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分享]半个男人

xp2802996 收藏 3 27
导读:本文共分六卷,

大家好,本文为我的老班长所著,这是他所写的第一部小说,现连载在各小说网,今天我拿到这里来与大家分享。如果大家喜欢,请留言告之,我就会继续连载。谢谢各位。 作者:飞天逍遥


第一卷恶梦 1.我是谁

他不知道自己是谁。


晌午时分,他醒了。明晃晃的光线刺痛了他的双眼,过了一会,他才适应了眼前的世界。透过迷茫的眼帘,环视四周。药液正从输液管缓缓流入他的体内,融入每一根血管;两台监测仪器交替闪烁着红绿指示灯,给这个白色静谧的世界增添了几分活力;一个长发女孩趴在床边睡得正酣,她双臂环抱在一起,脸面朝下埋在手臂上,看不清楚她的样子。他方才发现躺在一家不知名的医院的特护病房里,心里咯噔一下,发生什么事了?我怎么会在这里?他的目光停留在她的身上,想从中弄出个子丑寅卯。她身着黑白相间的短袖T恤衫,她应该不是护士,她是谁?他歇力搜索记忆的痕迹,脑海里竟一片空白,什么也想不起来,连自己是谁都忘记了。恐惧像一群猛兽疯狂地撕咬他。他腾地从床上坐起来,顿感头晕目眩,整个世界开始没有节律的旋转,摇摇晃晃。他双手抱住被白纱布裹得严严实实的头,难受得闭上了眼睛,慢慢地重新倒回床上。


女孩被惊醒了,她说,你总算醒了!


他睁开眼睛,看到一个盛开在憔悴的脸庞上的笑脸,有气无力地问,你是谁?


她答非所问,说,我马上去叫医生。她风一样飘出了病房,楼道里响起一串急促的脚步声,由近及远,消失在楼道拐角处。


白茫茫一地真干净。他想到这句话,应该是红楼梦里的。他脑子里的世界就可以用这句话形容。他还想到了一个词:混沌。初生的婴儿或者即将告别人世的人能够体验到这种情景,他现在就拥有了。他想,他是快要死了。他不想死得不明不白,挣扎着在脑海里再度搜寻过去的影子。他实在太虚弱,只要一集中精力思索,脑袋就像被巨斧劈裂一般疼痛难当。他咬牙坚持,汗水如豆般滚了下来。


楼道里再次响起杂乱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医生和几个护士匆忙赶来了。


他赶紧坐了起来,抓住医生的手,哀求医生救救他。医生帮他重新躺好,坐在床边和气地安慰他。没事的,医生说,经过确诊,由于你的脑部受创伤后,影响了中枢神经,你患了失忆症。我还有救?我还有救?他急切的声音有些颤抖。你安心休养,医生说,调理一段时间,你的记忆就会逐渐苏醒的。女孩插话说,你要相信医生!


他的心中久悬的大石头落地了,紧锁的眉头也舒展开来。


医生寒暄几句就走了。护士按照医生的吩咐,检查了仪器和药液,给他打了一针,也走了。


病房里只剩下女孩和他,两人一时找不到话题都没有说话,他的肚子叽叽咕咕叫唤起来,打破了短暂的沉静。女孩笑着说,你看我高兴得都忘记了你已经十三天没吃东西了。十三天?他惊呆了,难道我昏睡了十三天?女孩没有回话,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打电话。关上手机,她说她的男朋友马上送热粥来,让他忍耐一会。


护士推门进来,打断了他们的谈话。护士是来给他送药的。


他吃完药,护士一走,他问,你到底是谁?


女孩说,我叫江瑶。


他说,我是谁?


她说,我也不知道。


你也不知道?他说,我怎么会受伤?是你救了我?


江瑶沉默一会,说,是你救了我。


英雄救美?他偷偷地上下打量女孩,仿佛要重新估算一下自己的付出是否值得。白晰的瓜子脸。一对迷人的小酒窝。飘逸的黑发。这是一个秀外慧中的漂亮女孩,他没有理由不救她。


他说,我救了你?声音很轻很柔,像在问江瑶,更像在问自己。


江瑶还是听到了他的问话,没有作答。她在有意回避什么,显然有难言之隐。按理他不应该再继续追问,对于一个完全失去记忆的病人来说,他无法顾及这些,甚至时刻想到的只有自己。他紧紧地抓住江瑶柔弱的双臂,大声地说,告诉我,告诉我是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你捏痛我了,江瑶还没有挣脱他的双手,她的男朋友就到了。看到这一幕,她的男朋友生气了,冲过来一下子推开他的双手,你想干什么?才醒过来就想占便宜?江瑶忙说,何飞,你别怪他,任何人遇上这事都会失去理智的。呵,何飞瞥了她一眼,说,小瑶,用不着处处护着他吧!江瑶听出了何飞的话中带刺,抢过他手中的保温饭盒,不再理他。你还亲自喂他,何飞说,他没手?江瑶说,他很虚弱。何飞不再说话,点燃一根香烟,江瑶让他到门外去抽。何飞悻悻地走出了病房。


江瑶从洗漱间洗碗回来,看到何飞在收拾她的衣物和书。她说,你在干什么?何飞说,他现在醒过来了,你的义务已经尽到了,该回家了吧!她说,他的记忆全部没了,他需要帮助。何飞从皮包里拿出一万块,撂在床上,说,你又不是医生,能帮上什么。何飞拉起江瑶就往外走。江瑶甩脱何飞的手,说,他救过我!何飞说,我们已经轮流照顾他整整十三天了,该花的钱我们都花了,在这个年代我们算是好人了,要是别人,恐怕连医院都不会送。江瑶大声说,你怎么能这样?何飞也提高了腔调,我怎么啦?别跟我讲良心这套,良心值几个钱,走吧!江瑶说,要走你走!何飞说,好,好,我走,我走!何飞一甩门真走了,江瑶气得浑身发抖。


他用迷茫的眼睛看着争吵的江瑶和何飞,不知该说什么好。


何飞毕竟是她的男朋友,一会功夫她的怒气就全消了。她说,你别在意,他这人在商场里混久了,粘了一身的铜臭,其实心眼挺好的。


他哦了一声。


江瑶的手机响了,她朝他笑了笑,就到门外接电话去了。他猜一定是何飞打来的。江瑶回病房时,何飞就跟在她身后。何飞向他道歉,他笑了笑算是接受了。何飞劝江瑶回家好好休息,声称自己说错话应该受罚,照看工作由他承包了。何飞是嘴上涂了蜜糖那种男人,很快就把江瑶哄开心,同意了他的提议。何飞直意把江瑶送到了医院门口,看着她坐上了出租车。


何飞没有直接回病房,而是到了收费处办理出院手续。何飞要赶他出院,他吓得卷着双脚,缩在被子里瑟瑟发抖,双眼装满了恐惧。他见过的医生闻讯赶来,他马上扑到医生身边,紧紧抓住胳膊,生怕医生不管他。


医生告诉何飞,他的意志现在很脆弱,需要在医院安心静养,不能受到任何刺激。何飞说,我的手续已经办完,你要当菩萨你管他好了,我可没功夫整天陪他,拜拜吧你!何飞拎起江瑶的一包衣物转身就往外走,却发现江瑶站在了他的身后。江瑶忘记了钥匙,她赶回来就看到了这惊人的一幕。何飞傻眼了,忙解释说,小瑶,我这是为你好。江瑶生气地从何飞手中一把抢过小包,她说,何飞,没想到你是这种人,你让我太失望了!何飞说,难道他不好,你要永远侍候他?江瑶说,他不完全康复,我一刻都不会离开他。何飞冷笑着说,江瑶,我告诉你,你被人强暴了我不介意,但是我看不惯你整天守着一个白痴。何飞!江瑶气急败坏地说,你混蛋,你给我滚!她抡起手中的小包,把何飞从看热闹的人群中打出了病房,咣当一声把苍蝇一样爱看热闹的人们关在了门外。江瑶背靠着门呜呜大哭起来,眼睛哗哗滚落,小包滑落在地上。


突如其来的一切使他陷入了深深的恐惧中,听到江瑶的哭声,他根本没有办法,也不知道自己该走还是该留,只好呆呆地坐在床上一言不发。


夕阳从窗外悄悄爬上床头,江瑶的哭声停止了,他望着光斑发呆。沉默了好一阵子,江瑶才走了过来。她说,我给你去弄吃的。一听江瑶要离开,他马上抬头望着她,他说我不饿。江瑶以为他是害怕她一走了之,挤出一个笑脸,说,我很快就回来。他说,你不要出门。江瑶这下明白了他的好心,心口猛地一阵热浪四散荡开。


江瑶买来吃的,他却不肯吃。江瑶问是不是不合口味,他说她不吃他就不吃。江瑶说已经吃过了。他偏不信。江瑶知道瞒不过他,只好吃了几口。他这才大口吃起来,脸上浮动着欣喜。

本文内容于 2007-7-13 9:07:21 被xp2802996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