禽兽江湖——《飞鸟奇侠传》 第七十九章 第七十九章 乞丐门主

妙心幻玉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2/[/size][/URL] 第五长醉凝视着他,渐渐的,也似乎开始回忆过去。 回忆他快乐的童年时光,悲惨的少年时代。 又沉默了很久,老人收回目光盯住第五长醉,道:“第五少侠对如今的天下有何看法?” 第五长醉实在没有想到他会问出这么样一个问题,他沉思了片刻,道:“如今天下很乱,有实力的几位英雄都想起事称霸。” 老人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2/


第五长醉凝视着他,渐渐的,也似乎开始回忆过去。

回忆他快乐的童年时光,悲惨的少年时代。

又沉默了很久,老人收回目光盯住第五长醉,道:“第五少侠对如今的天下有何看法?”

第五长醉实在没有想到他会问出这么样一个问题,他沉思了片刻,道:“如今天下很乱,有实力的几位英雄都想起事称霸。”

老人轻声笑了笑,缓缓道:“阁下认为谁最有希望?”

第五长醉也笑道:“晚辈不知。”

“难道阁下不想吗?”

“晚辈才疏学浅,喝点酒,看看风景也就知足了。”

老人忽然朗声笑起来,过了很久才道:“阁下看这墙上的画如何?”

墙上只有一幅画,第五长醉抬眼望去,笑了笑道:“很漂亮。”

老人眼中闪着光,缓缓道:“看来阁下不太欣赏这幅画。”

第五长醉浅浅一笑,似乎已默认。

老人道:“此画中之妙境,已为常人所不能及。”

第五长醉道:“此画意境空灵,虽也带着对生命的思考,却终未悟出生命的真谛。”

“哦?”老人显然在等着他说下去。

第五长醉接着道:“如此残山剩水,虽具有清超之美,却缺乏磅礴之势。”

老人似乎很满意地点点头,缓缓道:“不错,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

“胸罗宇宙,思接千古。”第五长醉微笑着。

两对望了一眼,忽然都不说话了。

一时间,空气中充满了某种神秘的气氛。

沉默了很久,老人开口道:“阁下认为当今最难对付的人是谁?”

第五长醉迟疑着,瞥了眼隐玉,才道:“在明处的人,都会有法子对付。”

“不错,只有躲在暗处的人,才是真正厉害的角色。”

隐玉一直都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听着,此时她也已听明白,第五长醉所指的人可能就是自己的师父赫子修。

师父到此时还没有出现,他到底想干什么?有什么目的?她实在是想不出。

这时只听第五长醉道:“看似无形,却无处不在;虽无都城,却处处可为王宫。”

老人眼中又露出种很奇怪的表情,缓缓道:“你知道?”

第五长醉微微一笑道:“大国日渐衰微,沦为乞丐的人越来越多,如果组建起来,便是一支庞大的军队。”

“不错。”

“无论谁拥有这样一支军队,都无疑为一个隐形王国的国王。”

老人忽又笑了笑,但紧跟着却大声咳嗽起来,咳得连腰都弯了下去。

苏老子赶紧端来一碗茶,老人喝了一口,轻轻放在桌上,叹了口气道:“阳光照不到的地方,眼睛看不见灰尘,往往就忽略它的存在,而实际上灰尘是无处不在的。”

第五长醉道:“灰尘是自由的,风起而飞,风停而落,聚集起来沉入泥土,便化为大地,只有大地才是真正永恒的。”

“不错,只有双脚踏实大地,才有活着的感觉。”

第五长醉点点头,认真的听着,善于倾听本就是他的长处之一。他明白,这位老人要开始进入正题了。

果然,老人缓缓道:“十多年前,我将乞丐们聚拢在一起,形成一个专以乞讨为生的乞丐门。”他笑了笑,“当然,乞丐就是以乞讨为生的。”

第五长醉也笑了笑,没有说话。

老人道:“十多年后,我的门徒已遍布全天下,少说也有数十万之众。”

第五长醉道:“而且力量绝不输于任何一支军队。”

老人看着他,眼中闪出奇异的光,道:“力量强大不假,但却有个致命的缺陷。”

“没有巨大的财力做后盾,很多事情都只能停留在梦想的阶段。”

“不错。”

隐玉忽然插口道:“原来你们也想要宝藏?”她瞪圆了双眼,里面满是怒气。

她本以为他们说的暗处的人是自己的师父,原来是自己理解错了,竟是一大群叫花子组成的军队。

老人抬起眼睛凝视着她,丝毫没有怒气,反而是和蔼可亲的温暖之色。

他轻轻一笑,道:“想要得到宝藏的人,不全都是只为了自己。”

“说得冠冕堂皇!”隐玉并不信他。

老人并不想与她争辩,只是浅浅一笑。

但苏老子却突然怒喝一声,道:“无知小辈,在戒王面前,你最好规矩点。”

隐玉也不甘势弱,大声道:“你就是叫花子,还想当皇上吗?”

苏老子抬起手想一掌打过去,却最终放下手,怒喝道:“你以为皇上是你父亲?你还真以为自己是公主?”

“你想给皇上当儿子,皇上还不愿意呢。”

第五长醉急忙笑道:“隐玉,在前辈面前,要懂礼貌。”

“一群叫花子想利用咱们得到宝藏,还讲什么礼貌?”隐玉瞪着他。

第五长醉笑了笑,道:“你太冲动了,根本没听懂戒王说的话。”

“他的话是什么意思?”

第五长醉没有回答,而是看着戒王。

戒王叹了口气,悠悠地道:“赫子修白白耽误了你二十年,你本是个很聪明的姑娘。”

“什么?你也知道我师父?”

“他就是化成灰,我也认得……”戒王的目光又遥望向远方,仍是那种迷濛的神情。

第五长醉凝视着他,眼中忽然闪过一丝亮光,他道:“前辈是……”

“我是戒王。”戒王不太客气地打断他的话。

第五长醉笑了笑,他从不勉强别人说不愿说的话。

戒王道:“我的意思你即已明白,那你打算以后怎么做?”

第五长醉道:“陪隐玉练成驭鸟术,召唤出藏宝图。”

“单凭她自己就能练成吗?”

“去南方找鸟王,这是目前惟一的法子。”

隐玉偷偷拽了拽了第五长醉的衣角,示意他说得太多了。

第五长醉冲她微微一笑,轻声道:“戒王是朋友。”

隐玉垂下头噘了噘嘴,偷偷瞪他一眼。

戒王轻声笑道:“心存戒心是好事,说明她正在长大。”

这时,忽见一个小叫花子急急跑到门口,冲苏老子招招手。

苏老子立即大步走出去。

片刻,苏老子回来道:“东方印德带着兵马向都城方向去了。”

三人闻听此言,皆一惊。

戒王皱了下眉,道:“这么急?不像是东方印德的性格。”

第五长醉道:“也许是有人给他出的主意。”

“哦?”戒王盯着他。

第五长醉道:“皇上不在都城,看来是群龙无首。九龙人的野兽群所剩无几,他一定会回深山再带一批出来。所以此时奇袭都城,无论成败,势必改变原有格局。”

“皇上出都城,必做过最周密的安排,此次偷袭若是失败,恐怕他也士气大减,是谁有这么大胆出这主意?”

第五长醉迟疑片刻,道:“可能是贾疾风。”

“疾风流星?但他在东方印德面前并不太吃香。”

“晚辈听说洪中天等大侠在坟场皆被弯刀所杀,目前东方印德身边能说上话的,只有贾疾风。”

隐玉不禁看了看他,此事自己怎么不知道?

戒王道:“你知道是谁杀的吗?”

第五长醉道:“从伤口上看,是皇上的人所为。”

戒王冷笑道:“是有人在他们之间制造出兵的理由。”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