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都有生命,每个人的生命都完全不同,在生命的里程里,我们活过,我们奋争过,我们失意过,我们快意过,我们会遇到无数...,只有经历过这样的岁月,我们才是真正的,在世界上存在过。

在我很短的人生经历里,我看过很多的世情冷暖,也见过很多的生离死别,面对那些艰难,我也曾经失意丧气过,可是心里总是有一股气在,我不想这样的放弃自己,我不想就这样平淡的走过。

面对生命,激越与昂扬,忧郁和多情,也许我本来就矛盾,可是我从来没有畏惧过面对,面对人生,这是我一直以来得坚持。这样的态度虽然不好,可是我从来没有放弃。

昨天,我去医院看一个朋友,在走廊我相逢一位好久没有见过的邻居,看着他们两口子仓皇的样子,我觉得好奇怪,一问才知道,他们的小女儿喝药自杀了,就在抢救室里抢救那。

那一刻我有一种说不出的惊讶与痛,那个在我记忆里已经模糊了的女孩子,怎么会自杀?那是为什么?问她的爸爸,他牵强的回答;“不知道”。 我有些怀疑,为什么父母对女儿的事,这样的冷漠无知。难道仅仅是因为她不是我这位邻居的亲生女儿么?

这个女孩子叫王甜甜,她是母亲后带来这个家的,父亲是继父。我知道的仅仅是这些。他父亲虽然不是一个特别慈爱的人,可也不至于做一些出格的事。那一刻,我有种联想,可是不知道对不对。

在抢救室外,我和她那些同学老师焦急的等待,所有的人都是那样的善良,话里话外关心溢于言表,现在的社会还是充满善良的氛围呵。一会儿,医生出来了,她建议转院。她的母亲哭得不行,根本就没有什么主意。父亲站在那里,抵着头,说不出什么。我们对这些事,着急的就像是着急自己的事,每个人都在说着劝慰的话,旁边的一位同学家长,从兜里拿取3000元钱,说;“不要怕没有钱,我这里有,下次再是救孩子要紧”。旁边的学校老师也说;“没有事,学校现在有钱,你们不用担心药费”。周围的人,都在大声的支持,她的父母抬起头,看着大家,也说不出什么感谢的话。

于是开始联系转院了,一会儿,就有外地的医院同意接受。我们在外面焦急的等待救护车的到来,那一小时就好像是一天似的。

外院的医生过来了,在抢救室里,让家属签署“病危通知书”。否则这样危重的人,不好接收。然后开始准备交接病历,给她打点滴。我们在外面,一面是着急时间的流逝,一面是祈祷她的平安!不过还是好些了,时间很快的,都准备好了。开始抬担架了,一群人进屋了,我在外面准备接手,在接过担架的一瞬间,我看到在一群手臂的中间,那苍白的唇,只有一丝淡淡的血色,就像是将开的花瓣,那一刻我心突然触动了柔弱的地方,我想哭。真的,这样小的女孩子,有什么想不开那?怎么可以走这条路那?

举着担架,在楼梯里慢慢地往下走,我和大家一起细心的往下走,不敢有一丝的震动,怕再伤害到她。四楼终于走下来了,我在抬她上救护车的一刻,最后的看她一眼。薄薄的唇,暗淡的血色,紧紧闭着的眼,真是啊。我再也找不到关于当初她小时候的回忆了。这还是我认识的女孩子么?才19岁的芳华,一切才刚刚开始,就这样的要凋零了。

不可惜么?

我心中,不知道是为她的冲动生气,还是为她错误而后悔,不管怎样,结束生命不是一个正确的法子!人啊,怎么都会经历苦难,难道逃避就行的么?

看着已经远去的救护车,看那没有散去的人群,我明白了,这个社会的温暖, 存在的是这样多呵,只要在得到的同时,我们付出我们应该付出的,那么我们怎么能说现实是冷漠的。

我在心里把担心深深的埋藏,希望从来存在与绝望里,会好的,一切都会好的!

这一刻,我深深的祈祷;她能够平安归来!


后记之;我的高楼惊魂

在很久以前,我曾经和好几个朋友同学一起在大连的一个20几层楼上远眺。那是我学生时代的一次冒险吧,是在一个没有完全完成的建筑上,我们是偷偷的进入了,记得是在夏天。

一层层的,我们慢慢地走在建筑的杂物里,说不害怕是假的,可是每个人都不会说回来。总是那时我太幼稚啊,现在我是再也不会干这种事了,自己不想做的,就不勉强自己了,这是那时我不懂得、也不理解的。

走了近一个半小时吧,我们登上了最高处,站在那里,远眺海边的极处,没有尽头。只有那些巨大的船在海里,可是远远看去只有一点点大,俯首下面人群像是蝼蚁,我一个人站在楼的一个高台,吹来的风是那样冷,沁人心脾的凉,我的汗早在风里消失的干干净净了。迎着风,我感觉自己就像是要随风归去,风吹动我的衣角,在那一刻,我心中虚的不像是在人间,心中的无数愁绪一起涌上来了,我突然觉得自己活的那样的累,为什么不一跃而去?

看着下面的人群,他们那样的忙碌,我哪?过去的事,现在的事,一起在眼前流转。我发现心中空的不行。一下子我就迷茫了。在我以为要随风归去的一刻,一个粗壮的手臂,一下子把我拽住了,一把就拉回我了。

我一回头,是一个古铜色脸膛的男子,他用严厉的眼光看着我,训斥着我们;“干什么那?胆子这样大,这是工地,知道么?”

我那些朋友乖乖的听着训,他转头看着我;“胆子太大了,这是你们来的地方么?给我下去。”

说着,他放开我的手臂,指挥我往下走。

我们听话的在他的指引下, 坐龙门吊下去的。这会快的多,我一直不敢看他,那个人用一种我完全想象不到的刚强,把我那一丝丝缠绕着的脆弱,打得粉碎。

那以后,站在高楼之上,迎着风,那是我最可怕的恶梦,就是现在,有时候我也想的起来。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我的脆弱,但是我知道在人生的一刻,我们都有脆弱的时候,只希望每个人都过得去!

就像是我一样。


2007.7.12今天那个女孩子抢救过来了,一个年轻的生命回过来了,只是因为家长粗暴的管教,她选择了轻生。值得么?[fly][/fly]

本文内容于 2007-7-13 11:57:24 被weaxing 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