群,蜂拥般地追逐‘奶妈文学’,一本〈三国〉就被今天的人搅得天翻地覆、支离破碎,他们喝得可是罗贯中的乳汁,说透了,是人们的懒堕促成了这种土壤。我愿意在书中汲取思想、学识,而不是刺激和热闹,没人看花,花仍然绽放!”

“高论!精到!好一段‘酒书论’透看人生!不愧才女!我等武夫受益非浅。”伍平吟调连声赞评。

“佩服!佩服!宏论!”从不佩服人的石军竖起了拇指。

“当然!我姐是墨花。”朴璇傲然仰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