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面特工 第四章 彷徨 第四节 打架场上,愣的怕不要命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44/


“别打了,再打出人命了!”七彩男一声怒吼,把那几个小子镇住了。他觉得躺在地上的人有些面熟,但其满脸的血迹使他看不清楚。


七彩男蹲下身子:“喂,你怎么样?还行不行呀?”七彩男刚想扒拉那个躺在地上的人的脑袋,那家伙突然睁眼了,这叫七彩男大吃一惊:躺在地上的人竟是胖黑!胖黑赶忙侧过身子,他也认出了七彩男:“哥们,是你呀,嘿嘿,我没事!”


“都满脸是血了,还说没事儿?”


“就破一点口,脸上的血都是我自己抹的。那小子刚才踹我老二上了,真他*疼。”说着呲起牙来。


几年不见,还会装神弄鬼了!七彩男在心里骂着,但还是喜欢胖黑的随机应变:“你不是到山东了吗?”


“别提了,那个鸡巴叔叔不给我饭吃,还老打我。”


那几个打人的小子见两人唠了起来,估计打的不轻,也有些惴惴不安,七彩男起身抓住一个小子的胸口:“赶紧送人上医院!”


“上医院?你他*知道我们是谁的人……”话还没说完,七彩男一拳打了他个满脸花,鼻血立刻像自来水一样“哗哗”地往下流。


俗话说:打架场上,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另外三个见来了一个不要命的主,撒丫就跑,边跑边叫:“等着,叫三爷来收拾你!,有种的到大厂等着!”


这时围观的人才说话了:“小伙子,你不能去,那崔三爷是劲城的大流氓,连派出所都不敢惹他们咧。”


“是呀,是呀,不能去,赶紧救人就行了。”周围的人附和着。


七彩男右手扶起胖黑,左手拎着那个歹徒,雇了个三轮车,向230医院而去。


正在门诊给患者看病的王月皎,看着七彩男领着两个满是血迹的人进来了,眼睛瞪的比牛眼还大:“这是怎么回事呀?打架了?你没有事吧?”


“没有大事。”说着,七彩男小声告诉王月皎:“就说这个人脑震荡,全身骨折,怎么说都行,说的越重越好!”看王月皎弄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七彩男干脆的说:“你就照我说的办!”


“好……好,那你去哪儿呀?”


“我今天就去会会这个崔三爷,我看叫他三孙子还差不多。”七彩男不理会王月皎的阻拦,扔下胖黑,直奔大厂而去。


大厂是过去劲城一个练武、摔跤的老地方,随着人们有鼻子有眼的传说,变得越来越神秘,好像成了黑帮的大本营。现在大厂已经变成了建筑工地,到处是钢材和扔在地上的草垫子。但在道上有点名气的人,解决问题的时候还是愿意来大厂,显得有份儿。


七彩男到的时候,大厂已经有四、五十人在等着他了,准备械斗的场面十分宏大:各个杀气腾腾,手里都拿着棍棒、刀、砖头等家伙,有的还故意把胸前的刺青露了出来,开始打心理战。毛主席说的嘛:战略上重视敌人,战术上藐视敌人;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可是,看见七彩男只有一个人来了,那帮家伙顿时觉得“包装”过度了,显得很没面子,只好把骂骂咧咧的嗓门提高了十八度,好像是说这他*还值得打吗?


七彩男也不说话,操起工地上一根碗口粗、三米多长的木桩,往地上一戳,进去有半米深,人几步就攀上了木桩,然后身子一转,稳稳地坐在了上面:“哪个是崔三孙子?赶紧出来见你七爷爷。”


七彩男这个亮相,把那些只知道舞刀弄棒的地痞流氓看呆了,我的天,这是什么功夫呀,人坐在三米高的木桩上竟一动不动!于是乎,刚刚松懈的手又赶紧把凶器握紧,有的则飞快地把烟头扔掉,慌里慌张的把石头、砖头重新拣起来,他们知道:今天是遇上茬子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