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黄河谣

龙神将 收藏 2 262
导读:黄河谣 龙神将 晋南中条山,是一座雄性的山。他东西纵横三百里,身后是黄河,过了河就是被他屏障着的八百里秦川。 猫了整整一冬,好容易到了五月份,山里的天气才暖和起来。身材瘦小的李凯蹲在补充团的团部门口一边晒太阳一边和哨兵唠嗑。他拿着一根小巧的旱烟杆,他把烟锅子在身边那块写着《国民革命军十七路军277师补充团》的木牌上磕磕,然后从脏乎乎的上衣口袋里掏出一撮烟丝来摁进烟锅子里点起火,一股一股的苦涩青烟从他的嘴里鼻孔里冒出来,在这阵烟雾当中他眯缝着眼睛看着一辆小汽车开进了营房里面。车停下来,师部的王副官领着一

黄河谣

龙神将

晋南中条山,是一座雄性的山。他东西纵横三百里,身后是黄河,过了河就是被他屏障着的八百里秦川。

猫了整整一冬,好容易到了五月份,山里的天气才暖和起来。身材瘦小的李凯蹲在补充团的团部门口一边晒太阳一边和哨兵唠嗑。他拿着一根小巧的旱烟杆,他把烟锅子在身边那块写着《国民革命军十七路军277师补充团》的木牌上磕磕,然后从脏乎乎的上衣口袋里掏出一撮烟丝来摁进烟锅子里点起火,一股一股的苦涩青烟从他的嘴里鼻孔里冒出来,在这阵烟雾当中他眯缝着眼睛看着一辆小汽车开进了营房里面。车停下来,师部的王副官领着一个年轻女人走下车来,王副官瞅瞅门口没有迎接的人,就冲着蹲在哨兵旁边的李凯命令说:“那个兵!看着干啥?快过来提箱子!”忽然他认出了了李凯,很尴尬地说道:“原来是李教官啊,你看我都没看出来,哈哈。”说着对那女人介绍说:“这是八路军派过来的游击战教官,姓李。”

李凯说:“没啥,就是帮把手嘛。”说着拎起个大木头箱子,这箱子死沉死沉的,不知里面装着什么东西。

这时候,那女人朝李凯点头笑笑。她个头不高,长的一幅尖嘴猴腮的样子,可是透着一股精明。她穿着一件呢子军大衣,胸前挂着部照相机。

李凯问道:“小姐是记者吧?”他寻思着十七路军是杨虎城的队伍,以前记者要采访也是去中央军,这次让这杂牌西北军露脸啦。

没想到王副官说到:“这位小姐可不是记者,她是阎副师长新娶的夫人,现在军医处任职,这次是来给大伙做体检的。”

这女子大大方方地朝离开打个招呼说:“你好,我姓候叫侯睿。”

还没等离开回答,人高马大的补充团团长刘世杰和他的马副官就一路喊着欢迎跑过来,两人脸上都挤着满脸的笑。李凯瞅着他们几个虚情假意地寒暄,嘴角不屑地撇撇——阎副师长这老色鬼这回开洋荤了,居然娶了个洋大夫来。

刘世杰见李凯提着箱子跟在后面,装作没看见一样。还是他的护兵过来帮着提了,侯睿冲着李凯笑笑说:“谢谢李教官。”估计她也弄不清楚李凯的阶级,弄不清楚他到底是官还是兵。

李凯笑笑慢吞吞地回到营房门口接着晒太阳,哨兵朝他挤挤眼睛说:“老李,可把俺馋坏啦,待会下哨给俺也吸一锅!”

李凯答应着点点头,这时候营盘里有人吼起了秦腔:“两狼山战胡儿啊,天摇地动;好男儿为国家,何惧死生啊……”这是《金沙滩》中杨继业的唱词,277师上上下下都是陕西人,陕西冷娃。


李凯是山西太谷县人,自幼上了三年私塾,然后就到县城里的中药铺子做起了学徒。37年红军东征山西,受不了挨打的他和另外几个年轻人半夜里翻越城墙去投了红军。因为有点文化,在红军里也算是知识分子了。他被提拔得很快,抗战开始后一直在晋西北的敌后活动。40年百团大战的时候他在同蒲路上负伤,出院后接到了去十七路军担任游击教官的任务。

革命军人一切服从组织安排,李凯扛着行李就到了十七路军,说好工作一年。他在师部讲了几课之后,二战区长官部就发函来查问十七路军的共产党活动问题。277师赶紧把李凯打发到补充团来避风头,这一待就是半年。

补充团除了团长刘世杰带的一个警卫连以外,就是800名陕西新兵。这些小伙子的年龄介于16到18之间,各个带着一股不服输得狠劲。据说这些人大都是募来的兵,不是中央军那种抓来的壮丁。这些小伙子还没发枪,人人背一把砍刀,刘世杰一开口就是“俺这里尽是陕西冷娃”。他就问刘世杰啥是冷娃,刘世杰白了他一眼没吭气。

时间长了,离开就发现这个刘世杰顶不是东西。刚来的时候李凯热情劲很高。听刘世杰向全团训话的时候说自己是穷人要饭的出身,快饿死的时候投军拼命得来今天的地位。李凯打算启发一下刘世杰的革命觉悟,他跟刘世杰聊天的时候说将来打跑了狗日的小鬼子咱就实行耕者有其田,让穷人都有地种有饭吃。没想到刘世杰一瞪那双蛤蟆眼说:“老子拿命换来的几百亩地,谁来分老子的地老子砍他的脑壳!”

后来吃饭的时候,李凯看见新兵们天天啃窝头喝白菜汤,刘世杰和手下的军官还有他们的老婆孩子们吃小灶,大白馒头顿顿有肉,他看不惯就提意见说革命军队应该官兵平等。刘世杰一听连声说好,然后又说那就请李教官给咱带个头一致,一家伙把李凯撵到士兵大灶啃窝头去了。李凯倒无所谓,他不在乎吃苦,反而觉得这样心里踏实。他是政工人员出身,很容易就和那些质朴的新兵们打成一片。那些冷娃们并不冷,他们吸他的旱烟,听他讲八路抗日的故事,还笑话他的山西口音,学着他管笨蛋叫“憨憨”、漂亮叫“溜溜”、勇敢叫“猛的太太”、大爷叫“老牙牙”……冷娃们一边学一边笑,还纷纷自称是老李的徒弟,说补充团就是老李的队伍。直到刘世杰召集全团破口大骂说要弄清楚补充团到底是谁的队伍,才没人敢再开这种玩笑了。

刘世杰的老婆倒是个实在女人,也出穷人出身,待人和和气气的。整天守着五岁的儿子在房里做针线,从不像有些军官家属那样咋咋呼呼的把自己男人的护兵当佣人使唤。每次李凯和刘世杰顶了牛,刘世杰老婆还是和和气气地招呼李凯,让他挺感动。

侯大夫把箱子打开,里面是些镊子钳子之类的,她给几个该换牙的小孩看了看。听王副官随口聊天说侯大夫是阎副师长去山下垣曲县城医院看牙的时候认识的,日本人进攻垣曲,侯大夫躲到山上干脆就嫁了阎副师长。

看完牙齿,侯大夫拿出照相机来给大伙拍照。这照相可是稀罕事,就连刘世杰这小子也赶忙整理整理军容,和老婆孩子照了一张。拍完了人,侯大夫拿着相机满世界地在军营里拍照,连战备工事也拍了好几张。李凯觉得这样不好,可是刘世杰作团长的不说话他一作客的也没法插嘴,由这狗日的折腾去吧!

李凯回到大门口和哨兵聊天,哨兵又问他埋设地雷炸日本人的故事,这倒让李凯猛地醒悟自己来补充团后一次关于敌后游击战也没讲过,以前他总觉得要讲给军官听,现在明白过来告诉这些陕西冷娃们,让他们上前线后长个心眼是很要紧的。看着师部的轿车开出门去,他连忙把旱烟袋别到腰带上去找刘世杰。

“你要给新兵们讲课?”刘世杰瞅瞅李凯,然后想了想说:“那好,好歹你教官不能白来一趟。明日响午早饭推迟半小时,大伙都在操场上听你讲!”

“就不能吃完再讲?”

“抗日的事重要,晚会吃饭饿不死!”

李凯在心里骂:你狗日的打算让大伙饿着肚子骂老子啊?他点点头说:“好,明日是5月7日,咱的课就这么开张!”


早上,全团的新兵和警卫连都集合起来准备听完游击战讲座后开饭。李凯军容整洁地站在摆在土台子上,看着眼底下一片拿着碗筷等着开饭的听众不由地先泄了点气。他琢磨了一下,拿出自己的旱烟锅说:“大伙知道我为什么带着个旱烟袋袋吗?我跟大伙说个故事:我以前是抽纸烟的,在晋西北活动的时候,有一次侦察被鬼子给堵住了。我混在一群老百姓中间,拿这个旱烟袋袋吸烟,鬼子看我吸烟动作地道像个农民,就没多留神。我趁机跑进高粱地里就脱身啦。搞游击首先要了解当地老百姓的生活——”

这时候从天空传来一阵“嗡嗡”声,大伙都不听讲了往天上瞅。一大群飞机黑压压地飞过来了,大伙愣了一回忽然刘世杰喊道:“从东面飞过来的,是日本飞机!快隐蔽!”

这一嗓子下去操场上炸了窝,一大堆人像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跑。鬼子的飞机俯冲下来下了几蛋走了,几声震天的爆炸过后食堂、士兵宿舍都化为乌有。地上扔了一地的碗筷,惊魂未定的士兵们嚷嚷着说炊事班和早饭都被日本鬼子炸飞了,军械库也被炸了,可是炸弹没爆炸,把房顶穿了个大洞,也没人敢进去看看怎么样了。家属院里传来震天的哭喊,还在睡觉得女人和孩子们伤亡惨重。

刘世杰板着脸大喊:“日本龟儿子,老子日你十八代先人!”

李凯在扑地卧倒的时候把刚才拿在手里的烟杆撅断了,他跑到刘世杰身边说:“刘团长,日本人可能还会来轰炸,咱赶紧把武器发下去,把人员疏散开!”

不一会马副官来报告说死伤几十个人,通往师部的电话也炸断了。营盘里几乎找不到一间好房子,刘世杰坐在操场土台子上啃几个沾满泥土的冷馒头。啃完以后他一边吐嘴里的沙子一边喊:“都她娘别哭啦!把军械库打开,武器都发下去!日本人打来了就砍他龟儿子的脑袋!”

日本人真打来了?谁心里也没底,毕竟十多万国军和三万五千小日本已经在中条山上对峙了四年多,外围还有30余万晋绥军和中央军部队可以侧击小日本,鬼子就真敢不顾一切地打过来?


1941年5月7日,侵华日军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多田俊决定发动中条山作战。他料定晋绥军和中央军部队不会尽力援助西北军,所以在作了充分的军事和后勤以及情报准备后猛击中条山守军。过不出多田俊所料,一周之内十余万国军土崩瓦解,中条山各山隘据点及南麓沿河各渡口几乎尽为日军占领。惊魂未定的国军溃兵们蜂拥奔向平凉,那是最后一个可以逃回陕西的黄河渡口。

277师补充团的队伍夹杂在难民和溃兵的洪流中西撤,刘世杰竭力保持着他的队伍没有散了羊,本来补充团只有大刀没有枪支,在一路上还捡了些友军丢弃的老套筒、中正式,甚至还有两挺捷克式机枪。

一开始,李凯建议补充团沿小路向东北的八路军根据地方向突围。可是补充团从上到下都是陕西人,他们不可阻挡地选择了向西退回故乡。这一周内他们再也未与277师其余部队联系上,只是反复遭到轰炸再轰炸。一路上已有两百多陕西冷娃倒在了山西崎岖的山路上。每个人都一声不吭,包括夹杂在队伍里的女人和孩子,大伙只是一路向西、向西。


终于看见了平凉,小小的渡口在山崖的脚底下,面前是汹涌奔流的黄河。三条大木船缓缓地将逃难的人们渡过河去,人群在渡口越聚越多,背后日本鬼子的枪炮声已经迫近。补充团排列成行的队伍在溃兵中格外醒目,一个中央军少将拦住了他们。

“你们是哪个部分的?”

“277师补充团。”刘世杰回答说,他抱着自己的儿子,脸上被弹片划开一道血口子。

少将对着刘世杰说:“你们先别去渡口,你们得去前面小山上顶着。要不日本人一来这几万人都是死路一条。这里有建制的部队就是你们了。”

刘世杰把儿子放在地上,他刚想说什么,日本人的两架小飞机出现在天空中,它们冲着渡口飞来飞去地扫射,每俯冲一次就用机枪在拥挤在渡口的人群中打出两溜长长的残肢横飞的血路来。码头上的人们挤在一起躲无可躲、避无可避,只好用惨呼来做最后的挣扎。

码头上变成了屠场,鲜血淌进河里,黄河变成了赤水。

刘世杰把儿子抱起来说:“你要听你妈的话!”说完把儿子往老婆怀里一塞说:“好好把儿子养大!”刘世杰老婆眼眶一下子就红了,她憋着没掉泪,一字一句地说:“你放心!”

刘世杰再也不看老婆孩子,他大喝一声:“马副官!”

“有!”

“你带一个班护送补充团家属和伤员过河!”

马副官听了却不答应,他摇摇头说:“团座,咱要死死在一起。”

刘世杰一脚踹上去骂道:“没有儿子,将来谁给老子报仇?”马副官从地上爬起来,哭着说:“是!”

刘世杰冲着队伍一招手,说声走,补充团的士兵们一声不吭地走上小山。


来不及构筑工事,日本人已经出现在视线当中。刘世杰看着机枪手趴地太高了,正想出声训斥,却看见李凯猫着腰上去把机枪手往下按了按。他运动到李凯身边卧倒说:“你咋没跟着下去?”

李凯看了看他说:“我被指派到补充团,自然要一起行动了。”

刘世杰说:“你走吧,要不来不及了。”

李凯笑笑没吭气,他把自己的晋造驳壳枪拔出来说:“你听说过有临阵脱逃的八路吗?”

刘世杰说声日,然后拿着望远镜。日本鬼子这七天一直顺风顺水地一路打过来,一个中队的鬼子连斥候也不派就一古脑地往渡口跑过来。补充团手里的枪少子弹更少,只是每人腰上挂着两颗手榴弹。刘世杰打算把鬼子放近些先来顿手榴弹再打,可是不知道哪个冒失的兵不管不顾地扣动了扳机。“啪”的一枪把日本人吓了一跳,也把自己人吓了一跳,一直在等待开火命令的机枪手是在步枪手开火之后才犹犹豫豫地开始扫射的。刘世杰气得大骂,可是已经于事无补。他抽出大刀喊一声杀!一大群冷娃们跟着他向被打懵了的鬼子们冲过去。鬼子们随着小队长一声口令,纷纷把子弹退出来然后哇哇怪叫着迎上来。于是一场冷兵器的厮杀就在小山山坡上展开,西北军出身的部队一贯擅长使用大刀,这些陕西新兵们窝在山沟沟里半年多,每天就是练习刀法。陕西冷娃们将刀迎着日本人的刺刀向上一挑,刀背磕开刺刀刀刃就势豁开了鬼子的脖子;或者是用刀横着从下面架住鬼子的枪管然后往前进一步,鬼子要不撒手扔枪要不就把手指头都给削下去。一时间鬼子们的臭血四溅,山坡上绽开一朵朵的血花。

李凯不会耍大刀,他拎着驳壳枪冲上去,开两枪打倒一个鬼子后就不敢射击了。自己人和鬼子混在一起,他一开枪就可能打穿两个伤到自己人,鬼子们拼刺退子弹也是为了这个原因。眼看着鬼子兵们被砍翻几个后发声喊,三人一组背靠背站在一起形成攻防一体的阵势,这下子大刀就吃亏了,因为刀短枪长明显吃亏,而且你一进攻刀就被对方挑开,旁边的鬼子立即上来趁虚给你一刺刀!这下子补充团有不少人又给鬼子刺倒了,李凯从死鬼子身旁拎起一支三八大盖来,琢磨着该怎么破鬼子的招式。

这时候身旁传来一阵鬼子的怪叫,原来是鬼子的中队长抡着军刀独自劈死了不少中国兵,每劈死一个他就哇哩哇啦地叫几声。刘世杰正举着大刀跟这个鬼子中队长过招,竟然没占到便宜。鬼子对着刘世杰摇摇头,嘴角冒出嘲讽的笑来。忽然李凯抽个冷字猛地从侧后窜上来一刺刀刺进鬼子中队长的左肋,一家伙就让他蹲在地上动不了了。

刘世杰一刀砍掉那鬼子的脑袋,然后冲着李凯一瞪眼,李凯不理他,兀自喊道:“大伙上啊,不要怕跟鬼子拼了吧!”他这句话激起了冷娃们的热血,这些年轻人们瞪着血红的眼睛迎着鬼子的刺刀冲上去,胸膛被刺穿了,人接着向前扑硬是要叫大刀也扎进鬼子的肚子里去!

这下子鬼子们招架不住了,他们没见过这种打法,在刺死中国士兵的同时身上也中了刀,于是中国人和鬼子一起倒下,鲜血顺着山坡流淌下去。杀红了眼的冷娃们呐喊着朝山下的鬼子扑过去,李凯着急地大喊:“快回来,去不得,把枪捡上回阵地去!”

没人听他的,一百多冷娃就这样从他身边冲过去,迎着山脚下鬼子后续部队的机枪撞上去,他们年轻的身躯被子弹洞穿,旋转着倒在冲锋的路上。

“咳呀!”李凯痛惜地一拳打在地上,他拎起几支枪跑回到山顶上。

刘世杰木然看着码头上的人们在拼命向木船上挤,李凯跑到他身边说:“刘团长,应该派些人把阵地前的枪和子弹捡回来。”

刘世杰看看李凯,叹了口气说:“其实明眼人都看出来知道师长请你来是想和八路搭条线,老子就是看不惯这样。这几个月对不住你,你做的够意思了,快走吧,犯不上白白送命。”这时候又有一条木船靠码头了,还残留在渡口上的人们一拥而上。刘世杰望见马副官拔出枪来为补充团的家属们抢位置,他的嘴动了动想说什么,却听见鬼子那边在喊话。

一个穿着中国军装的人举着白毛巾走过来,嘴里喊着:“我是国军,可莫开枪啊!”

刘世杰朝山底下喊:“日你娘,不许再往前走!”

山下那人喊道:“我是277师的,你们是哪一部分?”

小山上的人都一愣,刘世杰喊:“你是谁?”

“我是277师部王副官,听声音你是不是刘团长啊?”那人一边喊着一边径自爬上山来,刘世杰一看果然是王副官,便问:“你什么时候被俘的?”

刘世杰这么一问,那王副官倒哑巴了,他回头看看身后的日军阵地,然后有点别扭地说:“我,我不是被俘,我跟着阎副师长寻求和平来着。”

“你们?”刘世杰好像噎住了,他顿了顿才说:“你们当汉奸!”

王副官这下反倒放开了,他大声说道:“刘团长,咱也是没办法啊!西北军这些年来打仗在最前头,补充在最后头,部队军缩师、师缩团,越整越小,不想办法没活路啊!”

刘世杰怒道:“投靠日本人就有活路啦?”

王副官说:“自然,日本人说话算数,阎副师长新娶的婆姨就是日本人派来的,他已经成和平救国军的军长咧。”

刘世杰愣了一下,然后骂道:“日你娘,原来那个什么大夫是个日本娘们,我说鬼子怎么炸得那么准!”

王副官接着说道:“刘团长,你别耍二杆子啦,快下来投降吧。我知道你手下就那几百个耍大刀的新兵,皇军大队人马已经赶到,你撑不住的!咱是老乡,一个部队的,别带着那些娃娃们白白送死,你可要想清楚啊!”

刘世杰看看身边的士兵们,那些冷娃们还活着的不到当初的一半了。山坡上横七竖八的僵硬尸体、渡口上拥挤哭叫的人群在他的瞳孔里面轮番上演着末日的景象。李凯在一旁冷看着他俩,手悄然攥住了驳壳枪。

刘世杰冲着王副官摇摇头说:“姓王的,咱们从前是友,而今是敌,你走吧,省得污了老子的刀!”

王副官讪笑着说:“那好,那好。”他两眼叽里咕噜地看着四周,迈步向山下刚走了两步,李凯忽然抬手一枪打得他后脑勺开了花。

刘世杰瞪着李凯说:“你干啥哩?”

李凯说:“让他回去报告日本人咱们的虚实?你下不了手我来干罢了。”

刘世杰冷冷地问到:“刚才你攥着枪把子,打算我一点头就杀我?”

李凯一点没示弱地说:“对!”

刘世杰问道:“你倒不怕我手下把你砍了!”

李凯大声道:“老子不怕!他们都是陕西冷娃,哪个肯投降当汉奸!”

刘世杰恶狠狠地瞪着李凯,忽然笑道:“好你个狗日的,你也知道冷娃是啥意思啦?”

李凯也笑了笑,他还没来得及说话,一发炮弹嗖地飞过来炸开,两名士兵被崩得飞起来。山下的鬼子知道劝降失败开始炮轰,他们用掷弹筒和九二式步兵炮朝小山上一口气轰了半响。小山是座光秃秃的石头山,人在上面没法挖掩体不说,炮弹崩起无数的石屑来更加倍增加了杀伤力。当炮声终于停歇以后,一队日本兵挑着膏药旗大大方方地向山头走去。他们想着去看中国兵的尸体,给伤员补一刺刀。当他们靠近山头的时候,忽然从尸堆里窜出几十个满身是血的汉子来,这些中国兵轮着大刀呐喊着扑向鬼子,这些人是同伴们紧紧扑在一起保护下来的幸存者,他们最后的目标就是用复仇的刀刃砍掉鬼子的脑壳!一番短暂而亡命的肉搏之后,鬼子们和中国士兵中的绝大部分都倒在山上。


鬼子又开炮了,李凯被一个人紧紧按在地上。随着一震,一声巨响就在他耳边炸响。等到这阵炮火过去,他从那人身下爬出来一看给自己挡炮弹的竟然是刘世杰。刘世杰的双脚被炸断,在碎肉中露出谅茬森森白骨。李凯急着揭开绑腿给刘世杰勒住血管止血,刘世杰摇摇头说:“不中了,李教官,俺想抽袋烟……”

李凯急忙去掏口袋才想起来烟杆早就撅断了,他急得眼泪都快掉下来,只好在手心里攥了把烟叶送到刘世杰鼻子跟前让他闻闻。刘世杰苦笑了一下又问:“码头上还有人吗?”

李凯望了望告诉他说:“都上船啦,船都渡到河中央啦!”

刘世杰放心地笑了笑,他说:“李教官,我都不知道你多大年纪啊?”

李凯说:“我22。”

刘世杰嘿嘿一笑说:“老子30,是你哥!下辈子,咱还一起打……”话没说完,刘世杰就把头一歪不动了。

李凯觉得眼睛一花,两股滚烫的泪水滚落下来,他看着正小心翼翼地从山下面往上爬的鬼子们说:“咱还一起打鬼子!”

李凯的驳壳枪响了几声,他打光子弹后环顾四周,阵地上只有他一个活人了。于是他倒攥住枪管在石头上砸坏,从后腰上抽出两颗手榴弹来站在山上准备着。八百名陕西冷娃安静地长眠在他身旁,背后的黄河那边就是他们的家乡和爹娘。在这一刻李凯好想呼喊,他一张嘴从喉咙里冲出从未吼过的秦腔:

“两狼山——战胡儿啊——

天地摇动——好男儿——

为国家——何——惧——死——生啊……”


在河上木船中的人们翘首东望,他们在有生之年都忘不了这两句山西味的秦腔。一声如同惊雷般的爆炸声过后一切都归于沉寂,刘世杰老婆跟儿子说:“给你爹和李大磕头,将来给他们报仇!”

那孩子跪下嘣、嘣、嘣磕了三个响头,然后冲着黄河喊道:“爹!”悠悠万里黄河水用雷鸣般地涛声回应孩子的呼唤,这是只有中国人才能听懂的黄河谣。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