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号特工 第七章 曹家 55

兰晓龙_零 收藏 11 7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26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264/[/size][/URL] [内容简介] 上海永远在下雨或者要下雨,乌云又在天边汇集。 阿手和他的货郎手下匆匆地走在一条幽深的弄堂里。七绕八拐之后,在一处宅院前停下。四下张望之后,闪身进去。 光线阴暗的屋里,除了门口站着的两名中统,纵深里还坐着一个人,看不清他的脸。 阿手和货郎一进门,便有两名中统过来搜身。阿手愣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64/

上海永远在下雨或者要下雨,乌云又在天边汇集。

阿手和他的货郎手下匆匆地走在一条幽深的弄堂里。七绕八拐之后,在一处宅院前停下。四下张望之后,闪身进去。

光线阴暗的屋里,除了门口站着的两名中统,纵深里还坐着一个人,看不清他的脸。

阿手和货郎一进门,便有两名中统过来搜身。阿手愣了一下,沉默地忍耐着这意料之外的程序,他甚至自己把枪递到人手上,然后看着黑暗里的那个人。阿手终于认出那人:“骈拇,好端端的搞这套干嘛?无趾呢?”

骈拇的声音平板得没有感情:“无趾死了。被湖蓝杀了。”

阿手茫然,本来沉重的神情上泛出了更深重的悲哀。

“修远先生的十个学生已经只剩下你这个最小的了。”

“我想见先生。”

“他现在不见人。劫谋的各路人马正往上海集中,你现在见他就是害了他。”

阿手看着黑暗里的骈拇,他并不信任这个人,从进门时便是这样,他的不信任几乎是不加掩饰的:“那先生干嘛让我们尽快赶来上海?”

“是中统总部让你们来上海,不是修远让你们来上海。你们眼里只有修远,不知道你们和修远都是为中统总部效力吗?”

“不是。”阿手隐忍着怒气,还从来没有中统的人说起修远时口气如此不敬,“那中统总部让我们来上海做什么?”

“做件对修远先生有好处的事情,想来你会身先士卒吧?”骈拇在缓和着语气。

“请说吧。”

“劫谋在重庆大获全胜了,官场上我们一败涂地,在野的各地组织也教这场鬼仗搅得七零八落。”

阿手沉默地听着,这不是新闻。

骈拇在长久的停顿后说出真正有价值的部分:“已经确定,劫谋最近要来上海。上海,终归不全然是他劫谋的地盘。”

阿手仍在沉默,但是他已经知道了骈拇往后将说的部分。

“杀了他。这是我们和劫谋的最后一战。”骈拇说。

“先生是什么意思?”

沉默。阿手身后两名中统将手放在腰间的枪上。

虽然同属一系,但这屋里的气氛紧张得像要凝固。

阿手和货郎出来,门立刻关上。

阿手看着阴沉的天际,天快亮了,反而显得更黑。

“骈拇那套真能成么?劫谋好像是根本杀不死的。”货郎问阿手。

“有个叫零的共党差点就杀了劫谋。”

“那时候劫谋还没成势,也时常抛头露面。现在,咱们藏得再深,都觉得那活骷髅在看着我们,”阿手打了个寒噤,似乎真的觉得被劫谋在看着,“没法杀。”阿手一直在看着阴霾的天空,似乎发怔,又似乎在想事:“没选择。骈拇这家伙不让我们见先生,只让杀劫谋。现在的先生好比被中统自己人给绑票了,赎金是劫谋的命。只有劫谋死了,先生才能再被重用……这全看我们。”

“你现在老发呆,站长……到家门口了,想去看看老婆孩子吧?孩子四岁了吧?”

阿手举步,脚步单调地在麻石板路面上响着。阿手脸上有一丝难看的笑容:“我还没见过他。可是不敢去。这时候,我只想军统中统日本人都忘掉那娘俩。我现在在想为了先生不得不杀劫谋,可劫谋死了对眼前的抗战有多大好处?”

身边的脚步声停了。阿手发现货郎正狐疑加戒备地看着自己。轻轻说:“我知道不能想的。杀人的脏手,没格去想事情。”

“不能想的。”货郎说,“你想不起,要活命的话。”

“我不会想的。”

他们在这种单调的互相警告中恢复了信任,货郎靠近了自己生死与共的同袍。他们单调的脚步声在弄堂里再度响起。他们去找信得过的人。

“先生要来上海。”湖蓝坐着,看着靛青、橙黄、纯银以及满屋子的军统。

这件事有的人已经知道,有的人刚知道,知道不知道同样让每一个人的表情凝固。

湖蓝静静地打量着那些表情,在心里得出可靠与不可靠的印像,然后在心里打上勾和叉:“先生来之前,我要一个绝对干净的上海。”

干净意味着再次的清洗和杀戮。上海,又沉浸在一片血雨腥风之中。

杀戮。一家破落的旅馆,军统从走廊上掩过,他们来杀人。湖蓝仍然是身先士卒,尤其在这种为劫谋开路的时候。他踢开房门,然后扑倒在地上。屋里飞出的子弹立刻让身后的墙上多出许多弹孔。湖蓝趴在地上扫射,更多的军统加入扫射的行列,枪弹的喷射让一条阴暗的走廊亮如白昼。

杀戮。另一条街上,靛青们在扫射一辆停在路边的汽车,车里的人影在挣扎和抽搐。

湖蓝从一侧的街角过来,他瞄了一眼车里的尸体,将一枚手榴弹扔了进去,走开。这个瘸着拐着的人影已经快成了上海滩的死神。湖蓝瘸着拐着走向驶来接应他的车,他越来越瘸了,瘸得让我们看着感觉有点狞恶。卅四把什么递给他。对湖蓝来说,卅四的影子挥之不去,无所不在。卅四说:“给你。”湖蓝喃喃地在嘀咕,他知道这只是他脑子里的幻像,他濒临疯狂时必须在别人面前保持清醒。“管你是什么。不要。”湖蓝上车。靛青驶走。湖蓝驶走。爆炸在他们身后惨烈地进行着。

阿手和货郎在另一侧的街角看着湖蓝们驶走,也看着那辆爆炸和燃烧着的车。

“又来晚了。”

“去找还没死的人。”阿手叹了口气,大步流星地走开。

货郎跟在阿手后面一溜小跑。

“接着挖。”阿手对自己嘀咕,在绝望中给自己打气。他茫然看着天将亮前最漆黑的天色,手上玩着零留给他的那块小铁片。

黎明,军统据点的门开了,进来的人一身硝烟,一身血腥。

湖蓝一边把枪交给接应的手下,一边揉着酸痛的筋骨,眼睛盯着人群里晃动着一个猥琐的身影。那是卅四以残存的生命想要揭露的那个人——刘仲达。他一瘸一拐地接过杀戮者的枪枝拿去保养。这里的人看不起他,他也就以打杂聊以渡日。橙黄一脚踢在刘仲达还没好全的屁股上。刘仲达跳了起来,然后回了头讨好地微笑着。湖蓝嫌恶地将视线转开。卅四在他身后,卅四无所不在。卅四说:“给你。”湖蓝咆哮:“你已经死了!能不能像个死人的样子?!”

靛青、橙黄、纯银、所有的军统都讶然地看着湖蓝的失态。

最初的雨点滴在天井里,淋到了每一个人,让湖蓝看起来像在哭。“又下雨了,”湖蓝厌恶的表情有点扭曲,“他妈的一直下雨。”湖蓝一瘸一拐地离开,在众人的注意下他瘸得更加厉害。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