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54/


现年97岁的孔庆德是夜袭阳明堡机场战斗健在者之一。


武汉市小洪山北麓,松涛玉竹,林海掩映。记者依约来到将军简陋的住处,孔庆德已经提前在客厅等候。他精神矍铄,侃侃而谈,激动时铿锵有力,动情时泪眼模糊,充满了对牺牲战友的无尽思念。


发现敌方机场


1937年9月,日军攻占大同后,又迅速集结五万重兵,在飞机的配合下向太原进犯。为配合国民党军作战,八路军129师769团奉命在河北代县崞县镇以东地区,执行侧击南犯日军后方的任务。当时,孔庆德是八路军129师769团一营营长。


孔庆德说,当769团进至滹沱河南岸地区,不断有日军飞机群从头顶往返掠过,那是日军飞机向忻口国民党军阵地施以轮番轰炸,对国民党军造成很大的威胁。


从敌机往返的时间及规律判断附近肯定有敌人的飞机场。于是,孔庆德与其他几位营长在团长陈锡联的带领下,登上滹沱河边的山峰,用望远镜向河对岸观望。


大家都很快捕捉到目标,在阳明堡方向,阳光的照映下可见到闪闪的亮光,那是飞机反射出的亮光。


首战告捷


“打掉它!端了它的老窝!”孔庆德说。几个营长都抢着请缨,要求担当主攻任务。


出于谨慎,陈锡联团长找到当地一位老乡作向导,派出侦察员深入到机场及周边地区侦察敌情。


弄清情况后,陈锡联团长和三个营长研究作战方案,准备趁黑夜把这些飞机干掉,并要求此战必须速战速决。


10月19日黄昏,各部队向预定地区秘密开进。当夜袭机场的部队靠近飞机时,被日军哨兵发现,于是展开激战,我军官兵用机关枪、手榴弹对着飞机猛烈开火,顿时火光冲天。等日军出动装甲兵赶来时飞机已全部起火,无法扑救了。


双方经1小时激战,第769团以伤亡30余人的代价,歼灭日军一百余人,毁坏飞机24架,削弱了日空军力量,有力支援了国民党部队。


孔庆德说:“夜袭阳明堡机场最遗憾的是三营营长赵崇德牺牲了,那一仗后,我们都很悲痛,叹息损失了一位很能打仗的干部。”


孔庆德至今仍然记得赵崇德个头不高,但很结实,古铜色的皮肤油光发亮,一打起仗来就不要命。他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说我无能可以,别说我怕死!”


孔庆德回忆说,第129师师长刘伯承接到陈锡联夜袭阳明堡机场的捷报后,异常兴奋,赞不绝口:“首战告捷,打得好,打得好!”





人物小传


孔庆德,1911年出生于山东曲阜,1930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夜袭阳明堡机场时任769团一营营长。建国后曾任河南军区副司令员,中南军区炮兵代司令员。1955年任武汉军区副司令员,中共湖北省委书记。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