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烽烟 正文 第48节

cy2000227 收藏 1 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02/


焦秉坤在丁一担的搀扶下,率领残匪狼狈退去,这一仗彻底把他给打残了,原来几百号弟兄,几番折腾,现在只剩四五十人,焦秉坤只觉万念俱灰,前途一片茫茫无比灰暗,众残匪一路无语,相互支撑着回到寨中,一个个如同梦游般倒头就睡,刚才的战斗带给他们的刺激太大了,一同朝夕相处,生死与共的弟兄,眨眼间就横尸荒野,简直让人无法接受这样的残酷事实,

夜渐渐深了,山寨听不到一丝人语,连屋内的灯火也显得无比昏暗,笼罩在一片死气沉沉中,焦秉坤没有睡, 这并不是他不想睡,虽然已全身虚脱,但脑袋里却异常激烈,心痛伴着失落让他一闭眼就看到血淋淋倒下的弟兄,这是自己多年的血本呀,怎么说没就没了,还有,那么多情同手足的弟兄,甚至还没来得及多说几句,就永远见不着了,

焦秉坤呆呆地坐在灯下,回想着往昔的一点一滴,禁不住黯然神伤,难以释怀,丁一担几次劝他休息,但焦秉坤如同石人般充耳不闻,丁一担暗自叹了口气,悄然走出门外,他实在不想再看到老大这般模样,但又想不出什么办法能改变,丁一担走到屋前的一块石头上坐下, 抬头望了望天空,一时间心中茫然,这往后该怎么办呢?

再说日军在战斗结束后,山口欲立刻率队离开,虽然皇军打退了敌人的埋伏,但谁能保证没有其它的意外?就在山口准备上马之际,横田贯太郎说道:“山口君不想知道这是什么人吗”?

山口一愣,有点疑惑地看着横田贯太朗没有说话,横田指了指山坡,说道:“也许那里会有什么发现”,

山口会意,略一思索,大声下令日军搜索一下是否有幸存者,听到命令,日军呈扇形展开,向山坡上移动,

山坡上血流成河,尸体横七竖八躺满其间,有伪军的,更多的是土匪,一个个被打得身无完尸,让人触目惊心,

上等兵中村和也走到山坡右边的一块石头旁,忽然听到身边传来一阵微弱的呻吟,他马上一拉枪栓,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张望,却见一个伪军满身血污的躺在不远的地上,胸口被机枪射中,露出几个巨大的血洞,正汩汩的流淌,中村慢慢走到跟前看了看,这个伪军显然活不成了,他露出一丝狞笑,在伪军绝望的眼神中,慢慢将枪口对准了他的脑袋,

听到枪响,附近的日军马上做好战斗准备,但他们看到中村摆了摆手,示意没有危险,随即也明白了中村在做什么,在接下来的过程中,日军队列中偶尔也响起一两声枪响,这是其他日军在中村的启发下,学会了这种举动,

山口坐在马上,静静地看着这一幕幕,脸上露出满意的神色,中村加快了搜索的速度,刚开始还有点紧张,但越到后来越放松,不管躺在地上的人是否还活着,只要是自己觉得没有留下的价值,一律补上几枪,

中村渐渐搜索到右边的尽头,这时他走到一具尸体前,习惯性的一脚踹上去,没想到这具尸体发出一阵剧烈的哼哼,中村吓了一跳,急忙端着枪瞄准对方,地上的这个人满脸是血,分不清模样,但身上却看不到弹痕,显然伤不致命,中村用枪拨弄了几下,确认了自己的想法,他大声的吆喝几个民夫上来,将人抬下去,

日军车队有惊无险的到达松岗指挥所驻地,等一切安顿妥当,山口立即向松岗报告了运送过程,松岗得知这一消息,很是吃了一惊,他急忙带上片山,来到关押那个幸存者的囚室,

囚室内非常昏暗,只有屋中央燃烧着的火盆,散发着炙热的火光,四周摆满了各种刑具,令人感到阴森恐惧,松岗走到呈大字吊在横木上的俘虏面前,仔细地打量,只见这人大约三十多岁年纪,脸形较瘦,中等个子,模样非常普通,由于头上有伤,脸上一片血污,无法看清面目,

松岗一扬手,山口端起一桶水劈面浇了过去,刘树青被一阵冰凉刺激醒来,他感到全身酸软无力,伤口钻心的疼痛,不禁低低呻吟了一声,松岗见人已苏醒,走到跟前说道:“你的,什么人”?

刘树青挣扎了几下,意识到手脚已被捆住,他努力睁开沉重的眼皮向前望去,模糊中看见面前站着一个日军军官,心中一凉,暗道:看来我已被日本人给抓住了,不禁感到一丝绝望,日本人心狠手辣,杀人不眨眼,自己早有领教,想当初自己住的村子,全部老少在后来的日军一次清剿中,屠杀干净,硬是变成了一座无人村,回家到双亲墓上祭拜,却成了收尸的人,不管自己以前遭到村里老少多少白眼冷落,也不管自己对他们有多少怨恨,当看到村落变坟场时,他还是不由得全身哆嗦,痛不欲生,现在看来轮到自己上路了,刘树青咬着牙哼了一声,垂头不语,

松岗等了一会,见对方没有反应,便向后退了几步,走到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对片山说道:“让他说话”,

片山一点头,走到松岗刚才的位置,伸手托起对方的下巴,刘树青愤怒的一甩脑袋,用力呸了一记,片山浮起高深莫测的笑容,他对这种人见得多了,眼下有一种猫戏老鼠的感觉,

片山摘下手套,对刘树青阴冷的说道:“为了让你的心情好起来,我非常乐意效劳”,

片山走到火盆旁,伸手拿起一根烧红的烙铁,举到面前反复转动几下,刘树青看着片山的动作,不由得打了个寒颤,眼睛里露出一丝恐慌,

回到刘树青面前,片山用他细长的手指举着烙铁说道:“你看,我多象一个指挥家,而且我一直这么认为,对于不听指挥的人。。。。。。“,话音刚落,片山一把将烙铁用力向刘树青胸口按去,一阵焦臭升起,刘树青发出一声剧烈的惨叫,

“都要受到相应的惩罚”片山吹了吹面前的青烟,“第一个音符刚刚奏完,我们进入下一步高潮部分”说着将烙铁放回火盆中,

巨大的疼痛令刘树青几乎昏死过去,头上冒出大量的冷汗,看起来象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

片山又拿起第二块烙铁走到刘树青面前,“一首曲子一般有几个比较难弹的地方,对此,我充满信心”,话一说完,第二块烙铁又落了下去,刘树青的惨叫已经变形,听起来比较怪异,似乎耗尽了力气,

片山又拿起第三块烙铁,说道:“你配合得很好,我们继续”,刘树青低垂着脑袋,用尽气力颤抖着发出一声恐惧的喊叫“不”,

“你有什么要说吗”?片山微笑地看着面孔扭曲的刘树青,

刘树青的精神已经崩溃,他再也无法承受这样的折磨,迷乱中甚至觉得生不如死,豆大的汗珠顺着低垂的发梢滑落,嘴里发出呼哧呼哧急促地喘息,

“你对我的指挥并不满意,对吗?那么,你希望我下一个落在什么位置好呢”?片山把通红的烙铁伸到刘树青面前,

“我说,我说。。。。。。”刘树青痛苦地喃喃说道,

“哟西,我想我可以非常信任的把这个人交给你”松岗满意的站起来,对片山说道,

“嗨依”片山低头恭送松岗出门,

裸露着一身横肉的山口却极其不满的舔舔嘴巴,懊恼地将手里的皮鞭扔到刑架上,一把抓起军装,跟在松岗后面走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