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道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三)

漠北狼(我是特种兵) 收藏 42 12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17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178/[/size][/URL] 一辆崭新发着黑宝石般光泽的“皇冠”轿车滑进停车场,西装革履的张爱国下车,挺着微微凸起肚腩向一栋火柴盒般的写字楼走去。 张爱国拾阶而上,玻璃自动门缓缓打开,一名精瘦的小个子男人从盆栽蓉树后闪出来拦住去路:“张总,张总,帮帮忙,帮帮忙,我要的那批钢材,无论如何……” 张爱国大步流星,小个子男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78/


一辆崭新发着黑宝石般光泽的“皇冠”轿车滑进停车场,西装革履的张爱国下车,挺着微微凸起肚腩向一栋火柴盒般的写字楼走去。

张爱国拾阶而上,玻璃自动门缓缓打开,一名精瘦的小个子男人从盆栽蓉树后闪出来拦住去路:“张总,张总,帮帮忙,帮帮忙,我要的那批钢材,无论如何……”

张爱国大步流星,小个子男人一溜小跑,追着进了电梯。

张爱国在二十楼出了电梯,走进他所创办的“恒达国际贸易公司”,对起立问好的前台迎宾小姐眨眨眼。小姐看了一眼跟在张爱国身后迭声诉苦的小个子男人,悄悄拿起电话。

走进公司写字间,小个子男人就被客户部经理拉走了。张爱国一路对起立问好的员工点着头,走进他宽敞明亮的办公室,脱下西服松开领带,把自己拍进高背皮转椅。

张爱国的办公室装修得豪华铺张,甚至豪华得有些俗气。地板上铺着纯羊毛的土耳其地毯,四壁镶有橡木装饰板,会客区摆着三件套泰国进口水牛皮沙发。区分办公区与会客区的红木多宝格架上摆着些瓷器、工艺品,最显眼的位置上摆着他从天而降时的戎装照片。

高背皮转椅后面是一排书橱,摆些充门面外文书籍。书橱下面的三个暗柜才是他的最爱,一个专门放着他穿过的伞靴、军装,另一个暗藏保险柜,第三个是冰箱,放着诸多他一喝就改不过口来的人头马、百事吉、格兰利菲特等等洋酒。

现在张爱国有了很多一用一沾就改不过口来的东西,皮尔卡丹、金利来、哈瓦那、法国大餐等等,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没办法,我就好这口儿!

“梆、梆、梆”,敲门的人很有礼貌,敲门的力度适中三下即止然后等待。

张爱国把脚从双人床大小的老板台上拿下来,拉紧领带喊了声:“进来!”

门被温柔地推开,一阵优雅的香气迫不及待地飘进来。留着齐耳短发身材高挑皮肤白皙的女秘书浅笑着走到张爱国面前,用后半夜的嗓音说:“张总,你的脸色不好,要不要请位医生过来?”

“没事,我只是有点头疼,昨晚酒喝多了。”

女秘书放下抱在胸前的文件夹,翘起纤纤手指挽起西服套裙的衣袖说:“我给你揉揉。”

张爱国连忙拒绝说:“不用,已经好多了。有什么事吗?”

“有几份文件需要你签一下!”女秘书有些失望地打开文件夹,拿起桌上的金质签字笔俯身送到张爱国手里。

女秘书衣领垂了下去,露出深深的乳沟。张爱国赶紧低下头签好文件说:“不要让人进来,我休息一会。”

“好的!”女秘书眨眨眼电了张爱国一下,扭着柔软的腰姿向外走,丰满的臀部左右摇摆,裙摆抖出好看的波浪。

张爱国使劲在大腿上扭了一把,收住心头快要脱缰的野马。他知道只要使个眼色,这个秘书马上就会投怀送抱。但张爱国不敢,他在这上面吃过大亏,倾家荡产几乎没有活下去的勇气。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张爱国和王秀娟带着几万块钱现金,来到这个日新月异发展迅速的南方城市,很快就淘到了第一桶金。他们把一元钱一块的电子表运到内地卖到十元钱,再把内地卖一元钱的手编工艺品运回这座城市买十几元钱。张爱国赚得钵满盆溢,攒足了第一个一百万,他注册了一家小公司。

“饱暖思淫欲”圣人说的,自然成了俗人们的行为标准。天天锦衣玉食的张爱国也不能免俗,选了一位漂亮的女秘书,其目的众人皆知。时间不长,这位漂亮的女秘书就与张爱国成双入对形影不离。张爱国感叹,什么是生活?享受就是生活!什么最宝贵?金钱最宝贵!

为了宝贵的金钱,张爱国开始做大买卖,往内地倒进口家电。结果被那名主动投怀送抱的女秘书伙同他最信任的一名业务经理,把他骗得倾家荡产身无分文还欠下一屁股债。张爱国没脸见王秀娟,流浪街头,过起喝自来水吃面包头睡草坪的日子。王秀娟疯了一样的走遍这座城市的大街小巷,在一座立交桥下找到蓬头垢面的张爱国,甩手给了他两耳光又抱在一起嚎啕大哭一场。两人卖掉房子还上贷款,租下一间棚户,靠王秀娟从家来要来的两千块钱从头开始。王秀娟卖过水果,倒过服装,做建材中介。张爱国从帮人买汽车赚佣金,到被任命为销售部经理。他们苦熬一年的时间,终于在市区租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搬家那天,两人又是一场抱头痛哭。

八十年代的最后一年,中苏关系解冻边贸逐渐活跃。张爱国偷偷踏上通往北京的火车,又从北京上了开往东北的火车。到了边境,才知道已经有千军万马在拼命地向苏联倒腾劣质服装、鞋袜。张爱国没有护照,在漠河蹲了一个星期,发现国境线那边简直是个无底洞,什么货都有人买。张爱国回来后说服王秀娟,倾尽他们所有,组织一批质量好、价格低的中档商品倒了过去,结果极受欢迎,那些大鼻子的苏联人追着他要货。等苏联轰然倒塌,变成俄罗斯的时候,张爱国已经具备买断一列列车17节车皮向边境送货的实力,资产总额也超过了8位数,成立了现在的恒达国际贸易公司并在漠河设立了办事处,把紧俏商品来会倒。他的生意越做越大,资本积累就像在滚雪球。

再一次暴富后,张爱国发奋图强,亲自给员工们军训,按照部队的编制方法编制科室,对照条令条例制定规章制度。带领员工进山,搞简单的野外生存,培养互助精神,设立一二三等奖,按季度评比等等。一系列的办法终于使公司走上了正轨,涉足的领域越来越多,从建材、钢材到炒股票、炒地皮、搞房地产。张爱国成了名符其实的总经理,却体会不到生活的乐趣,唯一的感觉就是累。那次刻骨铭心的教训让他不敢再轻易相信人,事必躬亲,每每此时他就会想起梁伟军。

公司走入正轨,连报关文书也看不懂的王秀娟,决定激流勇退回家做全职太太。临走之前,她千挑万选在数百名应试者中,给张爱国挑选了这位貌美如花又有着高学历的女秘书。

王秀娟说,我不管你另有新欢,还是恩断义绝,我这辈子就是你了。你的眼光不行顶多挑个省优,我给你送来个国优,以后找女人这就是标准。张爱国诚惶诚恐面红耳赤不敢抬头。王秀娟喊了声,进来吧。张爱国乜眼冷觑面前像从精致贺年卡上跳下来的精致美人,面如重枣。

王秀娟了解张爱国就像知道她一天要吃几顿饭,她给足张爱国自由空间的同时,又给了他一个警告,让他时时刻刻不能忘记那段因为贪图美色而带来的苦难生活。

每当张爱国周旋于权贵之间,身不由己的准备随波逐流时,王秀娟这段话就会在耳边响起,令他扪心自问,一个女人肯为你奉献一切,与你生死与共,你还想怎样?

桌上的电话滴滴嘟嘟地叫起来,张爱国睁开疲惫的双眼,抓起听筒不耐烦地说:“我说过不见客!”

“张总,对不起,有位郑燕女士打电话来,自称是你的战友……”

张爱国不相信地喊起来:“谁,你再说一遍?”

“郑燕郑女士,张总!”

“接进来,快接进来!”

听筒里“咔哒”响了一声,接着响起郑燕欢快的语调:“张总,恭喜发财,都上电视了!要不然还真不知道咱们就在一个城市里。”

“没想到真没想到!太好了!燕子,挺好的吧?”

“好啊,我当然好啊。不过没你好,昨天电视上说你是商界巨子,估计怎么也有千把百万吧……”

“求你了燕子,多少年没见面了,你就别伶牙俐齿地收拾我了……”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开心的笑声,张爱国手忙脚乱地从皮包里掏出移动电话,嘴里说着燕子你等等,按了几个键放在耳边就喊:“老婆,你听这是谁……”

说完就把大哥大按在电话听筒上,歪头听着:

“老公,你发神经啊,喂喂喂,说话啊?”

“喂喂喂,你是娟子吧,我是燕子!”

“燕子?”蓦地,王秀娟大叫起来:“郑燕!燕子!想死我了,这些年你死哪儿去了,想死我了……”

“我也想你啊,做梦都想我们在一起的事儿……”

两个女人唧唧喳喳拼命抢着打断对方,诉说着思念之情,哭地泣噎难禁,张爱国也跟着红了眼圈。


一列女军官挺胸抬头对正前方的白杨树怒目而视。梁伟军围着她们转来转去,不时用捏在手里的一把直尺,捅捅某个女军官的手或膝弯:

“注意手形,中指贴于裤缝,翘着兰花指给谁看?”

“双腿挺直,你屈膝想干什么?”

阳光直直地照下来,女军官们的身影缩成短短的一截,被晒得脸色喷红汗珠盈盈。

“报告!”罗娜气冲冲地喊。

“你又有什么事儿?”梁伟军有些不耐烦,这个罗娜总是和他做对,让他头疼。

“报告队长,我头晕快要坚持不住了!”

“哦?新鲜,罗娜也能坚持不住?”梁伟军转到罗娜面前,距离她八十厘米处站住:“脸色艳若桃花,双目炯炯有神,没问题,我看你至少还能坚持半个小时。”

“队长,我的真的不行了。”罗娜五官挤成一团,做极为痛苦马上晕倒状。

其他女军官的表情也极具痛苦,稍顷,报告声响成一片,她们都要晕倒了。

梁伟军冷笑:“来呀!十滴水伺候,每人十滴!”

一个恨不得用武装带把自己勒成两截的女兵跑上来,从斜挎的药箱里翻出“十滴水”攥在手里,傻乎乎地问:“先给谁滴?”

“按照报告的先后顺序,先给她滴。”梁伟军的直尺还没抬起来,罗娜已经精神抖擞地喊:“报告队长,我已经好了!”

直尺缓慢移动,所指之处,女军官们英姿飒爽,挺立的如同久旱逢甘霖的禾苗透着勃勃生机。直尺转移到女卫生员方向,梁伟军说:“她们好了,回到你的位置。”

失去一次大显身手的机会,女卫生员有些失望:“不滴了?”

“不滴了,去吧!”

女卫生员车转身向树荫下跑去,女军官们对其背影怒目以视,无声怒骂:“傻妞!”

这个“傻妞”是个刚结束卫训的新兵,憨厚老实对自己要求极为严格,对把她调来担负女军官保健工作的梁伟军奉若神明言听计从,更把保证女军官身体健康视为己任。女军官们都被她灌过辛辣的“十滴水”,抹过刺鼻的清凉油,涂过难看的“红药水”。

以往女军官们想偷懒时就装病,对梁伟军的询问均以妇科病作为回答并辅助以白眼,梁伟军就会讪笑着踱到一边去。女卫生员到来,马上扭转了这种被动局面,经她诊断后的女军官大部分被送回训练场,接受梁伟军的诘问以及变相体罚。

“傻妞”具有拒腐蚀永不沾的高风亮节,对女军官们小恩小惠等拉拢腐蚀的行为嗤之以鼻不屑一顾,取得梁伟军的绝对信任,被当成左膀右臂使用。

若干年后,这位已经成长为师野战医院副院长的“傻妞”,才说破她与梁伟军之间的秘密:梁队长说伞训结束后给我记三等功。


梁伟军来到伞训队,才知道此次任务的艰巨性超乎他的想象。首先这支临时抽调女军官组成的跳伞队,要在即将召开的军区军事体育运动会开幕式上做表演,训练不好他梁伟军难逃其咎。其次,他负责日常管理以及队列训练,以展现女空降兵的飒爽英姿。伞训由已经被军特技跳伞队选中,运动会结束后就要去报到的罗娜负责。这个罗娜是个捣蛋鬼,不但提出要和他比比跳伞技术,而且经常带领女军官和他做对。虽然在比试过后形为上有所收敛,但对梁伟军的权威性、领导位置、训练方式方法一律蔑视。第三,与女军官们终日相处的只有他一个大老爷们,梁伟军担心伞训没结束,业余宣传部长们已经制造出若干供人们茶余饭后消遣的桃色新闻。

为此,梁伟军专门找魏峰谈心,顺便极没有男人风度的告了罗娜一状。魏峰闻之大笑,指着他的鼻子骂了句,傻小子,印象深刻吧?就把他赶了回来。


午休时间,女军官们趴在床上说笑,话题慢慢转到梁伟军身上。一位翘鼻子的女军官叫着她们给梁伟军起的外号说:“你们发现没有,民工同志还挺傲气,除了训练时间对我们看都不看一眼,他老婆一定很漂亮!”

一名正在做面部按摩的女少尉说:“凶巴巴的拿我们当男兵训,一点不懂怜香惜玉,这种不懂风情不知道浪漫的大老粗谁会喜欢他。”

女军官们起哄:“你的标准挺高啊,有目标没有?”

“红颜薄命啊!地方上的男人不愿意当军属,部队里的好男人早被小姐们挑光了。” 少尉按摩着涂满乳液的眼部,叹了口气说:“像民工同志这种男人,就是天下男人死光了我也不嫁!”

临铺的女中尉在女少尉额头上点了一手指,嗔怪说:“张口闭口嫁嫁嫁,没羞!”

少尉咯咯地笑起来:“我可发现某位特别害羞的同志,收到一封字体刚劲有力,绝对出自男人之手的信。”

女军官们起哄喊:“公开,公开!”女中尉脸色绯红,满脸幸福的伸手去打少尉,少尉夸张地叫喊着躲避。

罗娜指指开着的窗户提醒说:“小声点,小心民工同志骂!”

女军官们吐吐舌头安静下来。

“小李说的对,如果你们将来碰上梁队长这种男人最好不要嫁。”一名上尉举起一件快要打好的小毛衣,用慈爱的目光端详一阵,接着说:“你看他对训练的认真劲,还有他带的那个侦察连,就知道这是个事业型的男人。这种男人不能要,我有切身体会。我那位,家里的事儿一概不管。生壮壮的时候,我都上了产床,才收到他发来的电报,一共七个字:有任务坚持努力。我想了又想还是想不明白什么意思,后来我那位解释,说我有任务回不去了,你坚持住努力生个儿子。”

女军官们哄堂大笑,花枝乱颤的直喊肚子疼。

女少尉抹去笑出来的眼泪说:“大哥心真恨,我看民工同志比起大哥有过之而无不及,将来他老婆生孩子,他一定会严肃地说,喊什么喊,闭上嘴坚持住,生不出儿子来上操场跑十圈!”

少尉把梁伟军的口气学得惟妙惟肖,女军官们再次大笑。

罗娜想了想说:“也不一定,上次演习我去侦察连搞保障,民工就帮我背过背包,他还是有一点怜悯心的。”

“他那是担心完不成任务!”翘鼻子反问说:“我听说那次演习侦察连立了大功,后来为什么解散了?要不这个瘟神怎么会跑来训练我们。”

“谁知道啊!”罗娜没敢说她告状的事儿,托着下巴想了一会儿说:“演习的时候民工同志好凶啊。”

“比训我们还要凶?”

“凶多了!那次演习,侦察连立了头功,民工同志还不满意,顶着雨把他的兵集合起来,第一第二的骂了半个多小时。那个凶哟,我现在想起来心还怦怦跳。”罗娜眼神深邃的想了想又说:“不过,也挺威风的!”

翘鼻子拍拍手说:“娜娜,你不会是爱上他了吧?”

“他?”罗娜连连撇嘴,心却猛跳了一下。

女少尉提出疑问:“娜娜,你不是乱说吧?他要是那么凶,那些侦察兵怎么会经常来看他?”

十指翻飞的女上尉头也不抬地说:“这种男人都这样,在我那位心里,兵比老婆孩子重要,要是他能把对兵的劲头拿出十分之一来关心家里,我就知足了。”

少尉取笑说:“那当初你还嫁给他!”

上尉笑着说“总比嫁给个窝囊男人好吧?一个大男人婆婆妈妈的天天围着你转,想想都没劲。当初我可是被他迷死了,傻乎乎的嫁给了他,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罗娜笑说:“那你赶紧把他踹了!”

上尉脸一红说:“我可舍不得!”

哄堂大笑的女军官们突然闭上嘴,上尉纳闷地抬头顺着女军官们的视线向外看去,梁伟军正拿着换洗衣服,目不斜视地大步从宿舍前走过。

“他去洗澡了!”女少尉翻身跳下床,拉开橱柜翻出瓶浴液,神秘兮兮地站起来。

女军官们各具神色,女中尉问:“你……不……你不会是想给民工送去吧?”

少尉撇着嘴嘁一声,说:“整整他!摔他一个大跟头!”

想像着梁伟军摔倒后的狼狈样儿,少尉忍不住咯咯地掩嘴笑起来。唯恐天下不乱的女军官们,拍着手叫好,对上尉的好言相劝置之不理。罗娜用力拍拍手,把女军官们的视线全部拽到她身上,然后说:“这个主意不好,真要是摔坏了,这个责任我们谁也负不起……”

少尉挤眉弄眼地笑问:“你不会心疼了吧?”

罗娜的脸色蓦地艳若桃花,乜视看看表情古怪的女伴们,毅然决然地跳下床说:“死丫头,我拧烂你的嘴!”

少尉娇笑着捂脸,罗娜却一把抢过浴液说:“走,咱们摔他一个大跟头!”


梁伟军宿舍前的水泥路,是通往操场、饭堂的必经之路。女军官们来来往往,梁伟军不敢在洗漱间里冲凉,训练基地中一栋闲置兵舍的洗漱室成了他的专用浴室。

罗娜与女少尉手拉着手,鬼鬼祟祟地溜到兵舍门口,相互推搡一通,胆大的罗娜蹑手蹑脚地溜进去,凑到洗漱间门口侧耳听了一下,回身对扪胸惊恐的女少尉招招手。

女少尉战战兢兢一步迈不了三寸,双眼死死盯着洗漱间房门,随时准备落荒而逃。罗娜忿忿地瞪了她一眼,把一整瓶浴液全部挤在纤尘不染的水泥地板上。

退出兵舍,罗娜拉住准备撒腿狂奔的女少尉,左右环顾,指着正对门口的跳台说:“我们去那儿躲起来。”

女少尉闻言一惊,拉着罗娜的手央求:“咱回吧!”

“摔死了你负责?”罗娜把女少尉拖了过去,嘻嘻地笑:“民工同志唱歌像驴叫……”

“他唱歌了?”女少尉很惊讶。

“你没听见?”

“只顾着害怕呢,没听见!”

“嘁,就这点胆子还提议整民工。”

女少尉低声辩解:“我是想,要是民工突然出来碰上咱们,多尴尬呀……”

“嘘!”罗娜把手指从嘴唇上拿下来,指指门口。

两人探头看去,梁伟军一手提着衣物一手用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走出洗漱间。蓦地,梁伟军身体后倒,趿在脚上的泡沫拖鞋腾空而起直奔房顶。

女少尉双手掩目,她脑海中的梁伟军已经是脑浆迸裂了。

半空中,梁伟军蓦地拧腰,“啪”一个漂亮的“侧倒”落在地板上,衬衣扣子被逬飞了,敞开的衣领中露出健壮的胸脯。

清脆的落地声传到楼外,女少尉捂眼用胳膊肘捅捅罗娜带着哭腔问:“是不是摔死了?”

“嗯!”

“坏了,我们闯大祸了!”女少尉低泣着,拉了罗娜想跑,却被一把拽了回来,侧目看见罗娜一脸的坏笑。

“你……”女少尉破涕为笑举起粉拳想打,猛听见一阵难听的歌声:“战歌如雷,马达轰鸣,英勇的空降兵深入敌后……”

寻声望去,梁伟军正在快活地拖着地板,女少尉惊讶地问:“他没摔倒啊?”

“倒了,侧倒!”罗娜语气轻松地说:“我们忘了民工同志是侦察兵出身,他会倒功。”

女少尉拍着胸口,娇嗔:“娜娜,你吓死我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