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外无奈:我就这样被北京改变了……

灭世之雨 收藏 23 14990
导读:老外无奈:我就这样被北京改变了……

Ben Brazil



北京改变了我。


起初,我什么也没看见,北京在我眼中只是一个大城市:建筑物、拥挤嘈杂的车流、在自行车道上横冲直撞的人们。但渐渐地,我不再去关注北京那漫无边际的城市,开始注意到人们的日常生活。


那是留着纤细胡须、在街角下着象棋的男人,是街边排档上香气扑鼻的油炸食品,是三轮车上让人咂舌的长长链条。不过,最重要的,还是北京清晨的公园。


北京人,尤其是退休的老年人,在公园里唱歌、跳舞、锻炼,通常他们都成群结队。黎明时分,我走在北海公园,一会儿的工夫便经过20来个慢悠悠地打着太极的人们。在另外一处,一脸严肃的人们在屈膝练剑。


这是一个绝好的健身场所。几个安详静谧、杨柳成荫的湖泊错落分布于北京,北海公园就在其中一个湖边上。南边是中南海,那是中国共产党的核心禁区。北边是后海,周围密布着水景餐馆和酒吧。我享受了一餐美味,悠闲地喝了几杯,静看微风吹皱水面。


北海公园在动。我看见40来位妇女挥着扇子和丝带,排着队跳着舞。往前走,又发现一位书法家用毛笔蘸水,在人行道上写汉字。当太阳渐渐升起时,老人们拎着鸟笼悠闲而行。


不过,我最喜欢的还是那些唱歌的人们。一群邻居聚在一起,在晨曦微露时,敞开胸怀大声歌唱。之前我几乎从未见过如此不加修饰的快乐。看着他们,所有的愤世嫉俗、冷嘲热讽全部一扫而空。


中国是矛盾混合体


在我的眼里,中国是一个难以捉摸的矛盾混合体。最近几年,关于中国经济蓬勃发展的报道常见诸报端,显示中国正以一种惊人的速度稳步迈向未来。


当然,不仅仅是中国日益上升的地位在吸引无数游人。那些标志性的历史遗迹——例如长城和故宫,也在召唤着观光客。举办2008年奥运会无疑更为它增光添彩。此时此刻,中国令世界瞩目。


我很快就发现,没有任何一个城市能在宏伟与精巧、冷漠与亲密间如此游刃有余。当我第一天到达北京时,我从巨大灰暗的天安门广场往南行走,不经意间溜达到了前门狭窄的胡同里。


几乎就在瞬间,车辆的噪音销声匿迹。胡同两边排列着低矮、以灰墙围绕的四合院。胡同狭窄得难以让汽车通过,到处都是自行车。透过一扇敞开的门,我看见有人正围桌打麻将。再往前,一个小小火盆上烤着肉片,肉香混着着一点点下水道的臭味。一只猫轻盈地跳过屋顶。


然后,再往前几步,这些令人着迷的、有些破败的四合院变成了一片瓦砾。尽管有一些胡同被列为保护区,但许多都被夷为平地,以给高楼大厦腾位置。


北京就像是在一座迷人的旧花园上耕作,正播种着高楼大厦的种子。现在,这些种子被撒向了四面八方,变成了参差不齐的、尚未完成的一幢幢钢筋混凝土大楼。


我有一个看法:每个国家都会在某一方面改变你。当你置身其中,你会变得有一点点不同于往常。


实际上,我是刚刚才有这个想法。我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解释北京是如何将我从一个小气鬼、一个购物中心的死对头,变成一个花钱如流水的家伙的。我不仅为妻子买了几件衣服和一个假名牌钱包,还买了一件家具。要知道,这是在中国,运到美国的费用可不低。


“你真是个小气鬼!”


在家具商店,我一眼便看中了那些东西——明清的古董家具和复制品。在另一个地方,我又对那种令人难以置信的、毫不留情的“砍价”着了迷。


要明白,砍价绝不限于价钱。它还需要惺惺作态的关爱之情和微妙的情感控制,还要做出一副债台高筑的表情。如果你买了东西后,不觉得自己是个冷酷无情、贪婪无度的剥削者,你就可以确信:你已彻彻底底、丢人现眼地多花了一大笔钱。作为证据,你可以看看我在秀水街的遭遇。


有很多十几岁的小姑娘向我推销一件皮夹克,要价750美元。这简直就是开玩笑。带着一点好玩的心态,我说6美元。


当我想走开时,她们抓住了我的胳膊。我觉得有趣极了,想逗一逗她们,于是问那些姑娘,能拦住我不让我出门吗。我,可是个6英尺3英寸(约1.9米)的大高个儿!她们说“能”。


两个抓住我的手腕,一个把夹克装进塑料袋,然后绑在我胳膊上。剩下的几个把我的胳膊都扭红了。


“你真是个小气鬼!”最开始的那位姑娘大笑着说。当我抗议说她才是“小气鬼”时,另一个姑娘用手捂住我的嘴巴,大叫:“不许说话!”我挣扎着,但最后还是闭嘴了,花18美元买下那件夹克,希望能捡到个大便宜。可不幸的是,姑娘们满足的笑容暗示并非如此。


尽管有文化差异,但有一些东西是人类共同的。


一家摄影画廊把我吸引了进去,我尤其喜欢一张照片,里面是一对夫妇手牵手站在建筑脚手架上,北京城在他们身下跌宕起伏。


“我爱这个城市。”它的摄影者邱震写道,“但它令我惶恐。”


我理解他是什么意思。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