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血的灾难:血头给卖血者头朝下“倒血”[转贴]


搜狐博客 > 高耀洁 > 日志 2007-07-10

另外一件事情,不是我亲眼所见,是有人告诉我的,实在让我也不会忘记。

当时卖血热的时候,血头会到农村去号召农民卖血,一次卖八百毫升大概几十块钱。农民在地里劳动,卖了血以后头会晕,这是因为大脑血液供应不足造成的。这时血头就把那人两腿倒提,头朝下摇几下,血液回流到头部,头就不晕了,于是继续锄地。血头把这称为“倒倒血”。

2002年的时候,作家阎连科来找我,我把这件事情告诉他了,他后来自己说是这个细节对他太震撼了,跟着到我家求助的艾滋病人到村里去了解情况,后来写出了中国第一部以艾滋病村为背景的小说《丁庄梦》,还把这个细节写入了小说。阎连科后来接受记者采访时就说:“听完这个细节,我半天说不出话来。”

这部小说虽然是以一个被毒死的血头的孩子鬼魂的视角来展开的,但其中的大量关于卖血的细节,完全都是写实的。而且,他以他独特的叙述方式,让我这个亲身经历者读着都感到无比的震撼。他在小说里借描绘丁老汉的梦境写道:

一夜间,几百口人的丁庄村,突然冒出了十几个血站来。县医院血站、乡医院血站……红十字会血站、配种站血站,八八九九,竖一块木牌子,写上几个字,来两个护士和会计,一个血站就建立起来了。

在庄头,在十字路口上,在谁家闲着的一间屋子里,再或把原来废了的牛棚扫一扫,取下一块门板洗一洗,把门板架在牛槽上,摆上针头、针管、酒精瓶,再把抽血的玻璃瓶子挂在牛棚的横梁上,这就开始买血、卖血了。

庄子里到处都是挂着如藤如蔓、流着血的塑料管和红葡萄似的血浆瓶。到处都是扔的消毒棉球和废针头。到处都是碎了的针管玻璃和装血的玻璃瓶。到处都是搁着、挂着收集起来的O型、A型、B型、和AB型的血瓶和血桶。地面上是一片落着的血滴和洒出来的红血浆,空气中整日飘散着红烈烈的血腥气。

……

(老村长李三仁)唤着说:“丁辉呀——我头晕得很,这天这地都在我眼前转圈儿”

我爹说:“不让你卖你偏要卖。我提着你腿倒倒血?”

他就说:“倒倒吧。”

也就躺在田头上,我爹、我叔一人提了一只他的腿,脚在上,头向下,让他的血从腿上、身上朝着头上流。为了让他头上血足些,我爹我叔还慢慢提着他的双腿抖了抖,像提着洗了的裤子腿,抖着让水从裤腿朝着裤腰上流。

抖完了,把他的双腿放下来:“好些吗?”

李三仁就从地里慢慢站起来,走了两步路,回头笑着说:“好多了。我经了半辈子的事,还怕流这一点儿血。”

我爹我叔蹬着三轮就走了。

李三仁便柱着镢头又回田里干活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