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在胜利仪式上的士兵 从大胜利到大失败 第四节 商丘守备司令

北宋杨六郎 收藏 3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0/


商丘临时作战司令部内,李宗仁,白崇禧正在和十几个军师长召开紧急作战会议,根据空军部队前几天的侦查照片,大伙正在为如何阻挡日军鸟泉联队进犯发愁,李宗仁手里掌握的几个军经历了前期几次大战,实力锐减,到现在还没有得到修整,军心士气十分低落,难以阻挡鸟泉联队的进攻,而且,白崇禧提出了一个新的可能性,日军38旅团和第九师团很可能实施北西夹击,合击商丘,截断徐州战区部队西撤的路线,如果出现上述情况,徐州战区很可能全线崩溃,后果不堪设想。

李宗仁眉头紧锁,死死的盯住了地图,口中自言自语道:“不会的,不会的,一定会有转机的,援兵很快就会到达。”白崇禧冷冰冰的说道:“别忘记了,是有援军,胡宗南的8个师人员装备全部满编,按照军委会的命令,应该立刻南下支援徐州战区,可是他们就是在徐州战区和第一战区交界处按兵不动,坐看我们被日军打得节节败退。”白崇禧越说越激动,用力敲打其桌子来,会议气氛一时间有些紧张,就在这个时候,会议室的大门突然被人推开了,李宗仁不满的看着门口,看是哪个胆大妄为的家伙不经允许擅自打断高级军事会议。战区司令部情报处长满脸大汗的冲了进来,见到李宗仁紧缩眉头后,立刻举手敬礼:“报告李长官,我有紧急军情报告,据王辉将军发来电报称,日本鸟泉联队在徐州全军覆灭,第九师团已经暂停了进攻,38旅团也停止了前进,原地待命。”

听到这个消息,李宗仁愣了,白崇禧和其他将官都愣了,李宗仁急忙说道:“这是怎么回事?你快说。”情报处长是个大胖子,热得汗珠子噼里啪啦的掉到地上,他努力挺直腰杆,那个啤酒肚依然显眼的凸出来,他摇摇头说:“不知道,只知道鸟泉联队全军覆灭,具体详情还不清楚,王辉并没有发来进一步战报。”李宗仁兴奋的一巴掌拍在了地图上,连声叫好,“这可真是天助我也,王辉手里无兵无将,居然可以全歼鸟泉联队,可真算是奇功了,看来,我徐州战区的20万大军可以顺利转移了,快联系王辉,查明实情,空军马上出动,侦察日军最新动向,我桂系这点骨血有救了。”

一个军长听到李长官的这番话后表示:“既然日军前锋已经被歼灭了,那我们何必转移阵地,不如在商丘整顿部队,准备发动反攻,收复失地,岂不是更好。”白崇禧一指地图:“据可靠情报,日军华北方面军已经申请日本大本营从关东军序列中抽调了2个步兵师团和1个坦克旅团南下,这两个师团不日即可到达叶县一带,同时在台儿庄方向宽大正面,日军2个师团已经开始重新发动进攻,我阻击部队正在节节抵抗,但撤退只是早晚得问题,而在南面,日军2个师团已经渡过了淮河,进占淮宁,21集团军全线溃败,部队已经失去战斗力,综上所述,日军已经对我云集在商丘,亳州,砀山一带的20万大军形成了合围态势,幸好鸟泉联队在徐州被全歼,给了我们时间转移20万军队到项城,兰考一带既设国防阵地,缩短战线,聚集兵力,整编部队,再期与日军进行决战。李长官,我已经提前拟定了一份作战计划,分批撤退在商丘,亳州,砀山的国军部队,现在鸟泉联队被歼灭,38旅团暂停进攻,这份计划就可以立刻实施了,我们必须果断转移兵力,避免被日军合围,白白牺牲兵力。”

李宗仁立刻首肯了这个计划,会议结束后,他们组织商丘城内的军民一起开始准备转移,城外机场驻扎的李广空军联队也开始准备转场,大部分战斗机和装备的武器弹药都已经转场到了后方开封机场,郭成海联队长命令1个中队的枭龙战斗机留驻商丘机场,担任掩护军队撤离的人物,中队指挥员是毛峡铭中尉。

一辆辆军用卡车运载着士兵奔驰在公路上,道路两旁是拖家带口的难民,他们蓬头盖面,满脸灰尘,脚步踉跄的向前移动,车上的士兵扭过了头,强忍住泪水不再看他们。从徐州逃难来的难民约有30万,加上商丘的市民以及汇集到周围的部队,总数已经达到了50-60万人。徐州战区运输处长全力调集火车和汽车,马车等一切运输工具,尽最大努力运走部队和难民,当然部队乘坐任何交通工具都有第一优先权,按照运输处长的估计,3天可以撤走商丘一带的近10万国军,如果再有3天时间,还可以撤出20万左右的难民,加上步行撤退的部队和难民预计达到30万,这就至少还需要前线的部队坚守一个星期才可以。

鸟泉联队被歼给国军至少争取了2天的时间,此刻,近藤联队的侦察兵已经接近了几成废墟的徐州城,近藤联队的快速纵队已经上路了。

我如同旋风般冲进了设在商丘城内的徐州战区司令部,没有见到想象中李宗仁和白崇禧的微笑面容和掌声,只看到了人去屋空的悲惨景象,看到了满地的纸片和黑灰,司令部内一片狼藉,匆忙中,他们的参谋们甚至连墙上的地图都没有拿下来就跑了,我原本希望见到李宗仁后,立刻要求他把商丘的战役指挥权交给我,由我调动商丘附近一切部队,阻击日军,可惜现在日军还没有到,国军从高级指挥官到下级官佐已经跑了个干干净净。

青琳脚步轻盈的走了进来,轻轻地站到了我的身后,目睹此情此景,她也无话可说了,我闻到了一缕十分熟悉幽香没有回头,累了,我太累了,说实话,我满腔热血东奔西走,为国家民族出生入死,无数次的拯救他们于危难之中,而这些高官平日里吹嘘自己爱国爱民,忠肝义胆,一旦大难临头就自己跑得无影无踪,抛下无数的难民和士兵,对此我感到身心疲惫到了极点,我的确感到了一些心灰意冷,觉得此前我所做的一切都失去了意义,想到了放弃。青琳一直没有说话,她把头轻轻的靠在了我的背上,间接表达了对我的支持,无论何时,她都不会离开我的身边。我伸出手从身后握住了她的小手,感受着她的温暖柔滑和无尽爱意,也许,只有在她的身边,我才能够感受到亲人的温暖,家庭的温馨。

我能够灰心,能够放弃吗?且不说青琳,黄洁一直陪伴着我,鼓励着我,那位在远方痴情等待我的德国美女,那些和我一起同生共死的热血兄弟,那些为了国家追随我而战的普通士兵,就算单单为了那些撤退途中沿路为我们祈福的青年和尚,给我们喝水的老大妈,装甲车陷入坑中,志愿帮我们推车的淳朴少年,对我们投以微笑加以鼓励的村姑,为了他们,为了这些普通的中国百姓能够和平生活在这片天空下,我也不能灰心,不能够放弃。

我们身为一个军人,职责就是要保家卫国,消灭一切入侵者。

想到这里我精神一振,拉着青琳大步流星走出杂乱不堪的司令部,招呼正在擦车的滕超和宋晓鹏过来,他们迷惑不解得走过来后,我和青琳对视一笑,四个人开始收拾起司令部的卫生来,几个警卫员急忙过来帮忙,很快,硕大一处司令部被收拾得干干净净,通讯排立刻进驻,紧急联络起所有能够联络到的部队,就连在逃亡途中的李宗仁和我也取得了联系,经过我的请求,李宗仁爽快地把指挥权交给了我,任命我为商丘城防司令,全权指挥商丘附近一切未撤离部队,负责商丘防御作战,反正也是顺水人情,李长官这次显得很仗义。

李灿部立刻进驻城内,我临时任命他们为宪兵团,搜集所有未撤离部队,收容散兵,组织难民撤离,警戒车站,弹药库,司令部,飞机场等重要目标,搜查日本特务,逮捕可疑分子恢复城内秩序,李灿对于这个新角色不太习惯,不过目前只有他们是我可以信任的了。

此时滞留在商丘一带的除了毛峡铭指挥的1个战斗机中队,还有1个地方保安团,93师156团,333旅(实际兵力仅有500多人),1个工兵大队,78师78炮兵团(75毫米火炮8门),以及一些被打残的营连,就我看来,兵员士气都很成问题,不过,我把李灿团的一些骨干士兵提升为军官补充到了他们中间,重新编组了这些营连,经过天罗地网式的搜集和编组,到日早晨,我手头上的商丘城防实力表上的数字已经变成了1个旅,3个步兵团,1个炮兵团,5个独立营,1个工兵大队,合计7960人。“就这点兵力?”我比较失望的把这张纸丢到了桌子上,七千多人想阻挡日军2个师团的追击,这不是有点找死的感觉!不过旋即我又恢复了常态,有什么兵就打什么仗。我马上命令工兵大队不管使用任何手段和方法,要把通往商丘的道路变成一条死路,要在一切险要山口设置炸药,人工制造障碍物,阻止日军快速纵队的前进,要把一切日本人可以看到的东西变成他们梦中的恶魔。

关键时刻还是要使用自己的主力部队,我命令我“后羿装甲旅”所属各部队立刻归建,全力准备商丘大战。

一场日军意料之外的战役即将开始。

首先为了解决部队的吃住问题,我命令全部士兵住进了空空荡荡的商丘上百家旅店,这些旅店的老板和房客早就跑得无影无踪了,正好被我拿来当作军营,而住进了旅店后,舒适的居住条件令部队士气大振,我下定了决心,今后凡是跟着我的部队,我一定要给他们提供最好的武器,最好的吃住条件,最好的待遇。

安顿好部队后,我把青琳和腾超叫了过来,告诉他们去看望老朋友。

腾超开车,我和青琳坐在后车座,即便有外人在场,青琳也不闲着,利用座位的遮挡,用一只手在我的手心里划圆圈,弄得我心里痒痒的,但又不能够为所欲为,青琳见到自己的小伎俩得逞,非常的高兴,我趁着腾超专心致志开车,轻轻地拧了一把青琳的大腿,把小丫头臊得小脸通红,狠狠的在我大腿上拧了一把,我强忍住,才没有叫出声来,心里想着,等回到家里,我一定要找回来,青琳一本正经的看着我的侧脸,大概是猜到了我正在想不正经的事情,俏脸更红了,转头看着窗外,我洋洋得意,女人始终是斗不过男人的。

在商丘城内,我把乘车换成了一辆普通的轿车,因为开着那辆装甲车在城里招摇过市实在是太晃眼了,为了低调做事,还是开着普通的公务轿车较好。

不爽的是,我从城里面到郊外机场一共经过了4道岗哨,每次都被拦下来检查证件,要是开着我那辆标志性的装甲车,谁敢阻拦我的去路,即便是日本人,也不能。

腾超稳稳当当的把车子停在了跑道上,我和青琳走出了轿车,站到了机场跑道边,注视着眼前熟悉的飞机跑道,心中百感交集,曾几何时,我,青琳,腾超都在空军部队服役,为了保卫祖国的神圣天空而战。

得到我到来消息的飞行员在毛峡铭的带领下狂奔着从飞行员宿舍跑到我们面前,看见我们就像见到了自己的亲人,毛峡铭和腾超一下子就拥抱到了一起,他使劲抱着腾超的脖子,连连说道:“你小子升官发财了,就把弟兄们都忘了,多长时间了,你还记得我呀。”腾超满脸堆笑的嚷道:“我这不是来了吗?忘了谁,我也不能忘了你小子亚。你松手,大队长还在旁边看着呢。”毛峡铭急忙收敛了自己的失礼行为,带领几个飞行员来到我的面前,隆重的给我行了军礼:“大队长,你可回来了,可把我们想死了。”我也给他们回了军礼,和颜悦色地说道:“毛峡铭,我这不是来看你们了吗?听说你们几个干的都很不错,总算没有丢我无名大队的面子,干得好,你身后的这几个飞行员都是新来的吧,给我介绍介绍。”毛峡铭急忙给我介绍他的中队成员。

他一边说,我一边和飞行员握手,“高明一,河南人,空军少尉,小队长,空龄两年,战绩3架。”我微笑的对高明一说道:“河南人,很少出飞行员,你给你们河南人争光了,希望你继续为国杀敌,建立功勋。”毛峡铭给我介绍下一个飞行员,这是一个小个子飞行员,面貌清秀,看起来还不成年似的。“杜子恢,东北人,空军上士,小队长,空龄一年,战绩2架。”我握住了他的手说道:“杜子恢,你老实告诉我,你今年多大了?”杜子恢摸着后脑勺,空哧空哧说不出话,我明白了。“好呀,杜子恢,你小小年纪能够为国家效力,我代表国家感谢你了,你知道空军中的四大天王吧,那可是你们东北人的骄傲,你可不要丢了东北人的脸亚,你父母同意你参军吗?”听到我问他的父母,小伙子原本兴奋激动地脸色灰暗了下来,我转头看着毛峡铭,试探性的问道:“怎么?”毛峡铭恨恨的拍了一下手掌,“他的父母都在沈阳被鬼子当作游击队员杀害了。”我沉默了一下说道:“既然你的父母都不在了,那军队就是你的家了,谁要是敢欺负你,你就告诉毛中队,要是毛中队欺负你,你就告诉我,看我不狠狠打他的屁股。”毛峡铭听到我要打他的皮肤吓得吐了吐舌头,杜子恢到底是少年人,看到他这个滑稽样子扑哧一下笑了,我继续说道:“可如果是日本人敢欺负你,你就要给我狠狠的还击,把这些豺狼打痛了,打残了,如果战争结束了,我一定会送你去一所好学校,读书上大学,到时候娶个漂亮媳妇。”听到漂亮媳妇,小伙子腼腆的脸红了。“哈哈哈哈,”机场上笑声一片。这以后,李广联队不断给我寄来信件,告诉我杜子恢的战斗经历,小伙子还真是天生的飞行员,我没有看走眼,他最终成为了中国空军的新四大天王之一,小伙子参军当上飞行员那一年才16岁。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