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军车 第二章 刀劈李黑鬼(下) 第二十九章 混战王家大院(下)

辽西老戟 收藏 7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size][/URL] “老爷!后院的三辆高粮车,有两辆被胡子劫走啦!”一个炮手跌跌撞撞地跑出后院的月亮门,对被黑蛇子掺扶着的王老虎说。 突然,后院东西两个炮台上的枪声响了,几个退到后院的炮手纷纷从月亮门里跑了出来。王老虎头上流着血,腿已摔伤。几个炮手在正院的月亮门里,不断向追过来的鬼子、伪军开枪射击着。 “停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


“老爷!后院的三辆高粮车,有两辆被胡子劫走啦!”一个炮手跌跌撞撞地跑出后院的月亮门,对被黑蛇子掺扶着的王老虎说。

突然,后院东西两个炮台上的枪声响了,几个退到后院的炮手纷纷从月亮门里跑了出来。王老虎头上流着血,腿已摔伤。几个炮手在正院的月亮门里,不断向追过来的鬼子、伪军开枪射击着。

“停火!”王老虎扑通坐在地上喊道:“别打啦!都站好了!”

“吉田太君!别打了,我们投降!”黑蛇子喊道。

吉田泽和郑班长带人跑了过来。

“吉田太君!咱们上当了!”王老虎坐在地上指着后院的炮台说:“你看!胡子已经占领了炮台,把后院的三辆马车劫走啦!不瞒你说,那三辆马车上装的都是军火!”

“啊?”吉田泽一惊:“快快地!”指着炮台,一挥战刀,“开炮!”领头向后院冲了过去。

洪海、老武头赶着两辆马车已冲出了后门,老黄头赶的马车没走成。这辆马车是被关上飞割断绳子、翻走大洋的那辆马车。所以,老黄头和赵铁匠两人急急忙忙装车、接绳子。可绳子已被关上飞割得乱七八糟,不够长,怎么也拢不上车。

“快!到柴房里看看!”丁雄在炮台上喊着。丁雄眼看着前院的鬼子伪军和炮手们涌了过来,心里十分着急。

赵铁匠在马厩、柴房里找的绳子也不够长,两人耳听着枪炮声、脚步声,知道情势已万分紧急,可不拢上绳子,马车根本不能赶出后院。

“赵大叔!接着!”忽然,后趟房的一扇后窗打开了,一声怯生生的话音过后,一捆绳子扔了过来。随即,窗户又关上了。

“是大娟子!”赵铁匠接过绳子,与老黄头迅速拢起车来。

刚刚拢好车,还没等他们赶出后门,炮台上的丁雄、大满他们,就和退到后院的炮手们接上了火。

丁雄端起机枪一阵疾射,撂倒了几个敌人,一声大喊:“大满!快撤!”

通通!两颗炮弹把东西两个炮台炸塌,老黄头的马车冲出了后门。

吉田泽、郑班长、黑蛇子一群人来到后院,哪里还有马车的影子?众人冲出了北门,对面北壕里的枪声响了。

“大满、二满!快!你俩从东面撤回屯里去!”丁雄趴在壕沿上,甩掉了草帽,抽出了双枪,指着大壕的东面说:“你俩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我谢谢你们!快跑!”丁雄跳下炮台时,后背摔在了地上,白褂被撕裂,右肩胛上都是血迹。

“不行!要死一块死!”

“我们不能扔下你!”

轰!一颗炮弹飞了过来,落在了一边的壕沿上,一棵小柳树被拦腰炸断。两面的壕沿很宽,上面可以跑马过车。丁雄抖了抖头上的灰土,瞪圆了杏核眼:“我是营长!这是命令!懂不懂?命令!快!”

大满和二满相互一看,还是不放心。

“没当过兵是不行!连命令都不懂的!”丁雄左手一梭子向南面扫了出去,扭头右手用枪一指大满;“再不走我就嘣了你俩!”

大满和二满向壕东跑了过去。

“来吧!小鬼子!”嗒嗒嗒!丁雄左右开弓,一阵猛扫。

北门前面是一片开阔地,鬼子、伪军在吉田泽的指挥下,郑班长和黑蛇子分别带着几个人,迅速地穿过柳树林,从大壕的东西两面包抄上来。吉田泽和王老虎躲在北门里,指挥着两挺歪把子机枪,从北壕正面压向丁雄的拦击点。

丁雄数了数,把吉田泽、王老虎加上,鬼子、伪军一共才十一个人。迫击炮扔在一边,看来是没炮弹了。冷冷一笑,就你们这些饭桶,还能抓住我?回头望着老黄头的马车已经跑进北树林子,决定从壕沟的西边撤退。可刚一动身,人影一晃,黑蛇子手持双枪,远远地站在大壕西面的沟口前,望着贴在壕边上的丁雄,高喊道:

“哎!我说相好的!就你一个人啦!还打个鸡八毛哇?举着双手过来!给你留个全尸!”

丁雄掂了一下手里的双枪,糟糕!凭手感就知道,枪里顶多超不过三、四发子弹。这时,东面传来通通的脚步声,看来郑班长他们从东面壕沟里也赶了过来。听着动静,南面的吉田泽也带着鬼子向北壕压了过来。

丁雄明白,现在自己一旦要跃上壕沟突围,身子就会立刻被东、南、西三面的子弹打成筛箩底。

他妈的!没想到啊!我丁雄今天竟能落到这般田地!好在赵梅、杨快手脱离了危险,三辆马车赶出王家大院,军火是保住了。行啦,剩下的事儿让杨欣、罗云汉他们干吧!剩下这三四发子弹不能糟践了,看准机会,把这几个头子都给他灭了。留一颗,自己就够用了!

“马胡子的!投降的有!” 吉田泽骑着马,跃上了壕沟沿上,手挥着军刀,肉泡眼逼视着壕沟里的丁雄,身旁站着晃晃荡荡的王老虎。两个鬼子手持机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丁雄。

突然,一匹红马从西北面的大道上疾驰而至,跃上大壕。一声婉转疾速的画眉鸟叫,从马肚子底下倏地钻出一个人来,大肚盒子一挥,嗒嗒嗒!黑蛇子和几个炮手纷纷倒下,嗒嗒嗒!大肚盒子又一挥,吉田泽军刀一扔,栽下马来。

罗胡子来啦!丁雄听到鸟叫和那骑马开枪的动静,就知道准是罗云汉来救他了。机不可失,砰砰砰!丁雄的枪声响了,壕沟上王老虎和两个鬼子机枪手滚了下来。扭头向东面沟里过来的郑班长一挥枪,扳机扣空,子弹没有了!

郑班长向丁雄一挥手,啪地一枪打倒了丁雄背后、西面沟里向丁雄偷袭的鬼子。

“快!把他扶上去!”郑班长向身后的两个伪军一招手,眼睛机警地向壕外望去。丁雄一阵惊愕、茫然,来不及说话,就被身后的两个伪军推上了壕沟。

“上马!”罗云汉骑马跑了过来,向丁雄摔过了缰绳,丁雄一看,是吉田泽骑的马。回头向壕里一看,郑班长和两个伪军不见了。

战斗已经结束,吉田泽、王老虎、黑蛇子被击毙,几个鬼子伪军和炮手趴在壕里壕外,无一幸免。王家大院的四个坍塌的炮台,还在徐徐地冒着青烟。

“看啥?没事儿啦!快走吧!南面蛤蟆滩和北面金鸡岭的鬼子伪军都来增援啦!”罗云汉领头驰下大壕,跑上西北面的大道,“看!”罗云汉侧脸一指南面的大道。集上的人早已散光,大约有五十左右个鬼子、伪军骑着马驰入镇内。“杨欣已经带着洪海他们的三辆马车,钻进西山树林子去了金鸡岭!咱俩也得走小道,不然的话,兴许能碰上北面金鸡岭的援军。”

“没想到啊!罗连长!你还能来救我一命!谢谢你!”丁雄拍打着白褂上的灰土,这真是丁雄的心里话。

“我可不是奔你这个谢字来的!”罗云汉回头说道:“姓丁的,我可告诉你,这回咱俩的账算扯平了!你忘了?在军门台你帮助我看管秦凤凰和赵梅,我就答应过,给你做件事儿。现在妥了,就算结账了!”两匹马并肩走在林阴小路上。

“丢人哪!上回让关上飞给憋在仓库里,这回让吉田泽给堵在大壕里!我丢人都丢到家了!”丁雄十分懊恼,这一路上风头也好,战功也好,都让罗云汉、杨欣抢占了先机。自己不咸不淡地,不但没起多大作用,还两三次临危遇险。怎么回事儿呢?这趟军火押的,咋这么别扭呢?是自己无能啊、还是罗云汉、杨欣能力太大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