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顶子 第二章 一个班子两条线?6

xzh0021 收藏 0 26
导读:连载:红顶子 作者:成仁 出版社:江苏文艺出版社   9点整,梁文中来到县委常委会议室,与会者全都来了,围坐在圆桌前。会议室非常讲究,剪花地毯铺地,盆花怒放,实木圆桌,真皮座椅。梁文中的位置在门的对面,圆桌的顶端。   关久长为梁文中一一作了介绍。   梁文中说:“对不起,我来晚了。”坐下以后,微笑着看着大家,“我们今天的会是个见面会,没什么内容。在同志们接我的时候,我们已经见过,不过那时行色匆忙。今天我们互相详细介绍一下,随便聊聊。”   梁文中率先作了自我介绍:“本人,梁文

连载:红顶子 作者:成仁 出版社:江苏文艺出版社

9点整,梁文中来到县委常委会议室,与会者全都来了,围坐在圆桌前。会议室非常讲究,剪花地毯铺地,盆花怒放,实木圆桌,真皮座椅。梁文中的位置在门的对面,圆桌的顶端。


关久长为梁文中一一作了介绍。


梁文中说:“对不起,我来晚了。”坐下以后,微笑着看着大家,“我们今天的会是个见面会,没什么内容。在同志们接我的时候,我们已经见过,不过那时行色匆忙。今天我们互相详细介绍一下,随便聊聊。”


梁文中率先作了自我介绍:“本人,梁文中,省城人,46岁,学历本科,文秘专业,当了20多年的秘书,到任前是江阳市组织部副部长。我的爱好嘛,喜欢读书,特别是古籍,偶尔也写一两首自我感觉不错而别人听了倒牙的古体诗。我爱吃酸菜,特别是杀猪菜。我吃过松江的酸菜,就是去年,久长县长请我吃的。记得那个小酒馆不大,那杀猪菜味道真好,特别。”


大家都笑了,会议室的气氛一下子活跃起来。


第二个作自我介绍的是关久长,“我38岁,学历硕士,国际贸易专业,干过不少行当,矿业、农业、工业,就是没干上专业。我是省派挂职干部,从副县长到县长,已经在松江锻炼了4年多,对松江产生了深厚的感情。我爱和老百姓唠嗑,也喜欢松江方言,学得很地道,时常不由自主地说上一两句;我也许喜欢和老百姓一起吃饭,也学会了他们的吃法,就是到了饭口,不管啥玩意儿,西里呼隆地把肚子填饱。有必要提一下的是,我这人啊,最不爱喝酒了。”


这时,邱东亚插话说:“关县长你做得不对啊,自我介绍要实事求是,你哪是不爱喝酒啊,你是能喝酒,而且有股子猛劲儿,见酒不惧,来客就陪,至今我没见你醉过。”


关久长哈哈笑着,“东亚你不够意思啊,揭我的短,出我的丑,那不是在场合上吗,我不造谁造,喝不出松江风格来多没面子!”


大家又笑了一阵。负责组织工作的副书记齐文娟不失时机地接上了话茬:“在这方面,关县长是松江的英雄、功臣,松江有不少大事儿是他在酒桌上拿下的,还有不少客人和他对饮过后激情满怀,不愿离去。”


关久长说:“哈哈,这话我爱听。”


之后齐文娟作了自我介绍:“我是江阳市人,38岁,本科生,做过妇联工作、教育工作,当了两年副县长,任现职一年多。我没什么爱好,惟一感兴趣的就是做菜。因此我有个小毛病,每吃到新菜,就会跑进饭店厨房学艺。我做的菜都说不错。”


关久长接过话题说:“齐书记学艺还出过一个笑话……”


齐文娟笑着截住关久长的话:“关县长不许说!给我在梁书记面前留点儿面子。”


关久长“嘿嘿”一笑,便极认真地出卖起朋友来:


“有一次省委组织部干部处王处长请我和齐书记在省城一家酒店吃饭,有一道菜非常好吃,齐书记没吃过,就反复问服务生菜里的配料,服务生说不清楚,就央求服务生带她去厨房问问。王处长见状,给酒店经理打了电话。酒店经理亲自带她到厨房学艺。之后,王处长到松江来,齐书记自告奋勇下厨献艺,做的就是这道菜。菜端上来,便迫不及待地请王处长品尝,王处长一边品着味道,一边让齐书记自己也尝尝。齐书记尝过后,羞得满脸通红……”说到这儿并没说完,但关久长不说了,笑看齐文娟。


齐文娟不好意思地低下头,老老实实地接着说下去,“那道菜做砸了,狡猾的厨师没把真东西教给我。”


梁文中哈哈笑起来,大家也笑了。


这工夫儿,邱东亚一本正经地对齐文娟说:“今天给梁书记接风,齐书记要登堂献艺啊。”


齐文娟一扬脖儿,“献就献。”


接下来是邱东亚自我介绍:“我是松江土生土长的干部,当过兵,带过兵,转业后当过民警、刑警大队长、公安局副局长、财政局局长、宣传部部长、副县长,在副县长位置上干了5年。我的自我评价是,我是一介武夫,一个粗人。”

梁文中笑着说:“粗人?我看不是,这栋政府大楼的建设是你主抓的吧?建得很细致嘛!”


齐文娟接过话题说:“就是从建政府大楼开始,才知道邱县长工作细致,有魄力。大楼的墙面砖贴到一半的时候,邱县长说墙面砖的颜色不一,叫施工队揭掉,施工队不服,说这墙面砖是正品,一个批次的,怎么会颜色不一?双方僵持不下,就定了一个君子协定,如果颜色一致,松江输给施工队10万,如果颜色不一,施工队输给松江10万。说实话,我们没看出来,替邱县长捏把汗。墙面砖送到省城检验,果然有色差,差了20度。施工队服了,乖乖地拿出10万块。施工队长认输,但很纳闷儿,问邱县长,只超标5度,肉眼是看不出来的,邱县长是怎么看出来的?邱县长说,我是测绘兵出身,练的就是眼睛。”


接下来是副书记兼纪检委书记吕长德、组织部部长郭大川、分管农业的副县长谭明相、人大主任、政协主席等等都一一作了自我介绍。之后,会场安静下来,大家都自觉地给梁书记制造出一个安静的讲话氛围。


梁文中说:“我刚来,需要一段时间熟悉情况,所以我没有工作安排,同志们还是按着县委以往的部署,该干什么干什么吧。快过国庆节了,都好好休息一下,休过长假就该抓秋收、秋翻地了。”他环视着大家,“同志们,有一件事儿得先向大家透透风,就是松江乡农民拦车一事,大家都知道,我许诺了,一个月内给予答复。话好说呀,事儿还真难办。久长同志报出一个数来,220万,怎么来筹集这笔补偿金呢?大家说愁不愁?真愁,但我们必须解决,如果不尽早解决,老百姓再剪出一茬兔毛,220万就挡不住了,那就更愁了。眼下我和久长同志正在想办法,有了办法会拿到会上征求同志们的意见,到时候希望同志们理解、支持。”


这一番讲话,是梁文中琢磨了很久才定下来的,也就是说他为这200多字的讲话作了充分的准备。这200多字简单得像唠嗑,话里没有传达他的工作想法,没有工作安排,甚至没有什么实际内容。然而,话里面却隐含着不容易察觉的意思,这个意思就是,没传达工作想法反映的是他的沉着,没安排工作表现的是一种姿态;还有,最后的一席话是他的一个信号。梁文中想,大家应该明白他话里所隐含的东西,因为他相信大家的政治敏感度都不低。


会议要结束的时候,关久长忽然说:“有件事我说说,大家议议。”随后他就把阿东先生要调查松江的要求提了出来,并把调查的详细内容照单通告了大家。


大家一听就嚷嚷开了,都说,这是干什么?克格勃嘛,想搞第二统计局吗?太出格了。


邱东亚反应最强烈:“关于这个阿东先生的情况我多少听说了些,不客气地说,他是个花花公子,在香港也不入流。这样一个人堂而皇之地跑到松江来了,正事儿还没做,却想收集政府官员的情况,这太不像话了,外商竟然调查起共产党的干部了,可笑,跳梁小丑嘛!”


梁文中静静地观察着邱东亚。邱东亚是典型的东北汉子,魁梧高大。他板着黝黑的带有很深皱纹的脸,说话瓮声瓮气。


关久长批评邱东亚说:“什么花花公子?什么不入流?什么跳梁小丑?胡扯,要弄清概念,我跟大家先打好招呼啊,阿东先生是我们的客人,投资者,对人家一定要尊重,而且要热情接待。”


梁文中也觉得阿东先生有点儿出格,但他能理解这位港商:到一个陌生的政治环境和经济环境里投资,了解和熟悉各个方面的情况是必要的。至于收集政府官员情况,也好理解,政府官员的喜怒哀乐会影响和决定他的生意。


梁文中说:“大家根本不必这样激烈反对,阿东先生不相信我们的统计调查,就让他自己查嘛,有什么?松江的一切事物都摆这里,没什么秘密,至于收集政府官员的情况,是过格了,但我想,未必就是坏事,我们是什么人?共产党的干部,经受得住人民的检验,还怕外商了解我们吗?我想,无非就是性格、爱好、素养等等,以方便和我们打交道。有一点我要给大家定一下调子,招商引资是我县的头等大事,要支持投资者,保护投资者。”说到这儿,有个想法在他头脑中一闪,就顺口说了,“我看阿东先生的这个调查有个好处,就是可以让我们看看自己在外商眼里是个什么形象。”说完,望着大家,留意观察每个人的反应。邱东亚扭着头,谁也不看;齐文娟看着他,眼睛都不眨;其他人也都沉默着。当梁文中和关久长的目光相对时,关久长朝他笑着点了点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