蛟龙出海 第二章.潜龙探首 103.倭人的转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50/


103.倭人的转变

直元真也许正在经历人生最痛苦和无助的时刻,对手那几乎天人一样的枪法让他的心中十分震撼。直元真是一个有学识的人,所以在军队的技术层面上他有着超人的见识。他很清楚倭国士兵的训练,特别是倭国常备军团的士兵的射击技术在当时的世界上可以说首屈一指。也正是因为如此倭人才一直都使用穿透力强却射速不快的三八式步枪,正是以为射击精度上的优势倭人对于自动火器需求的迫切性远远低于其他国家。

作为一个武器知识非常全面的职业军人直元真,更是因为将部队的指挥权交给的副官清木大正,直元真有足够的时间来观察战场的形式。作为倭国先进生产力的代表,他很注意去了解这个世界的最新军事技术和信息,对于那种稀疏的沉重的大口径狙击步枪的声音直元真再清楚不过了。而且直元真很明白狙击手的一般目标是什么人,所以他甚至将自己的指挥刀都压在了身下而没有抬头去指挥部队。而清木大正这个家伙也并不是一个傻瓜,在和自己走的很亲密的几个中队长和参谋陆的头陆续被象西瓜一样打爆之后,他是通过部下那里得到的信息来指挥部队自己却躲在安全的地方不肯露头。直元真每次听到那沉闷的响声都觉得心中剧烈的震颤,每一次枪身响起他就有一个部下的头爆裂开来。这种响声说明的问题是那么的不可思议,那种感觉是一种心灵的震撼,因为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这个时代的中国实在是太过不可思议。周围的空气好象都凝固了,时间就好像被放慢一样,直元真甚至能看清楚迸裂的脑浆掉到血地里混合着泥浆溅起来到汽车的轮胎上。被刺激之后直元真的神经变得十分灵敏,他甚至感觉到了更加恐怖的东西,他看着身边的卫兵,胸口被连续三发子弹击中,而那种细小口径的子弹打在人的身上最远的两颗也不过相差5厘米。

顿时天地仿佛都失去了声音、失去了一切好像只有他自己是活物一样,他能够感觉的身边的一切,包括士兵胸口因为被子弹集中而带起的气流冲击波。

随着时间的推移虽然身边的枪声已经稀疏,但是直元真一直都回不过神来,他发现了如此让人难以置信的信息他的心思一直在思考很难回到战场上来。他一直在想:原本一支部队有在数百米外枪枪爆头的狙击手已经足够让人震撼,这种人配合上合适的环境、在复杂的地形中绝对可以以一顶百,而根据枪声的密集程度很明显对方有5个左右这样的人。而更让他震撼和难以接受的是那种射程很远但是可以看出来口径很后坐力很小的自动火器,“嗒!嗒!嗒!”的声音是连续的,这个世界上有这样的火器吗?深深地了解了这个世界武器制造水平的直元真,他的常识已经被颠覆。南华共和国为特种部队生产的那种子弹只有不到一个花生米大小的自动步枪在这个世界确实叫人难以接受。南华共和国生产这样的东西也是在很多时候用未来的精密车床车出来的。

直元真久久的失神,支援部队已经到了。在别人的眼里作为部队的主官在这个时候表现的没有勇气,让很多的倭人士兵实在很难接受,虽然他们很多人都是那种素质低下的浪人,但是这些人却经常以帝国的武士自居,他们所有的也许就剩下那西无飘渺的骄傲了。

当清木大正远远地看到支援而来的第22旅团长中田玉野,他很清楚自己的地位,但是他将目光看向直元真的时候,直元真却好像没有任何的反映一样。旁若无人地拿起自己的指挥刀,觉得不合适又放在一边去拿起一把刺刀走向那个在他身边被三枪连中打到胸口的卫兵,用力将刺刀刺入弹孔,狠狠地起出子弹,拿在手心只是淡然而轻声地说了下“对不起”,用手将那个卫兵还没有和上的惊恐双目扶合,就自顾看着子弹发呆。

周围正在清理战场的士兵都在有奇怪的眼光去看直元真,这个时候也没有人去计较作为部队主官的他为什么没有好好的指挥部队了。倭人并不都是笨蛋,他们从直元真的举动看出来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当然直元真出神了,清木大正正好有自己表现的机会,他迅速地跑到中田玉野的面前开始表现自己的勤快的尽职,而更重要的是反面衬托出直元真的无能。以为中田玉野远远地被清木大正纠缠,所以直元真还在继续自己的出神。

不过直元真的思绪很快不打断了,因为又来了一个重要的人物:小泉六一。小泉六一的警卫部队已经怕上了刚才东北军的伏击山坡,那里除了一地的弹壳脚印和雪橇的痕迹和少量的血迹,还有一些破碎的布条什么的什么都没有。

当然作为倭国的常备师团,第11师团有自己的战场情报收集人员。在他们工作了十分钟左右后,确认没有危险了,倭国第11师团师团小泉六一终于从装甲车内出来了。小泉六一并没有去和清木大正交谈,而清木大正显然对师团长有说不出的畏惧。小泉六一亲自走向了直元真。

小泉六一是一个有野心的军人,但是能爬上中将师团长的职位,他并不是一个无能的人。他很注意搜集情报和了解帝国军队发生的一切。所以小泉六一对于战争来说还是很理智的,也正因为这样仔细了解了抚顺战役和长期为11师团做押运任务的直元真受到的几次袭击作战的小泉六一很清楚直元真的能力。特别是直元真的高学历和他对这个世界先进技术的了解,比直元真大上10多岁的小泉六一也不由老脸一红。他很清楚直元真是帝国的人才,但是这样一个没有政治背景的人在帝国军队并不适合做一个主官,从他一直以来所带的部队和执行的任务,在联想到直元真在军校的优秀成绩就可以清楚地看出一切。当然由于直元真是直接隶书于关东军后勤部的,所以小泉六一对这样的人才虽然早就希望他能成为自己的参谋,但是很多人事上的关系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而且作为一个有能力的人直元真也不会随便就去辅佐一个人。很多时候一直深受中国传统文化影响的所谓“士”报着只为知己者死的态度。而目前的这档子事情正是小泉六一向直元真示好的最佳时机。

小泉六一挥手阻止了警卫中队长准备对直元真的斥责,因为见到上官不敬礼在等级森严的倭国军队小泉六一甚至可以将直元真就地处决。但是小泉六一来就是想要招揽直元真的,他很自信自己的家族背景有足够的实力来完成对这个没有后台的人的招揽,关键的问题是怎么样得到这个人才的真心。

小泉六一看着盯着细小弹头出神的直元真,一边缓缓地来到直元真的身边,饶有兴致地观察着神情恍惚地直元真,就这样静静地等,身边的警卫和军官也不敢破坏气氛,这个小范围外的其他人正在做自己的事情。小泉六一一边观察直元真一边想着最近的不顺利,从11师团从横滨出发时候的豪情壮志到现在的困难重重情绪低落,小泉六一很想问面前这个在中国呆了数年的男人究竟是为什么,强大的帝国军队面对还处于半封建半殖民地中国的军阀部队却事事不顺。

直元真想着很多问题,在他的部队里他还是主官,没有人会去打扰他,第11师团的人也因为长官的命令在一边只是愤怒地看着这个藐视特地前来救援自己的长官的人。直元真又拿起了刺刀,想要拨开那个士兵伤口上挡住视线的服装仔细观察那两个还有弹头在里面的伤口,以了解这种枪支的飞行特性。

这个举动无疑让警卫中队长十分紧张,他和身边的士兵几个箭步就上来将小泉六一护在身后,却被小泉六一阻止。“左左木君别紧张,我没事!”

这个时候直元真才意识到身边长官的存在,但是心如死灰打算破罐子破摔的他只是无精打采地站直、敬礼,然后什么也不说。

心思深沉的小泉六一,并没有在意这些东西。小泉六一对于倭国的常备师团长来说是最年轻的高级军官了,他所代表的正是那些疯狂军国主义者的成功者,对于这样的人直元真觉得自己今天可能南逃一死了。

但是小泉六一却并没有对直元真有任何的不满,只是淡淡地说:“直元君,我想作为你的上级我有权利了解今天发生的一切,直元君还是和我去指挥部做完自己改做的事情吧!”最后还不免强调一句:“你还是帝国的军官,士兵们在看着你!”

直元真对者小泉六一投来询问和疑惑的眼神,在小泉抱以鼓励的眼神之后,直元真突然一个激灵站直行礼:“嗨!”

刚刚吃了败仗死了数百人却连中国人的尾气都没有抓到了倭国第11师团军营气氛有些萧瑟。而直元真早早地就拿到了损失统计报告站在了小泉六一的指挥部里,在那里等待小泉六一。半小时后处理完所有事情的小泉六一。

当小泉进入指挥部的时候,直元真开始汇报情况了:“师团长阁下,本次被袭击我军死亡470人,严重受伤13人。粮食衣物损失轻微,弹药损失6成,其中40辆汽车被击毁16辆完全报废,17汽车经过修理还可以使用,只有7辆汽车现在还可以使用。报告完毕请阁下示下!”

小泉并没有紧接着话就说这次被伏击的事情,而是问其他的事情。

“直元君,我仔细看过你的履历和资料,我知道你是个有才华的人。”

说着直元真的疲惫的眼中闪出一丝精光,一瞬而消失。

“直元君,原本我对你在抚顺的撤退觉得很不屑。帝国军人不应该在懦弱的支那人面前退却,我对支那人也很了解,支那东北军不过是一支军阀部队,我相信帝国军人可以在支那人面前以一敌十。”小泉说着有些激动起来,然而很快有向泄了气的皮球一样。

“可是到了满州这几个月的精力让我越来越认同你当时的选择,如今的支那张部队已经和过去不一样了。他们的战术以及士兵的勇气已经不同了,但是我知道不同的肯定不只是这么多!”接着加大了音量郑重地说:“直元君!我想了解你的看法,我认为你是一个理智的军人,我想从你这里知道帝国在满州的未来!”

然后从自己的座位上站了起来走到直元真的面前。“啪”的一声,两个后脚跟碰在一起,将头迅速而有力地低下,正是倭人的军礼,“直元君,拜托了!”

抛开国家和民族的仇恨不说,小泉六一确实有着一般人没有的胸襟,倭国在威信后的强大并不是没有依据,这个国家确实有一些精英的存在,任何强大的国家都一样。

“士”这种人一般都很有才华,却很喜欢沽名钓誉,但是今天小泉六一的表现直元真也确实有了说服自己的借口,但是他还是要看看小泉六一对自己的真实想法。

这个时候直元真反而很不客气地问小泉六一:“那么具体阁下想知道什么呢?”

“帝国现在对支那开战是不是错了,帝国要怎么样才能够在满州取得胜利?”小泉表现得很急切。

直元真感受到了小泉的真诚,“师团长阁下!很不客气的说我不认为帝国选择对支那开战的时机是正确的。”

“哦!”小泉六一以为的口气。

“首先帝国在支那的军队在开始的时候并没有准备好,进攻最重要的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但是帝国的意图太明显了,单从军事上说帝国准备进攻的时机并不恰当,当然这次战争是支那人,不应该是中国人他们是一个可怕的对手。是中国人打响的,这出乎了所有人的想象。但是所有人都明白,即使是中国人不开枪帝国的进攻步伐也不会被打断。”

虽然这只是交代一些东西,但是事件的发生经过被清晰地哩出来小泉六一还是唏嘘不已。

“其实在中国人攻击帝国军队之前,我也觉得事情一直都在帝国的掌握之中。但是随着事情的发展我们一直都忽略的一个重要的因素。”直元真顿了顿看着小泉六一急切的眼神,终于决定毫无顾及地大胆说下去,之前他还怕因为说了一些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话被这个战争狂人当作借口处决,毕竟想死的人不多。

“南华共和国,这个国家和帝国半年多来不顺利的事情都有联系。首先是疫病,虽然没有证据,但是谁都看得出来获得利益最大的就是南华共和国,其次就是帝国在中国遭到的商业抵制,在下世代经商,很了解这其中是南华共和国搞的鬼,再加上这个国家一建国就在侨民问题上对帝国的不友好态度。在看看如今满州的局势,从满州张部队家属的转移到满州工业技术人员和设备的转移,再加上东北军军火物资的来源,这个南华共和国一直都发挥着关键的作用。而且我个人认为如果没有南华共和国的关键作用,张部队绝对没有胆量首先对帝国发起进攻,因为作为一个军阀来说这和他的私人利益不符合。所以我个人认为帝国真正的敌人是南华共和国。”

“这个南华共和国才建国一年多,有那么庞大的能力吗?”小泉六一有些不敢相信这一切。

“师团长阁下,据我在美国的叔叔的消息,南华共和国在美国有庞大的产业,有足够的资金那个美国的‘仁华制药’阁下可能听过,这个企业如今已经拥有大量的工业部门了,其产业规模无法估量!而且从军事上说阁下也应该知道东帝汶和安波那的战役,南华共和国消灭了英国人在远东集结的包括3艘战列舰在内的庞大舰队,并且一举拿下了荷兰人的要塞安波那,去扩张速度令人惊叹,更重要的是其工业发展更让人难以想象。”看了看小泉六一难以置信的表情。“阁下,就在刚才的战场上我更得到了让人不得不重视的信息!”

“什么信息?”小泉现在已经十分着急了。

“你看这颗子弹,”直元真拿不了那个弹头,“这颗子弹是敌人的,这种子弹我亲眼看见身边的部下在1秒内胸部连中三枪阵亡,三发子弹的最远距离都不超过5厘米,而且我确信子弹至少从250米外打来。如此远的射程,如此小的口径和后坐力,如此的射击精度。我想帝国遇见了强劲的敌人。”

小泉六一不是傻瓜他很清楚这些意味着什么。任谁一下都难以接受这么多类似天方夜谈的事情,小泉六一开始迷惘了,着急地来回跺了两圈步子突然象找到了救命稻草一向看向直元真说:“那,直元君可有什么办法,对如今的满州有什么办法吗?”

“中国古代兵法有说‘功城为下’,如今的满州中国人以坚城为依托帝国想要强取,一个不小心可能50万人都换不来这些城池。张的部队在这几个城市经营了很长时间帝国不应该去碰这些城池,但是这些城池却让帝国很难受。所以我认为打不动就困死他,比如沈阳,支那的军队和人口绝对超过100万这些人的粮食和水的消耗都是巨大的数字,而这些东西中国国内战乱四起,天灾不断。根本没有能力支持,这些城池的补给几乎都靠南华这个国家。所以我认为帝国想要在满州取得胜利就首先要切断南华给满州的补给线,我相信这个国家无论多让人意外也绝对不是大日本帝国海军的对手。只要满州的坚城失去了补给帝国占领他们就是迟早的事情,当然在这之前为了维护交通线的顺畅帝国应该还要加派军队。”

听到这里小泉六一觉得很郁闷,现在的补给已经跟不上了,难道还要加派。

看明白小泉意思的直元真解释道,“当然以帝国目前的情况,我认为现在除了朝鲜方面帝国不可能增兵,而且就算朝鲜方面军来支援我们也没有足够的补给,所以我任务帝国应该暂时以防御性的姿态等到春天的到来。”

“直元君,可是皇军的粮食要坚持到春天的话,如果今年春天来的晚些可能坚持不到啊?”

“将军这确实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所以我建议帝国将部队派出进行依次大规模的寻求补给行动,支那老百姓过冬不可能没有粮食。”说着直元真一脸寒霜,对于一个自以为有才华的人来说用上违背天道的办法内心是不可能没有想法的。

“可是支那人的袭扰很厉害啊直元君!”

“所以我认为应该将大部分的帝国军队派出,支那人用以袭扰的部队必定有限,而且如果天气晴朗的话帝国空军全力侦察一定能发现大股的中国部队,而帝国派出军人数量众多自然不害怕支那人的小部队袭扰。只要能够增加10-20天的粮食帝国就能等到春天!”直元真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直元君,我原本想让你成为我的参谋,不过现在我决定向关东军司令部推荐你,不知你意下如何?”

直元真哪里会不知道小泉在向他示好,但是他很清楚自己要跟一个了解自己的人要远比去到别的地方不被重视要好。

“小泉阁下,直元真还是愿意帮助您的第11师团!”

“以你的才华,屈就了!”

“我的意见阁下可以向司令部转达!”

“好!我也不虚伪了。我正希望直元君能够帮助我!哈哈!”

“愿意效劳!”


由于直元真的出现,倭国的领导层开始正式不得不面对南华共和国的问题了,清醒地认识了现实之后一种政治上和战略上的转变开始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