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魅 真相大白 第五章 柳暗花明

天目飞龙 收藏 0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size][/URL] 龙天这一突然间的发作,把胖胖的面馆老板给惊得睡意全无,要不是看龙天穿着警服,而且是开着警车来的,估计胖老板会毫不犹豫地把他当成是寻衅滋事的小流氓了,看着胖老板一脸的无辜和惊慌,龙天歉意地笑了笑,坐下来继续消灭第三碗面,不过他的眼睛始终都盯着墙上的相框,惊讶与不解跃然于他的脸上。 趁结帐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


龙天这一突然间的发作,把胖胖的面馆老板给惊得睡意全无,要不是看龙天穿着警服,而且是开着警车来的,估计胖老板会毫不犹豫地把他当成是寻衅滋事的小流氓了,看着胖老板一脸的无辜和惊慌,龙天歉意地笑了笑,坐下来继续消灭第三碗面,不过他的眼睛始终都盯着墙上的相框,惊讶与不解跃然于他的脸上。


趁结帐的时候龙天与胖老板攀谈了起来,他对这张照片相当感兴趣,问得也特别仔细,甚至于连这张照片是什么时候照的都问得清清楚楚,胖老板也十分配合,真正做到了有问必答,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直到龙天满意地点点头,然后二人握手道别,胖老板又习惯地念了一句“阿弥陀佛”。


11月17日一大早,江南名刹灵济禅寺的大门外,龙天与众多的游客和香客一起,等着灵济寺大门的开启,他今天身着便装,态度显得十分虔诚,不过他可不是来进香的,他是来找人的,根据面馆胖老板的推荐,他今天特意到灵济寺来找一位法名为“言悔”的僧人,据说该名僧人虽然年轻,但悟性非常高,潜心研习佛法多年,颇有佛教大师的风范。


很快在灵济寺的僧房里,龙天见到了言悔僧人,因为是胖老板介绍的,所以言悔僧人一改往日闭门谢客的习惯,破例接待了龙天,两人客气了一番之后,趁着言悔僧人转身倒茶的瞬间,龙天的脸色突然一沉,猛然间大喊一声:“郎小兵”。


龙天凌晨在面馆的时候,不经意间看到了挂在墙上的灵济寺僧人居士的合影,龙天从中一眼就看到了照片上的面馆老板,几十位僧人居士中就属他最胖,不过胖老板左边的一位年青僧人却引起了龙天的注意,尽管他一身袈裟,还留着光头,但龙天还是起了疑心,这个僧人和他此行的寻找目标郎小兵实在太象了,龙天端详了很长时间,但他无法完全确认,直到在和胖老板的交谈中得知,这位“言悔僧人”是五年前来到灵济寺剃度出家的,和胖老板的关系不错,胖老板曾经听他说起过,他的老家是离江州五十公里之外的静安。


龙天心中大喜过望,据此他断定此人就是六年前失踪的郎小兵,六年来他的家人多方寻找无果,为了他,静安和江州两级警方联合进行了两次大规模的排查,结果还是一无所获,正所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正当龙天已经准备放弃寻找回静安的时候,竟然鬼使神差地在一间毫不起眼的小面馆里查到了郎小兵的线索,这种意外收获让龙天很是有种“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由衷之喜。


直到此时,龙天终于明白了在月老亭中林苇所说的“南无阿弥陀佛”的意思,并不是林苇信佛,肯定是林苇已经查到了郎小兵就在灵济寺,只不过她因为要履行自己的诺言,所以不方便直接对龙天明说,而是采用了这样的暗示,用“南无阿弥陀佛”来考验龙天的智慧,解开了这句话中的玄机之后,不经意间龙天对林苇又增添了几分好感。


“哎”,言悔和尚很自然很随意地应了一声,猛然间他觉得不对劲,忽地转过了身体,他紧紧地盯着龙天,眼中饱含着惊慌和疑惑。


“郎小兵,你让我们好找啊”,龙天站起身,面无表情地看着满脸惊愕的言悔和尚,冷冷地说道。


“施,施,施主,你一定是弄错了,贫僧法号言悔,并不是你所说的什么郎小兵”,言悔和尚的声音有些颤抖,他根本不敢看龙天的眼睛,低着头,右手不停地转动着手上的念珠。


“郎小兵,装,你接着给我装,告诉你,我是静安市公安局刑警大队的,我叫龙天,这是我的工作证”,龙天掏出警官证在言悔的眼前晃了晃,然后一把将言悔按在了椅子上。


龙天刚刚那不经意间的一声大喝之后,言悔和尚的表现和他的神情已经明白无误地告诉龙天,他就是郎小兵,在专业的刑警面前,任他如何掩饰如何狡辩,都只是欲盖弥彰、掩耳盗铃的小伎俩而已,随着郎小兵的意外出现,龙天觉得99年龙胄山庄的未知事件、还有那一系列的悬疑命案,都将出现一个重大的突破和转机,这个突破有可能就是侦破命案的关键所在。


“施主,贫僧已经说过了,贫僧法号言悔,并不是施主你要找的郎小兵,贫僧也不认识郎小兵”,言悔和尚仍旧低着个脑袋,身子已经有些发抖了,从那张椅子的摇晃程度来看,此时的言悔心里非常紧张,龙天看到他的光头上都有汗冒出来了。


盯着眼前在心虚发抖的郎小兵,看着他光溜溜的脑袋,还有他象煮熟的鸭子般的狡辩,龙天真恨不得在他的脑袋上狠狠来几下,难怪江州警方在整个江州市先后开展了两次大规模的排查,动用了上千名警力,都找不到郎小兵的下落,原来他竟然躲在灵济寺里出家为僧了,这一点恐怕就是让龙天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到的,两次排查都遗漏了江州的宗教场所。因为没有人相信郎小兵会出家,但恰恰是这个判断上的失误,致使两次排查均以失败而告终,龙天相信如果这个消息让赵中华知道了,他老赵比龙天更想“修理”这个郎小兵。


“还想装是吧?你自己看看吧”,龙天从夹包里拿出了郎小兵的照片,一把扔给了郎小兵,不过郎小兵没有接,他慢慢地抬起了头,紧闭着双眼,不停地念着“阿弥陀佛”,手中的念珠不停地在转动着。


“郎小兵,你不要有顾虑,我不是来抓你的,我只是想来了解一下99年在龙胄山庄的建筑工地上发生的那件事情,我想你不会不知道吧?”,龙天搬了张椅子,坐在了郎小兵的对面。


听到“99年”还有“龙胄山庄”时,郎小兵的身子猛然一颤,随即睁了眼睛,他惊恐地看着对面的龙天,嘴唇在急剧地抖动着,牙齿不停地发出“咯咯咯”的碰撞声,手上的念珠“啪”地一声掉在了地上。


“你,你,你是怎么知道那件事情的?”,郎小兵终于开口说话了,虽然两人都没有说是什么事情,不过郎小兵却是非常惊讶,他根本没想到眼前的这个小年青,竟然知道99年在龙胄山庄发生的那件事情。


他的话一出口,龙天立即眼前一亮,看来自己的推断并没有错,99年在龙胄山庄的确发生过意外事件,而且听郎小兵的口气,他就是这件事情的知情者,刚刚龙天使了个小手段,目的只是试探一下那件事情到底存在不存在,郎小兵知情不知情,没想到郎小兵真的上套了,龙天心里暗自惊喜,连眼光都明亮了不少。


“郎小兵,希望你把那件事情如实地说出来,我知道六年前你之所以离开静安,而且一去不回,一定是迫于无奈之下,我相信你也一定是因为这件事情而离家出走的,对吧,现在我来找你,就是希望你能配合我们公安机关,把事情调查清楚,还死者王勇、张建江还有李德亮一个公道,我听说他们三个都是你的好朋友,对吧”,龙天一见有了进展,赶紧趁热打铁,步步跟进,他知道一定要趁这个时候让郎小兵说出事实真相,这样对侦破那一系列的连环命案来说,是至关重要的。


“什么?你说阿亮他,他也。。。。。。阿弥陀佛”,郎小兵一听李德亮也死了,他的面色一沉,头霎时低了下来,在低头的瞬间龙天发现他的眼中有泪光在闪动,估计李德亮在生前和郎小兵的交情应该不错,否则他不会这么伤心了。


“是的,郎小兵,我再不妨告诉你,不但是李德亮,这六年来曾经和你们一起在龙胄山庄工作过的那十三位外地民工都死了,六年来总共发生了十五起命案,受害者多达十六名,所以我希望你看在死者的份上,把事情原原本本地说出来,你不用担心,我们公安机关会替你保密的”,龙天也不想再隐瞒什么了,毕竟眼前的郎小兵并不是犯罪嫌疑人,目前最需要的是他的合作,需要他提供破案的线索。


“死了,死了,都死了,我就知道,它不会放过他们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只有种善缘方能得善果,阿弥陀佛”,郎小兵的神情开始变得恍惚不定,龙天估计自己说的话让他受到了刺激,而且打击还不小。


“他?哪个他?他是谁”,龙天非常敏锐地捕捉到了郎小兵的话中要点,盯着郎小兵厉声问道。


“龙警官,你不要再问了好吗?我求你了,这件事情既然已经过去六年了,就让它过去吧,请你不要再逼我了”,郎小兵的眼角溢出了一滴眼泪,看得出来此时的他心里非常痛苦,而且他心中的顾虑非常大,连说话的语气都变得可怜兮兮的,看来99年发生在龙胄山庄的那件事情给他心理造成的压力之大由此可见一斑,龙天估计这六年来,郎小兵一直活在那件事情的阴影之下。


“郎小兵,亏你还是佛门中人,口口声声以慈悲为怀,要普渡众生,即使是你不为我们公安机关想想,你也为你的三个已经死去的朋友想想,行吗?这案子一天不破,死的人会更多,你明白吗?”,龙天一看郎小兵的样子,火气立即就上来了。


“龙警官,你不是说他们都已经死了吗?放心吧,不会再有人死去了,它已经得偿所愿,现在剩下的也只有我郎小兵了,它是不会杀我的,哦,还有一个钱老板,他,他怎么样了?”,郎小兵长叹了一口气,龙天只觉得这一系列的命案好象都在郎小兵的预料之中似的,不但如此,他还保证不会再有人死了,他一介僧人凭什么保证?


“你是说钱万胜吧,他没死,不过和死也差不多,他已经疯了,我相信他应该也是那件事情的参与者之一吧,我很奇怪的是,你郎小兵凭什么知道不会再有人死了?凭什么你就能幸免于难?莫非你与凶手认识?”,龙天的眼睛微微一眯,目光如电般地射到了郎小兵的身上,他尖锐的目光让郎小兵吓了一跳,连忙将头转到了一边,以避开龙天的鹰眼。


“龙警官,别再查了,没用的,即便是查到了又能怎么样?人鬼殊途,人世间的法律能管得了阴间吗?真的,不要再查了,也不要再问了,既然已经过去了,这其中的恩恩怨怨,就让它随风飘去吧,阿弥陀佛”,郎小兵双手合什,又开始做回他的佛家弟子了。


龙天并没有马上追问下去,他估计即使追问郎小兵一时半会儿也不会开口的,不过龙天现在已经开始明白了,自己的推断仍然没有错,这一系列的命案看来真的是“恶鬼”作祟,听郎小兵的口气,似乎他认识这只“恶鬼”,否则作为99年那件事情的参与者,不可能逃脱得了“恶鬼”的魔爪,是不是他与“恶鬼”达成了某种默契?还是那只“恶鬼”真的就金盆洗手、弃恶从善了呢?龙天一时间没有想明白。


“郎小兵,我还是希望你能告诉我真相,这个秘密埋藏在心里这么久,你不觉得累吗?即便是按照你所说的,是鬼作的案子,我们的法律惩罚不了它,但是难道就要让这十六名死者含冤而死吗?哪怕是在他们的坟前告诉他们为什么而死也行啊?你不说,他们怎么能明白呢?”,龙天现在的口气已经不象刚刚那么强硬了,毕竟他已经相信了是“恶鬼”作案,而且自己也的确无能为力,不过他还是希望知道凶手的作案动机,也算是满足他自己的好奇心吧。


“冤?我说他们不冤,这一切根本怨不得别人,只能怨他们自己,当然,我也一样,如果我因此而死的话,我也不会成为冤鬼,还有那个钱老板,其实他是最该死的,可惜它竟然也无能为力,人都说‘鬼也怕恶人’,看来是真的,否则,为什么所有的人都死了,就他钱万胜还活着?最该死的就是他”,郎小兵的情绪变得非常激动,说出的话让龙天大吃一惊。


郎小兵的话的确让人匪夷所思,十六位死者其中还包括他的三个好朋友,他们被“恶鬼”害死,他竟然说他们死得其所、吝由自取,还有钱万胜,按照郎小兵的话来说,他是罪魁祸首,可是他却能一次又一次地逃脱“魔爪”,次次都幸免于难,这是为什么呢?难道真的是“鬼怕恶人”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