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多名大学生成立烧烤联盟路边卖鱿鱼


因由寻找工作屡屡失败,郑州10多名大学生自发走到了一块,成立了一个“铁板烧联盟”。还别说,这生意还不错,开业20天来,原料、液化气、油、作料,加上房租、伙食费、电话费,10多人共开支了1000多元,而营业总额已达4000元。

“大学生铁板烧连锁”启动

“我们就是想自己创业。”昨日下午5时许,南阳路北段张砦村大门前,一个小小的摊点吸引了不少市民光顾。在“大学生铁板烧连锁”醒目的招牌下,19岁的李龙(化名)点着煤气灶,熟练地煎起鱿鱼。5时10分许,李龙和搭档孟欣(化名)做成了当天的第一桩买卖——两串鱿鱼,可得提成0.3元。和他们一起,毕业或正就读于郑州大学、省财经学院等高校的10多名大学生已发展了两家连锁摊点。“我们准备把这个连锁开遍全省,推向全国。”组织者付鹏(化名)一边数着箱里的鱼虾串,一边说。

当天下午3时许,记者赶到刘寨办事处张砦村东南一民房时,大学生孟欣、李龙、付虎(化名)正忙成一团。“5点就要出摊儿了,最少得串200串。”李龙尽管累得满头大汗,嘴角上依然掩饰不住喜悦。

组织者付鹏介绍,他去年便有了这个想法。当时他一个南阳老乡做铁板烧挣了钱,将行情和一些技术细节透露给他。付鹏说,他身边很多大学生朋友就业都不是很顺利,要么是自己好高骛远、拈轻怕重,要么就是缺乏锻炼、没把握好机会。“我觉得我们这些年轻学生很有必要学会从底层职业做起,真正理解‘职业无贵贱,劳动创造财富’的道理。”

为此,付鹏还专门起草了一份《大学生自主创业、实施铁板烧联盟规划书》,规划书写道,要改变好高骛远、不切实际的人生期望,学会从最基础的做起,从社会底层职业做起。

大学生起草铁板烧联盟规划书

要改变好高骛远、不切实际的人生期望,学会从社会底层职业做起

这10多名大学生介绍,他们的起步资金其实不到1万元。付鹏拿出自己的存款,又四处借来一些。“联盟的制度现在还有些松散,但大家分工明确,很抱团。”付鹏介绍,他自己相当于“总经理”,但也负责进配货和出摊。孟欣则负责“核心技术”和团队管理。虽然是电子专业本科毕业,但他烧烤技术过硬,有想法、人缘好。而家在郑州的马喜庆则负责开拓市场、吸纳新人和协调市场关系。付虎介绍,联盟不搞一言堂,奔着“冲出河南”的目标,谁的计划可行大家就听谁的。

“总经理”负责进配货和出摊,家在郑州者负责协调市场关系

每天早上7时30分开始,几个人就开始了一天的工作。先骑车到北环的水产市场去进货,“每次进20斤左右,够一天的量就可以了。”小孟表示,为了打下“金字招牌”,他们从来不卖隔夜的鱿鱼,如果当天卖不完,就把剩下的分给朋友和邻居。20天来,他们已经拉到不少的回头客。

记者看到,大学生们目前的“装备”还是“小米加步枪”——一个轮轴煎烤车、一个液化气罐、两个食品箱。摊点就安排在大排档和小吃摊密集的居民区和学校附近。“我们知道占道经营是违法的,所以都和管理部门积极配合。”付鹏介绍,营业规模扩大后,他们准备立即租用店面,开连锁店铺。

“总经理”付鹏抽空给记者算了笔账。开业20天来,原料、液化气、油、作料,加上房租、伙食费、电话费,10多人共开支了1000多元,而营业总额已达4000元。尽管收入并不算什么,但大家都挺受鼓舞。他们决定,刨掉每个人的提成,剩下的全部用于开拓业务。

●听听两名街头卖烧烤大学生的心声●

“一位顾客的一句话,让我走出失落”

今年23岁的孟欣如果听从家人的安排,本来会有一份让同学羡慕的 公务员工作。可是,一直怀着创业理想的他拒绝了家人的好意,开始了漂在郑州的艰苦生活。

“一位阿姨的一句话,让我最终走出开始的失落。”小孟回忆,第一天出摊的时候,自己根本拉不下面子干活。顾客们看到“大学生烧烤联盟”的招牌,就像看 外星人一样,“回头率特别高”。6月30日晚8时许,小孟和李龙在同乐社区门口摆摊,一对年约60岁的夫妇盯着他们的招牌跑过来。吃了4串后,那位阿姨开口了:“小伙子真中!能放下面子脚踏实地干活,比那些‘老爸用来还债’的人强多了。”听了阿姨的话,小孟鼻子直发酸。“第一次这么强烈地感觉自己被人承认。再多的苦,没白吃。”

“回头看看,当初的自己实在眼高手低”

“卖烧烤不丢人,卓文君卖酒还是千古佳话呢。”25岁的芳芳(化名)谈起自己的心路历程调侃说。她是外语系本科毕业,两年前毕业时一心想找个外企或优秀学校发挥自己的专业特长。她分析说,自己当时对市场的需求和行业内的状况一点不了解,且专业知识与用人单位的需要也有不少差距。太高看自己、眼高手低成了很大的拦路虎。两年来她换了不下20家公司,始终是期望越高、失望越大。

遇到付鹏、孟欣这些满腔热血的青年后,她发现自己有了很大改变。她准备和这些伙伴一起,从最基层开始摸爬滚打,“摔跤摔多了也能摔聪明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