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军车 第二章 刀劈李黑鬼(下) 第二十九章 混战王家大院(上)

辽西老戟 收藏 7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size][/URL] 热辣辣的日头投在后院的三辆马车上,没卸下车载的六匹檐马,被晒得甩头刨蹄不耐烦的嘶鸣着。后院挺大,东西月亮门前各有一个墨绿色的花瓷缸,粉红的柳桃在里面开得正盛。西面的马厩里有十几匹马在马槽里喳喳嚼着草料,间或地打着响鼻。 “快说!大洋藏在哪辆车上?”关上飞掖了下头上缠着的药布,来到三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




热辣辣的日头投在后院的三辆马车上,没卸下车载的六匹檐马,被晒得甩头刨蹄不耐烦的嘶鸣着。后院挺大,东西月亮门前各有一个墨绿色的花瓷缸,粉红的柳桃在里面开得正盛。西面的马厩里有十几匹马在马槽里喳喳嚼着草料,间或地打着响鼻。

“快说!大洋藏在哪辆车上?”关上飞掖了下头上缠着的药布,来到三辆马车前,用手枪逼着赵梅问道。

“南面那辆!”赵梅向南面的大车努了努嘴儿。

关上飞爬上车檐,抽出刀子一顿乱割,绳子开了,动手翻了起来。不一会儿,便挒出了一袋大洋。阴阴地咧嘴一笑,放在了地上。迅速地到马厩里拉出两匹马,把大洋袋子绑在一匹白马的马鞍上。

“给我松开绳子!”

“给你松开绳子?哼!”关上飞冷冷一笑,“到金鸡岭再说吧!”说罢,拦腰抱起两脚乱蹬的赵梅,放到另一匹黑马上,“你他妈要再乱动弹,我就捅了你!”

“你这个混蛋!你咋说话不算数呢?”

“哼哼!大爷我说话从来就不算数!”

关上飞把赵梅捆在马背上,把缰绳拴在自己骑的白马鞍子上,望了一眼柴房,呲牙一笑:“嘿嘿!我说,杨快手!你就吹牛逼吧!”打开后门,翻身上马,“我等着你偷大洋呢!驾!”

两匹马一前一后,箭一样冲出后门,向北树林大道驰去。


秦凤凰、洪海和老武头刚走进老黄头的院门,荷叶儿就惊慌失措地迎上前来:“不好了!那三个人逃跑了!”

“怎么回事儿?”老武头忙问:“别慌!慢慢说。”

荷叶儿带着众人走进西厢房,“你们看!”

西厢房除了堆放着的纺车、织布机和一些农具外,不见一个人影儿。地上是几根解开的绳子,西窗大开。

“黄大婶去借豆腐包,准备给大家做豆腐,出门去了。”荷叶儿说:“我到这西厢房里看了两次都没事儿。外面传来爆炸声后,我急忙过来一看,他们就没影儿了!”

“他们肯定没跑远,咱们赶快去追他们!”洪海拔腿就要往外走。

“算了!”老武头说:“来不及了!军火事大,咱们赶快去北壕!”

“碉堡一炸,丁营长他们一定等着急了。我们走吧!”秦凤凰说。

“那好!赶快收拾东西,走!”洪海走到院里悻悻地骂道:“这个王宪,不是他妈个好东西!漏了个大祸害啊!”

四人来到北壕,一声鸟叫,便与潜伏在北壕中间的丁雄、老黄头、赵铁匠他们会合了。问明了情况后,丁雄很满意,望着秦凤凰夸赞着说:

“干得好!白蛇炸碉堡,火上浇油!这一下,他们一定在前院打得不可开交!”丁雄趴在壕沿上,一指南面的王家大院北门说:“情况是这样,赵师傅发现前后三人骑马出了北门,进了北树林子。其中一个女的被绑在马上。最后面的一个人是追上去的。我估计第一个人是关上飞,被绑在马上的是赵梅,追上去的是杨快手。有杨快手在,问题不大,先不去管他们。好!现在大家听我的命令!进院后,洪海和秦凤凰赶第一辆车,老武叔和荷叶儿赶第二辆车,赵师傅和老黄叔赶第三辆车。我上东面炮台,大满和二满上西炮台!记住!无论发生什么情况,只要三辆马车在北树林能会合,就立刻向金鸡岭进发,任何人都不等!包括我在内!出发!”丁雄一跃而起,跳出大壕。

前院的枪战进入白热化。

吉田泽、李歪脖子带着鬼子、伪军躲藏在空场前面的房子和院墙后,向东西炮台和大墙上的炮手射击;王老虎、黑蛇子凭借着炮台的有利工事,和他们对峙着。

王老虎一向没把吉田泽放在眼里,更不用说李歪脖子了。凭着自己的实力和面子,一句话就能让热河的藤田大佐,把他们一掳到底。可自己这些年贩卖大烟、走私军火的事儿这俩小子都了解得十分清楚,一旦闹起来,大家都没使意思。所以,一向以来,双方就这样不冷不热地僵持着,谁也不服谁。

可今天这架势不对,王老虎一看吉田泽要拼命!。照这样打下去,一旦吉田泽的迫击炮上来,吃亏的地肯定是自己。几次想和吉田泽对话解释清楚,可对面一家房后碾盘上的两挺歪把子机枪,打得他不敢露出头来,根本不容他说话。

“虎哥,还是让我姐上来吧?”黑蛇子也看出苗头来了。

王老虎知道,此举危险异常,可事以至此,已别无良策,忙令人把负伤的白蛇子叫上来。

“吉田太君!你听我解释!”王老虎趴在垛口下拼命喊道。

“解释个鸡八毛哇?你让白蛇子出来说话!”李歪脖子躲在墙后喊道。

“好好!别开枪!我让她出来和你们说话!”王老虎一摆头,白蛇子从炮台垛口上露出头来。

“李排长!你好好看看!我白蛇子带着伤,连家门口儿都没迈出一步,我上哪炸你的碉堡去?”白蛇子露出头来,说罢,索性站了起来:“你看看!李排长,我这肩上的枪伤,可是你打的!”

“我说,排长,炸碉堡的可不是这个白蛇子!”郑班长附在李歪脖子的耳边悄声说道。郑班长早就怀疑秦凤凰的说话声音,现在一看炮台上的白蛇子,不但肩上包扎的伤口位置与碉堡里的白蛇子不一样,而且臃臃肿肿的形状也不一样。

李歪脖子可不这样想,一旦炸碉堡的不是白蛇子,那他得罪过可就更大了。念此,狠狠地对郑班长说道:“你还扯啥王八犊子?啥叫不一样啊?就是她!要不是她的话,咱俩可就都完蛋操啦?听见没?瞄准了,一枪撂倒她!”站起身来,对碾盘后面的吉田泽说道:“太君!郑班长说啦,就是她!没错!”说罢,向炮台上喊道:“白蛇子!你截粮车、报私仇,又炸掉我的碉堡,你拿命来吧!”

砰!郑班长的枪声响了,白蛇子一头扎下炮台。

“我操你妈!李歪脖子!”王老虎气歪了马脸,抱起了一挺机枪,站起身来,突突突一阵猛扫。李歪脖子不及躲闪,身上连中数枪,浑身一阵乱抖,摔倒在墙下。

“打!”黑蛇子挺身双枪齐发,碾盘上的鬼子机枪射手身子一歪,倒了下去。

“打!给我往死里打!鬼子、黑皮一个不剩!”王老虎疯虎一样吼道,机枪像爆豆一样响了起来。院墙上的炮手露出墙头来,长短枪齐发,子弹像雨点一样射向对面的鬼子伪军。王老虎发狠了,一不做、二不休!一个活口也别留下。上头要追查下来,就往青云山、瘟神庙的胡子身上一推。

枪声骤起。

吉田泽没想到王老虎敢这样大胆拼命,在疯狂的火力下慌忙躲进胡同里。靠在一棵柳树下,揉了揉肉炮眼,看到带来的鬼子、伪军已经没剩下几个了。忽然,看到西面胡同里扛着迫击炮赶过来了几个鬼子,门牙一掀,向炮台上一挥军刀,吼叫了一声,“开炮!”通通通!几颗炮弹飞了出去。

轰隆隆!东西两个炮台坍塌了!大门被炸开了!

吉田泽一声吼叫,带着仅有的十几个鬼子、伪军冲进了塌陷的大门楼。王老虎和蛇子带着五六个个炮手慌忙撤向正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